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 给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王凤君的公开信

  • 给周口川汇区李埠口乡父老乡亲的信

  • 致湖南怀化市“六一零”洗脑班附近的居民

  • 给佳木斯铁路公安分处王凤君的公开信

    王凤君:

    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的理解是,一个人在对待问题时,要从长远考虑,这样就会在众多的利弊中作出选择,放下眼前的区区小利,获得更大的好处。如果一个人只看眼前,那最起码选择利弊的范围就会小,你所认为的好事,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就是最大的坏事。

    这里可以给你举个大家最熟悉的例子,被称为史无前例的运动“文化大革命”,当初的热血青年有谁能想到跟着伟大领袖干革命还能有错呢?可是,当毛刚刚去见马克思,他就被“三七”开了,他所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被称为“十年浩劫”,原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害怕追究,承担不了那么大的压力,畏罪自杀了。那些迫害老干部,常喊与“走资派”斗争到底的一大批警察被拉到云南枪毙了,从上到下深挖“三种人”的运动,将那些红色造反派列入另类,进了监狱的不算,在哪个单位的,最次的是提干、涨工资、评先进,进职称没有份了。试想,如果他们当时能用自己的大脑冷静的、理智的思考一下,放下眼前的得失,不被潮流带动,别跟人跑,他(她)们并不一定会失去多少利益。就我知道的,就有在当时暗中保护老干部的。还告诫他的子女:“共产党的政策就是人整人,这一伙人上来了整那一伙,咱要把良心放正。”于是他们暗中照顾曾被强制改造的所谓的“牛鬼蛇神”后来,在老干部平反复位后,他们全家都跟着进京城了。

    我今天想要告诉你的是:干什么事情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千万不要由于自己的一念之差,就使这一切事与愿违,给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恨。

    据我所知,王先生你从江氏集团一开始迫害法轮功就是佳木斯铁路分局的610成员,并一直参与了对铁路在职职工修炼法轮功人员的迫害,明慧网记载了你大量的参与迫害的事实。最典型的是法轮功学员马学俊,你们还是一个单位的。据说佳木斯铁路分局从上到下对他都是一个口径,是最廉洁的干部,群众威信最高,口碑最好。他可以把应得到的处级楼住宅让给别人,年终奖金分给部下。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是你带着一帮恶警把正在流离失所的他绑架了。在你与你的部下拿到了奖金的时候,你想没想到,也正是因为你的“功绩”,马学俊被非法判刑12年,一直到被迫害致残,被送回来时那真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了。

    尽管如此,我们还一直认为你是因为不明白真相,被邪党利用了。因此,我们一次次的给你邮寄信件,张贴胶贴,让更多的人劝慰你停止作恶,国外的法轮功学员也一直给你打电话讲真相,希望你能尽快的觉醒。可是你却置法轮功学员为你好的一片真心、善意于不顾,继续违背自己的良知干着天理所不容的恶事。

    是你绑架了富锦市的五位法轮功学员,多数是老年人,有的都是你母亲那个年龄的,可是你却残忍的把他们吊扣在窗棂上,你不但在铁路内部行恶,还先后去过桦南、桦川、伊春等地对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抄家。你的名字也因此“名扬世界”。

    08年2月26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邓林凤准备乘火车去勃利。在通过佳木斯火车站检查时,随身携带的真相资料被非法查出,是你指使警察将邓林凤绑架到佳木斯铁路看守所,并且进行了多次抄家,致使邓林凤年仅十七岁的儿子由于亲人不在跟前,在恐吓迫害中患重病。半个月的医疗费就花去七八万元,使这个原来就负债的家庭雪上加霜,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还编凑材料想利用邓林凤案作为你榨取钱财,向上攀爬的阶梯,将编凑的材料递交到检察院,非要将邓林凤非法判刑。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在邓林凤非法开庭的前一天,吴启莲等两名法轮功学员担心第二天开庭时邓林凤知道儿子已患重病,重压之下难以承受,去看望、劝慰邓林凤,又让你采用陷害的手段,设圈套将她们绑架了。

