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事件在联合国曝光

中共黑手干扰研讨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良知基金会供稿)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下午两点,联合国人权组织圣地亚哥分会和良知基金会在联合国的媒体中心,联合召开了一个特别的新闻发布会,一些政府代表以及十几家西方媒体参加。发布会向国际社会披露了四川地震真相,以及中共在海外煽动民族情绪、在纽约法拉盛嫁祸殴打法轮功学员的违法行径。发布会还披露了中共暗中干扰六月十一日召开的四川地震研讨会的相关情况。

联合国人权组织圣地亚哥分会代表、良知基金会主席陈师众先生在发布会上介绍说:“六月十一日,也就是在第八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期间,联合国人权组织圣地亚哥分会、良知基金会及跨越信仰国际组织等多家非政府组织拟在联合国举办一场研讨会,题目为‘中国:关于四川地震的处理’。因为研讨会要播放法拉盛发生殴打法轮功学员事件的录像,所以对会场的设备要求特殊,主办方提前一周预定了研讨会的房间:二十二号会议厅,同时通知了与会者。该会议厅位于联合国主要会议大厅旁边。主办方又于前一天,即六月十日确认了一下。”

“然而,就在研讨会举办的当天,即六月十一日中午十二点二十分,距开会开始时间不足四小时的时候,我接到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秘书处的一个电话,要求会议更换房间,理由是有另一个房间有问题不得不系列调房,而被安排的新的会议地点--八号会议厅是一个偏远的不易找到的房间。”

当陈师众先生抗议这样会影响很多人参加研讨会时,对方表示是德国政府要求换房的,并且承诺马上发换房通知。

然而更为奇怪的是,陈师众及同事很快查到八号会议厅原来的安排是德国政府的会议。六月十一日下午三点,陈师众及同事来到八号会议厅检查房间,发现门上已贴上德国会议换到二十二号会议厅的通知;三点三十分,他们到二十二号会议厅也看到了德国会议将在此举行的通知,但是,原来在这里的关于四川地震的研讨会换到八号厅的通知却在两个房间门口都没看到。当陈师众及同事在二十二号会议厅处贴上自己准备的换房通知时,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有两位看上去是联合国工作人员的人出面阻拦,言称“四川地震研讨会”这个名称不正规,要贴他们官方的通知。其中那位女士说“这样大家都高兴”,这句话似乎透露了一个秘密:这个事件中除了两个会议厅的主办方,还有个第三方参与。

研讨会后陈师众马上找到德国代表团,询问换房一事。德国代表团却表示,他们从来没有要求更换房间,因为这给他们也带来不便,是人权理事会秘书处要求换的。他们一再重申德国政府从来不给非政府组织找麻烦,也不会做这种临时换场地的决定。

陈师众在十七日的发布会上表示,很明显,既然被换房的双方都不高兴,那么感到高兴的肯定是另有其人,那么这个幕后黑手是谁呢?显然,真正受干扰的是“四川地震研讨会”的主办方,那个幕后黑手阻挠的是这个研讨会,它害怕更多的人参加这个会议。要揪出幕后黑手就要看看这个研讨会的主要议题。

研讨会的议题包括:中共政府是否扣压了地震预报;导致上万孩子死亡的不仅是天灾更是豆腐渣工程;四川地震带上的水利工程是否是这次地震的诱因;关于当地政府利用地震强拆民房的问题;关于中共政府转嫁地震危机、策划法拉盛事件的讨论。

从以上议题分析,中共是最不乐见这些问题被关注的,因此这个神秘的第三方就是中共政权。它指使联合国的某些雇员利用德国政府的名义临时更换房间,以达到阻止国际社会得到四川地震真相的目的。显而易见,中共不仅在纽约法拉盛进行非法的活动,也在联合国做见不得人的事。在法拉盛,有彭克玉招供揭发中共阴谋策划的录音;在联合国,中共导演的“换房事件”也会让西方媒体从新反思他们在地震初期看到的中共的所谓“迅速的反应”是否是真实的;在中共做秀的背后是否隐藏着巨大的真相。

陈师众指出,这起事件不会到此结束的,他要提呈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最高人权委员,以及所有非政府组织驻联合国办事处和其他有关的机构。他说:“我们不针对联合国和联合国工作人员,很多善良的联合国官员帮助过我们。我们是为了联合国的名誉以及为今后避免这种不合适的事件再度发生。”

陈师众最后指出,天灾暴露出了中共表面上的强大和事实上的薄弱,这是由于中共政权对社会资源不负责任的使用导致的。它在外交上、能源投资上、橱窗城市的建设上异常的强大,但是同时在一些最基本的社会需要上,比如教育、医疗、农村发展和基础建设上又异常的薄弱。中共利用对人权的剥夺来保证它对社会财富的不负责任的支配。陈师众说:“我们希望世界通过这些自然灾害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人权不能和社会的健康发展分裂开来,因为人权的保障就是一个政府能否负责任的保障,而政府的负责任又是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