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五月十二日,四川汶川地震后,我更加认识到了我们大法弟子身负的历史使命,忍不住从心底发出呼唤:快救人啊!快抢人啊!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们要不等不靠,抓紧时间用自己最大的智慧,最大的能力尽可能多的救度众生!下面谈一谈我十年来正念正行,救度众生的一些经历和体会,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顶住压力,坚定正念讲真相

我得法不久,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我想:政府说不准炼就不炼了吗?政府这几十年做过多少坏事,我又不是给它炼的。这期间有的人走入了佛教,还要拉我去学佛教,我坚决拒绝了,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学法炼功从没间断。我就信师父,信大法。感觉师父就在身边,从没感觉孤独寂寞,相反感到自己很充实。

“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之后,单位领导要我写不炼功保证,还要我“揭批”,我说没什么写的,领导说照报纸上抄。我就跟他们讲报纸上是如何造假,如何诬陷的。后来我到女儿家带外孙,公安局的人找到女儿家要我写保证不上北京。我就利用这机会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单位有个同事每年要花上万元的医药费,人还不能上班,后来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每天按时上班,工作兢兢业业,成了我们单位的劳模。我还讲了国外和香港很多人都在炼。

邪党的自焚造假案后,我又利用一次单位外出旅游的机会,从局长、科长到一般干部同事,全都跟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讲了大法的美好,在全球的洪传,还讲了师父的慈悲,给北京好多伤残老人看病的神奇故事等等。

旅游几天下来,全单位的人都明白了真相。后来公安局的人再来我单位找领导,要他们配合找我时,单位领导说:“人家在家里好好的,你们找人家干什么?你们坏人不抓,怎么专抓好人?”公安局的人没趣的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来找我了。

二、排除干扰,智慧建立家庭资料点

我开始时是用手抄真相资料,后来是用复写纸复,写好后用漂亮的红包包好,上面写道:“得到是缘,看到是福,用心看得真福,传递看是福上福。”我从机关到学校,从公安局到检察院,从城市到乡村去发。我只有一颗心:一定要让人明白真相。我每天坚持静心学法炼功,感到师父就在身边,有师尊呵护,“怕”在我心中好象不存在。后来在同修那里得到一些真相资料和光盘,发现光盘讲真相真好,一看全明白了,这样我就想做光盘。

要做光盘,谈何容易,我对电脑一窍不通,以前摸都没摸过电脑,更谈不上打印刻录了。要买电脑还不知道先生同不同意,买了电脑找谁去学等等。困难是很多,一想到大法弟子的责任,我就决心一定要买,坚信我一定能学会。

有一天我趁先生出去打牌,自己带了一万元钱就坐车到一百公里外的市区电脑城去看电脑。旧的我不想买,怕坏了没人修,我就找好的买,还要卖的人教我用。买回家,先生说:“你今天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家?”我笑着说:“在朋友家里学电脑,我还把他的电脑背来了呢。”先生说:“我家没宽带,你上什么网?”我说:“朋友下载了光盘给我看,你看那光盘上不是写着用电脑打开可以看到更精彩的节目吗?你也可以来看看更精彩的节目了。朋友还说,如果觉得这个电脑好使可以很优惠的给咱们。我回来和你商量,看你拨不拨款。”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跟他说,两人一笑就没事了。

就这样,电脑在我家落户了,我把它很小心的放在柜子里,用时就打开,不用就锁上。有一天先生特地進来看,“啊?还有这么小的电脑啊?”他指着刻录机说。我说:“对,你真聪明。”他看了看电脑说:“这上面怎么什么都没有,你看什么?”我说:“你看不懂,你看得懂还用学吗?”他没话说了,转身就走了。在家刻录时,边刻边学法背法,而且把声音读的很大,先生一看在读书,也就不進房间干扰我啦。

我在电脑城只学会了对拷,当时他告诉我只能用四倍速,一天下来只能刻二十张左右。我觉得太慢,正在为难时,在师父的呵护下,无意中找到了懂电脑的外地同修,在他的帮助下,我一天可以多刻几十张,加上我不断的学法精進,心态也越来越稳,正念也越来越强,有了良好的心态,强大的正念,刻起光盘来自然是轻松自如,得心应手,刻上的光盘还加上了小标签:“这是社会上看不到的新闻”。自己刻,自己发,有时也给资料点送去给同修发,就这样一年下来,也有大几千上万张了。

在大法的熔炼中,在师父慈悲的感召下,我这个修炼的弟子,从不会到会,从生到熟,风风雨雨中,我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真正的走向了成熟,这几年我刻过的光盘有几万张,全部是用的自己微薄的退休金和积蓄。只希望自己的努力可以唤醒更多的世人。