    王凤君啊,你千万不要认为法轮功学员软弱可欺呀,这里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2003年劳教所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很多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迫害。其中有一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被上大背扣,迫害的一只胳膊失去了知觉,几乎残废。她的一个儿子原来是所谓的社会人,是他看到妈妈修炼受益后,大法使他也变好了,这次他看到妈妈为做好人被迫害到这种程度,实在忍不住了,对他妈妈哭着说:“妈妈!这仇我一定要报,你告诉我恶人是谁,我要拿回一条胳膊给您看,”她妈妈严肃的说:如果你是我的儿子,真的孝顺我,你就一定听我的话,他们都是被谎言毒害的,他们的将来是最可怜的。妈妈不是跟你说过吗,修炼的人只能以善化恶,绝不能以恶相报。你要是我的儿子,千万不要胡来啊。”

    不知你想过没有,如果不是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会有多少像你这样的人,早已人头落地了,如果你认真看了法轮功学员给你的那些劝善信,领会那一而再,再而三的真诚劝善,你应该明白,那可真的是为了你和你的全家好啊!

    据我所知,在几年中法轮功学员慈悲的讲清真相,揭露恶党谎言使各级部门,包括公检法司的官员都了解了法轮功真相,知道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是教人做好人的。对法轮功的打压是荒唐的,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就连“天安门自焚”也是江泽民、罗干为栽赃法轮功而一手导演的。王先生,如果你在佳木斯市各级领导部门中有几个知心朋友的话,不妨私下里向他们探讨一下,有几个还心甘情愿的一味追随中共江氏集团以打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而想达到升官发财目的的呢?

    不少曾经为了自己眼前利益非常卖力的去迫害法轮功的官员、警察,在与法轮功学员的一次次接触中,他们看到了这是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好人。经过一段认真的思考:他们认定:中共能对这一群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进行疯狂的镇压,连做好人都不让,与真善忍为敌,这不是与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为敌吗?这不是中共有问题吗?这样下去,中华民族还有希望吗?说不定哪一天有谁给法轮功平反了,还会拿自己当替罪羊呢?中共的历史不就是这样重复着吗?因此由开始的被动的应付上级到主动抵制迫害。有的纷纷调离原单位,或在原单位挪个地方,不再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再昧着良心干那伤天害理的事情。不仅在佳市,就是在全国各地这类情况也是很多的。至今,已有越来越多像高智晟、汪兆钧等的正义人士公开站出来抵制对法轮功的迫害,都公开提出应该为法轮功平反。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站出来为法轮功伸张正义。非法审判邓林凤的那一天,你不是也出席旁听了吗?北京来的张律师就是为邓林凤作了无罪辩护,这你是知道的。这样的正义律师在全国已经越来越多,就在佳市也不是第一例了。

    王先生,也可以从另一方面思考一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扬言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动用整个国家机器疯狂地镇压,如今快九年时间了,法轮功非但没被打压下去,反而传遍了全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得到众多国家政府各类褒奖几千项。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人都会深思几个为什么。

    这场镇压的借口全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采用的是诽谤、造谣等流氓手段,一旦在国际上曝光之后,自然就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江氏等一些发起镇压法轮功的恶人们被告上国际法庭后,惶惶不可终日,已有近四千万民众在海外网站发表声明退出中共恶党,证明腐败透顶的中共已无回天之力。

    更何况“天灭中共”已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了。请你看一看古今中外的预言,都以不同的方式预测到了法轮功的出现、中共的灭亡以及此时的社会败象,在告诉你这些时,你的头脑中可能会冒出“我不相信”。可是你要知道,这就是邪恶的中共这些年给你灌输的恶党文化造成的,神佛却决不会因为你的不信而不存在。

    网上流传最热的是“一张门票现天机”。据中央电视台报道: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亿年“藏字石”崩裂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5日至8日,中国科学院著名地质学家李廷栋等15人组成的考察团,经实地考察后一致认为:该“藏字石”距今2.7亿年,其字为天然形成。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搜狐等100多家媒体网站给予报道这一消息。史书记载:秦始皇36年,天降坠石,有字现石上:“始皇帝死而地分。”果然,秦始皇死后不久秦朝就灭亡了,准确预言了天意。中国历来讲天人合一,正如历朝历代每有大事都有天灾示警一样,此藏字石的出现绝非偶然,天灭中共绝非戏言。

    王先生在众多世人都在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时刻,你还在被中共恶党利用着,一意孤行的追随它们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旦邪恶的中共被清算的时候,谁能保得了你呢?

