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近三个月借奥运名义迫害法轮功综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中共邪党自二零零一年获得奥运举办权以来,几次三番借奥运的名义下达严厉打压指令,加剧人权迫害,特别是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中共邪党又以“中央政法委员会”名义,下发题为《关于切实维护社会稳定,确保北京奥运会安全的工作意见》的秘密文件,要求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到九月间,“集中时间、集中人力,组织开展纠纷矛盾排查化解专项活动”,并特别强调“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法轮功。零八年二月末,邪党吉林省委召开紧急会议,部署镇压法轮功的犯罪行动。安全部门负责对当地党政机关内法轮功学员摸底调查、监控和抓捕;公安国保部门负责对当地已掌握的法轮功学员秘密跟踪、窃听、以及二十四小时监控,并随时实施绑架;公安文化保卫处(科)负责对辖区内大中专院校秘密调查和监控,并落实层层包保责任制;检察院、法院、监狱等部门全力配合。

一.长春市邪党各部门相互勾结搞迫害

三月初,长春市区及各县邪党相关部门接连召开会议,布置推行对法轮功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与全省各市公安局派出所相互勾结,提供省内所有曾被其非法劳教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的详细情况,尤其是所谓的“重点”,再由各派出所根据材料掌握的情况,去逐个排查、骚扰和绑架法轮功学员。各派出所警察全部召集到岗,分片包干,按他们掌握的黑名单逐个排查辖区内的大法弟子,搬了家的找到工作单位,没有单位的找亲属,都找不到的就以办理社保等名义诱骗大法弟子或其亲属到社区,绞尽脑汁要见到大法弟子,采取威逼、恐吓、伪善、欺骗等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按手印、照像、签字、写保证等等,对他们认为不放心的大法弟子,随意进行绑架迫害。各派出所还招募相当数量四、五十岁的闲散人员充当治安巡逻员,穿着几年前就已经淘汰下来的绿色公安制服,俩人或三人一组,手持电棍,每天在街道巡逻,市区内每隔百米左右就是一伙,神情紧张的注视着过往行人。

长春市公安局还成立了所谓保卫北京奥运的“背景办”,对进京参加奥运会的教练员、运动员、志愿者、政府官员以及观看比赛的观众进行严格的“背景”审查,重点是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组成该“背景办”的警察是从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和国保支队抽调上来的,治安支队负责审查,提供信息,国保支队负责提供已掌握的法轮功学员名单及其社会关系,秘密监控重点审查对象,取消法轮功学员或其亲属参加或观看北京奥运会的资格,将其本人或其亲属列入重点监控对象,或被随时抓捕,已经购买比赛、开闭幕式入场券(票)的,一律没收。

四月,长春市公安局散布谣言说:“四月二十五日长春大法弟子要集体到省委上访,有什么大行动”,并以此为借口,欺骗下层干警,向各分局、派出所布置大面积绑架大法弟子的任务。

二.欧亚科技城非法绑架事件

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大法弟子赵秀英在欧亚科技城被长春市公安局便衣警察非法绑架。四月二十二日晚,在欧亚科技城做维修打印机工作的法轮功学员阎丽杰和岳新颖、某公司会计白玉萍、退休职工高淑余、超市员工陆大新、陆爱荣姐妹分别在各自家中被非法绑架并抄家,参与非法绑架和抄家的有南关区曙光路派出所、卫星路派出所和绿园区某派出所。一个月后,除高淑余外,几人均被送到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高淑余仍被非法关押在长春第三看守所。

四月二十三日,长春市公安局、安全局指使长春市曙光路派出所、南关区分局国保中队李军等带人非法绑架了在长春市欧亚科技城及长江路科技城上班的大法弟子李劲松、陈敬雨、王兆辉等十二人。随后的几天里,他们在两处科技城摊位和其它出售电脑配件、打印耗材的场所,如光复路等地大量布置便衣看守。

