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

  • 给保定阜平县党官、警察的劝善信

  • 谣言?真言?

  • 一定要有主见:“退!”

  • 告诉您一些与您有关的大事

  • 给保定阜平县党官、警察的劝善信

    在长达八年多的邪党对大法、法轮功学员非人的血腥迫害中,河北保定阜平县委、政法委、六一零、公安系统对全县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迫害: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勒索、打骂、劳教、骚扰、非法判刑、野蛮灌食,等等等等;仅非法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保守计算就高达六十多万元。

    我们已多次给你们讲真相写劝善信,然而你们当中的一些人在法轮大法的真相面前不肯醒悟,仍然在继续犯罪。然而,无论你们用什么样的借口、什么样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都始终如一的告诉你们大法的真相,希望你们悬崖勒马,停止迫害,以免遭到上天的惩处。

    历史上,不管是上自君王、下至百姓对修炼人都非常尊敬,因为古人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对修炼人的迫害罪就更大。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真相,就是为了世人能明真相,不要迫害修炼人,不要在无知中毁了自己。

    阜平县迫害大法遭恶报案例

    二零零六年,阜平县公安局副局长翟向宇、国保大队张进辉勾结检察院的刘胜玉、法院的李俊英、李应智、杨建新、张志利等不法之徒,对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法轮功学员张秀忠非法判重刑四年。

    人间善恶终有报,迫害好人的人最终要遭恶报的。二零零六年五月,才五十出头的阜平县刑警队长李克强,遇车祸车毁人亡,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了恶报。

    县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齐贵亮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得了肾炎,开三轮车翻车,遭狗咬,二零零四年他第二个老婆给他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其中一个一生下来就得了老百姓说的四六风,现在虽然保住了命,但是个弱智,五岁了智力相当于一岁多的孩子,无法送幼儿园,只好找保姆带着。

    县公安局恶警周秋来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得了半身不遂。县公安局恶警马保忠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家里老出事调离了,他自己说这不是人干的。

    二零零八年五月,给法轮功学员张秀忠非法判刑四年的主要责任人之一法院的李俊英,从房上摔下来,断了三根肋骨,胯骨摔断了。

    国保大队恶警张进辉从二零零三年到现在,一直是阜平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犯之一。他也在零八年五月期间撞车,把腿撞伤。这是上天给他的警示,不要再迫害好人。

    阜平县国保大队恶警张进辉犯罪记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警张进辉在东下关派出所任所长期间,曾逼迫当地大法弟子交书后烧毁。

    张进辉自二零零三年秋接替马保忠当上国保大队长后,一直在参与迫害阜平县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冬天张进辉、范振华在副局长翟向宇的指示下,头天晚上绑架了刘改荣,连荣,连荣二嫂和熟睡的李文玲,到杨秉秀家翻墙进院没找着人,又追到她女儿家。第二天早晨在法院门口又绑架了送孩子上幼儿园往回返的辛国芝。中午四恶人到樊喜风家抄家并进行绑架,把六人关进看守所迫害。刘改荣,辛国芝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又被当时的“六一零”头子齐贵亮、翟向宇、张进辉送保定洗脑班,想继续迫害拒收,他们还怂恿人家让收下,那儿实在不收才送回。辛国芝在看守所被撬掉半颗牙齿。另外李文铃她们四人被非法拘留半个月罚款二千元不给收据。

    二零零四年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晚,恶警张进辉绑架了袁金良并劳教也不通知家人,又对其妹袁桂花骚扰三次。

    二零零五年初,恶警张进辉、范振华晚上到石湖村闯进董月福家抄家并绑架了董月福和妻子许金花。许金花正念走脱后不长时间又被张进辉绑架并把他们夫妇劳教。家里只剩下一个孩子,地也种不了,而且孩子没有父母在家也跟着社会学坏了。董月福被放回后,张进辉又对许金花弟弟说“你拿两千元我放回你姐姐”充好人。同年又劳教了赵祥杰。

    二零零五年秋天,大法学员杨曾花在街上被范振华他们绑架送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张、范他们扣了杨曾花两三天,吃喝了他家一千多元才放人。时隔几个月,在十一月又到杨曾花家将人绑架并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九月至年底,在县委书记孟向伟、政法委书记李勇、原“六一零”头子齐贵亮、翟向宇、张进辉、范振华的参与下,各派出所、乡镇、社区、村委对全县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农历九月三十晚绑架了张秀忠,抢走了他的手机和身上的现金,关押在看守所;

