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乌鲁木齐“六一零”强制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共邪党对大法学员除了肉体摧残,同时对大法学员的精神、信仰肆意施行践踏蹂躏。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及其各级“六一零”邪恶组织,自九九年邪恶的迫害发生以来,迫害大法学员,手段残忍,并多次举办洗脑班,强制迫害大法学员。

笔者和身边的数名大法弟子也曾被邪党人员强制挟持到该洗脑基地迫害。本文旨在以翔实的事实、事例、经过,曝光中共恶党设在乌鲁木齐市南山的邪恶洗脑基地,让更多的人明白迫害真相。但这仅限于笔者了解到的情况,更多的迫害情况望广大知情者予以揭露曝光。

新疆乌鲁木齐市地处边陲,但中共邪恶的爪牙没有丝毫放松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乌鲁木齐市迫害关押大法学员的地方目前知道的有:新疆第一监狱(砖厂,大体位置在乌鲁木齐市卡子湾附近,临近新疆众合铝厂)、第二监狱(女监,毗邻第一监狱)、第三监狱医院(对外称第三机床厂,在乌鲁木齐市火车站附近,绝食、肉体被严重迫害出现生命危险的大法学员都可能被送到第三监狱医院进行迫害)、第五监狱(农场,在乌鲁木齐市东戈壁),新建的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在乌鲁木齐市东戈壁,距离第四、第五监狱不远),乌拉泊女子劳教所,昌吉劳教所(农场),六道湾看守所(临时关押),南山板房沟乡卫生院康复中心(洗脑迫害基地)等处。

一、乌鲁木齐市南山的洗脑基地的环境

南山本是一个避暑消夏的旅游地,但就在临近南山板房沟乡的卫生院里,却发生着善良的人们不知道的邪恶迫害,街道上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卫生院里表面依旧在行医治病,但就在卫生院的后院里(据说以前曾经是一个疗养所),却一次又一次、一期又一期的非法强制进行着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肉体的残酷迫害,这个封闭的强制洗脑基地,对被迫害的家人和单位都说是法制教育中心,从而欺骗麻痹世人。

该邪恶基地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是最猖獗的时候,每年都全封闭办班4-6期,每期强行关押法轮功学员11-14人不等,每期洗脑时间在50天左右。据不完全统计,光这三年,就有近200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送往该基地强行洗脑迫害。

二、乌鲁木齐市南山洗脑基地的邪恶组织

直接组织、安排这个洗脑班迫害的是中共新疆自治区“六一零”邪恶组织,负责人姓马(男,五十多岁),具体实施迫害的是乌鲁木齐市“六一零”和乌鲁木齐市所属各区“六一零”组织、政法委、公安、并抽调一些公务员作骨干,以及被迫害者所在各单位主要领导、安排的挟制人员,外加一些文痞、邪悟者,还有一些地州来的所谓“取经”者。这里共举办了多期洗脑迫害,每期洗脑班由市属各区轮流主办,比如:有一期是由新市区主办,在洗脑班主要负责的是新市区x局局长马建伟,原为转业武警干部,此人凶横残暴,对后期没有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肆意施行毒打、体罚等。另有一期是由沙伊巴克区主办,在洗脑班主要负责的是该区政法委张副主任,为转业军人,此人虚伪阴险,变换花样施行洗脑迫害,另一个是市“六一零”马主任。

举办洗脑班前,“六一零”头目会事先确定安排好实施洗脑迫害的组织者和参与者人选,参与者多为各单位抽调,有公安部门、区委、政法委、其它区属事业单位公务员、打字员等,这些人组成保卫、迫害、洗脑、宣传灌输、后勤服务等一套班子,再确定要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选,日期,然后会同被迫害学员单位的主要领导,再从各单位抽调安排挟持学员的挟持员,一般为每个法轮功学员,安排两到三名甚至四名挟持员。总计在洗脑基地直接参与迫害的人数要超过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四、五倍以上。比如:沙依巴克区主办的那期洗脑班,被迫害的大法学员为八人,而在那里直接参与迫害的人数超过三十多人,还不算中途前来视察发布迫害指令的头目、聘请来洗脑的文痞、灌输邪悟谎言的帮凶等等,迫害时间长达四十五天。

三、邪恶迫害大法学员的卑鄙恶劣行径

迫害开始时,邪恶组织者会秘密联系大法学员所在单位,由各单位首要头目、“六一零”成员、保卫科等,精心安排人选,布置好计划,再伙同抽调安排的挟持员,对大法学员采取诱骗、绑架、强制等卑劣手段,挟持到洗脑班,进行迫害。例如:某大法学员正在工作之余上学,恶人不敢直接在家里或单位施行强制手段,便由该单位事先派人跟踪,掌握好大法学员的行程,再开车去哄骗大法学员的姐姐,说一起去和你妹妹谈谈,等到了放学时间,在学校门口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将该大法学员骗上车,然后车上几个人不顾大法学员的强烈抗议,直接挟持该大法学员到了南山洗脑基地。该学员姐姐明白上当后,后悔莫及。另有多名大法学员,或从家里、单位,或从劳教所被挟制到洗脑基地。

