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国会议员要求无条件释放许那(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是一位小有名气的中年画家,在被中共以“奥运”为借口迫害。她的丈夫于宙是著名民谣乐队“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的音乐人,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被迫害致死,距离他与许那从演唱会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仅仅十一天的时间。

许那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就曾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在监狱里遭受酷刑折磨。今年年初和丈夫于宙同时被非法在抓捕后,就一直被非法关押。中共当局甚至不让她参加于宙的丧事。目前许那被关押在崇文区看守所,并面临中共的非法判刑。

他们夫妇的悲惨遭遇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比利时绿党议员、国家议会请愿委员会副主席菊丽埃特·布勒特女士(Juliette Boulet)特别致信比利时外交部长,在陈述了许那所遭受的迫害的同时,要求质询中共当局许那目前的处境,并无条件释放许那,和保障她的人身安全。


比利时国会议员菊丽埃特·布勒特女士。

以下是国会议员菊丽埃特·布勒特女士写给外交部长卡偌·德·顾特先生(Karel De Gucht)的书面问题信的译文:

部长先生,

最近发生在西藏的事件没有让我们漠然处之,并且使我们重新面对,在与中国关系的前景下,其不尊重人权的问题。

尽管如此,我们感到比利时政府鉴于与中国的经济伙伴关系,其立场表现的不情愿,这种把经济利益考虑置于人权之上的行为使我们感到可悲。

因此,除了我们几个月前被搁置的决议的提议和对这个议题的讨论被持续报导外,今天我们想要问你有关许那,一位在中国和香港都有名气的画家,她的处境如何?

在二零零一年,她一直被拘留在一个位于团河的劳教所和北京女子监狱里。在那里,她受到各种酷刑,并被强迫从事高强度工作。她多次在一间小牢房中被毒打,有一次同时被八名囚犯殴打。它们(中共当局)强迫她盘腿坐下并和她的身体绑在一起。她一直被剥夺睡眠,他们还让她在雪地中冻僵,一个多月不允许她洗漱,还有其它形式的折磨。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许那和她的丈夫于宙,一位中国最知名的民谣乐队之一 “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的成员,在音乐会后返家的路上被北京警察抓捕。他们立即被关押到通州区的拘留所。

二月六日,于宙的家人收到一个通知,要求他们立即去清河急救中心探望于宙。当家人到达的时候,于宙已经死亡,身上盖了一条白色床单。他的脸上仍然带着呼吸器,但双腿已然完全冰冷。医生坚持认为,于宙死于绝食导致的糖尿病,但他的家人不能相信,因为于宙一直非常健康。警方要求对尸体立即火化,家人反对,但家人要验尸的请求被拒绝了。

许那不能参加丈夫的葬礼,并被关押到隶属北京公安局第七处的看守所。她已经被以“参与非法组织”和“妨碍法律实施”的罪名起诉。这个监狱基本上关押的都是政治犯。

许那从她的律师那里知道了于宙去世的消息,她决定提交一份申诉,要求知道事件真相。于宙和许那的家人受到了威胁,而且警方也向他们施压。我们已经获悉,起诉许那的案件由于国际社会的压力已经被推迟。

部长先生,许那女士遭遇的事例远远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中共当局对持不同意见的人士进行封锁,并以非人道的手段拘留他们。失踪的、没有任何消息的人的数量令人吃惊。尽管所有的媒体或是独立观察家都被禁止,但酷刑及那些恶行已经被非政府组织大量报道出来。

那些人不能享有无罪的假定,没有权利去保护自己,去陈述,并且经常在需要时得不到任何的医疗救治。这些状况致使我们得出唯一的结论:要求无条件释放许那,以及大量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的人士。

作为一个民主的、尊重人权的国家的代表,部长先生,请给那些对人类条件的卑鄙的勒索带去些光明,确保许那女士没有危险,这是我们,也是你们的责任。


(签名)

菊丽埃特 布勒特
绿党国会议员
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