    农历十月二日晚,张进辉等对七十多岁的王宗涛进行非法抄家,抄走了王老的私人存折和一些大法器材、书籍,价值五万元左右,邪党县委恶徒下令停发王宗涛的养老金,王宗涛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恶警还抄走了王宗涛女儿的电脑,弄到保定也没查出任何东西也不还,张进辉还威胁王宗涛的女儿“你不说出谁来过就开除你的工作”。而张进辉和王宗涛的女儿还是同学。

    恶徒们同一天还非法抄了陈丽英家,把她孩子学习用的电脑也抄走了,陈的丈夫要过几次,范振华他们不给,陈丽英也有家回不了了。

    恶警接着又抄了铁岭口村张现文的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张夫妇被迫流离失所,石家寨的恶警还不断到家或打电话骚扰。

    二零零五年十月四日晚,恶警又非法抄了北菜园老马的家,老马夫妇被绑架,老马遭非法拘留数天,恶警勒索五千才放人。

    十月十五日上午十点,恶警闯入大台杨金娥家和另一学员的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后,杨金娥被迫流离失所五个月,期间恶警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不分白天黑夜想骚扰就骚扰,最后家人无奈被勒索九千五百元,张进辉他们才罢休。

    张进辉等不但把王宗涛、陈丽英、张现文夫妇迫害的流离失所,还给他们发了非法通缉令。一次,张现文往家打了个电话,恶警马上把整个村被包围了。

    自二零零五年农历九月三十日到年底,张进辉等恶警一直不间断的迫害全县大法弟子,农历十月的一天晚上分别到西庄、东庄、董家口、寺口、王林口村对大法学员非法抄家并绑架六人,其中五人被拘留半月,罚款三百元。贾瑞生被非法劳教,并停发养老金和双开。

    二零零五年十月的一天早晨,张进辉等恶警二、三十人到县城刘改荣和石湖村毛妮家把她俩抬走,直接送保定洗脑班,被拒收,晚上送回。十一月底的一天晚上杨曾花,小凤,毛妮被绑架,第二天上午送保定劳教所,期间无任何法律程序,孟祥伟下令对大法学员抓后直接送劳教。张进辉等恶警还到高阜口李惠春家破门而入,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录音带、光盘、香炉、蜡等。苍山的郑宝珍母女俩晚上正睡觉,恶警破门而入闯入家中惊醒二人并强行抄家。长娇村几名大法学员也被非法抄家、骚扰。

    二零零六年正月初二,大台乡一女大法学员被张进辉等恶警绑架并送保定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下午,大法学员袁金良到县城买钢筋,被张进辉带一帮人绑架并劳教,不给家人任何手续,也没有一个人通知袁的家人。家里房子盖了一半,眼看又要收麦,妻子有病,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不知去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吃不下,睡不着,白天夜晚整日以泪洗面,尤其是三月份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大法学员器官焚尸灭迹曝光后,家人更是着急,经多方打问才知袁当天已被送保定劳教所。在这之前,袁金良曾两次被绑架,一次被非法劳教,罚款六千元。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一日晚,北果园派出所所长安军等三人在水泉村又绑架了西庄村的大法学员王秀花和东庄村的温秀叶,张进辉把她们关进看守所。

    从二零零七年五、六月起,国保大队恶警张进辉等对阜平大法学员进行了又一轮疯狂绑架、勒索,各村邪党人员逼迫学员签字,恶警张进辉带一帮人闯村入屋绑架大法学员。据悉,邪党还给阜平恶徒拨款二十万元用来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张进辉绑架了到史家寨村买饲料东庄村的温秀叶和不修炼的丈夫。把温秀叶判一年半劳教送石家庄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晚,以翟向宇、张进辉、范振华为首恶警二、三十人,入屋绑架了袁桂花和她的不修炼的女婿和侄女,恶警并抄了袁桂花和她侄女的家,抄走袁桂花五千元现金和近两千本九评和五台打印机和一些工具。她女婿被扣几个小时放回,不修炼的侄女被劳教一年半,劫持到定州迫害二十多天放回,张进辉声称给办的监外执行,实际是他从中勒索她家一万元(装進自己腰包)。袁桂花一直绝食抗议迫害,开始由县中医院(被定为迫害大法学员的专院)的医生在看守所给她灌食输液,十几天后又拉到中医院输液,恶警将她的手、脚铐在床上,插着尿管,由三人每天三班看着她,这些人除工资外一天加二十元。直到八月二十六日,袁桂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灌食灌不进去,输液输不进去时,才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晚,河口村开车回家的法轮功学员顾强也遭绑架,恶警把顾的车和车上的电脑打印机和大法书劫走,又拉顾强回家抄走了家里的电脑打印机。顾强被迫害的口吐血沫,不省人事,恶警将顾强拉到县中医院输液,八月四日见他身体有点好转,又将他拉到县看守所, 八月二十七日才放他回家,并勒索其家人三万元装進自己腰包,现还有一辆新面包车张进辉扣着未还。

