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爸爸,我要妈妈

河北承德一名初中生的呼吁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

各界善良的人们:

我是河北承德隆化县下洼子村的一名初中男生,今年16岁。爸爸曲守成原在本地开诊所为生,妈妈郝玉洁平时给人照相也有点收入,我的家虽不太富裕但很幸福美满。但是,自从2003年,不幸的事就接连不断的在我家发生:

2003年9月,爸爸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并被非法判重刑14年,至今还在监狱里。今年4月28日,妈妈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隆化县公安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隆化县看守所。目前家里只剩下我和70多岁的爷爷,爷爷愁得没法,每天唉声叹气,我也很茫然,经常想爸爸妈妈,梦里常常哭醒,多么希望他们马上回来呀!

在我心目中,爸爸妈妈是那么正直、善良,尤其是爸爸,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像变了个人似的,说话特别和气,从不与别人争吵,比以前更爱干活了,而且经常帮助别人,自己受多大的苦,吃多大的亏,也没有怨言。妈妈当初是反对爸爸炼功的,但是看到爸爸炼功以后,身体比以前好了,脾气也比以前好的多,于是她也修炼法轮功了。爸爸妈妈修炼法轮功以后,经常教育我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一个真诚、善良、宽容、忍让的人,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法轮功的纯正与美好,而且这样的人越多,对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来说,肯定都是一件大好事!我为有这样的爸爸妈妈而感到自豪!

可是,让我不解的是,爸爸妈妈这样的好人,为啥都被抓起来了呢?而那些坏人(比如,吃喝嫖赌抽的、坑蒙拐骗偷的、制假贩假的、贪污腐败的)怎么没人管呢?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这个国家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爸爸妈妈做错了,还是这个国家做错了?如果法轮功有错的话,为什么经过九年的残酷打压,炼功的人越来越多呢?如果法轮功不好的话,那外国怎么让炼呢?就连中国的香港、澳门、台湾都让炼,怎么偏偏中国大陆不让炼?如果我们全家都出生在港澳台就好了,真是“生不逢地”呀!我多么希望我们国家马上停止迫害法轮功呀!

有的邻居同情我们,无奈地说:国家把法轮功扣上“搞政治”这个大帽子了,共产党就这样,它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它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如果真是这样,那冤、假、错案不是太多了吗?那么我们全民不都生活在一种不平、不公、不正的环境中吗?它岂不是我们中国人的悲哀和灾难吗?爸爸妈妈只是朴实的农村人,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搞政治”是什么意思,谈何搞政治呢?而且法轮功书上明确提出:法轮功不参与政治。爸爸妈妈也说过,法轮功就是一种信仰,和政权毫无关系,他们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不过是作为知情人,又是法轮功的受益者,在法轮功受到冤屈和误解时,通过上访、写信、发传单等各种方式向国家和世人讲清真相、澄清事实。

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上访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那么爸爸妈妈在行使宪法赋予的这些权利时,怎么就成了搞政治呢?这是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如今,我成了一个孤儿,爷爷成了一个忧愁老人,到底是谁拆散了我们这个幸福而又美满的家庭?而且全国像我们这样被迫害的家庭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孤儿也很多,像爷爷这样因儿女修炼法轮功遭到绑架为儿女担心的忧愁老人也很多。我多么渴望得到社会各界善良人们的支持和帮助呀!

请全社会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伸出你们的正义之手,发出你们的正义之声,让这个社会早日正常起来,赶快释放爸爸妈妈及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人,还所有中国人信仰自由、上访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还我们这些孩子享受父爱和母爱的权利,还爷爷及所有忧愁老人享受天伦之乐的权利!

河北省承德地区隆化县下洼子村村民曲守成、郝玉洁的儿子
2008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