在被封闭管理的洗脑基地,墙壁上到处张贴诬陷大法的宣传画、文章等,对大法学员的监控是里外结合,内紧外松,由抽调来的公安人员挑头,组成专门的安全保卫小组,实施外围控制,白天晚上安排有轮流值班人员,监视控制进出人员。内部的监控更为缜密,大法学员之间被分别隔离居住,房间里陪同的是从本单位抽调一起来的挟持人员,这些挟持人员选择条件是要追随邪党紧密,要有一定的理论、口才水平,并和大法学员较熟悉,他(她)们被要求严密监控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始终要必须保持有一人以上二十四小时吃、睡、大小便,寸步不离跟随监控法轮功学员,每天晚上开会要将大法学员的思想动态、语言、行为、起居、吃饭、睡眠等等情况,事无巨细,统统汇报给洗脑班组织,然后再根据情况,针对性参与制定下一步洗脑迫害计划和方法。洗脑开始几天里,大法学员你在这里什么话都可以讲,他也不反对你说大法的真相,甚至诱导你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目地要掌握大法学员的具体情况,包括大法学员对大法法理的认识、修炼的时间、对大法的坚定成度、个人的观点、个人思想变化、对家庭亲人的看法、对镇压大法的个人理解、个人的弱点,眼神变化等等,一切都在其了解探查的范围之内。

白天大法学员被强制安排去听雇用来的大学文痞讲所谓的“法制”课,耍的都是愚弄、欺骗人的把戏,如:把大法学员的正当信仰,说成是痴迷并诬陷大法为邪教;将邪党流氓集团非法限制迫害大法学员自由的卑鄙行径,标榜为“党的挽救”等等,其它时间还要强迫观看诬陷大法的录像,如天安门自焚伪案等。

每堂课被强制要求做笔记,写心得体会,晚上再由挟持人员利诱、哄骗、劝导、辩驳,从早到晚,轮番洗脑,不让大法学员大脑清闲。对一些学法时间长,文化程度高,法理表达能力强的学员,它们自知理亏,就雇佣原来学大法,后来邪悟的邪悟者来诱导欺骗大法学员。同时,强制要求被迫害的大法学员书写所谓“四书”:“转化书、保证书、揭批书、决心书”。乌鲁木齐市常被利用的邪悟者有:罗丹等人。

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洗脑班恶徒则采取集中围攻的方式,就是在一个大会议室里,洗脑班头目组织一些洗脑骨干和十几名挟持员一起针对一名大法学员,施行辩论、集体围攻,断章取义、谩骂、讽刺、嘲笑、诬蔑、栽赃、偷换概念,无所不用,直到把大法学员弄的思想混乱、百口莫辩。例如:有一名转业军人大法学员,刚被挟持到洗脑班时,始终坚持向恶徒们讲真相,洗脑班恶人就针对他组织十几个人辩论围攻,故意把他的话分割、曲解,偷换概念,从他讲的道理中断章取义,再加上嘲笑、讽刺挖苦等等,使这个大法学员一筹莫展,思想变得不清晰,最后,违心的作了所谓的“转化”。这种情况下,这些恶徒目地不是来听真相的,它是为了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和大法学员的正信来的,大法弟子的善切不可被邪恶利用。

对仍然坚定的大法弟子,恶人则撕下伪装,或者熬夜不让睡觉,或者威胁、恐吓要送劳教、判刑,或者利用亲人亲情利诱,或者直接指示采取关押、棍棒拳脚毒打,直至逼迫就范。二零零二年新市区x局局长马建伟曾在洗脑班当头目负责时,就安排恶徒毒打大法学员。被毒打的学员还有多起。

洗脑班结束时,“六一零”、洗脑班的邪恶头目还要利用电视、广播、报纸等宣传工具毒害世人,也忘不了开大会宣扬一下一贯的“胜利”。

中共中央六一零小组副组长王茂林,曾于二零零二年秋来到这个邪恶洗脑中心,部署安排迫害大法学员。

四、洗脑班的经费、伙食

洗脑班的经费来源,法轮功学员的费用都是强迫家人出资或是先由所在单位垫资过后从工资中扣回,其他人员的费用一般由“六一零”邪恶组织勒令大法学员所在单位支付一半,再由所属各区、市、县党委、政府以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的名义负担一半经费。而且作为政治任务来看待,没有哪个单位敢迟缓的,每个大法学员每期五千到一万元以上,供在这里的所有人员伙食和其它费用开支,伙食由专人来做,每餐每桌七、八个人,十几个菜,有肉有菜,荤素搭配,这就是邪恶对外欺骗宣传的重点,中国人饿怕了,首先讲吃,一听说吃的还可以,家里、单位、亲戚朋友就都以为邪党真的在“挽救”,全然掩盖了邪党非法限制大法学员人身自由、摧残折磨大法学员的肉体、精神,践踏大法学员的信仰等等的残酷事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洗脑班的组织头目、那些被抽调来挟持人员也都要吃,本身洗脑班就如同活监狱,如果伙食再不好,没有利益驱使,谁还来这里助纣为虐、帮助邪党迫害好人呢?

五、结局

迫害正信怎么能成功呢?虽然有些大法学员一时糊涂,或被迫屈从,但出来后不久,就全明白了,在这个邪恶洗脑中心被洗脑迫害的绝大多数大法学员,已在明慧网站发表严正声明,声明是被迫害,在邪恶迫害中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同时声明坚修大法。目前,大法弟子越来越稳健的走在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修炼路上,而中共邪党已被更多的世人唾弃。

在此郑重宣告:中共邪党企图迫害新疆乌鲁木齐大法弟子、强制洗脑的阴谋彻底破灭,大法弟子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和正念坚不可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