三、正念正行,讲真相有惊无险

零五年夏天,有一次我和同修结伴到农村去发真相资料。我们一大早就起床,带着一百多份小册子和一百多张光盘坐车到了目地地。我们就一个村一个村的发,本来不准备走原路返回的,同修说:“往前走离公路还很远,路又不好走。”这样我们就往回走,刚走到离公路不远,有人在后面叫:“他们是法轮功,他们是法轮功!”我跟同修说:“你快往前走,我来对付他们。”同修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我猛一转过身来,大声对他们说:“你喊什么喊?法轮功又怎么样?法轮功都是好人!”我比他的声音还要大,这一下把他背后的邪恶吓跑了,他愣住了,灰溜溜的走了。要是当时正念不强,有怕心一跑,那肯定会出问题,因为已经离区政府不到二百米远啦。我们当地有几位同修就是因为发真相资料被别人发现后正念不足想跑,才被邪恶绑架迫害的。我们这次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有惊无险的回家了。

零七年五月,我回到自己的老家,得知新上任的“六一零”主任是我认识的一个年轻人,而且他爸妈我也认识,我就亲自上了“六一零”主任家的门,当时没碰到他本人,见到了他的爸妈,我就给他爸妈讲了真相。讲完后,还送给他们“风雨天地行”、“退党大潮”、“千年预言”等光盘和好几种真相小册子,并告诉他们一定要全部看完,这关系到他们儿子的性命问题。就从那时起,我老家再也没有出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了。当然这里面有同修们整体升华上来了和当地“六一零”人员及世人明白真相的原因。

四、突破困难 提高心性 随时随地讲真相

零五年八月份儿子三番五次的打电话,要我们搬到省城去住,先生也同意去,我也没办法,只好搬家。本来很顺手的事,换了地方,麻烦事也就多起来了,每天要承担给儿子一家做饭。先生因身体不好,也帮不上忙。我心里牵挂着刻光盘,发资料,整个一大家的家务由我一人承担,我只好边做家务边刻光盘,有时在电视上检查光盘。在家里我就象电影里的卓别林一样,放一张光盘快去理菜,再放上一张再去烧饭,在家走路是跑步前進。发资料时,我每天早晨买菜就带上资料到小区,到学校,到机关去发,发完后就买菜回家。家务每天九点才做完。这时我再去看《明慧周刊》等资料,晚上十一点炼静功,十二点发正念后睡觉,早晨三点半起床炼完动功再学法,就这样过了半年。

有一天我跟儿子媳妇说:“这个家务你们可不可以帮我做一点?”说的话有点不太好听,媳妇听后放下碗气呼呼的就跑回家了。我当时心里也很生气,这点话都不能听。我就跟儿子说他没管好老婆。儿子说:“妈,您佛光普照到哪里去了?”他这句话,一下刺醒了我。我知道是师父用他的嘴在提醒弟子。我想我是修炼人,怎么能这样对待这事呢?第二天,我就主动上门和媳妇交换意见。媳妇看到我上门感到很不好意思,连忙给我倒茶。我说:“孩子,妈火气大,有些事也不理解你们年轻人,你就不要跟妈一般见识,你对妈有什么意见,你尽管说,妈会改正。”媳妇说:“我对您没意见,昨天那个经理太挑剔,说我这说我那,加上回家您唠叨我就更生气了。”我马上说:“孩子你又不是没工资(媳妇内退了),不用上班了,把孩子管好这是你的责任,管好这个家就行了。”最后她决定不上班了。她说:“妈,您也累,我们就不过去吃饭了。”我说:“那也好,每个星期天你们就到我那边去聚聚。”她开心的笑了,我也笑了。一切的魔难都在心性的提高中解体了。我只走师父安排的道路。我在家刻了近五年的光盘,家里人从未干涉,先生也从不过问我的钱。我能平稳的走到今天,靠的就是正念,时时牢记师父的教导:“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从去年到今年手铐奥运的临近,邪党打着所谓“奥运”安全的旗号,对我们大法弟子進行疯狂的迫害,一听说有同修被绑架,有的同修就紧张,难受,痛苦,怕同修说出自己,呆在家里不敢出去发真相,讲三退也少了。我想对同修说:一切都对你构不成什么危险,这也是有个理管着,那就是“邪不胜正,魔永远也高不出道的。”邪党发狂,是它无法摆脱四面楚歌的困境,只能欺骗世人,对大法弟子是毫无作用的。

今年元月十九日正是邪党发出密令的那一天,我就登上了去外省的汽车。因为今年轮到女儿家过年。我和先生早走一步,一到女儿家我就和当地同修联系上了,当地同修说:“我们有资料,就是没人发。”因有同修被绑架,很多同修因怕心都走不出来。我听后心里很难受,我来到这地方人生地不熟,讲真相语言不通,发真相一听同修说,也有点为难,因为是大城市,每个小区都有保安,到处都是巡警和警车,面临这样的环境,我想算了,回去再发吧。这一念一出,我马上否定它,这不是我,我不能有人的观念,我是师父的弟子,走到哪里都应是一样的,这里的众生在期盼着救度,我来这里也不是偶然的,这里邪恶的疯狂对我构不成什么危险。

