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法轮功学员在汉堡中领馆前抗议中共构陷(图) 【明慧网】

德国法轮功学员在汉堡中领馆前抗议中共构陷(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五日】(明慧记者雪莉报道)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三日下午,部份德国汉堡法轮功学员来到中领馆前,打出“抗议中共利用地震悲情,再次构陷法轮功学员。抗议中共雇佣流氓地痞,法拉盛重演文革暴力”的横幅,抗议中共趁灾打劫,利用国人四川大地震中的悲情,雇用特务散布谣言,诬陷法轮功学员不赈灾;指示暴徒大规模骚扰围攻纽约退党服务中心,并殴打退党服务中心义工。


法轮功学员打出横幅,告诉世人法拉盛事件原委

他们就是来制造混乱的

参加抗议活动的尹小姐亲身经历了法拉盛事件。她介绍到当天的情况说:“那天是五月二十六日星期一,我参加完法会前两天的法会和游行等活动后,原准备在法拉盛唐人街转一转,买些生活用品带回德国。但是没想到,当时街上发生了许多攻击谩骂法轮功学员的事情,我也就开始在街上加入派发真相资料的行列。

站在街上不一会儿,就有个中年妇女来大声叫骂,还说我拿了美国政府的钱如何如何,我回答道:“我是德国来的,没拿美国政府一分钱。”她愣住了,但是随即挥舞双手大叫她不相信,我对她说,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看我的德国护照,她仍旧大叫不相信然后快步往前走。到了前面,又开始骂那里的几个发报纸的法轮功学员。我跟上去,对她说:“阿姨,你先别生气,我们慢慢讲。”她听到我这样叫她,又是一愣,然后又叫嚷了几句,就立刻快步走开了。

过了一阵子,我们旁边又出现了一个骂我们的人,看上去象老太太了,不过也许年纪不大,身材矮小,穿深红色衣服,戴一顶太阳帽,脸色非常非常黑,她高声叫骂,骂的非常非常下流难听,我本来想上前跟她说几句,其他同修告诉我,这个人就是来骂的,跟她说也没有用。果然,在当天下午和第二天,我又多次见到她在街边骂人,有一次她不小心错把一个过路人当成法轮功学员也骂了,那个过路人顿时火冒三丈,和她高声对骂起来,一时间街头气氛紧张,剑拔弩张一般,让人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共产党在美国社会制造的混乱和恐怖。

星期一下午,有学员告诉我街对面的地铁口也有报箱,还没有人在那里发报纸以及守护报箱,所以我就和另一个德国学员过去了。到了那里不一会儿,就来了两个看上去打扮时髦戴墨镜的年轻女人,张口就指责我为什么在这里发报纸,还不如去赚钱等等,还说我“这么小年纪怎么干这个”。我解释说,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可能因为炼功显的年轻一些吧,还告诉她们我认为赚钱并不是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她们听到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先是一愣,继而满脸怒气,似乎有点恼羞成怒,大叫“你看上去才不年轻呢,你看上去都四十多岁了!”明显的暴露出她们讲话的前后矛盾和不理智。还有一个大叫“赚钱当然是最重要的”。这时候,另一个德国同修也上前来,想跟她们讲几句,没想到她们全然失去理智,根本听不进去。就在这个时候,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发现我们身边已经围上来很多人,大概十几个吧,而且越来越多,把本来就狭窄的路口都挡住了。我开始还以为围上来的有很多是过路人,想听听法轮功学员怎么解释,就还想多说几句,没想到那些人根本就不是过路的,分明是有备而来,我一句话没说完,他们就十几个人用食指对我指点着开始叫嚷,还有人把赈灾募款的传单在我面前挥舞,几乎都碰到我的脸了。我试图解释关于赈灾的谣言是中共利用来攻击我们的借口,但是他们根本不听,只想用他们的高声叫骂把我淹没。最后我请他们冷静,并说“日久见人心”,谁想只是引来他们的起哄和更加恶毒的谩骂。

这时,有一个美国当地学员把我拉走了,告诉我这些人不是来听真相的,只是来谩骂并制造这种围攻场面的,我们不应该上当也不应该给他们市场,因为回头他们会把这种围攻场面拿到大陆去继续造谣、欺骗大陆民众。我听了觉得很有道理,而且我自己已经感到了,短短前后两分钟的时间,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都有几十个人了,而且这些人都异口同声,又不让我讲话,分明就是有备而来,摆明了就是来围攻的,绝对不是什么过路的人。

星期一傍晚的时候,我和好几个同修在另一个路口,又遇到那两个戴墨镜的年轻女人,她见到我又出言不逊,我这次有经验了,所以不再理她了。当时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过路的当地居民,也是女的,但这个过路人非常有正义感,当时就跟我们说,她已经看过报纸了,知道这一切都是中共领事彭克玉指使的。那两个骂人的年轻女人,看到这个过路人跟我们在一起说话,手里又拿着大纪元时报,居然把矛头也指向了这位过路人,并叫嚷着“有些报纸就不该看”。过路人气不过,跟她们理论几句,说她在美国什么报纸都看的,这里是美国,是自由社会。那两个骂人的女人,态度象疯了一般,完全失去理智,反复大叫着“你拿这份报纸就不对!”我们学员在旁边看到了,觉得她们实在不可理喻,就半开玩笑的对过路人说:“你看,这里是美国,但是你看什么报纸居然要她们来决定!”旁边的人也跟着笑了。

就做我们一直在做的

在汉堡退党服务中心义工王女士告诉记者:“我在法拉盛待了一个星期,谩骂和支持的人都有。因为去那里以前已经知道大致情况了,所以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对方骂多难听的,我们就发报纸,讲我们被中共迫害的真相。对方在法拉盛事件上有误会的我们就解释。光骂不听的我们不理,继续做我们九年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对方受中共指示动粗的,那么这里有警察。所以被辱骂时没有生气。我发现不少谩骂的人并没有想过他们侮辱我们的话对不对。有一个中年妇女指着我的鼻子说:你是十几美元一小时雇来的。我不怒反笑:“十几美元一小时我喝西北风去?我千里迢迢从德国临时向公司请了假来,机票旅馆都是自费,我挣十几美元一小时的话怎么承担的起这样的费用?”她一听愣住了,赶快走开。不少人从我手里接过报纸竖起大拇指,有的说:“谢谢,你们要坚持。”

不希望中国人受伤害

同样去法拉盛支援退党服务中心的德国学员乌弗Uwe表示:“我当时看到的情况是,许多人被弄糊涂了,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是法轮功还是中共。一方面他们看到法轮功学员多年来为了澄清事实所作的努力,另一方面他们的民族情感很强,为他们的国家骄傲,他们当然有理由这样想,因为中华民族是个伟大的民族。可是这种感情同时阻碍他们看清中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当他们发现自己被中共玩弄欺骗时,他们会感到很受伤害。”

他还希望所有的华人都能冷静地观察思考,分清善恶:“只有在共产党国家才会同时发生这种隐瞒地震预报、豆腐渣工程等这些事情。中共一贯欺骗玩弄人民。而另一边是修真善忍,九年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怎么可能阻止赈灾呢。希望华人都能冷静的想想到底谁的话更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