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纪实:缘结伽兰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八日】在一个非常非常久远的、也不知是哪一劫的一个久远的年代,一匹很象现在麋鹿的七彩锦神犴,驮着自己的主人,在浩瀚苍茫的大穹中,不知穿越了多少空间,也不知走过了多少岁月,最后来到了伽兰山。

伽兰山是毗蓝菩萨的修道山所,寺院上空祥云缭绕,凤鸟齐旋,山中青松翠柏,奇树参天,千藤绕绿柳,百花衬红颜,芳草吐异香,仙溪流潺潺。

一天,毗蓝菩萨领着守山的童子飞云和侍院的女童飞天在山门外虔诚的双手合十迎接着这位从大穹远方来的客人。客人下了坐骑,向菩萨单手立掌还礼,双方问询之后,从神犴角上解下用金线织成的缰绳,在缰绳中间系了一个扣,交给了飞云,就顺菩萨向寺院走去。飞天给客人与菩萨上完香,端上山果,沏好茶后,飞也似的从寺院跑向神犴。

该神犴身高九尺,身长丈五有余,头上长着两只角,每只角上各长着象打着大莲花手印的七个杈,不时的发出赤、橙、黄、绿、青、兰、紫七种颜色,非常艳丽,在空中交织成非常漂亮、非常绚烂的彩环。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中间上方,也就是天目的位置上还立长着一只眼睛,不时的睁开一下,闪出雷电一样的光。背上的皮毛简直象用彩色缤纷的丝线织成的软缎,非常柔软、光滑,不难想象出骑在神犴背上的惬意、舒适的感觉。

神犴神通广大,能上天入地,驾雾腾云,水火不侵,除邪妖,灭魔怪,吼一声山摇地动,捣海翻江,千禽息气,百兽销魂。不止是无上人间,就是旷宇中也是绝无仅有的神兽。

大约两盏茶的功夫,客人离开寺院,在菩萨的奉陪下来到神犴边,慈祥的用手摸了摸飞云的头,又摸摸飞天的头,语重心长的说:“我要去办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不能带着它,要暂时把它寄养在这里,过一段很长时间才能回来把它带走,你们要好好照管好我这匹坐骑,千万别把这丝扣解开,这丝扣把它的功能锁上了,否则这山就呆不下它了。”客人难舍的抚摸着神犴的角,捋了捋神犴背上的皮毛,然后和菩萨会意的点了点头,就驾起了祥云,离开了伽兰山。就这样,七彩锦神犴就成了伽兰山的一员,每天飞天侍候完菩萨,打扫完庭院就牵着神犴到山涧喝一顿甘甜的泉水,再吃几口清香的小草,飞云每天都驾着云头巡视一遍山中的一切,看有无不符合的山规的迹象与外来邪祟的侵袭,一旦发现,飞云就会立即销毁这些邪恶的因素。

一天菩萨又要外出去参加五百年一次的神仙大聚会,就对飞天说:“每次出游我都带着你,这次你就别去了,好好在家照管神犴吧。”。飞天执意要去,因为她觉得侍候菩萨是自己的天职,就暂时把照管神犴的任务交给了飞云,菩萨又叮嘱飞云几句,爱抚的摸了摸神犴的头、角,就带着飞天踏上了祥云。

一天,神犴似乎突然悟到了什么,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主人了,主人去哪里了,主人干什么去了,是否主人不要我了。一种失落、悲怆、迷茫的思念情绪交织在一起了,它决定要去找主人了,可是神犴运用不了功能,它知道很难离开这山了,望着璀璨的星空,望着茫茫的云海,望着大穹的尽头,神犴流出了泪水。更加思念,更加想念主人了,这种焦急的心情,使它的情绪有些暴躁,角上的彩光也逐渐的暗淡了,飞云也不知神犴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状态。飞云和神犴对话,神犴只是呆呆的看着飞云,眼里噙着泪水,而神犴打出的意念,由于层次的悬殊,尽管是仙童,也无法接到神犴的意念。