在去的第三天,我就出去发真相,当到一个小区上了二十八层楼往下发时,心里很不稳定,发了十多层,我想不发了,这几天回去好好学法,多发正念,等心稳后再发。我及时抓住这一念向内找,心里为什么不稳呢?快过年了儿子们都要来这过年,要是有什么事,家里怎么办呢。说来说去就是怕心和私心。这私心就是所有生命最顽固的症结。在过年前几天,每天除了学《转法轮》,还学师父的新经文。师父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一日《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一个修炼的人在你修炼过程当中一直走到最后的一步都离不开对你的根本考验。”这就是师父在要我交考卷,看你对师对法的坚信成度。我想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感与使命感,以及救度众生的迫切感,都会从一个人的用心大小中展示出他真实的一面。

没几天大年初一到了,孩子们都要到旅游区去玩,我说你们去,我不去。我先生看到我不去就说:“把大法的福音带到旅游区去。”这好象师父借先生的嘴,给我提个醒。我说我去。我那天带上了一百多份资料。大都是小册子和“九评”光盘。在初一的前几天,我把在同修那儿拿来的资料相互搭配,精心用自封袋包好,到时合理使用,让在一个地方,一个楼道里,不要发一样的真相资料。发放时处处从方便世人取用的角度,以纯正的心态,把好每一个环节和细节。

到公园孩子们都认为人太多不好玩,他们要回去,我跟孩子们讲:我一人留下来玩一会,等你爸来后我和他一道回去(因我先生坐的车在后面)。走進公园看人山人海。我心中求师父不让世人看到我的存在,让我隐身。我要把这真相资料发出去,救度这里的众生。我就把手中资料边走边发,有的发在公园椅子上,花盘上,树杈上,只要好放的,能被世人看的到的地方我都发。在师尊的呵护下,我真象穿了隐身衣,来往的人们根本看不到我,不一会儿我在公园绕了一圈,正好又到了门口,碰上了我的先生。先生说:“我跟你遮挡,你发吧!”我跟我先生边走边找放的地方,就这样带去的资料全部发完了。这个大年初一真是一个吉祥的开头。

有了这一次好的开头,我从那天起,孩子们说到海边,到酒楼,到茶馆,到商场,到超市,到风景区,我都一个没落下,因为这里都有要救度的众生。孩子们上班了,白天早上九点多我就一人到小区,因为这个时间大多数人都上班。现在女人都喜欢背一个大包,我也叫女儿给我买一个,白天背上这个包,穿得整整齐齐的,到小区好象走亲戚一样,手里拿着衣服或伞,这样衣服也可以遮着手拿资料,我就来回在楼道上下跑,一会儿三十多栋楼房全发到。

下午一般二点多钟出去,也是发资料的好时间。晚上我和先生一道出去溜达,就把包装好的资料放在汽车雨刷玻璃前。偶尔马路上的警车和巡逻的摩托车从身后呼啸而过,或从前方迎面而来,我心中时时默念师父,师父好象就在我身边,我心中一点怕都没有,只想多救人。

邻近的小区我都发到后,就坐车到远一点的小区去发,一个资料点的资料不够发,我就又找另一个同修去拿,每个星期都一样。

有一次我外孙生病到医院去,我当时想医院也要发,趁医生看病,我就往他的桌上放一份,不管是儿科诊室,还是中医诊室,西医诊室,什么放射科,CT室,我都想办法送到,让有缘人都能得救。这是门诊,还有住院部,我觉得一般早上八点去最好,因为正是医生交接班的时间,很多医疗室打开无人,这正是发资料的好机会。无论是“九评”书册还是光盘,都放進他们的抽屉。只要我们有心做,用心做,随时随地都会让我们发现许多机缘。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在那地方送了四所大医院,原本我只到女儿家呆一个月,为了那里的众生,我呆了两个多月。发放资料时,也要注意由点到面的布局和方式,不要局限到一处地毯式的派发,容易被保安发现,很容易被全部收走。众生也就看不到真相资料,得不到救度。

写出这些只是想和同修交流,互相借鉴,共同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师父在今年的《问候》中讲:“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我经常手捂着胸口问自己,我够不够大法弟子的称号?三件事是用神念在做,还是用人心在做?在修炼的路上,我对大法整体是不是在圆容?对家人做到慈悲没有?是不是时时按照师尊讲的“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正念正行的在做好三件事,还是想求得自己的圆满在做?我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在正法路上留下遗憾。

我希望有能力,有条件的同修,不要等,不要靠,冲出自我束缚,让我们得了法的一面,让我们神的一面主导自己,发挥出强大的威力。让我们不辜负师尊的慈悲,不辜负众生的希望,努力完成好我们的历史使命,尽早清除这场邪恶的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