正念解体图牧吉黑窝里的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

一、被非法抓捕

我是2005年8月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10月份被送入臭名昭著的图牧吉黑窝的,被邪恶迫害了一年半的时间,后在师父洪大慈悲的加持下,于去年6月份正念闯出黑窝,又汇入正法洪流当中。现将在黑窝里正念解体洗脑班的点滴体会整理出来,一是促進自己弥补漏洞,找出不足;二是更全面的曝光邪恶;三是希望促使同修引以为戒,整体提高。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刚到此黑窝时,已有将近30名大法弟子在里面被迫害,众多大法弟子来的地区不同,年龄不同,最大的同修六十多岁,最小的仅仅十六岁。特别一提的是,大法弟子在邪恶的高压下,所表现的状态也不同,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是一个状态,都能够在邪恶的黑窝里保持清醒,正念抵制邪恶,尽量不配合恶警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而在高压下失去正念,向邪恶不同程度妥协的大法弟子表现的状态就各异了,说白了,就是为自己没有放下的执著(情、怕心)人心找借口,想圆滑过关,走了旧势力给安排的路。有的大法弟子,为了固守自己的执著,协助恶警二十四小时的监控有正念的大法弟子(犹大除外),干出了助恶为虐的事。

二、不速之客

一天傍晚,劳教人员正在饭厅吃饭,看见在恶警吃饭的屋里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穿着挺利索,看样子身体也不错,在和恶警有说有笑的一起吃饭,当时我没在意,以为是哪个恶警的亲戚。

饭还没吃完,和我很要好的一个普教(已明真相)凑到我耳边说:“你知道吗?跟队长一起吃饭的那个老太太,是去年提前解教的‘法轮功’,因‘表现’的好,提前回家了。听说她在劳教期间,因‘表现出色’,过年时劳教所还给她放假回家过年呢。这次是劳教所请她来的,专门做你们法轮功的‘转化工作’,听××队长说,特别是你们几个不好‘转化’的”。我听后心里一沉,转念一想,这个消息让我提前知道也决非偶然,是师尊点化我们,让我们心里有个准备。

我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所能接触到的同修,(一个中队的,别的中队不让接触)赶紧针对此事发正念,请师尊加持,让邪恶的阴谋解体。

吃完饭回宿舍休息,果然没多一会儿,恶警通知各个中队,凡是法轮功学员到走廊集合,上三楼会议室开会(想实施阴谋)。我和同宿舍的同修交换一下眼神,示意对方正念别停,求师尊加持,解体邪恶,看看邪恶这出戏怎么上演的。当时恶警惊惶失措的,连推带拽的把我们弄到了三楼,围着大会议桌子坐下。

那个邪悟的老太太坐在了正座,两个犹大分别坐在她两边,她们三人趾高气扬的样子,让人看了直恶心,四、五个恶警立在旁边,我环顾四周,发现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到场。当时看着到场的同修们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心想:师父,我不会听邪恶的歪理邪说的,请您加持弟子吧!我们虽然走了弯路,也决不允许邪恶来考验我们。这一念出来时,感觉脸上烧得烫烫的,我知道是师尊在加持我。不管怎么样,在那种高压形势下,还是有点儿怕,不敢轻举妄动,同修们也都面无表情的坐着,在那种邪恶情形下,同修们相互交换一下眼神,甚至都招来恶警的训斥。

三、正念解体洗脑班

邪恶的谎言开始了,恶警们纷纷退出现场(其实在隔壁房间里,有的在门外偷听,里面的情况,他们很清楚),剩下我们二十几人,空气十分紧张,这时,我忽然灵机一动,从口袋里掏出卫生纸,揉成两个小纸球,分别堵住两只耳朵,决心不听邪恶的谎言。

邪悟老太太开始说话了,虽然我听不清,但看她的表情皮笑肉不笑的,全是伪善,让人看了恶心,她振振有词的大约演说了有十几分钟了,我抬头观察同修们的表情,情况非常不好,大部份同修都听得聚精会神的,好象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的盯着那个邪悟者,时而哈哈大笑,时而热烈鼓掌,气氛非常热烈,真是给了另外空间邪恶足够的能量。

