瞒报汶川大地震 中共眼里人命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汶川大地震后,面对空前惨烈的灾情,许多国人责问:“这么大的地震,地震部门难道一点前兆都没发现?事前是否可能进行预测?有没有人做过预测?”

在5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两位记者先后向出席新闻发布会的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和地震专家问及这方面的问题。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记者先提问,“这么大级别的地震,是否事先可以得到预警?”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张晓东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大谈“地震预测是世界难题”。接下来成都商报的记者问的更直率,“这次地震是否在预测网上有什么迹象?或者是我们老百姓说的地下水异常、动物异常,或者一些专业的地动指标,如果这些指标没有达到发布预警的标准的话,我想问一下标准是多少?”“这次有没有一些前兆被我们监测出来?监测出哪些前兆?”面对成都商报记者的两次提问,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张宏卫始终不正面给予回答,而是大谈特谈地震预报如何困难。当联合早报记者披露“我们接到四川地震局职工7人的投诉,他们的亲人说在几天前就察觉到地震的迹象,但局里说为了保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这个信息”时,张宏卫在没有对此事进行任何调查的情况下就一口咬定“这种推测是没有道理的”。显然,无论是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张宏卫还是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张晓东,都是在以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的方式否认事前曾有人观察到了地震将要发生的迹象,也有专家做出了预警。

5月20日,针对“网上有人说中国地震局有压制地震预报意见的做法”这一说法,中国地震局监测预报司副司长车时在接受中国地震信息网专访时明确表示,汶川地震前,中国地震局没有作出短临预报,同时也没有收到任何单位、个人或团体提交的有关这次地震的短临预报意见。2008年以来,共收到26份短临预报意见,尚没有正确预报的短临预报意见。

但事实却恰恰相反。除开新加坡联合早报接到的“四川地震局职工7人的投诉”之外,5月12日大地震之后,中国科学院工程地质力学重点实验室客座研究员李世辉当天夜晚就在其博客上撰文披露,地震专家耿庆国对这次汶川大地震曾做出了明确预报。耿庆国曾于2006年根据旱震关系,预报近年阿坝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2008年4月26日和27日在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下属的“天灾预测委员会”经集体讨论,作出“在一年内(2008.5-2009.4)仍应注意兰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7级地震”的预报(文字报告已报中国地震局等,4月30日密件发出),而且,耿庆国根据强磁暴组合,明确提出“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以内)”。以上地震预报三要素:震级、地点、时间均已明确。

5月14日,中央电视台CCTV9频道英语节目“汶川5.12大地震”的嘉宾访谈节目主持人杨瑞说,我们现在联线一位权威人物就此发表意见,他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先生。于是陈一文通过电话用英语回答:中国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2006年三年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三次中期预测,特别是2008年5月3日,陈一文亲手又向中国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据陈一文所知,还有其他人也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预测。但是,这些严肃科学的预报一再泥牛入海无回音。

同一天,海外《博讯新闻网》刊登的《震惊:四川地震被准确预报,政府决策不予发布预警》一文披露,“根据刚刚收到国家地震局相关部门专家冒死私下透露出来的消息,此次四川地震国家地震局有关专家小组在地震发生前,根据相关工作程式要求,作出了相当准确的预测,并上报国务院要求发布地震预警预报。综合目前网路透露出来的资讯分析,可以认为,中国政府决策部门对这次四川地震按照6级的地震危害做了全面的评估。该评估认为,此次地震不预报比预报对政府有利,政府能够承受不预报6级地震而造成的人员财产灾害损失的后果。”

32年前,唐山大地震在顷刻间夺去了24万人的生命!事发后,中共当局声称这是一场无法预报和预防的突发性地震。直到2006年唐山作家张庆洲的《唐山警世录——七•二八大地震漏报始末》一书出版后,我们才知道,原来,唐山大地震发生前,其实已经有许多地震工作人员多次准确的预测出了这场地震,发出了大量“大震就要来临”的高危警报,只是当时的有关部门出于政治原因,事前没有做出预报,才酿成了大难。而在这场大震中,距唐山市中心仅65公里的青龙县却成了唯一的例外——由于当地领导在得知专业人员发出的地震预警后,顶着被摘乌纱帽的风险向全县预告了灾情,让全县人民在大震前及时进行了疏散,结果在唐山大地震中无一人伤亡,被人称为“青龙奇迹”。

可见,如果当年的中共当局能够象青龙县那样在获悉地震前兆后及时发出预报,组织唐山市民疏散,当地震来临时绝不会造成24万人丧命。与其说这么多人都是死于天灾,不如说其中的许多人其实是死于中共当局的人祸!

不幸的是,这刚刚发生的汶川大地震可以说完全就是当年唐山大地震的重演。

尽管国家地震局如同当年一样,一口咬定这次地震事前没有发现任何迹象,更没有人做出过预测,汶川大地震同样也是一次无法预报和预防的突发性地震,但事到如今,大量确凿的证据已经证明,在这次地震来临前,已有多位专家做出了非常准确的预报,并送交了国家地震局等有关部门。中共当局事前完全清楚在四川将发生地震的情况,只是出于害怕做出预报会影响他们眼中的所谓“社会稳定”而未进行预报,只在核军事基地等有限的范围内采取了预防措施。

这就是说,中共当局如果能够象当年的青龙县官员那样,在震前把人民的生命财产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政权稳定放在第一位,将专家提供的地震预测资料公之于众,及时组织疏散,采取预防措施,本来完全是可以避免那么多人死亡的!

因此,仅仅进行救援和哀悼死者是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