飞云非常着急,怎么办,菩萨又不在,也不知菩萨什么时间能回来,长此下去,一旦有什么意外,怎么向菩萨交待,怎么向神犴的主人交待。

已是第三天了,神犴角上的七彩光又淡了许多,飞云知道,一旦彩光完全消失将意味着什么,就试探着对神犴说:“你究竟为什么,是否想念你的主人了,如果是这样,你就喝一顿泉水,我就放你出山,去寻找你的主人吧!”神犴似乎听懂了飞云的话,收回了远眺的目光,感激的看看飞云,就喝了很长时间的泉水,又吃了几口嫩绿的小草,角上的七光又逐渐的开始妍丽起来。飞云知道神犴的心意,为了兑现自己许下的诺言,决意放神犴下山,他也顾及不了如何向菩萨交待,就把神犴牵到山门外,让神犴走,可神犴看着飞云直摇头,不肯走。

飞云突然想起了神犴的主人临走时交待的不能把丝扣解开的话,他明白了,丝扣不打开神犴走不了的。飞云现在面临着非常痛苦的抉择,放走神犴自己将意味着什么,不放走神犴,自己失约又将意味着什么,关键这一环,就是解不解开丝扣的问题。看着神犴期盼的目光,想着对神犴许下的诺言,望着远方的大穹尽头,飞云终于放下犹豫的心把丝扣解开,又把丝绳盘在神犴的角根上,用脸在神犴的头上紧紧的贴着。他不知以后是否还能见到神犴,也不知它下步的命运如何,就闭上眼睛,他无法睁眼看着神犴离去的情景。神犴用嘴在飞云的身上拱了几下,这可能是用它最亲昵的动作向飞云表达的感激之情吧,又向山上的寺院点了几下头,这可能是对菩萨的一种遥拜方式吧,它不知道一旦离开自己曾经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伽兰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去哪能找到主人,更不知道朝哪个方向走才能找到主人,也无法知道以后能不能有机会回伽兰山看看,更无法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毗蓝菩萨、飞云童子、飞天童女。就这样,神犴怀着一颗要找到主人的心离开了伽兰山。

不知穿越了多少空间,也不知道走过了多少岁月,一天,一位长者挡住了它的去路:“你从何方来的,要到哪里去,为什么擅自在天宫中行走?”,神犴就把自己前前后后的经过说了一遍,又反问了一句:“你是谁,干什么的,能否帮我找到我的主人哪?”它觉得离开自己的主人是自己最大的失职,是对主人没尽到自己的责任,更是对主人最大的不忠、不敬!长者说:“我是太白金星,天上的星宿都归我管,你的主人是万王之王,是宇宙的主佛,因整个宇宙都变异了,不正了,宇宙将有一场大的劫难,这是末劫的整个宇宙的大毁灭,主佛为了拯救这一切,就把你留在伽兰山,既然你离开伽兰山了,就不能再回去了,正好我掌管的二十八宿里的井木犴因故调离天宫,该位置还空缺着,我给你就成人形去那里任职吧,等以后主佛传法、正法时你再随着诸天神下界去助主佛正法吧,现在还不是时候,只是主佛结缘阶段,为以后传法、正法做基础的准备阶段。太白金星望了望远方的天宇,忧心的说着:“也只有主佛的三字真言能拯救这个大穹了。”就这样,神犴在太白金星的加持下,隐去了真身演变成人形,就成了二十宿里的天将井木犴,他恪守着天宫的规矩,忠实的执行着自己的职责,也只到这时,他才知道自己主人的身份。

二零零八年新年,得半身偏瘫的一位患者,在曾经和他一起生活过很长时间的妻子的洪法中,得了大法,他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当他第一次看到《转法轮》上师父的法像时,他的眼睛流出泪水,不知为什么,似乎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不知在哪里见过,他得法不到两个月,就能下地踱步了,感谢伟大、慈悲的师尊——自己以前的主人,给他打开了尘封许久的这段时光的记忆,那个曾经和他一起生活一段时间的,又把大法传给他的,而在他病中又来护理他的妻子就是当时伽兰山的女童飞天,在她引见来的和自己经常切磋法理、交流修炼心得的男同修就是伽兰山上的飞云,也常来的和他共同学法的原单位的一位陈姐,也是在天宫任职时,二十八宿里的一位星宿,名字记不不清了,后来又有一位常来学法、切磋、交流的一位张姐,不知是毗蓝菩萨的哪一世修炼的化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