    “善恶必报”是天理,如果你经常上网的话,你可以看一看明慧网每天都有大量的关于善恶有报的报道,这里可以给你举几个遭恶报的例子:当初挑起“天津事件”首开绑架法轮功学员先例,当时任天津市的公安局长、后来任政法委书记、专门负责镇压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的头目的宋平顺,因为涉嫌受贿上亿元,在他的办公室开枪畏罪自杀了,人们都在探讨,光家里的字画就值两亿,靠紧跟罗干升迁到天津市政协主席兼任天津市政法委书记的宋平顺,好象找不到活不下去的痕迹,可是这确实是事实。这是二零零七年五月的事情。以前的天津检察院院长、公安局副局长李宝金,也因为贪污腐败,二零零六年六月份被中纪委双规。现在这个天津市委书记张立昌也已暴病死亡。

    粟祥国,是你的部下,这你是最熟悉的了,粟祥国多次参与对大法学员的劫持绑架、勒索敲诈、非法抄家等迫害之事。2002年12月12日,粟祥国与你,还有你其他的部下绑架了马学俊等多名大法学员,致使多名大法学员遭酷刑迫害,造下弥天罪业。粟祥国已遭恶报,身患肝癌,面临死亡威胁。

    原佳木斯劳教所三大队(女队)队长恶警何强,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采用几十种酷刑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其恶行曾四次被登载在“法网恢恢恶人榜”上。大法弟子无数次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扬言不怕。2005年7月10日左右,何强的独生女(20多岁)北京大学戏剧学院刚毕业,即出车祸身亡。何强为此一度痛苦的生不如死。

    李大魏,佳木斯市顺和派出所所长,被调到顺和派出所任所长后,大肆搜刮民财,一度又成为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紧跟江氏集团的邪恶部署,在他的辖区骚扰、绑架多名大法弟子,甚至到该派出所的辖区外敖其镇去绑架四名大法弟子。正当他为自己的业绩而欣慰之时,于2007年7月间,李大魏(与本所一名邪警员)将他的情妇杀害,并碎尸。“善恶有报是天理”,李大魏终于为他的作恶多端画上了一个句号,目前被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已经对他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他和那些为恶党利用迫害好人,常把好人送进监狱的恶人一样,可能做梦也没想到今天的下场,等待他的不仅是死刑,还要在地狱中无休止的偿还所犯的罪业。

    应该从中汲取教训了。

    王先生,你也是四十几岁的人了,上有父老,下有妻小,在家庭中可谓是顶梁支柱。你虽然拥有一官半职,但是你的所作所为,能兴家,亦能败家。如果把一群善良的平民百姓树立为敌,以打压他们作为自己升官发财的资本,为了一己之私,使无数的家庭承受着痛苦,甚至是妻离子散,这必然是为官者败家之源。即使得到一时好处,将来也会恶报临头,祸及家人。我们法轮功学员不愿看到你今天种下恶果,断送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所以我们才发自内心的再次告诉你真相,劝你不要一条黑路走到底,立即做出明智的选择,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你的家人。

    希望王先生快快醒悟,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以安慰自己的良知,愿你和你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


    给周口川汇区李埠口乡父老乡亲的信

    李埠口各位父老乡亲:

    可能大家都听说了,最近周口市内的两位女法轮功学员因在南徐行政村的前、后谷庄发真相材料,被谷金银、谷天来、谷小彪等几个村霸恶意举报,遭公安恶警非法关押。此事引起了周围百姓的广泛议论,其中有被恶党谎言欺骗,对法轮功学员所做揭露邪恶、讲明真相、救度众生的事不理解,从而说三道四的;更多的村民则明白了真相,识破了邪党的欺世谎言,感谢大法弟子冒着危险给他们送来福音,人们三三两两街谈巷议,表示了对邪党的痛恨,对法轮功学员的敬佩;更有民众对谷小彪等人为了得几个臭钱配合邪党迫害善良的可耻行为表示唾弃。我们为那些明真相、存良知的兄弟姐妹感到欣慰,他们已经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道路,同时,我们也为那些善恶不辨沉迷不醒的村民感到深深的遗憾和担忧。为此,我们特意写此公开信,希望能唤醒那些被邪党洗脑而面临险境的乡亲。