四月二十六日,蹲坑便衣非法绑架了到欧亚科技城维修机器的大法弟子王东彪,并到其住处非法抄家。第二天,又有姓杨五十多岁,和姓朴四十多岁的两位女法轮功学员到欧亚科技城维修打印机被绑架到曙光路派出所。

据了解,此次非法绑架是早有预谋,布置好了的。实施非法绑架的警察毫不隐讳的说:“已经跟踪了好多天了”。据明慧网公布的消息,科技城非法绑架事件中有二十多名长春大法弟子被中共恶警非法绑架,多数被非法劳教并勒索钱财。

三.《长春晚报》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

就在欧亚科技城非法绑架事件的同一天——四月二十三日,《新文化报》刊登了一篇文章,把肖荣死亡案栽赃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借以煽动不明真相的世人对法轮功的仇恨,为“严厉打击”法轮功制造借口。随后,《长春晚报》又以署名“常婉”的文章再次以同一事件栽赃陷害法轮功,为迫害找理由,进一步蒙蔽不明真相的人。《长春晚报》的这篇文章被全国其它地区的许多报纸转载,在被邪党洗了脑的人群中散布着毒素,影响非常恶劣。

肖荣死亡案发生于四月七日,九日法医解剖鉴定遗体,十日已将遗体火化。案件疑点重重,尚未经法院及相关部门调查审理,就在新闻媒体上大肆渲染,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既干扰法律公正,也违反了新闻报道尊重事实、合乎人道的基本准则。但是,在邪党统治制度下,新闻就是邪党的喉舌,邪党让说什么就说什么,邪党让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邪党的意愿成了一切的准则。按照邪党的邪恶逻辑,在这个时候要打击法轮功,就需要有这么一篇东西,于是就出来了这么一篇东西,至于事实、法律、人道,那从来都不是邪党要考虑的问题。

四.长春各派出所非法绑架大法弟子

三月份以来,特别是欧亚科技城非法绑架事件前后,在明慧网曝光的长春市其它派出所非法绑架大法弟子的事件还有:

三月五日,杨家崴子派出所恶警绑架了大法弟子宋艳杰,并非法抄家。

三月八日,东大桥派出所恶警绑架了在东大桥附近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杨淑慧(七十多岁),并被非法关押在长春苇子沟看守所。

三月十二日,东风派出所绑架了在公交车上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王燕。

三月十六日,和顺派出所多名警察绑架了在洗浴中心工作、曾给顾客播放大法真相光碟的法轮功学员邵振坤。

三月十七日,经济技术开发区玉潭镇丰产村治保主任伙同二道区英俊派出所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国臣,非法审讯、逼供,殴打一夜之久,李国臣脸部、全身都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牙齿被打掉半颗,并将李国臣非法关入长春苇子沟拘留所。

四月二日,长春市双阳区齐家乡李家四社法轮功学员王振堂被绑架到双阳区拘留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四月六日,南广场派出所恶警绑架了贴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郑丽娟,后被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

四月二十二日,朝阳区义和路派出所绑架了姓陆和姓蒋的两名女法轮功学员,年龄均在六十岁左右。在此前后,义和路派出所还绑架了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樊民祥。

四月二十四日,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恶警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强行抄家并绑架了大法弟子安丰香。

四月二十六日,二道分局与杨家店派出所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陈连东及其妻子刘月娥和女儿,并非法抄家。

五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卫娟在长春市扶贫市场被派出所绑架。

五月六日,四名恶警闯入长春法轮功学员张欣家中将她绑架,掠走笔记本电脑一部,打印机一台,并非法劳教张欣一年。

五月九日,一汽经开分局安庆派出所非法绑架了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孟庆林,并把他非法关押在长春苇子沟劳教所。

五月二十五日,兴隆山派出所在永威胶带厂绑架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法轮功学员),次日,其女儿、法轮功学员于凤芹在家中被非法绑架。