    七月三十一日,恶警还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小吉、赵凤珍、赵宗然和赵宗然不修炼的内弟。张进辉恶警抄走了小吉的电脑、赵宗然的打印机和大法书籍。小吉被勒索一万一千元四天后放回家,赵凤珍被拉到保定、涞源,对方拒收,四天后才放回家。赵宗然一个月后被劳教一年,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

    八月二十日晚,恶警张进辉、范振华伙同保定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改荣,抄走刘家里的大法书及资料,当晚把刘拉到保定。刘改荣被保定恶警在头上打了六掌,身上被拧的紫青,被折磨的又吐又抽,保定拒收,第二天中午送回。

    八月二十六日晚,恶警张进辉、范振华等又绑架了苍山的郑宝珍,抄走了家里的电脑、大法书,把郑宝珍拉到县看守所,郑宝珍绝食抗议迫害,遭恶性灌食,灌入不明药物,人快不行了,恶警张进辉等还把她拉到石家庄等地方非法关押,对方都拒收,只好在九月三日把她送回。

    九月七日,以翟向宇、张进辉为首的恶警又绑架了方太口村的大法弟子范彦林、闫士芝。恶警们翻墙进院闯入屋内,把闫士芝从被窝里拉出后抬走,董家口村的于秀芹,西庄村的杨玉斌和东庄村的老年大法学员,五人的家都被抄,家里的大法书和资料都被抄走。非法关押并每人勒索五千元。张进辉报俩人有病一万元没往上报塞进自己腰包。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日下午,四名警察和乡长郑玉龙到郑宝珍家骚扰并抄走了光盘。到赵凤珍家抄走了三本经文和一本《转法轮》、一本《九评共产党》,还有光盘。便衣。社区和村干部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辛国芝、袁桂花及阜平其他学员。县委防范办每天在中央电视台多频道滚动播出让民众举报法轮功得奖金二百至一万元。

    奉劝施恶者莫把良言当

    江丑曾疯狂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动用了整部国家机器血腥迫害。但是,九年过去了,你看到法轮功在中国消失了吗?没有,不仅没有,反而越来越壮大,今天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了世界八十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学员在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让越来越多的世人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卑鄙无耻和惨无人道;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法轮大法及其弟子们的慈悲、纯正和伟大;更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法修炼了。这现象本身还不能引你们深思吗?

    中共建政以来,在和平时期造成八千万中国同胞非正常死亡,超过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数的总和。接二连三的各种血腥政治运动,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荒诞无知大跃进和因此而带来的三年大饥荒、反右倾、四清、文革、“六四”镇压学生、迫害法轮功,等等等等,无数善良人成了中共的虐杀对象。中共杀人太多,罪行滔天,天理不容!

    从善者得善报,而肆虐者定将面临万劫不复的惩罚。如果你不及时回头,将来连你们的家人都会跟着遭殃的。清醒吧!真心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真正明白真相,不要助纣为虐,如果你还良心未灭,赶快退出这场邪恶的迫害,揭露邪恶的罪行,向大法、法轮功学员、众生谢罪。


    谣言?真言?

    从前俄国有个“无神论”的学者。一天,他在某大会场向人们讲上帝绝对不可能存在。当听众感觉他言之有理时,他便高声向上帝挑战说:“上帝,假如你果真有灵,请你下来,在这广大的群众面前把我杀死,我们便相信你是存在的了!”他故意静静地等候了几分钟,当然上帝没有下来杀死他。他便左顾右盼地向听众说:“你们都看见了,上帝根本不存在!”

