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德阳监狱迫害法轮功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四川省德阳监狱位于德阳市旌阳区黄许镇。目前监狱内设六个监区(二零零五年前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外面有三个外劳点,即七、八、九监区,又名九五厂,即上午九时上班,下午五时下班的九五制。这里是四川定点非法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从二零零零年开始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到二零零五年初已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约一百三十多名。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酷刑迫害,其中二人被迫害致死,百分之九十的法轮功学员在无数次酷刑迫害中被打伤、打残,被非法加三年徒刑一人。

一、酷刑迫害

德阳监狱在监狱长马爱军的亲自指挥下,把法轮功学员非法集中在二、四、五、六监区进行残酷的迫害,特别是二监区,它又是入监队,监区长梁世会、教官陈平、管教邱慎都十分邪恶,亲自上阵毒打法轮功学员,特别是邱慎是典型的暴力崇尚者,他对二监区不写所谓“三书”的法轮功学员施用多种酷刑折磨后,再下到四、五监区(主要是关押常人重刑犯的监区),禁不住酷刑折磨而写了所谓“三书”的人,全都下到六监区。

德阳监狱平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十分残酷的,动不动就是毒打、辱骂,不准与他人接触,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不准通信、通讯,一个法轮功学员配一个包夹,每个礼拜写思想汇报,纸笔由包夹保管,还有明岗暗哨进行监视。每天晚上必须统一看电视,重点播放攻击大法的洗脑片。

监狱每年都要以各种借口搞几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运动,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各监区对法轮功学员无故实行群暴。二监区把法轮功学员陶昌权(四川简阳人,非法判刑二年)弄到谈话室多人施暴,血溅墙壁,殷红的血迹用白灰涂了两次仍依稀可见。在二零零二年的强行洗脑转化中,陶昌权又被双手反捆,口中塞进擦尿槽的布条被电鞭乱抽,现在回想起来仍令人不寒而栗。

二零零一年八月,法轮功学员陈开祥(四川达州市通川区人,非法判刑四年)刚入监,管教邱慎先对其左右开弓打耳光,手打痛了,就用随身“保镖”——无期犯王都刚递给他的乒乓球拍在陈的脸上乱砍至乌紫,眼睛肿成一条缝无法看东西,导致眼睛严重受到损害而视物模糊,看书要用放大镜。后陈开祥又连续罚站近二十天,从早上六点站到晚上十点。陈的眼睛被打伤肿胀刚消,管教邱慎又指使囚犯文采兵要陈写“三书”,陈不写,被文采兵用木方数次毒打臀部,过了一个多月臀部仍是一片紫黑的伤疤。陈在严管队期间每半个月要被毒打一次,共遭受了十八种酷刑迫害。

法轮功学员潘正光,四川南江县人,教师,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一年三月在五监区无故被囚犯群暴打致昏死,又用冰冷的水泼醒,再把他弄到地上拖至昏死,衣服拖的稀烂。晚上又冷冻二小时。

法轮功学员李文兵,四川简阳人,服刑期间被无故群暴,肋骨被打断。

法轮功学员蒋和平,四川广安市人,五十三岁,被迫害致疯傻。

法轮功学员潘虎,潘正光之弟,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二零零一年三月在四监区耳朵几乎被打聋,半年后才勉强听得到声音。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监狱把四、五监区没有写“三书”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加上二监区新来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共四十多人,全部集中到二监区,然后从五、六监区抽调二名狱警张俊、关跃山主要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又从囚犯中精选了身强力壮的四十多名包夹人员,加上二监区的二十几个职能犯(豢养的打手),受监狱的指使,助纣为虐,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白天进行超强度军训,晚上洗脑,每周要求法轮功学员写书面汇报,监狱里攻击污蔑法轮功的漫画、标语、口号、文章到处可见。六月二十四日,监狱把法轮功学员邓小明、陈开祥、钟启儒三人关禁闭,搞强行转化试点,邓小明通宵达旦不准睡觉,白天被围攻殴打、暴晒,不准与人接触,历时十一天,但这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闯过来了。