五月三十日左右,绿园区法轮功学员古喜荣在家中被绑架,恶警非法搜走一台电脑及一台打印机。

六月十日,绿园区公安分局绑架了侨居小区法轮功学员吕会春,并抄走家里的电脑、打印机等。

据不完全统计,三月份至今(六月十八日),已有四十多名长春大法弟子被邪党恶警非法绑架迫害。大部份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受到居住地派出所警察、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或上门骚扰,有些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领导、同事也受到上述人员的电话或上门骚扰,严重干扰了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同事的生活和工作,在社会上引起人们的普遍反感和抵制。

五.邪党法院秘密非法重判十名大法弟子

长春市邪党法院还假借法律名义,对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非法绑架的十名大法弟子分两批非法重判。

四月二十九日,长春市邪党南关区法院秘密非法开庭,大法弟子王福霞、石国良被非法判九年,高维喜、杨德芳被非法判七年。四名大法弟子没有在非法判决书上签字,高维喜已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撤销南关区法院对他的非法判决。他们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邪党人员命令南关区法院所有人员都要参加这次所谓的“公审”,却不把开庭的时间通知有关法轮功学员的家属。

四月三十日凌晨,长春市邪党绿园区法院非法审判的六名大法弟子是:马秀荣(女)、赵海波(女)、杨有兰(女)、李静(女)、曹琴(女,年近七十岁)、郑东辉(男),也没有通知相关大法弟子家属。其中马秀荣、赵海波、杨有兰、李静四人在四月三十日前就被绑架在公安医院,现仍在那里。曹琴一直被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郑东辉也曾被绑架在公安医院。每当有警察、检察院或法院的人来公安医院时,郑东辉都会大喊“法轮大法好!”

中共邪党绑架这些大法弟子的原因是他们在一起开“法会”,也就是大家在一起谈谈修炼法轮功的心得体会。这种聚会对任何人都没有伤害,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却一直被中共邪党所仇视、害怕。这些大法弟子在常人中都有各自的工作、家庭,有的是全国知名的体育教练,是优秀工作者和善良的家庭成员,修炼法轮大法使他们身体健康、道德升华、工作卓有成效、家庭和谐美满,难道这也能成为使他们身陷牢笼的理由吗?究竟是谁在破坏法律、破坏社会秩序?

这些大法弟子在被非法绑架之前都身体健康,被非法关押一年后,却都不同程度表现出了身体被严重摧残的情况,有的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公安医院。家属和亲友非常关心他们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迫害,可是,邪党看守所、公安局等部门一直在回避、掩盖这个话题。但是,盖不住的事实是: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非法绑架的几十位大法弟子中,退休工人王玉环被迫害致死;冯立平被殴打致骨折;陈彤被野蛮灌食而住院。

六.行恶者的真实面目与恶报

零八年初,明慧网先后报道了长春市公安局恶警官员相继遭恶报的消息。先是长春市公安局原机关党委副书记,五十九岁的郭向东得暴病死亡;市公安局原110指挥中心科长,三十五岁的汤建超酒后驾车撞死人后逃逸,被判刑;市公安局三处处长付德武(原绿园区公安分局局长,曾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被检察机关逮捕,检察官仅在其办公室内收缴赃款达一千四百余万元人民币及部份美元,同时又有多名恶警涉嫌徇私枉法罪和贿赂罪被吉林省辽源市检察院(吉林省纪检委指定)逮捕,他们是:南关区公安分局新春派出所所长张大鹏(男,四十多岁,曾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南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刑警卫华(男,三十多岁);绿园区公安分局绿园派出所所长曲桂林(男,四十多岁,曾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绿园区公安分局户籍科科长张椿华(女,四十多岁,付德武情妇);等等。

另外,长春绿园区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副书记杨顺田,男,五十四岁,品行恶劣,包二奶并生一个四岁小男孩,被同事举报到长春市纪检委,现已被撤职。杨顺田紧紧追随江泽民,经常到区属各单位、学校、街道、乡镇、村屯部署迫害行动,并与区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相勾结,绑架、非法劳教和判刑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上百人。

