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往事 :老奶奶的预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在河南省南阳市,有一个故事在一定范围内已经流传了四十八年了,也就是从上个世纪的一九六零年就开始了,知道这个故事的人们就在期盼着,期盼一位老奶奶临终时告诉的“地上插满黄旗时,人们都有福了,就不会再饿死人了……”!期盼着那个“送福的大神仙”快快降临。

故事是这样的:在那个“打右派”的年代,奶奶在城里的二儿子被打成了“右派”,城里的房子被没收,全家受株连被撵到乡下,住在一个牛棚里,牛棚四面透风,孝顺的二儿子不忍心让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跟着受罪,暂时把老母亲送回老家哥哥那儿。屋漏偏遇连阴雨,不久又赶上了“大饥荒”。八十多岁的老人哪经得起这接二连三的折腾?到一九六零年的春天,奶奶被饿死了。

奶奶死了!老亲旧眷都到了,二儿子也回来了,棺材都准备好了,只差安葬了。二儿子悲切的跪在老母亲身边声声呼唤,人们正哭的伤心,忽然奶奶“哼呀”一声又活过来了,人们这一惊非同小可。

奶奶活过来后,精神非常好,一点也不糊涂,她对儿孙们说:“我没有死,我只是饿急了,上天找老天爷去了(奶奶一生念“阿弥陀佛”,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上到天上往下一看,人间正在过大劫难,死了好多好多人呐,死的人多的很呐。我一看老二家有难过不去,我就去找老天爷给老二求情。还没找到老天爷,又看见地上的人们都在忙着插红旗,人们都象疯了一样,抢着插红旗,插的满地都是红旗。插完红旗人们又拿着尺子量地分地,家家都分了地,家家都有地种,人们都有吃的了,不会再饿死人了。可是世上还是乱哄哄的不太平,好象又有更大的劫难来了。

忽然来了一个穿金黄色衣服的人在地上插着金色的黄旗,开始是他一个人插,后来有两个、四个,插金色黄旗的人越来越多。原先插红旗的人忽然围着插金色黄旗的人就杀,好多人围着一个人杀,可就是杀不死,杀一个变两个,杀两个变四个、杀四个变八个,最后越变越多越变越多,天上地上到处都是穿金黄色衣服、插金色黄旗的人。原来那些穿金黄色衣服、插金色黄旗的人都是神仙呐,落地生根,杀不死呀。最后,天上地上都插满了金色黄旗时。那些插红旗的人一个都没有了,红旗都不见了。只有金色的黄旗了,漫天满地都是金色的黄旗呀,天下太平了,地上的人都有福了。原来最先那个穿金黄色衣服、插金色黄旗的人是个大神仙,专门给人送福来了。

我正看的出神,人家催我回来,我说:‘我不能回去,我家老二有难,我得找老天爷去’。老天爷来了,我看到老天爷,赶紧跪那儿给老天爷磕头,给老二求情。我磕了好多头,老天爷才准了我的情,我喜欢的赶紧磕头谢老天爷。有人推我一把说‘快回去吧,再晚就来不及了’,我就回来了。

哎呀,我饿哩慌呀,那个送福的大神仙快来吧,我饿呀,我快饿死了呀,大神仙快来吧”!

奶奶又活了一个多月。一个多月里,奶奶向人们反复讲着她在天上看到的事,只要有人来看她,她就讲。开始,家人也没怎么多想,只说奶奶老糊涂了,只当她说胡话。随着故事越传越远,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家人开始害怕了:当时正是人们高举“三面红旗”,“人民公社万岁”喊的震天响的年代,奶奶却说“家家都分了地,家家都有地种,人们都有吃的了,不会再饿死人了。”这样的“反动言论”在当时是要以“现行反革命”定罪判刑坐大牢的!家人在饥饿中又多了一份恐惧!

一个多月后,奶奶最终还是被饿死了,这次奶奶真的死了,再也没有活过来。二儿子也没能回来给老母亲送终,因为他是右派,共产党是不允许他“乱说乱动”的。

奶奶死后不久,老家人得到音讯:共产党把老二的“右派”帽子摘掉了,说奶奶家是“贫下中农”,是下边人搞错了。不管怎么说,老二的“右派”帽子摘掉了,这是件喜事。老二和家人心想:是不是老母亲在老天爷那儿求的情应验了?他们在没人的地方给老天爷磕头谢老天爷。

到了一九六六年,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人们惊奇的发现,所有的中国人,就象奶奶说的那样:“人们都象疯了一样,抢着插红旗,插的满地都是红旗”。上地干活,红旗插在地头上,架子车上、送粪的担子上、手里拿的、门上插的全是红旗。人们心里嘀咕:怎么奶奶的话又应验了?

