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严酷洗脑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原址在重庆市茅家山,为躲避国际人权组织的追查,便迁移到重庆市石马河。通过粉饰打扮和化妆,已把迫害法轮功的四大队乔装为育新(心)学校。(已传达到人,还未正式挂牌)从此这里撤走有形的酷刑刑具,每人都要象学生那样整理内务,打扫环境卫生,参观的人来人往,一时成了全国的“先进单位”,硬要把一座地狱装扮成“可爱的天堂”。

这个“学校”非法关押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这里的管教、牢头(恶警),简直失去了人性,她们不用刑具,改为更恶毒的手段残酷迫害大法弟子。集所有手段,采用各种手法在精神上摧残,在精神上24小时内没有松弛时间,昼夜都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状态,使人慢慢变成一具僵尸,机械的跟着包夹、牢头转。

首先,对到这里来的大法弟子,牢头每人派两名经过培训的包夹(同性恋或吸毒犯)进行所谓整训。(整训成效和包夹的减刑或延刑挂钩)由包夹实施迫害。就体罚,几十种之多,诸如面对墙壁罚站,不准吃饭,不准睡觉,军蹲、虎卧、站军姿、老牛拉车、跑步、走鸭步、喝潲水等等。说是整训,实是整人,就要在这个“整训”期间把人变成鬼。

这里不存在你做的好与不好,实质就是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程序,要在这个阶段从精神上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同时,在吃的饭菜里加上一些不明药物,吃后让大法弟子昏昏沉沉,理智不清,神魂颠倒,抹去对大法的记忆,从而失去正念,原本背熟了的《洪吟》、经文、大法再也想不起来了。这时,牢头、管教、包夹开始对大法弟子强行洗脑,学文件,看电视,背牢规,关小号,灌输邪党一整套的歪理邪说。

在此期间不与外人接触,几天几夜不许合眼、睡觉,包夹把拿去的衣物当着大法弟子的面用剪子一下一下的慢慢给剪成条块,然后再叫大法弟子拿钱买。包夹还得意洋洋的说:“你看我们多自由,在车间可以说话,吃东西,还可以同性恋,在外面日嫖夜赌,打杀抢样样都来,队长还说我们是最有灵性的,看的起的才被选出来管你们,哪个叫你去炼那个功呢?”整训十天半月下来,使人完全变成不是人样了,有句歌谣:“到了石马河,美女变砣砣,是人难得活。”

江津一大法弟子,两脚掌被体罚军蹲,烂成洞了还得继续蹲。铜梁一大法弟子(34岁)刚来两天,被包夹林发兰、陈容、彭宗秀等人迫害后,第二天就说不出话了,起不来床了。

还有一大法弟子被刘承岭等几个包夹拉到坝子中间,在光天化日之下,迫害昏死两个多小时,醒来后,她又盘腿打坐,喊“法轮大法好”,又被包夹用带子绑住脚,用封面胶封住嘴,不停的狠狠拉扯她的头发。那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不“学习”、不“转化”,直到现在还在遭受残酷迫害。

整训不合格的长期在这里关小间受迫害,整训结束的到车间参加劳动。说是整训结束,实际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进入第二个阶段,让你一边为她们创造经济价值,一边继续迫害。就以包糖果车间为例。在这里的大法弟子仍有两个包夹监管,昼夜不离。按年龄大小,每人每小时包糖果6.5—9.5斤,年轻点的一天要包120余斤,年老的也要包近80斤,完不成的数量,每天累计起来作为加刑期的数据,一天要做十二个小时,完不成任务自己自觉延长时间,时常是包到深夜2—4点。还没睡着,天又亮了,早七点又该起床了。这里睡觉有个规定,不能面朝里,必须面朝外,对头监管、包夹,其它睡觉的姿势都不行,怕你发正念或背经文和大法。在这里,不顺管教的意,不如包夹的意,就遭受体罚。一体罚就是几个小时,但不减包糖任务。说话不行,怕传递信息,看人一眼也不行,怕在传递信号,这都要遭体罚。被关押在这里的人,最不愿家人来探监,因探监结束后,管教和包夹要搜身。全身扒光成祼体,把衣物全拿去检验,一检验就是几小时。要是在冬天那就惨了,冻个半死不可。这里的人“学习”洗脑紧张,生产任务繁重,生活又差,管制又严,一个个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不知他们还能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