付德武平日吃喝嫖赌,行贿受贿,纵容其侄子参与黑社会开赌场,放高利贷,非法拘禁、杀人等,其弟付德义任二道区公安分局东站派出所教导员期间,曾因工作时间喝酒,被公安部督察组查获,应该开除公安队伍,但都被付德武花钱摆平,还升任八里堡派出所所长。付德武被逮捕后,供认其向原长春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田中林行贿二百万元,买来分局局长的位子。

田中林现已被吉林省纪委和辽源市检察院“双规”。从九九年到零四年其在任期间,可以说是坏事做绝(明慧网曾多次曝光其恶行),而且报应连连。先是他的两个弟弟和一个侄子被汽车撞死,接着他老婆患鼻咽癌,生不如死,然后是他父母在不到一年内相继去世,随后他妹妹田英(四十岁左右,现任长春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六一零”中队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多次开车肇事,造成颈椎等处骨折。田中林曾在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间被吉林省纪委和中纪委两次“双规”,由于中共邪党吉林省委书记王云坤力保没被法办,后调离长春市公安局到吉林省政法委任一虚职副书记至今,因多病从不上班。

原中共长春市委书记米凤君,回族,六十七岁左右(因其利用职权,至少三次改小岁数四、五岁),外号小米子,长春市有名的色鬼。历任长春市市长,长春市委书记(省委常委),现任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在其任长春市委书记期间,追随邪恶头子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罪行,其恶行在明慧网多次被曝光。在其任省、市领导期间,因贪污腐化、行贿受贿、生活淫乱、廉价出卖国有土地和企业等违法问题,曾经三次被中纪委“双规”,但都被原邪党吉林省委书记王云坤、省长洪虎和原国务院秘书长王忠禹(原吉林省委书记)等邪党腐败头头保了下来。

据知情者透露:米这次被抓,涉嫌两起大案,一是其任长春市市长时,长春市“引淞工程”从亚洲银行贷款一百多个亿(人民币),而用于工程上资金数目严重不足,有很大一部份资金被其贪污、吃回扣、以及挥霍掉了。现在该工程仍未完工,属于“豆腐渣”工程;另一案件是他在长春市搞了一个形象工程—浩月集团(牛肉),实际上是他与其把兄弟丛连彪(浩月集团总经理,回族)利用虚假立项,违法注册,骗取政府优惠政策,成立的一个骗子公司。米利用职务之便,使浩月集团从长春市各大国有银行贷款数十个亿人民币,而今成为呆帐和死帐,米从中获得了大量的金钱,现无法统计。

米凤君把攫取的这些不义之财用于两方面:一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官职不丢和违法不被查处,不停地向邪党中央和省里的领导行贿;一是大肆淫乱挥霍。为了抓捕米凤君,中纪委和吉林省反贪局的联合办案人员利用其好色的特点采取了技术侦察手段,监控定位手机,在长春市吉隆坡大酒店一包房内,将其和两名卖淫女当场抓获,更为恶心的是三人都一丝不挂。办案人员找该酒店经理取证时,经理提供,米凤君和这里的一百多名妓女有染,而且是这里的常客。

另外,长春市原市长、市人大主任李述,六十七岁左右(因多次利用职权改小年龄,实际年龄无法确定),因涉嫌米凤君案,也被中纪委和吉林省检察院抓捕。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李述时任市长(二零零五年任市人大主任),米凤君时任市委书记,两邪恶之徒沆瀣一气,紧紧追随恶首江泽民,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大罪。