    乡亲们想一想,这两位女学员为什么要到咱乡讲真相、发资料,为了钱?为了当官?为了自己有什么好处?都不是。她们俩都有固定的经济收入、幸福的家庭,完全可以在家安闲享福。但她们没有这样做,相反,她们在如此炎热的夏天,在世人种种的误解下,冒着被邪恶绑架、关押的危险来到咱乡,目的就是要告诉乡亲们一件大事:天要解体中共,赶快退党保命。她们为的是救度我们这一方的黎民百姓而来啊。大家想一想,假如在四川汶川大地震之前,有人向当地人预报地震的信息(有地震专家预测出来了,被恶党以“保证奥运稳定”为名压住不报),会有十几万鲜活的生命被活埋在瓦砾之下吗?会造成上万名无辜学童的死亡吗?由此可见,这大难到来之前的预警信息是多么重要、多么珍贵啊!如今,法轮功学员就是要告诉人们,天上的众神已经决定要灭掉中共恶党,淘汰恶党以及那些死心塌地追随邪恶作恶的中共党徒以及被恶党拉入恶党内听命于它的党徒们。法轮功学员把这个天机提前告知天下,告诉家乡的父老乡亲,谁相信了,退出了邪党,谁就可以得到神佛的救度,从而躲过这空前的劫难。现在,无论你们信与不信,静心看看大法弟子送给你的真相资料,耐心听听大法弟子的劝善之言,然后自己再思考思考,比较、辨别一下,就会明白谁是善的,谁是恶的,谁真的是在救人,谁在害人。有缘人、明白人,就一定会有福报在后面等着他(她)。

    中共是什么?天灭中共有没有道理?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乡亲们,咱们回忆一下,中共邪党统治中国五十九年来,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坏事啊!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四清、大跃进、反右倾及其后带来的三年大饥荒、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镇压法轮功……,在这些所谓的“政治运动”中,前后共残害了八千万无辜的中华儿女,摧毁了五千年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破坏了中国民众间和谐的人际关系和良好的自然环境。如今的中国,到处是贪官,到处是娼妓,道德沦丧,治安混乱,假货盛行,污染严重,天灾一个接着一个,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一些村民或许会说,中共过去很坏,剥削、欺诈老百姓,现在改好了,你看,农业税取消了,种地还有补贴。其实,中共这样做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农民的利益,它不这样做,眼看地没人种了,它的独裁政权维持不下去了,它才不得不做出让步。可是,当农民刚想减轻一点负担时,紧跟着的就是化肥、农药、种子等生产资料价格的不断上涨,老百姓仍然活的非常艰难,看病难、上学难、办事难、娶媳妇难。老年人更难,农活干不动了,手里没钱,身上有病,国家不管,下辈有的缺德不孝(有孝心的又缺钱,自顾不暇),蜗居茅屋,晚景凄凉。而那些号称人民公仆的乡长、书记、县政府头头们,贪污受贿又刮地皮,每年捞到手的赃款往往在十万、百万元以上,那可都是民脂民膏,是咱老百姓的血汗呀!中共腐败到这个份上,能不倒台吗?神佛能允许它继续存在下去吗?我们都亲眼看到了,今年以来,暴风雪、撞火车、手足口病、大洪水、大地震……,灾难一个连一个。中国古语说“天人合一”,所有这些都是中共邪党灭亡前的败象,是上天在向世人提示和报警。