    有一位妇人,头上裹着一条盘巾,站起来对他说:“先生,你的理论很高明,你是个饱学之士。我只是一个农村妇人,不能向你反驳,只想请你回答我心中的一个问题:我信奉耶稣多年以来,心中有了主的救恩,十分快乐;我更爱读《圣经》,越读越有味,我心中充满耶稣给我的安慰;因为信奉耶稣,人生有了最大的快乐。请问:假如我死时发现上帝根本不存在,耶稣不是上帝的儿子,圣经全不可靠,我这一辈子信奉耶稣,损失了什么?”

    “无神论”学者想了好一会儿,全场寂静无声,听众也很同意农村妇人的推理,连学者也惊叹好单纯的逻辑,他低声回答:“女士,我想你一点儿损失也没有。”

    农村妇人又向学者说道:“谢谢你这样好的回答。我心中还有一个问题:当你死的时候,假如你发现果真有上帝,圣经是千真万确,耶稣果然是神的儿子,也有天堂和地狱的存在,我想请问,你损失了什么?”学者想了许久,竟无言以对。

    历史上很多中外预言如《格庵遗录》、《马前课》、《推背图》、《梅花诗》等都预言了今天的人类将经历一连串灾难,然后进入世界大同的承平盛世。如果中共的确如《圣经•启示录》所言,是迷惑普天下的赤龙,是魔鬼撒旦,加入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及其附属组织的人,都被邪恶打上了兽的印记,在最后的大审判时,所有没有“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抹去兽记的人将在《启示录》描绘的恐怖天灾、瘟疫和残酷的战争等灾难中被淘汰,那就带来一个类似的问题:人“三退”抹去兽记了,不会损失什么,而且还可以带来精神上的安慰。但是,如果不“三退”,与赤龙魔鬼为伍,当这一切真的发生时,不久的将来天灭中共,那将是失去生命的代价啊!永远后悔都无法弥补。

    汶川地震前,他们那里有人传说有地震,省政府说那是谣言。结果是省政府造谣,被说成谣言的反倒是真言。唉,痛心啊!

    现在,不少人都把讲真相劝“三退”的人视为谣言惑众,然而他们却是冒着被抓被打被判刑甚至生命危险在救人啊!比那些在地震前告诉人们有地震要发生,提醒人们做好避灾准备的人更可敬更伟大,那舍身救人的浩然正气必将被载入史册。中共邪党对他们的迫害与所谓的辟谣都是对生命的残害,四川大地震前的中共辟谣造成了数以万计无辜生命尤其是学生遇难,更不要说中共执政以来一次次运动造成八千万中国人民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

    中共是否邪魔?是否应当“三退”?“三退”保平安,真言谣言?请大家三思。


    一定要有主见:“退!”

    ---写给家有学生的家长们

    四川震区一所教学楼已经很陈旧,是危房了,众家长们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反映到校方,要求筹款建设新的教学楼,被校方拒绝。孩子们就一直在这样一所危房里上课,地震来了,最终酿成了这场导致众多孩子丧生的大祸。众家长们呼天抢地,悲愤难平。

    确实怪中共不把中国人当人,隐瞒如此大的地震灾情不公布,还“辟谣”,生生的把当事人往死处弄。确实是邪恶中共太贪婪,为了钱财,造出了如此的豆腐渣学校,把别人的孩子不当孩子。

    这是中共给中国人带来的又一场教训。中共带给中国人的教训太多了,一次次的教训,一次次的悲痛,四九年以来已经造成了多少教训,多少悲痛?。

    现在,又一场即将发生的大事,尤其事关每个中国人的大事,需要我们每个中国人作出抉择了,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那就是“天灭中共”的大事,几千年前许多先哲们就已经预言到了,就看我们信不信了,如何应对了,不小心听了邪恶中共的,可能就象这次地震一样,后悔也来不及了。

    邪恶中共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它就这样了,注定要被上天灭掉的。它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多拉一些人垫背,又称:“陪葬”。你看它“保鲜”啊,鼓励、诱惑人入党、入团、入队啊,它搞的越欢,实质上是毒害人越多。

    我们不能受它的骗,什么官啊、财富啊,不受它的诱惑,邪恶中共消失了,将来还有人当官,还有人发财。当官也不当它的官,发财也不发它的财。生命是我们自己的,我们要为自己负责。

    孩子也是我们自己的,托生在我们家里了,我们就要为他们负责。不入团、队,就少了担心;退出团、队,就多了保障。这是很明确的啊!

