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校园一片净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我是一名在教学第一线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初中语文教师,还担任着班主任工作。我所在的学校是市里名校。在校学生多,各班的学生容量大,教师的工作任务繁重。在世风日下,物欲横流的今天,校园也不再是一片净土。教师们在埋怨着自己收入微薄、工作劳累的同时,把创收的目光盯在了学生身上。教师们利用双休日给学生补课,在学校的课堂上却不大用心教课,把教学重点转移到了课下。教师们私下收家长送的礼,班主任利用手中的这点权力和家长搞关系,找家长办事,给关系好的学生安排好的座位,课堂上重点提问,重点辅导。学生和教师形成了金钱交易关系,校园这片圣洁的净土染上了铜臭的味道。

刚刚三十岁出头的我,在这大染缸中也同样着色。一到双休日,我就想尽办法把学生召集到家里来补课,直接向学生收费。一到年节就有家长登门来送礼,送的东西有日用品,高档服装,名牌烟酒,有的还以给孩子压岁钱为名,直接送二百到一千元钱。有的家长送的少,还有怨气,不给人家好脸色看。就这样在利益的诱惑中,在忙忙碌碌中,在争名夺利中,我活的好累好累呀。我太注重名利了,有时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和学生的关系早已失去了那份纯真与圣洁。有时静下心来想一想,心里总有一种酸楚与迷惑,不明白人到底该怎么活着。

九九年三月我幸得大法,从此我的人生掀去了蒙尘的一页。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把我从迷失中唤醒,让我找到了归航的方向,我从此找到了人生航船的坐标。我找回了自我。我按真善忍的标准衡量着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把自己的言行归正在法上。我放弃了双休日和寒暑假补课赚钱,把教学能力和水平投入到学校的教学中,不做刁难学生和家长的事,学生座位按大小个排坐,拒绝收学生家长送的礼品和现金,学生家长请吃饭也婉言谢绝。

有一次,一个和老师们关系特别熟的家长,给主科教师每人送二百元的购物券。班主任刘老师把小票已经收下了,我拒收,刘老师和王老师找到我埋怨道,你炼法轮功就炼法轮功,还来真的了,你不收我们咋收,我俩还是党员呢。我说,大法要求我按真善忍做,我不做就不配当大法弟子。她俩见我态度坚决,她俩把小票收下了,不再劝我。

还有一次,一个家长把一张十斤的鸡蛋票和一张一桶花生油票趁我去上课时塞進了我的抽屉里就走了,我就找到这位家长单位把小票退了回去。该家长和她的同事不理解我的做法,我说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她们说现在社会上人们不都这样吗?我说法轮功就是让人道德回升,不随波逐流。家长和她的同事们都佩服法轮功。

我班有一个男生不会写作文,学生家长老张托朋友让我给这位学生单独辅导,我利用课间给这个学生分析、修改了他的几篇作文,这个学生進步挺快。老张十分高兴,开车到我家非要给我一千元钱。我告诉他我学法轮功做好人,辅导学生提高是我的职责。再说我教书挣着工资呢,自己的学生多关照一点是应该的,不要动不动就用钱来衡量。这钱我坚决不要。结果老张把钱扔下就开车跑了。后来我听说这个学生一本课外书都没有,我想把钱退回去又找不到老张,我干脆带着这个学生花了一天的时间,给他选购了一千元钱的课外书,我没告诉学生这钱是他爸给我的,我说是他爸托付我办的。学生十分高兴。九九年十月,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邪党拘留后,老张一家逢人就讲这件事,还呼吁家长们把我从拘留所营救了出来。

以前学生犯错误我都是简单粗暴的打击、压制、吓唬,和学生关系搞得很紧张,有的学生嘴上认错却口服心不服,背后骂我、恨我。我修炼法轮功后,改变了原来的做法,用善心对待学生,和学生平等交谈,本着关心爱护学生的原则循循善诱,引导其读书,这样教学效果非常好,教学成绩名列前茅,和学生的关系相处非常融洽。

我拒绝收受礼品的高尚师德,以及我较高的教学能力和水平,连同我对法轮功修炼的坚定,成为佳话,被学生和家长传向了社会,市区许多人都知道有个修炼法轮功的教师是个好人,却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无辜被邪党迫害

我几经拘留、劳教的迫害和酷刑摧残又重返校园,我的学生根本不听信媒体疯狂的抹黑法轮功的负面宣传,他们以热烈的掌声迎接我再次登上了这七尺讲台。现在我用自己的言行,在师生中用真善忍的法理净化着校园这片圣洁的土地,我要让“真、善、忍”这宇宙的光辉滋润着每一个复苏的生命,还校园一片净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