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景秋自述:姐妹俩皆被劳教 老父、丈夫含恨离世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我是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法轮功学员鄢景秋,现年四十九岁。我因坚持信仰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野蛮迫害。我的姐姐鄢景华也被非法劳教。我的父亲和丈夫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和打击,含恨离世。他们临死前都没能见我一面。

我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我的心脏病、高压高、肩周炎、胃下垂全都好了,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我在法轮大法中受益无穷,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青岛看守所遭迫害

2005年8月4日早晨,因共产恶党在马路上挂了一个诽谤法轮功的横幅来毒害世人,邪党栽赃陷害法轮功,我就去用剪刀把横幅给铰了,被暗藏的保安看到了,叫来青岛市市北区北仲派出所的恶警把我拖到警车上,拉到北仲派出所。我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不让我讲,照着我的脸就打,让我坐铁椅子,我不坐,铁椅子前面有一块挡板,把人扣在里面不能动,我不服从,恶警们往里按我,用挡板把我的头砸破了直流血。

北仲派出所的恶警把我送到青岛看守所,一路上,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生命需要真、善、忍”。看守所的女恶警李副所长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子,把我的脚和手用一个手铐扣在一起,使我不能行走,在水泥地上躺了五天,一半身子麻木了。那时我来例假了,我的短裤全是血的了。因是夏天,不让我换纸,淌的满地都是血。我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恶警李副所长叫犯人用抹布堵我的嘴,让一些犯人摁着我的脚和手,揪着我的头发,给我灌食(鼻饲),还恶毒的说:“我两分钟灌一个。”

2005年9月4日上午,青岛市610组织的头子和北仲派出所、宁夏路派出所、办事处、登州路派出所联营,共8~9个恶警,送我去王村劳教所。因当时我绝食,身体很虚弱,他们也不管,把我硬往车里面拖。他们已经被共产恶党毒害的没有了善念,我一路上告诉他(她)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世界都在修炼法轮功,我告诉他(她)们善恶有报的道理,迫害好人的人都没有得到好下场的。他们把我拉到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劳教所的医生说我血压高不能收,青岛市610头子和恶警说“你们要多少钱,我们拿。”劳教所里的恶警就把我留下了。

在王村劳教所受摧残

在劳教所里,鼻饲灌食一次70元钱,我为反迫害,不承认“劳教”而绝食。我在绝食期间,恶警们(四大队)就把我捆绑在木头椅子上,把我的两只胳膊捆在椅子两边,脚捆在椅子下面两边撑子上,不分昼夜都是这样捆着长达一个月。2~3天灌一次食,管子从鼻子里插进胃里,一直放5、6天再拔出来换新管子,天天管子在胃里绞的疼痛难忍,撕心裂肺。我被折磨的已经皮包骨头,臀部都被木头椅子磨出老茧,两个鼻孔都灌出血来了,鲜血直流,最后从脚、腿一直肿到腰部,恶警还恶狠狠的说:你们当地拿钱,要多少给多少,那就灌。最后也不能灌食了,因鼻子肿的也不能喘气了,就给我打吊瓶针,把我铐在铁床上不能动。医生说血管都很难找到了。折磨了我一个月,我被抓之前体重是130斤,在劳教所里被迫害的只有50~60斤。劳教所为了报功领赏,达到她们的“转化率”,就从“三大队”调来一个恶警,上了恶人榜的恶警李英(女,警号:3734139),在恶警李英的花言巧语、恐吓、谎言欺骗中,我受了迷惑,吃饭了。

吃饭之后,恶警们更加紧了对我的迫害,昼夜不让我睡觉,四大队恶警燕艳(女,警号:3734151),把我的好几个手指都用笔尖穿透出了血,逼迫我写“三书”,我就是不写。恶警李英和恶人把我拖到厕所里用凉水往我头部、脖子里浇水,把手巾放到凉水里湿透,再放到我头顶上冰我,那时候正是2005年11月份的大冷天。恶警不让我睡觉,采用“车轮战术”,上半夜二个恶人,下半夜二个恶人和恶警,把我从房间这头拖到那头,我的脚和腿肿成大面包,根本不能行走了,脚上也都冻出很多冻疮,脚底磨起厚厚的一层老茧。他们逼迫我骂师父,我不骂,恶人和恶警就用大白纸写了一些骂我师父的话和师父的名字,逼着我按倒我用臀部坐,搬着我的脚让我踩,往我脸上、手上、脖子上用笔写一些骂师父的话。有一个恶人把我耳朵打聋了半年。他们利用各种卑鄙手段逼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最后达不到目地,就叫来医生给我打不明药物的针,我不打针,5~6个恶人和恶警们蜂拥而上,把我按倒在恶警办公室的沙发上,扭着我的胳膊打上了这一针。之后我就迷迷昏昏,精神失常,乱抓东西,昼夜把我关在厕所里,使我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精神就要崩溃了,我经受不了那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在我精神受到刺激、两眼发直、发呆、神智不清、精神恍惚时,恶警逼迫我写了“三书”才让我睡觉。恶人昼夜不停的迫害我2个多月没能让我睡觉,我天天在痛苦中煎熬着,在那阴间地狱里,暗无天日的每天挣扎着活着。

当我睡醒觉之后,我清醒了。我非常的痛苦。我反复思考,师父教我们修炼的是“真、善、忍”,还给我们去病健身,让我们做好人,做一个正直善良的好人。我又开始绝食,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求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共产党假、恶、暴、斗、贪污、腐败才是邪教,我要声明我在神志不清时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并且让我要回了我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让我撕掉了。她们为了达到“转化率”报功领赏,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不择手段的干着卑鄙下流的事情。

