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为私为我的私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在这里我想把我在帮助老年同修的过程中修去为私为我的私心,心性得到提高、境界得到升华的一段经历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过去我的私心很重,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考虑自己,只要我合适就行,别人怎样很少去考虑。为私为我的私心表现的很强。同时我心里还隐藏着一个执著,就是正法已经走到最后了,留给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觉的时间太紧迫了,不能因为别人的事情耽误了我自己的事情,心里总想着:谁修谁得,我一定要好好修,即使帮助别人也是在不影响自己的时间和安排下去做。特别是我认识几个老年同修,我早就悟到是师父安排让我们一起修炼的,我应该帮助她们。可我帮助她们是有条件的,就是首先把自己的个人得失放在第一位,在不能影响我的正事的情况下去做,对她的事平时也不上心。每天在家里学法炼功,做真相材料,再去发。把自己安排的很忙,认为做好这些就能提高。执著时间、执著自我的心很强烈,还没觉察到。认为自己这是在精進。在这种状态下,学法很多时候学不進去,发正念时也没有感觉了(曾经有过发正念时感觉威力很大)。现在想起来,这是师父在点我了,不能再这样了。可我被强烈的私心阻碍着,还是认识不到自己的私心。

直到我认识的一个老年同修今年三月突然因腿疼住院,才让我清醒。这位老年同修周围没有其他同修与她联系,只有我不定期的与她交流,由于路远,怕耽误时间,又由于她的常人心、老年人状态比较重,对法理解的不多,她的家人都没有修炼,环境也不太好,对她有很大干扰,就因为这些,我很不愿意去她那里。一般每隔二十多天才去一次,即使这样,也觉的太耽误我的时间。心想:你不知道精進,那么看重常人日子,谁修谁得,我可不能受你影响。反正我也来了,也帮助你了,好坏在你自己。表现的没有责任心,敷衍了事。由于她周围没有能联系上的同修,今年三月她被干扰的腿疼受不了,去医院了。

当我得知她住院的消息后,非常吃惊。师父早就说过:“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们不讲什么常人的团结,那是一种强求的表面形式,你们是修炼者,你们有更高的境界。那么,在很多工作中的表现上就应该是能理解别人、能听别人的意见、能用大法来衡量对与错。”(《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这些法理这么些年来学过无数遍,这一次才真正打动了我的心,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真是觉的对不起师父呀,因为我没做好,为私为我的心那么强,只顾自己不管别人。现在同修住院了,让我清醒的意识到这是邪恶对同修的迫害,那是不能承认的,决不允许邪恶迫害同修。我不能再这样了,必须马上改变状态,放下自我,去掉为私为我的私心。师父要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觉者,我这么自私怎么还能是大法弟子的表现呢?距离法的要求差的何等远啊!

我赶快到医院去看她,把我这些想法与她交流,都说出来,承认自己做的不好,并与她共同分析她的现状,让她认识到她现在是在被严重的干扰、迫害着,甚至是要取命的。医院检查的不管是什么结果,都是假相,不能相信,更不能承认它。最后她明白了,说:“我没有病,马上出院”。很快办了出院手续,回家了。

回家以后,她的状态与住院前比仍没有大的改变。看到她这样,我从心里非常着急,这不还是在被邪恶干扰着吗?怎么办呢?这时我很清楚的认识到,帮助好老年同修是我的责任,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以前我没做好,现在我必须做好,承担起这个责任。我开始用心的真正认真思考该如何帮助她,怎么样做。

我告诉她,主意识一定要强起来,清除各种干扰,加强学法,多发正念。可是由于干扰,发正念时一发就忘,脑中变的一片空白。于是我就把发正念的内容打印到一张纸上,让她照着念,平时有时间就念,加强她的主意识。这样很快她就改变了状态,学法也能学進去了,发正念的内容也背下来了。发正念的效果也好多了,随之身体难受症状也消失了很多。看到她这样我真为她高兴。我对她说,你要多学法,保持这种状态,别再放松自己了,我也给自己定下每周去她那里一次,和她组成二人小组,形成一个修炼环境。

我过去并没有明确的认识到这就是修炼,只是认为到她哪儿去是我必须做的事,是我应尽的责任。没有把它放在我的修炼中。师父早就讲过:“工作不是修炼,但是你的修炼会反映到工作中去。”(《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作为一个修炼人,生活中遇到的任何事都要把它当作是修炼,如果我们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遇到任何事都把它放到修炼中去考虑,我们才能提高的快,什么都落不下。把学法和实修结合起来,做到是修。

从那以后,我从新安排每天的时间,克服路途远、时间紧的困难,面对她的不时表现出来的常人状态,不急不烦,耐心的和她一起学法交流。

放下自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同修之间要互相帮助,形成整体,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必须把过去那个为私为我的心去掉。我不再想自己如何如何,在平时属于自己的时间中,抓紧时间学法,做好三件事。每到该去她那里时,我认真对待,认真准备。比如把学法时针对她的问题的法理记下来,把明慧的有关文章打印下来,去时读给她听。为了帮助她做好三件事,我就想办法让她多参与讲真相救度众生、做真相材料的事,比如把真相信件拿给她,让她帮着贴邮票、粘信封;把打印好的《九评》书籍让她折页等。这种方式她很愿意做,也很适合她,做的也很认真。这样就给她做好讲真相、救度众生提供了一个发挥她的作用的条件。

这样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我的状态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变,遇事能严格用修炼人的标准、用法来衡量,严格要求自己。私心去掉了很多,心的容量增大了。做三件事什么都没有受影响。学法时法理不断展现,始终能保持着不放松、不懈怠,勇猛精進的状态。时间安排的更紧凑、更合理、更有效率了。更加珍惜师父留给我们的“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间。

我亲身体验到了我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法的指导,没有法的指导,我还是一个为私为我的自私的人。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时刻看护着我、不断的点悟着我,使我在思想境界上不断得到提高和升华,所做的一切事情都那么顺利,而且越来越好。

我要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尽最大努力去救度众生,做好一切应该做的,完成好我们的历史使命,不辜负师父对弟子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