当时我看在眼里,心都在痛,心里问师父:师父,我该怎么办?还有的同修听了邪悟者的谎言,不住的点头,无条件的接受了邪恶的歪理邪说。而这部份同修,我看到大多数都是被邪恶迫害时间很长了,脱离法时间太长了,自身的执著被另外空间邪恶看得一清二楚,被抓得牢牢不放,钻了空子。而有正念的同修,都坐那儿低头不语(估计在发正念)。虽然我耳朵堵着,但隐隐的也能听到,邪恶就是拿师父的法在断章取义,歪曲师父,歪曲大法,这是罪恶,是天理不能容的,而这些曾经在外边叱咤风云的同修们却能接受,还听得津津有味,还不时的伴有掌声,给邪恶充足了力量,而心痛的是师父啊!

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情绪了。一种神圣的使命感油然而生,不能再让邪恶嚣张下去了,不能再让同修们受毒害了,我们是一个整体,维护师父,维护大法,是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的天职责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决不能让邪恶这么肆无忌惮下去,虽然我们在修炼中还有没修去的执著,那也只有师父来检验我们,邪恶决不配来迫害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于是在心里默念:“师父,请加持弟子,解体这个洗脑班,不能让邪恶毒害大法弟子了。”于是拿掉耳朵里的纸球,准备跟邪恶理论。

跟邪悟老太太对质了有将近3个小时的时间,在另外空间体现的就是正与邪的大战。在大战过程中,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师尊洪大慈悲的加持,当我和她唇枪舌战的时候,师尊把智慧源源不断的给我打开,真正体会到了法的威力,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当时跟她理论时,由于维护法心切,加上师父的慈悲呵护,真的没有了怕的感觉,忘记了自己是身处贼窝,觉得那个邪悟者和两个犹大竟变得那样渺小。

邪恶对师父的法断章取义,我就从法中找她们的执著、漏洞,用法理归正它们。开始我的情绪有点激动,带着怨、恨、气,认为你们也是学了大法的,为什么反过来这么干?起了人心。后来冷静下来想:不行,修炼是严肃的,不能带着怨气,人心,特别这个时候,一定得理智,通过向内找,心慢慢稳下来,慈悲心代替了人心,脑子也清晰了,师父把法不断的打到我的脑子里,以前会背但已经忘了的法,怎么又都想起来了?通过我的嘴不断的攻向邪悟者,眼瞅着邪悟老太太和两个犹大的嚣张气焰没了,说话都语无伦次的,最后彻底草草收场了。

下面是我和邪悟者的部份对白:甲是我,乙是邪悟者。

甲:(对被邪恶利用的常人表面还得善)请问您有多大岁数了?
乙:我六十五了。(满脸伪善)。
甲:噢!比我母亲小两岁,听说你还是教师出身呢?
乙:是的,我以前是教学的,现在退休了。
甲:那么当老师应该为人师表,特别你又这么大年龄了,又学了法轮功,更应该给我们年轻人做个榜样。(听了我的话,她很疑惑)看样子身体挺好的?
乙:是的,这些年学法、炼功,身体很好,这方面你们也都深有体会吧?
甲:是吗?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要问你,既然你练法轮功身体如此的强健,为什么你今天坐在这儿,还要反过来揭批法轮功?法轮大法给了你这么多,刚才你自己也说了,学了法,思想高尚了,知道怎样做人了,那为什么还要骂我师父,骂大法呢?这就是你做“好人”的标准吗?难道你就是这样教导你的学生的吗?
乙:你弄错了,我没有骂师父,骂大法,我是在……
甲:(不容它说话,情绪激动),你住口,首先纠正一下,你不能叫师父,我和你不是一个师父,你只能叫李老师。(我的严肃使在场的大法弟子们很意外,邪悟者也为之一震,并且有不少大法弟子在暗地里为我发正念,在那种场合,没人敢出声,这么大胆的跟邪恶对质,使在场的同修都睁大眼睛看着我,空气非常紧张)。
乙:修炼不能只停留在一个层次,我已经修的很高了,等你修到我这个层次,你就明白我说的了。
甲:(我嘲讽的笑了)我告诉你,我永远都不可能修到你那儿去(魔道),你怎么知道你修很高了?我师父讲过修炼的基点是从常人做起,大法把你从地狱捞上来,你不但不知道感谢,反而诬蔑大法,连一个常人最基本的道德和良心都没有了,还谈什么修炼?谈什么做好人?就是一个常人,医生给他治好了疾病,他还得感谢医生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大法曾经给了你那么多。
乙:都啥时候了,你还徘徊在低层次?你该“提高了”,“高层”的理你根本不明白,我们不只一个师父,高层次的师父在天上……(完全是邪悟的谎言)
甲:师父明确的讲过:“不承认人世间的师父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那连修炼的人都不是了,更谈不上什么圆满。”(《建议》)这段话就是针对你们这些神神叨叨的人讲的,我劝你们赶快清醒过来,再不理智,你们就很危险了。