七月五日,监狱里的邪恶人员见各种方法对法轮功学员不起作用,终于恼羞成怒,丧心病狂的采用极其残忍下流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副监狱长黄某负责指挥下,以教育科长曾贵富、狱政科严登跃和林一中、纪委黄双、政治部科长杨某、医院博士韩某为先锋,加上一监区管教杜某、二监区全部警察、五监区管教田某、六监区管教李某等三十多名警察,同时又从囚犯中挑选出一百二十多名彪形大汉,采用三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在炎炎烈日下,迫使法轮功学员从早上开始跑步,由包夹跟跑监督,包夹十分钟一轮换,不准法轮功学员停步,不准减速,一直跑到中午再做一百五十个下蹲,吃饭前还要跟着念打倒某某、打倒某某等污蔑大法的口号(法轮功学员都不张口)。下午看洗脑片,晚上由囚犯围着辱骂,半夜十二点后曾贵富、邱慎等恶警亲自出洞,赤膊上阵,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年)不堪侮辱、折磨,欲以头撞墙抗议,被他们挡下而导致对其迫害升级,这位法轮功学员基本上是在关禁闭和严管中度过三年的,他所遭受的酷刑不胜枚举。

法轮功学员张志刚(成都市人),被毒打、暴晒,反铐双手再戴六十斤脚镣,直到零三年转监。

法轮功学员徐人伍(四川省广安市人,被非法判刑三年),七十三岁,曾参加过抗美援朝,迫害中被反背双手抵在墙上,文科、张树林二人对其毒打,胸部及全身被打肿。

法轮功学员赵乃乾,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人,得法前曾因犯盗窃罪被判无期,关在南充监狱,母亲给他送去《转法轮》和教功录像,从此得法,坚定修炼,因炼功在南充监狱遭受迫害,睡死人床很长时间,解除睡死人床后仍然坚持炼功,后被送到德阳监狱。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晚上,他与同修说了几句话,被人举报到值班警察李捷那里,于是被关禁闭、严管到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转监,整个人都变形了,但这些迫害都没能动摇他坚修大法的心。一般监狱对无期犯两年就改为有期,而他坐了七年还是无期。

二零零三年四月的一天晚上十二点过后,身在五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梁俊华因当晚拒绝看攻击、污蔑大法的电视,被监区长和另一名值班警察毒打之后,于十二点过后又遭到毒打,再加上法轮功学员李建侯刚来监狱不长时间就在监狱卫生所被迫害致死,这两件事情引起了一、四、五、六监区法轮功学员的悲愤,于是大家集体罢工、绝食,并且写信给监狱长马爱军,要求见马本人,要他解释法轮功学员李建侯的死因,并要求严惩毒打法轮功学员梁俊华的凶手。

五月二十三日,德阳监狱为平息事件,不得不召开几千人的大会,以整顿监管秩序为名,给予毒打法轮功学员梁俊华的警察待岗学习的处理,并谎称法轮功学员李建侯是病逝,真正的凶手却仍然逍遥法外,但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反迫害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他们终于有点害怕了,并向法轮功学员表态说以后不再出现类似事件等鬼话。在会上,正副监狱长马爱军、石俊华仍然号召性的讲,对法轮功人员要严加看管,对违规的要从严惩处,特别是旌阳区检察院科长杜某代表检察院,十分邪恶的在会上号召全监狱的囚犯、警察,对法轮功人员要严密监督、举报并严厉打击,同时罗织罪名宣布了对在六监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胡刚以带头组织炼功为由加刑,并上交材料到旌阳区法院,还宣布了把平时爱讲真话的法轮功学员张志刚、程永和、徐长征等十几人转监处理。

二零零四年又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如:

吴强(四川乐山人),在三月份二监区的职能犯兼打手龙厚春、兰伟污蔑说,吴强不完成任务,还攻击他们,因而被关禁闭十五天,同时被戴上脚镣、手铐,用封口胶封住嘴,被毒打数次。吴强禁闭期满又转严管,在严管队的当天又被刁难说走不好,又遭毒打和关禁闭,后又以扰乱监管秩序的罪名加刑。

包明权(四川邻水县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因不写三书被关黑牢八十二小时,不准睡觉,遭受多种酷刑迫害。

廖远富(攀枝花人,被非法判刑十年),监区在查监时从一常人囚犯处搜出一本《转法轮》,这名囚犯说是廖远富给的,于是廖远富被关禁闭十五天、三个月严管,受尽折磨。出事后同修都指责他怎么不小心(因前不久已从他身上搜出经文,也被关过小号),历劫三个半月回来后他才讲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他是为了同修、为了大法资料不遭受损失,自己替他人承担了责任,从而遭此残酷迫害,否则的话会牵连很多同修,那个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又将面临一场浩劫。