    到六月上旬,已经有超过三千八百万的中国人“三退”了,而且每天还在加速增加着。现在退出,也不算早了,我们还等什么?

    俗话说,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众家长们,我们一定要有主见,不能再等了,我们一定要行动起来,劝说我们的孩子,带领我们的家人:“退 ”,来他个一“退”平安!


    告诉您一些与您有关的大事

    您好,全家好。

    2006年2月17日,菲律宾位于马尼拉东南约675公里的莱特省昆萨胡贡村惨遭泥石流掩埋,受灾村庄变成一个约9米深、4000米长和500米宽的巨大泥潭,下面埋着全村三千多人的尸体,有57名逃离生还者(当时中央台报道过)。在采访中,这57名生还者异口同声地告诉记者:在灾难发生前3天,有一个很神秘穿白衣的老妇人到村中村民相对聚集的两家杂货店和小学反反复复告诫村民:要发生山体滑坡,需立即撤离。但很多人不相信她的警告,三天后惨祸终于发生了。当时有的村民们说:为什么要相信你这个老太太?哪年雨也没少下,怎么今年下雨就会山体滑坡呢?白衣老妇反反复复劝说、告诫反而被嘲笑为“神经病”。面对嘲笑,白衣老妇只能是摇头,苦笑。

    2008年5月12日四川地区发生了8级大地震,绵竹县某镇二十几位政府官员除一人幸存外,其余人全在大地震中丧生,令人伤悲。这位幸免于难的官员因为今年早些时候得到了一张法轮功真相光盘,看后知道了法轮功是正的,从心里认同了法轮大法“真善忍”,正是由于他善待大法的这一念,在这一次地震中救了他的一命。他的姐姐激动得逢人便讲是法轮功救了她弟弟的命。成都市郊县某地区有位老板明白了法轮功真相后,明白了中共的邪恶,退出了中共,废除了把生命献给邪党的毒誓,还把他厂的数十名职工全部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了。他这样做不但救了自己,也救了别人,在“5•12”地震来时,他的厂房和职工都安然无恙。他们都诚心的感谢法轮功的救命之恩。在这次地震中,那些明白法轮功真相,真心“三退”并想着“法轮大法好”的人都躲过了这次灾难,从明慧网上可以看到,很多幸免于难的人,写文章表示了对法轮功的感谢。

    二零零七年五月六日傍晚,在天津至围场公路武清地段,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载有二十多名建筑民工的农用车被拉石头的大车连撞带砸,造成七人死亡,多人重伤,惨不忍睹。这个事故,给人们留下的是深深的遗憾。幸免于难的民工李德海深有感触的说:“出事那天早上,心里慌慌的象打鼓,忐忑不安又说不上有什么事,就是不想去了,因此躲过了一劫。”马中林干活从不歇班,就出事那天他没去;学法轮大法的老王在出事的那天被调走,干别的去了而没坐这车。后来得知,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能躲过此劫的人都是明白了法轮功真相,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是身带“大法护身符”的人。他们在“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的关键时刻,自己和家人明智的退出了恶党、团、队组织,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所以才有今日的平安与幸运。

    以上神奇事例各地都有,可能就会发生在你的身边。有人想:白衣老妇是神吗?如果是神,神不是万能的吗?神为什么不让我们摆脱贫困呢?神为什么不制止山体滑坡来救我们,而非要我们撤离呢?神为什么不这样、为什么不那样呢?说这个话的人,他以为神是人的奴仆了!神是伟大的,是人的主人和救星。神慈悲于人才来救人,可是神来救你的时候,你还要神给你证明灾难怎么是真的?你还要规定神应该怎样来救你,你拒绝神的救度方式,那神怎么救你呢?其实能救和不能救,不都是神让每个人自己选择的吗!

