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博士生自述在珠海市看守所遭奴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我叫黄奎,原北京清华大学1999级博士生。2000年12月16日在广东省珠海市被非法抓捕,12月18日转押至臭名昭著的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迫害。现将我在那里遭受的奴工迫害经历公之于众。

高精度图片
照片为美国超市里“中国制造”的胶花

(一)胶花中的血水、汗水、泪水

2000年12月18日晚10点多,不法警察将我带入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跨过一道道铁门,阴森之气也渐重,待来到有灯光处时,首先迎接我的不是警察,也不是“外劳”犯人,竟是两条比人还高、张着大嘴的狼狗!之后在恶警和狼狗的“护送”下,我光着脚来到27仓前面。铁门响后,我被推入监仓,20多个剃着光头的犯人立刻映入眼帘,一股与世隔绝的、充满暴力的空气亦扑面而来。

更令人惊异的是20来平米的房间里,到处都堆满了绿树叶。我被喝令蹲下学着干活,原来那些“绿树叶”不是别的,正是珠海看守所最臭名昭著的奴工迫害的原料。此时只听一个恶警喊“今天加班”,于是犯人们长吁短叹,原来“加班”就意味着半夜12点钟才能开始收工,待将花料全部清理完毕,全仓20多个人都洗完澡,再把睡觉用的木板——也同时兼作干活的工作台——收拾干净,起码半夜1点多钟了。而第二天早上5:50分是雷打不动要起床的。

早上起床时的忙碌外人无法想象,要一边小便、一边刷牙,还有一边洗脸,然后飞速去搬做胶花的原料,随即开始尽全力干活。犯人们的劳动“热情”达到了自由社会任何一个工厂企业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当然这是暴力威逼出来的:每天的劳动定额非常高,完不成任务者轻则挨打受骂,重则锁“飞机”酷刑,再就是晚上不能睡觉,加班完成任务。所以犯人间流传着一句话:“做花是累不死人的,打是能打死人的。”

珠海看守所主要的奴工项目是做装饰用胶花,胶花的塑料花芯穿过布制的花瓣或青叶一次称为“一手”,每天每人的任务经常是上万手,有时是一万四千手,甚至更高。要知道,中国国家乒乓球队全时训练时,每人每天的训练任务也不过就是挥拍几千次。另外,还要自己准备做花的原料,还要留出一点时间来喝水、吃饭、上厕所。有时为了节省时间,只能少上厕所;加之上厕所还要先“打报告”征得“仓头”的同意,我就因经常不能及时大便而导致便秘。

在暗无天日的珠海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整整两年,其间做过各种各样的装饰用塑料胶花,有的还带有集成电路芯片可以放音乐。另外是做节日用彩灯串,还有珍珠串饰物、台灯等,全部用来出口赚取外汇。而看守警察有提成,所以拼命加任务压榨犯人。后来我来当美国后,在许多超市商店里见到标着“Made In China”的塑料胶花、彩灯串等,心里别有一番感触。由于犯人们是被强逼干活的,心中自然充满怨气,但又不敢跟看守警察当面发泄,只好把这种仇恨与诅咒注入到所做的胶花中,如称胶花为“死人花”。邪党宣扬的什么“劳动改造人”等歪理在真正的事实面前变的不堪一击。其实,谁要是真的买了这样的产品回家,对其本人和家人还有害呢,这是从精神层面说。从物质层面何尝不是这样呢?有很多种花很难做,塑料花芯穿过塑料花托时非常费力,没做几个手上就起了水泡,进而变血泡,再破裂,疼痛异常,而这些脓血便渗入到了装饰生活的胶花中。另外,做花经常要用到一种叫做“花枪”的小工具——即一根一头磨尖的细铁棍,它也是经常要伤到手的,鲜血便会滴入胶花中,而做花者的汗水、泪水更是不断的“浇灌”进这些胶花。看守所的犯人什么传染病、性病都可能有,可想而知那些胶花有多脏。难怪犯人们开玩笑说:“血水、汗水、泪水构成了‘三水’。”(三水,即臭名昭著的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

还有一点是外界的人想象不到的,因为塑料花芯穿过塑料花托时非常费力,“聪明”的犯人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打油。把购买的方便面里的小油包省下不吃,或是吃饭时的肥猪肉省下一口,然后把塑料花芯打上这些猪油,再做起花来就容易多了。但这种做法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因为胶花出口时往往是靠海运,若花上有猪油,则运输过程中很容易被虫蛀坏。所以看守警察若抓到谁往花上打猪油,会动用“飞机”酷刑的。怎么办?殊不知人头皮上经常会分泌油脂,于是抓起一把塑料花芯往头皮上划拉一番,再做起花来就容易多了。头皮上的“油”打干后,再往脸上打。人体分泌的油脂警察是检查不出来的,但有时头皮都会被打破。外人怎能想象美丽的胶花后面竟有如此不平凡的经历?