又一次我绝食,恶警抬着我去给我灌食,一路上我就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千古奇冤”、“大法弟子冤枉”,“要无条件的释放大法弟子”,“我们要信仰自由”,“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到了医务室,恶警们把我按在木椅子上,揪着我的头发,把我的两只手反铐在椅子后面,把我的脚别在椅子两边撑子里,用脚踩在上面,给我灌食的恶警把腿压在手铐上,使我疼痛难忍。灌完食抬着我回来的路上,我又开始喊。恶警把我抬到警察办公室,用手巾堵我的嘴,用胶带贴我的嘴,把我吊铐在厕所窗户笼子里。两只手成十字架型,脚只能翘着。那时正是2006年8月份,我的腿脚肿成大面包,厕所里蚊子很多,咬的我满脚和腿都是红点,两昼夜没合眼,就这样痛苦的煎熬着。恶警副大队长(现任恶警教导员,警号:3734169),拿来笔和纸让我写保证。我宁可遭罪也不会再写保证什么了。

又一次,我到走廊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孙华(恶警教导员)把我按倒在地,按着我的嘴不让喊,把嘴都给摁破了直流血,还恶狠狠的说再叫你喊。劳教所里的恶警陈科长(女)恶狠狠的说“不转化,我们这里什么刑罚都有”,还说政府不让干的事再好也不行,她们为了名利已经失去了理智。

老父、丈夫含冤去世

在2005年我和我二姐鄢景芬都被关在劳教所里,对我父亲的打击太大,父亲在2005年12月份含冤离世,恶警不让我们姐妹俩知道,根本都没有给老人送终的权力。在我爸病危期,我丈夫拿着我爸的病危通知书,到派出所、街道办事处、青岛市610去请求让我们见上我父亲一面,可是他们都不答复。

在2006年8月份,我丈夫听到我在劳教所绝食受迫害,他去看望我,劳教所恶警不让我和丈夫见面,我丈夫和她们争吵要见人,说:“我证件都齐了。”恶警说“不转化不让见面,拿介绍信也不让见。”我丈夫说都一年没见面了,恶警也不听,还说给送钱行(绝食的费用、日用品),我丈夫把她们的警号记下来了(司法警,管理科接待,警号:3734062;管理科:3734130;四大队长:3734166)。恶警不让见面我丈夫就不走,她们没有办法,只好让我和丈夫通了个电话,我就揭露劳教所里的邪恶,我说她们吊铐我,给我灌食,一次70元钱,你一分钱也别拿,现在灌食30多次了……没讲完,电话被恶警强行挂断了。我丈夫又气又恨,说“无法无天,独断专行”。因思妻心切,又不能见上一面,丈夫忍着心中的痛,跌跌撞撞的回家了。青岛至王村劳教所六七百里地,丈夫晕车,一天也没吃饭。

回家后,我丈夫的精神压力太大,承受不了这种打击,长期的愤懑和着急,有冤无处诉,看着家中的老母亲和女儿,生活的劳累使他得了白血症,抢救无效,含冤而死。临终前就想见上妻子一面,可是这个共产恶党就是因为我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不让见面。我丈夫的姐姐、妹妹和我大姐,都到青岛市邪恶的610去要人,她们都哭着请求让我和丈夫见上一面,共产邪党人员却说我很顽固,要给我加期,更谈不上要见面。她们想上“北京”去告状,可是一想也没有用。就这样一个将要离开人世的丈夫也没能见上妻子一面,含冤而去,我连给自己的丈夫送终的权利都被恶党剥夺了。

我的女儿要爸爸,爸爸含冤而死,要妈妈,妈妈还在监狱里遭迫害,只剩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在家。多少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在监狱里被共产恶党逼疯的、逼傻的、被迫害死的有多少!?她(他)们却诬陷说是“练法轮功练的”,栽赃陷害法轮功。这个共产恶党对修炼的人、对信仰“真、善、忍”的人,对修炼人的家属从来不讲法律。

我大姐鄢景华因贴了张“大纪元郑重声明”劝世人退党,被恶人恶警抓去。2008年2月18日被抓,被抄家,恶人恶警把家中墙上挂的“真、善、忍”“佛光普照”匾给抢走,目前我大姐鄢景华被“劳教”一年半,她的儿媳妇刚生孩子坐月子,需要婆婆照顾,我们到青岛市宁夏路派出所要人,恶警不放人。

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弟子和他们的家人从来没有讲过法律,“人权自由遭到了践踏”、“信仰自由遭到践踏”、“上访权利遭到了践踏”。恶党人员可以没有任何证件到大法弟子家里抓人、抄家、罚钱、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给我们全家老老小小带来极大不幸和痛苦。在这场劫难中,受到迫害的、家破人亡的、妻离子散的、流离失所的又有多少!?冤狱遍中国,肆虐者必定受到天法的严惩。


参与迫害鄢景秋的恶人恶警:
青岛市北仲派出所 电话 0532-83618214
延安路派出所电话:0532-3617809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四大队
大队长王慧英、副大队长孙华,
恶警范乃风、吴秀丽、张桂英、李英(警号:3734319)、刘青、燕艳(警号:3734151)、尹翠萍
有四名恶警警号为:3734169、3734062、3734130、3734166
参与灌食的一个女贩毒犯叫张静(东北人),家庭电话:0532-85072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