我的举动带动了在场所有有正念的同修,她们的脸上放出了光彩,也没有那么重的怕心了,开始你一言她一语的配合我跟邪悟老太太理论,整体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眼看着邪悟者和两个犹大的嚣张气焰越来越弱,在我们强大的正的场中,邪恶支撑不住了,支支呜呜的语无伦次的。

唇枪舌战進行了将近三个小时,在这过程中,修去了很多人心,从开始的怨、恨、气,到最后可怜起她们,正念制止它们的魔性过程中,对她们被魔利用的人的表面加以耐心劝解,清醒过来吧!不要再被乱魔控制了,这不是你们的本性,到最后,另外空间的邪恶烟消云散了,她们人的躯壳就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过程真切的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加持,恶警们看情况不好,草草收场。

四、与邪恶面对面归正自己

邪恶的洗脑班在我们的正念下解体了,通过这件事我们几个被迫害的同修悟到:修炼是严肃的,虽然我们走了弯路,被关進牢笼,可是师父没有扔下我们,师父就在我们身边,而更加慈悲的,无时无刻不在牵挂我们,使我们感到,在邪恶的黑窝里,哪怕我们有一分的正念,师父都用十分来加持我们,就怕我们自己消沉。这时我想到师父的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们要归正自己,邪恶不配要我们向它做什么保证,我们是和师父签约而来的,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所以没有理由再犹豫了。于是我们四个同修,悄悄切磋,在师父又一次慈悲加持下,于2006年正月十五那天,跟恶人面对面作出了严正声明:来时所说所写的“五书”全部声明作废,就走我师父安排的道路,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当时恶警们慌了,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扬言要给我们加期,我们几个不为常人的假相所动,坚定正念解体邪恶,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按恶警的说法,我们好几个人一起“反弹”(反弹是邪恶的叫法,我们不这样叫,我们就叫归正),还为数不多,对他们的震慑很大。从大队到小队开始找我们谈话,做“工作”,我们几个切磋:找谈话,就是讲真相的机会,平时给它们讲还没理由呢,并且给它们讲真相过程中,我们一直占据主动,让他们明白,不是你做我们的“工作”,而是我们给你讲真相,救你们。基点摆正了,求师父加持,和它们谈起来反而很轻松。而且我们悄悄切磋:决心把那个邪悟的老太太轰走,彻底解体洗脑班,决不允许再有这种情况发生。

恶警大队长贾梅找我谈了一下午,我始终占据主动,因为我们才是风流人物,从我最初得法祛病显奇效,谈到最后已洪传几十个国家的盛况,过程中没有一点怕心,根本没想她是管事的警察,更没想她是什么大队长,只想今天她找我谈话,那就是有缘,那就是她应该听真相了。但从常人表现上看,她是想稳住我,想封我的嘴,不给她添乱子,不影响她的成绩,所以她伪善的花言巧语的哄我,当时真正看到了她们的怕,她们的可怜,为了眼前的利益,干着违背自己良心的事。

就这样,臭名昭著的图牧吉黑窝里的洗脑班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下解体了。

此文写出并无它意,只想促使同修整体提高,对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在师尊正法的最后走好走稳以后的路,同时也鞭策自己弥补漏洞,更加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