    中共自然不甘灭亡,还在垂死挣扎,维护专制统治,搜刮民财,打击异己,迫害善良。但恶党气数已尽,越是疯狂,解体越快。中共打压法轮功九年,没把法轮功打下去,它自己却把自己打垮了。为什么?邪不压正嘛。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中共镇压法轮功,它是在跟神斗,能赢吗,它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九年来,它对法轮功学员用尽了一切残酷手段,关押、劳教、判刑、酷刑折磨、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用于器官移植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等等等等,都无法动摇法轮功学员对宇宙真理的坚信。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慈悲祥和的讲真相,处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得到了世人的敬佩和肯定。目前,法轮大法已经洪传世界八十个国家,得到世界人民的认可和欢迎。而共产邪党却在镇压大法中元气泄尽,丑恶嘴脸大暴露,受到国人和全球正义人士的广泛谴责和法律追究。特别是《九评共产党》这部旷世巨著问世以后,引发了三千八百万退党大潮,退的中共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随时面临崩溃的命运。“善恶必报”是天理,无人能违背。中共坏事做绝,它必定会受到上天的最严厉惩罚,受到正义法庭的大审判,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在中共无端镇压大法的这些年里,那些善待大法弟子的明白人,都得到了福报,有的遇难呈祥,有的事事顺心,做买卖的生意兴隆,担任职务的官职上提。而那些为了保住自己的一官半职、为了领几个赏钱而跟着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大量遭到恶报。远的不讲,在周口就有很多这样的事例。如:周口市电业局书记张文法“一心跟党走”,迫害善良,退休刚刚一个来月就死于肺癌;周口市中心医院副书记郑永军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赤身裸体暴死在情妇床上;周口地区公安处一科科长王余德因指挥迫害大法,遭报应偏瘫,偏瘫后仍然不知悔改,又举报大法弟子,再遭恶报后长期卧床不起;川汇区牛营行政村支书丁正泰举报法轮功学员,举报之后不到二十天就查出了肝癌,上北京治病花了几十万,三个月就死了。

    李埠口谷庄古天来等几个伤害大法弟子的村民,也是属于不明真相、受中共谎言毒害太深的人。其实,这几个人也都有大把年纪了,什么事都见过了,如果认真地听一听、看一看、想一想,还会干那种事吗?那两位大法弟子没有影响,更没有伤害到你们什么,她们的行为完全是为了世人未来的安全,如果为了几个赏钱,就昧着良心把两个弱女子绑架,交给公安恶警,投进监狱坐牢受罪,你们即使是受到邪党上级的表扬,得一点可怜的“奖金”,可你们失去的是做人的良心,失去的乡亲们的信任,落的是永远都洗不净的骂名,更可怕的是,在天灭中共时你们将丧失自己的未来。假如你们举报了贪官,抓住了祸害百姓的偷盗抢劫犯,人们会尊敬你们,会夸你们是英雄,是好汉,而你们举报的是修心向善、给民众送福的大法弟子,这是伤天害理呀,这是犯罪呀!能不遭报应吗?

    大家都知道,法轮功学员都在以真善忍为标准努力做与人为善、与世无争的好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周口乡亲们的幸福安康。而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是什么人呢?他们往往都是一些极端自私的人,道德败坏的人,或者是见钱如命的人。就说谷庄的谷金银、谷天来、谷小彪这几个人吧,他们不是横行乡里的村霸,就是为非作歹的赖皮,他们究竟做过多少坏事,大家到附近村子打听一下就清楚了。周围村民对这几个恶人做的坏事,都能跟你讲的一串一串的。为了钱,他们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只见金黄银白,不顾良心道德,只看眼前蝇头小利,不顾遭恶报的可怕后果,这种人真是太愚蠢、太可悲了。也希望这几个人好好想一想,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幡然醒悟,从此不再跟着恶党干坏事,将功补过,为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

    真心希望李埠口乡父老乡亲们都能明白真相,抛弃邪党,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都能走过天灭中共的大劫,走向幸福美好的明天。

    周口川汇区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


    致湖南怀化市“六一零”洗脑班附近的居民

    你们好!原湖南省怀化市美术印刷厂(在18路车终点站),倒闭后由怀化市“六一零”用巨资购得,建了所谓“法制教育基地”。不知大家最近注意了没有,近期,那个紧闭的大红铁门不时打开,小车时有进出,院内有人走动,夜间半边楼房更是灯火通明,有时传出喊叫声。若想一探个中究竟,却“外人一概不得入内”。也许对周围较关心的居民知道,里面秘密关押着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为什么要将法轮功学员秘密关押在此处?“六一零”人员要达到什么目的?而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在中共这么严酷的打压下,仍有那么多民众坚持修炼法轮功?本文就了解到的情况跟乡亲们说一说。