继米凤君、李述被中纪委和检察机关批准抓捕之后,吉林省副省长杨庆才因涉嫌吉林省粮食系统腐败大案被“双规”,而且很快会被逮捕。杨庆才,五十八岁左右,吉林省副省长,其恶行前曾多次被曝光。他原本不负责迫害法轮功,但是他干起坏事来却令人发指。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任副省长的他,紧随恶首江××,极端仇视法轮功,他频频到辽源、白城、四平、吉林市等地发号施令,侮辱和攻击“法轮大法”,并多次命令全省各地邪党官员殴打、辱骂和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

上述这些人,特别是省市一级高官,白天在大会上大讲特讲“廉洁奉公”,晚上就去“贪污受贿,声色犬马”。在媒体上表现的、公众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假相,这些“人民公仆”们无一不是在贪污受贿的同时,还反复在各种各样的报告中要求大家“廉洁从政,加大反腐败力度”。今天中国的道德水平败坏到何种地步,人们有目共睹。

从上述事实来看,中共邪党内部官员的道德败坏已经不是个别案例。这也不只是长春一个地方的问题,已经成为全国普遍现象。如果有哪个人在中共邪党中真正正直廉洁,那才真是特殊,因为整个邪党的性质不容许这样的“个别”现象存在。共产邪党领袖们教导大众常说什么“共产主义道德品质”,“为人民服务”,差不多都是鬼话。马克思婚外生子、列宁嫖妓染梅毒、斯大林霸占歌星被控诉、毛泽东纵情声色、江泽民淫乱、罗马尼亚党魁齐奥赛斯库全家鸡犬升天、北朝鲜吃人魔王金日成子孙日费万金……共产党头目们的言行不一、表里相反,从祖师爷马克思就已开始。想一想吧,百姓每天被这样的“领导”领导着,辛苦劳动创造的财富被这些人肆意挥霍着,还要被这些人蒙蔽、欺骗着,甚至还要为其歌功颂德,这个社会正常吗?可不可怕?多行不义必自毙,人不治天要治。所以跟从邪党的人道德沦丧,仇视、害怕“真善忍”,被恶党利用来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到最后遭恶报,这一点倒是正常的。

二零零七年末,在大陆媒体举办的特色城市评选中,长春市被评为“最有人情味儿的城市”。可是,被蒙蔽的善良的人们不知道,“人情味儿”的背后却掩藏着浓重的腐臭味儿和血腥味儿。长春市邪党官员的腐败糜烂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同时,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也到了天理难容的程度。大法弟子的正义善良与邪党恶人的邪恶残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从大法弟子身上,人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天灭中共,已成为顺应天意的历史的必然。被中共邪党残酷迫害甚至虐杀的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们,正是为了世人的未来,为了世人在天灭中共的关头救人一命,才义无反顾的、无所畏惧的、无私的讲着真相,告诉人、包括迫害自己的警察退出邪党,停止做恶,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做中共邪党的陪葬。

世人啊,可贵的长春同胞们,擦亮你的眼睛,看看真相吧,听听大法弟子给你讲的真相吧,在难以预料的天灾面前,在邪党制造的人祸面前,明白真相就是你得救的希望!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你能够得救!目前,已有三千八百多万人退出了中共邪党(团)组织,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未来,赶快摆脱中共邪党的魔爪吧!

被邪党利用的行恶者们,你们也一定看到了大法弟子和常人的区别,即便是面对残酷的迫害,我们也没有丝毫怨恨。但是,这不等于默认邪党的罪恶,也不是我们懦弱无能。善恶有报是天理,神目如电,神记录着你们的每一次恶行,也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行恶者。那么你想一想,你不是在自己往绝路上走吗?真的到了天灭中共那一刻,谁还会替你说话呢?你一意孤行为中共邪党卖命,邪党灭亡之时,谁又能救得了你呢?你想一想,拿你的性命作赌注,值得吗?你到底为了什么给它卖命呢?为了你的将来,为了你自己和你的家人,我们在此奉劝你赶快悬崖勒马,退出中共邪党、团、队,弥补自己的过错,做一个正义的国家警察。人的生命最可贵,我们希望每一个生命都有未来,希望每一个生命都珍惜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