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弟子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以下是两位同修家中小弟子的故事。为方便,我以第一人称“我”来讲述。

一:我是老年大法弟子,每天除了做三件事外,还要带外孙。现在的小孩从小就聪明的了不得,也调皮的让人受不了,为此我经常对才几岁的小外孙進行指责性的批评教育,但毫无效果。在与同修交流中,同修建议我要让小孩学法,提醒我说他们是为法来的生命,如果我们不带着他们学法,在大法中归正,那么他们当然就有这不对那不是。同修的话点醒了我,我开始让我的小外孙听师父讲法,刚听到师父讲天目这一节时,小孩就说看到金光闪闪的大佛了。

二: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因为在受迫害入狱几年中,小孩与其外公外婆一起时被娇惯,养成了一些我看来是非常不好的习惯,很是头痛。终于,我意识到,人的办法要改变他很难,只有大法才有如此威力,让他学法也才是对他真正的生命负责。但是要使他学法也是一件难事,他虽才六七岁,已不愿受管束,只有自己愿意做的事才做,而用强迫的方式我又不愿意。于是,我顺着他的执著说:只要你每天认真学大法,有师父教你,你就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样我就可以不管你了,你就可以自己决定干什么或不干什么,但如果哪一天你没认真学法,你就得听我的安排。就这样,他开始了读背《洪吟》。现在他已背完了《洪吟》两遍《洪吟二》一遍,听完师父在大连的讲法一遍,正听第二遍,四套动功已基本学会。

自从他学法后,有许多出乎我意料的事。记的有一次他做错事后,我要打他,他说打人不对,师父讲的不能打人。这让我吃惊,因为此时他还只是在背《洪吟》,我不知道他何时知道的不能打人。我只好趁势劝他要多学师父的其他讲法。当然,我知道我从此以后应把他当作同修了,那么这也就对我自己的心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还有一次,我在与他外公通电话中动了气,他非要拉着我到师父面前认错,说我没有做到“真、善、忍”。我只好当着他的面向师父认错。从此以后,他做的不对时,我也用他没听师父的话来说他,他结果挺在乎的,并会因此委屈的哭,似乎我这样说话口气太重了。更让我吃惊的是,前几天,我下班回家后,他很高兴的告诉我,他跟他的两个同学讲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从他口中吐出一个我认为他不可能理解的词——“真相”。现在看来,我得把他当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一员了,因为他已经开始在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顺便说一下,我的小孩退少先队是他自己主动提笔写的;课本上如果有邪党的血旗等,他自己会用笔划掉,他非要学着写真相币,写的是“共产党是大坏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