邓小明(成都市双流中学,非法判刑三年),因一囚犯(常人)要读《转法轮》,他就给他抄了一讲,后在查监时被搜出来了,被供出是邓小明给抄的。在监区大会上,邓小明站着被狱政科长严登跃等人把头按下地,双手反背向上拉,并由两人推着猛跑,后又被关禁闭三个月。在强行洗脑中,他被恶警张俊强令通宵达旦不准睡觉,白天暴晒、奴役等等,受尽折磨,九死一生。

何延超,在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星期五上午考核罪犯时,因不配合邪恶,当日下午被罚走操,在走操时见到同修杨友润被恶人群暴,便上前制止,却被军训大组长邱从军辱骂并一同遭群暴,何延超找到值班警察周某,周某不管,于是这群恶人不计后果的疯狂毒打何延超,无奈之下何延超一头撞在二监区铁大门门栓上,头撞裂血流如注,值班警察周某才吓慌了,送何延超去医务室包扎后,恶警崔唯刚当晚在几百人的大会上颠倒黑白的污蔑说,何延超在军训时突然跑出队列撞墙造成自伤、自残,将其关禁闭十五天、严管三个月。从那天起何延超一直关小号到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转监。

杨友润、唐岗意、龚官雷三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四年一天在二监区被职能犯群殴,杨友润不想再受这种侮辱,隔日找教官陈平报告,陈平反而说他报告迟了,属于包庇罪,于是被严管,在严管中不准用手纸,不背监狱规范就挨打,背错一个字打三个手板。

夏海,湖北人,国家九院研究生,因讲真相于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回单位后又被非法管制一年,只发生活费。但他仍然坚持修炼、讲真相,被非法判刑五年,送来德阳监狱,受到各种酷刑迫害。

在德阳监狱遭受多种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很多,搜索记忆,他们还有:

徐玉楷(四川古陵县人),以前非法被关七次,又非法判刑四年,本应该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出狱,而德阳监狱说没人接就在监狱招待所内非法多关三天。

王明清,六十五岁,四川峨眉市人。

车长武,六十三岁,四川广安市人。

李天国,三十多岁,四川广安市人。

李成东、陈传波,三十多岁,四川达州市渠江钢铁厂人。

宋子明、甘劲、唐岗意、宋万江,三十多岁,四川新都人。

袁小东,四十多岁,绵阳二重厂职工,非法判刑八年。

吴增辉,二十多岁,四川德阳市旌阳区人,非法判刑三年。

黄代友,五十三岁,四川广汉市人,非法判刑三年。

李绍兵,四十多岁,四川地质设计院人。

程永和,二十多岁,非法判刑三年。

林奎,三十多岁,火车司机,非法判刑三年。

周祖清,六十三岁,成都飞机制造公司工程师,非法判刑三年。

左圣文,六十二岁,四川古陵县人,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刘涛,四十多岁,四川大学设计院,非法判刑三年。

陈显东、张贵超,四十多岁,非法判刑三年。

张跃,四十多岁,非法判刑二年。

罗兴贵,四十多岁,非法判刑八年。

廖俊甫,五十多岁,非法判刑七年。

张万友,六十七岁,四川广汉人,非法判刑十年(其妻非法判刑十年,在龙泉驿女子监狱)。

王林,四十多岁,四川剑阁县人,非法判刑四年。

谢吉甫、陈万财、陈近川、彭月恒、周华明、钟太兴(六十七岁),四川简阳人,非法判刑二年。

赵红林,四十多岁,四川孟县人,教师,非法判刑二年。还有周兴文、余志、杨代福、曾永浩等等,无法一一列举。

配合邪党走减刑之路的有庄铿、陈拓宇、刘永才等人,三人被洗脑后被邪恶利用做说客,四川省凡非法关押了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他们都去做过为虎作伥的恶事(这里揭露三人做犹大的恶行,旨在警醒他们、挽救他们,还有走回来的机会,早日站出来揭露邪恶吧)。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李建侯,六十八岁,四川南充市人,死于德阳监狱卫生所。

曹平,四十多岁,四川广安市人,二零零三年在德阳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让家人领回去,回去几天就离开了人世。

二、酷刑种类

这是我在德阳监狱遭受的以及亲眼目睹修们遭受的酷刑:

(一)、睡无床笆子的铁床;
(二)、顶“一•二五”(头顶在墙高一点二五米处,两手平伸或向下伸,重心在头顶上);
(三)、打耳光;
(四)、群暴;
(五)、木方(戒尺)毒打;
(六)、穿皮鞋踢;
(七)、长时间罚站;
(八)、烈日下长时间暴晒;
(九)、长时间冷冻;
(十)、饥饿;
(十一)、警棒;
(十二)、皮鞭;
(十三)、紧手铐;
(十四)、大镣六十斤;
(十五)、奴役二个月;
(十六)、超强长跑;
(十七)、下蹲;
(十八)、“开摩托”;
(十九)、严管;
(二十)、禁闭;
(二十一)、羞辱;
(二十二)、不准睡觉;
(二十三)、不准喝水、洗漱;
(二十四)、不准通信、通讯、不准与人接触;
(二十五)、蹲马步;
(二十六)、关黑牢;
(二十七)、口中塞入擦厕所的布片捆着打;
(二十八)、手反背用封口胶封住后毒打;
(二十九)、伪善,等等等等。

三、伪善诱惑

德阳监狱除了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外,同时从二零零一年就在六监区搞了一个伪善环境,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三年五月,使一些人在求安逸之心驱使下,为走减刑之路违心的配合了邪恶,有的甚至误入歧途干出为虎作伥的事情来。

他们的伪善表现在:八、九个人可以住一个监舍,可以切磋,不参加劳动;可以接见,有通信、通讯自由;学法炼功半公开。这种伪善环境持续到二零零三年五月后,六监区一反常态,强迫本监区法轮功学员全部出去做奴工。据说刘涛被迫连续干了三十六个小时的活,不准休息。对彭月恒关禁闭;对胡刚以带头炼功为名加刑三年,完全暴露出邪恶的真实嘴脸。

四、对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实行重奖重罚

德阳监狱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地,对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实行重奖重罚,使得德阳监狱里绝大部份警察、囚犯无所不用其极的丧心病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德阳监狱在其上级的授意下,积极配合邪恶,并规定:每转化一个法轮功人员奖现金三千元。在金钱的诱惑刺激下,德阳监狱利用手中的权力,制定了一系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奖惩办法、措施和施用了各种手段。如对囚犯规定,举报一次法轮功人员奖二分,相当于体力劳动二十小时的得分;对迫害法轮功人员表现积极的可以记表扬、记功,三个表扬记一次功,一个功加两个表扬就可以减刑六个月至三年不等,还可以假释。这些恶毒政策一出台,那些囚犯就如同疯了一般不计后果的采取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有:

马爱军,德阳监狱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总指挥,多次在监狱大会上号召性讲话迫害法轮功学员。

石俊华,副监狱长,多次在监狱大会上明确指导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

副监狱长黄某,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负责人。

曾贵福,教育科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暴力推崇者。

还有狱政科林一忠,狱政科长严登跃,纪委黄某,政治部科长杨某,医院博士韩某,一监区管教杜某、监区长,二监区监区长梁世会、教官陈平、管教邱慎、崔唯刚、王某、周某、涂明扬、钟某、力某(女)、吴跃山、张俊、杨树兵(副监区长)、队长郑某、陈益文,四监区监区长戍峰、教官林才元、管教王志光、蒲东、胡小东、江浩源、赖登州、李捷,五监区教官关廷海、管教田某,六监区……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李育新、易友彬、文科、杨龙福、黄俊、陈家和、陈磊、莫小华、宗加彬、尹华文、任静淑、赵作强、龙厚春、周永刚、张树林、文采兵、杨广州、肖传龙、梁开军、刘帮红、邱从军、王都刚、倪静、叶飞、谢飞、义元前、柳春云、曾勇、黄川、樊青成、廖小俊、曾钱志、曾少勇、雍安全、宁交福、吉贵昌、刘孝云、赵志珂……

遭到恶报的有:

二监区监区长梁世会,在带人拆房子时,他在一边看,围墙倒下把他埋在里面,肋骨砸断只剩一根未断,骨盆粉碎性骨折。

毒打法轮功学员梁俊军的警察待岗学习。

囚犯赵志珂在毒打法轮功学员时把自己的手指打断。

唐大富(又称霉老坎)看见法轮功学员夏海在发正念,向上面举报,结果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在巡逻时一跟头栽在地上,死于脑溢血,人们都议论说他是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