记的2001年11、12月期间,珠海天气非常冷。我们仓分到一种看似简单却非常难做的花。由于气温低,做花的原料变的很硬,剥离起来非常困难,时间长了之后手指指节处裂开了深深的口子,深可见骨,几乎要断,晚上睡觉都能痛醒。还有一种花叫“满天星”,由非常多的小花头组成一个大花头,小花头只有米粒大小,做起来非常累眼睛,一天下来,经常眼冒金星,真成了“满天星”了。2002年9月,由于长期的劳累,我的右眼下眼皮处生出脓疮,但也不得休息,做花时眼里的脓水就可能往花里滴。另外,有很多花的外表喷镀了一层金粉,做花时人浑身上下都会沾上金粉,包括内裤里面,十分难受。

更惨无人道的是,看守所强迫我们在极其肮脏的环境中生产食品——剪“开心果”。开心果又叫阿月浑子,外面有一层坚硬的外壳,需要外力剪开,而剪开的程度既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每人发一把大钳子,从早剪到晚,任务非常重。我的右手很快磨出大水泡、之后很快变成大血泡、疼痛异常。犯人们都说“开心果”变成了“苦心果”。为了不把外壳整个剪碎,犯人们经常要先用水把开心果泡软。为了泄愤,有人就用尿液来泡。美国超市卖的“Made In China”的开心果,有谁知道其背后肮脏的故事?

(二)恶劣的生活条件

珠海市看守所的监仓最多二十平米,却挤着二十多个犯人。监仓角落里有一个茅坑、一个水龙头,前面有一个递饭进来的小窗口。二十多个人的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可想而知条件有多艰苦。晚上睡觉就象沙丁鱼罐头那样人挨人挤着睡。冬天之冷夏天之热,自不必言。每天只有两顿饭,粗糙的大米加些水煮菜,一小块肥猪肉,每顿饭之前还要必须大声背监规,而每顿饭的时间还不到10分钟,就必须赶紧去干活了。当做奴工时,胶花的原料、废料、成品都要堆在监仓里,要想上一次厕所,人只能从这些原料堆中爬过去。空气当然也很污浊。邪党经常吹嘘“用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20%多的人口”,殊不知中国的看守所才是“养人”效率最高的地方,不到一平方米就能养活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能创造财富。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活下来。我就亲眼见到一个刚进来不久的犯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快死去——不是被犯人打死的,是被那个环境折磨死的。但正如恶警所言:“你们在这里死了,还不如一条狗!”床单包裹着就抬出去了。有的犯人自杀,用“花枪”往自己肚子上连扎数刀。处理方法更简单:抬出去,用一块“创可贴”粘住伤口,然后把其手脚都用铁链子锁在木头“十字架”上,就搞定了。另外,看守所里人头数最重要,每天要蹲下举手报数十几次;与看守警察说话时也必须蹲下。警察和武警时不时抄仓,犯人被要求在阳光下脱光所有衣服,毫无人格尊严可言。每个监仓里都安装了摄像头,防止法轮功学员炼功,另一方面,那些流氓恶警正好用其观看女犯洗澡、上厕所。中国大陆的很多人都学过“包身工”那篇课文,看守所里的犯人要比“包身工”凄惨很多倍。

看守警察赚钱的另外一个途径就是高价售物给有钱的犯人。一盘炒菜至少也要40元人民币。但有时某些日常用品会缺失,比如有段时间没有纸巾用,大便完只能用水洗,或用做胶花的布花叶,再用这样的手去做花、剪开心果。

即便这样,中共邪党永远都不会忘了做“秀”,哪怕是在其体制内的互相欺骗。一有上级领导检查,看守警察马上喝令将花料全部藏起来,给人造成珠海看守所不做奴工的假相,等领导一走,马上从又开始干活。

看守所里常年得不到阳光直射,所以犯人们个个脸色苍白,但另一方面,至少4盏日光灯长年累月的亮着。这个中国最黑暗的地方却常年见不到“黑暗”,这是人世间一个奇怪的悖论吗?

1999年中共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后,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象珠海市看守所这样的邪恶场所。此文只是我个人在看守所所遭受的邪恶待遇之一二,愿善良的民众能从中共邪党的阴影中走出来,退出其邪恶组织,走向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