到了七十年代末,毛泽东死了,邓小平上台了,搞什么经济体制改革,农村搞什么包产到户,人们惊奇的看到奶奶说的第三件事应验了:“人们又拿着尺子量地分地,家家都分了地,家家都有地种,人们都有吃的了,不会再饿死人了”。

家族中的老少爷儿们聚在一起,兴奋的说:“怎么奶奶说的话句句都应验了?奶奶临终时说的四件事,已经应验三件了:第一、奶奶死后不久,二叔的右派帽子摘掉了。第二、文化大革命满地插红旗。第三、包产到户家家都分了地。现在只剩下第四件事还没应验,那‘插红旗的人一个都没有了,红旗都不见了。地上插满黄旗时,人都有福了’。这是啥意思呢?”家族中的人不时的在心里揣摩。

刚刚分了土地时,人们憧憬美好的未来:希望通过自己的辛勤劳作,能早点过上好日子。谁知,共产党是台“高精密度榨油机”:无论你怎样不惜汗水、怎样努力,它都会通过各种经济手段,把你的血汗榨的一干二净:如各种提留、各种罚款、各种摊派。更可恨的是明补暗榨:如,它明着减免农业税,结果是化肥、农药、种子等农用物资全涨价,而在收粮时,又把价钱压到最低。再如中共最近搞的种地补贴,它明着说种一亩地补多少钱,结果它不但农用物资全涨价,生活必需品全部大幅度涨价,而公布的收粮价,又是最低最低。人们真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特别是农村的双女户,更是苦不堪言:中国农村最原始、最落后的耕作方式,没有男丁根本无法生存!谁家如果不幸生了两个女儿,想再生个儿子,是绝不可能的!共产党宁肯把你整的家破人亡,也不让你再生儿子!它不择手段的非让你断子绝孙不可!(中国人对此深恶痛绝但又无可奈何)。

中共的流氓统治手段,滥杀无辜八千万,使人们渐渐明白了:在中共的魔掌中,中国人想过好日子,比登天还难!他们又想起了奶奶的话,他们凑在一起悄悄的议论:“奶奶说:‘插红旗的人一个都没有了,红旗都不见了’是不是说共产党完蛋了,咱们老百姓才有好日子过呀?”他们诅咒中共恶党快点完蛋!

乡亲们越来越急切的期盼奶奶说的“最先那个穿金黄色衣服、插金色黄旗的人是个大神仙,专门给人送福的大神仙”快快降临。他们议论了好多好多年、期盼了好多好多年,望眼欲穿的期盼着那个“送福的大神仙”!期盼着金色黄旗早日插满人间、期盼着“人都有福了”的那个时刻早日到来!

去年,父亲去世十周年,我回老家祭奠父亲,近七十岁的堂哥在父亲的墓地给我讲了奶奶的故事,这个在当地流传近半个世纪的真实的故事。听了堂哥的讲述,我百感交集:我和所有的中国人一样,曾深受中共恶党无神论的毒害,中共恶党的无神论真的是世界上最毒的精神鸦片!它欺骗、毒害了十几亿中国人!同时我也无限感慨,人世间所有的一切,真的都是神早就定好的,“就象电影的胶片早就有了,现在只是在放”而已。是呀,天定好的事情谁能动?“天要灭中共谁能挡的住”?!

当堂哥他们明白了法轮功真相后,知道奶奶临终时所说的第四件事已经在应验中了。特别是当他们在光盘中看到法轮功在世界各地洪传的盛况和法轮功学员那金光耀眼的黄衣、黄旗时,不住的咋咋称奇:“奶奶说的第四件事真的又应验了,奶奶说的四件事真的全都应验了,真的全都应验了!咱老百姓有盼头了!真有盼头了”!

看完光盘后,堂哥他们既兴奋又忧心忡忡的说:“法轮功已经被共产党害死了三千多人,把他们的器官都活摘卖钱了,这么残忍,那大神仙咋还不快点把共产党灭了呢”?我告诉他们:“因为共产党员中还有很多象你们这样的好人,被中共恶党的无神论所欺骗、毒害的十几亿中国人中,还有很多象你们这样的好人,我们的师父要我们把这些好人都救出来”。堂哥他们愣愣的看着我说:“法轮功死那么多人,原来是为了救我们呐?!好!我们退!娃娃们,都来退!退垮它!不能让这个害人精再害我们、再害法轮功了”!

老家人都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大家真正舒心的、轻松的笑了一回,那是充满希望的笑,那是憧憬美好未来的笑。

从老家回来后,奶奶的故事总在我脑子里翻腾:是啊,老家人都得救了。可是还有多少不明真相,还有多少没有得救呢?所以我把奶奶的故事写出来,旨在让所有人都能明白真相、都能得救、都能有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