    突然绑架 秘密关押

    “六一零”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专门机构。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其实是中共用暴力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怀化市“六一零”这个洗脑班,是一座四层楼,两个单元,左边单元住“六一零”人员和所谓的“专家”,右边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和单位的陪同人员,因为“六一零”强迫要每个单位出三千元一人,并派两人做所谓陪同,参与洗脑迫害。

    “六一零”人员伙同公安局国安大队及地方派出所恶警搞突然袭击,从家中或单位绑架法轮功学员。他们抓人时一般都身着便衣,强行进入学员家搜查,多数都不出示任何证件及履行有关合法程序。一进屋除了抓人外,还到处翻有无法轮功资料,有就抄走,同时还抄走学员的私人物品,如手机、电脑等。5月27日,怀化市周玲、唐开菊等八名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抓走的,他们其中一部份就被关押在你们附近的“法制教育基地”内。

    “六一零”暴徒真实面目

    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到洗脑班时,“六一零”人员会伪善的说:“这儿一日三餐,我们吃什么你们就吃什么,伙食也不错,你们要好好配合我们。”这所谓“配合”,就是要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对法轮功的信仰、写“三书”。

    然而对那些坚持炼功、喊“法轮大法好”的学员,“六一零”人员立即换一副面孔,以围攻、殴打、吊铐等各种形式折磨之。这就是里面时而传出喊叫声的原因。“法制教育基地”在外表下掩盖了很多罪恶,从法轮功学员余军在“法制教育基地”的遭遇就可见一斑。

    辰溪县法轮功学员余军,男,约三十岁,在县气象局上班,去年中共开“十七”大期间,余军在上班时被县“六一零”抓进该“基地”。余军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高喊“法轮大法好”,表明他对大法的坚定信仰。十月初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基地”内主要责任人之一、辰溪县辰阳镇综合治理主任魏明改,突然冲进关押余军的房间,他先暴力殴打余军,后将余的衣服扒光,按在地上,用烟头烫余的手臂、胸部,并用手指尖抠他胸部,余军胸部多处被烫伤,皮肤被抠出血印。魏明改在折磨余的同时,一再逼问他“法轮功好不好?”,余军一直回答“法轮功好!”魏一听,就用手狠狠掐住余的小便头使劲往外拽,致使余的私处被抠破皮、渗血。恶徒一直折磨余军到过半夜才放手。几天后余军的伤口开始化脓,“六一零”恶徒也不给任何医治,余军的父亲得知消息后从辰溪赶来,看到儿子被折磨成这样,十分心疼,怒斥魏明改“下三滥!”“六一零”人员无法抵赖,只得同意余军到医院治疗。

    如此无良“专家”

    在“基地”内,还有几个从外地请来的“专家”,他们主要负责所谓“攻心战”,他们为达到逼、骗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用了各种手段,最常用的是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功的光盘,内容如“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人”等等,其实都是栽赃法轮功的谎言,有些他们自己都知道是假的,还强迫学员看,看完后还要写“认识”、“感想”,有学员不写,他们就不让睡觉,逼的有的学员实在捱不过,违心写几句,他们才放手。

    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采取威逼、恐吓,如:不写“三书”就无限期关押,开除;或说这次要重判,不妥协就送劳教所、监狱关三、五年;或关入精神病院(洗脑基地附近就有精神病院,法轮功学员余军曾被这精神病院非法关押三个月),等等。全国各地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有的被迫害致疯、致残、致死。

    余军的遭遇非常悲惨,但更悲惨的事还在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内发生着。

    请关注发生在您身边的迫害

    请怀化市“六一零”洗脑班附近的居民,关注发生在您身边的迫害,相信有正义感的人一定能站出来谴责不法人员的恶行。

    随信附上一份真相资料,相信您看后能明辨谁正谁邪。今年5月四川大地震,中共不把财力物力用在赈灾,反而以保奥运为名,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在太不得人心。现在很多正义之士都站出来谴责这场迫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有越来越多的民众看到中共穷途末路、天灭中共的迹象,看清了中共邪恶的本质,纷纷声明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现在退邪党人数已超过3800万。望您能够谴责邪恶,支持正义。

    最后祝您身体健康,合家幸福!

    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5/劝善之心化飞鸿-180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