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曾几回想提笔写,却总觉的在父亲这事上自己各方面没做好,也因各种观念阻碍一拖再拖,直到现在才决定将此诉诸笔端。我父亲(同修)因没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以病魔形式离开人世,但我和母亲(同修)处处能感到慈悲伟大的师尊时刻牵着我们的手,鼓励着我们,领着我们走出魔难,而且我家里还显现了一些神奇的事情。

第一桩事是我父亲的身份证出现了神奇的变化。因觉的身份证对后事办理有用,故将它留了下来。就在父亲离世第三天,我们准备去结算公积金,从抽屉里拿出他的身份证,发现正面稍显黄色,不是很明显,也没去多理会。过些天,我们又拿该身份证到银行去领取剩余存款,这时明显发现先前的淡黄色变的浓了些。后来,颜色逐渐增黄,正面关于父亲个人信息的每个字上都闪着金黄色,真是令人称奇!而且身份证后面非父亲个人信息的文字照样如故,颜色无丝毫变化。

零六年四月我和母亲几乎同时发现了身份证上父亲的照片露出了祥和的笑容,这可不是臆想出来的,因为几年前,父亲还在时,我拿着这身份证开着玩笑说:“爸爸,你这照片拍的不好,这么严肃,一丝笑容都没有。”零七年上半年,这张照片父亲的头发上、脸庞上、肩膀上都发出了层层厚厚的黄光。

第二桩事是在父亲离世后没几天,我母亲在早上六点发正念时,天目里清晰看到父亲向她移了过来,约摸十七、八岁的模样。她晚上还做了个梦,梦境也异常清晰。

第三桩事是有亲戚给我们送了两只供观赏的南瓜,呈淡黄色。过一段时间后,其中一只变成了金黄色,后又变成了绿色,似乎获得了新生,这也是自然规律所无法解释的。

第四桩事是过清明节时,也出现了奇迹。(因考虑到家中常人的感受,我们也符合了常人过清明的习俗)父亲过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那天风特别大连蜡烛都难点着,可一大把的香燃过后的香灰却一点不掉,聚成人称“佛手”的水果形状,直到快烧完时,香灰才开始落下。第二个清明节,香灰掉下来时,那一柱炷香里生出丝丝缕缕的线,随风而飘。第三个清明节,等香灰落下时,每炷香里都分别有数不清的线丝聚拢在一起。

因父亲是大学毕业(他同时代的大学毕业的并不多),且有专长,人品也好,颇受父母双方亲戚尊重,再加上修炼大法后身体状况的明显变化,自然亲戚们对大法也有正面的认识。可是,在这次邪恶旧势力的迫害之下,亲戚们对大法形成了错误的认识,还强力让我们母女俩放弃修炼。但我家中出现的诸多神迹(尤其是身份证一事)让所有的亲戚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错误认识,让大家不得不赞叹大法的神奇,几乎所有的亲戚都“三退”了,相当一部份亲戚都开始喜欢上了“神韵晚会”,一部份亲戚都开始诚心念起了“法轮大法好”,从而得到了大法的慈悲救度,这些都源于师尊的洪大慈悲、对大法弟子的万般呵护和对众生生命的真正珍惜!

虽我和母亲都是大法弟子,但在这事上因亲情心、私心、埋怨心、着急心等各种执著心没去,在发正念时没能静下心来,没能真正起到正念的强大作用,也没能不带任何埋怨指责的在纯净、正念十足的心态下,真正去帮助父亲向内找、在法上认识法,去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一直觉的愧对师父。可师父却一直紧紧的牵着我们的手,把我们从跌倒中扶起,把我们从重重压力下解脱出来,领着我们走出黑暗、踏上金光大道。

还清晰记的父亲在离世前几天,他自己说:“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就象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所说的:“其实呢,你们有的生命在历史上都是经过了生生世世的转生的,在人类社会中、在无明的迷中,很可能和旧势力签下过什么约定:在正法哪一天我要怎么样做、怎么样走。在当时的旧法理中看是绝对的对,所以你们个别的学员有签过这样约的,所以就在我们大法弟子中,不时的会出现一些事情。”“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中,都是因为有历史的原因而出现的。以前我不给你们讲,是不想叫你们引起执著:我跟旧势力有什么关系呀?你们都不要这样想,是相当少、相当少的,但是当时的出发点都是非常好的,是为了法的,所以这些大法弟子,不管怎样,都圆满了,而且层次非常之高。”(《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师尊啊!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啊!您这份来自苍穹最深处的浩荡师恩,领着我们走向生命圣洁与美好,弟子们无以回报,唯有精進再精進,完成我们的史前洪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