    法轮功是一种修炼“真、善、忍”的佛家大法,现在已流传到了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世界人民的欢迎。他们在锻炼身体的同时,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好事,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告诉你,“天安门自焚”案、“杀人案”都是假的,由中共一手导演的,都是对法轮功的栽赃诬陷。目的是引起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制造他们对镇压修炼“真、善、忍”的“所谓合法性,欺骗、煽动、愚弄人民是中共一贯的伎俩。中共惧怕真、善、忍,那么也就意味着它提倡假、恶、斗了,谁正谁邪就不言而喻了。由于在谎言的欺骗下,很多人将被无辜受害。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都是让人们明白真相,躲开这场即将降临人类的大难。

    大家静心想一想,历次搞运动整人、杀害八千万民众的中共,欠下八千万生命血债。战天、斗地、斗人把中国的大好河山破坏,“人定胜天”是歪理邪说,造成环境恶化灾难重重,更重要的是把人的道德灵魂给打碎,使不信神的人们也失去了道德、良心的制约。在中共高压的恐怖统治中,绝大多数人在恐怖中为求自保而做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如今这个红魔不仅贪污腐败,败坏人心,又干出了最残忍的、人们都不敢相信的邪恶之事,活摘了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天地不容。

    纵观历史上的残暴统治者,不管是历史上的商纣王、隋炀帝,还是上个世纪的中西方法西斯份子,因作恶多端,都没有逃出历史的惩罚;古罗马帝国曾经多么不可一世,因残酷迫害基督教,在两次强大的瘟疫面前灰飞烟灭。中共违背天理干尽坏事,天理不容,气数已尽,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安排,也是不久即将到来的现实。中国许多朝代都留下了传世预言,对历史有着惊人的准确预测。比较著名预言包括汉代诸葛亮的《马前课》、唐代李淳风的《推背图》、宋代邵雍的《梅花诗》、明代刘伯温的《烧饼歌》等。在外国比较著名的预言有:法国诺查丹玛斯留下的《诸世纪》、韩国的《格庵遗录》、圣经《启示录》等。众多的预言,出自不同的文化和地区,跨越不同的时代,却都预言了中国的朝代更迭、中共的产生与灭亡,及人类此时将有大劫之忧,预言了即将在中国发生的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天要灭中共以及天灭中共时其追随者将被一同诛灭的可怕惨景!今天,在生与死面前,神给人们选择的时间与机会越来越少了。

    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灭中共是神定的。俗话说,天意难违,人什么时候也胜不了天。2002年6月,在贵州省平塘县发现了已裂为左右两块的巨石,右块巨石的断裂面上凸现出“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国内媒体只报导前五字,看实物“亡”字最大,网上可查),被称为“藏字石”。这六个大字在一块约长七米宽三米的石头横断面上,每个字大小约一尺见方,成为震惊世界的地质奇观。经中科院专家鉴定该字石是二亿七千万年前生成、非人力所为。六个大字就是神给中共的判决,也是上天对人的警示。为此掀起了平塘旅游热。2006年仅“五一”一个黄金周,全州接待游客就多达79万人次,与2005年“五一”黄金周相比,人数增长68%。

    中国人从孩童时起,就被强圈到共产邪灵的血旗下。不管你是有意的还是无知的,当你加入其组织,对它宣誓为之奋斗终生、把生命交给它时,在额头上被打上了兽印(在另外空间,有功能的人可以看到),就成为它的一部份。在天要灭它时就自然会危及到你的安危,所以,为了你生命的永远和你家人的幸福,快快“三退”(退党、退团、退少先队)保命吧!千万别拿神佛的慈悲开玩笑!当真正非人力所能抗拒的大劫难来临时,只有心存“法轮大法好”,而且是真正斩断了魔鬼绳索的捆绑,三退抹去兽记,才能得救!才能进入未来。

    你现在能明白为什么法轮功学员甘冒生命危险讲真相了吗?那是在救人啊!就请你紧紧的抓住神伸向你的手。三退保命,在天灭中共时保平安,这是每个人必须做出的选择。目前,有三千八百多万中国民众勇敢的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发表声明“三退”。退出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本人同意(本人不同意不管用),用化名、小名都有效。把名字打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即可。如有想退,找不到地方退的人,可用化名写份严正声明,张贴在公共场所也有效,这一切就算做给天看吧。

    真心告诉你,天灭中共是天象变化,他不是一句戏言。一次次的启示是神佛的慈悲,因为他不愿看到无辜的人受到伤害。人觉得自己多了不起,等淘汰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是你了。因此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别无它求,只希望这一切到来时,我们的家庭都能平安幸福,不受损失,一切都是为你好。无论是天灾人祸还是种种异象都在警示人们:大难即将来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你得救的唯一希望。

    关爱你生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