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实实在在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最近由于加强学法,并能静心去学,再和同修切磋、看明慧文章,感觉自己提高很快,每天都在过关,每天都在去执著心,每天都在提高。下面是我近段向内找的一些小事,与同修交流。

有一天同修丙让我帮助解决一个电脑问题,到丙家我轻松的就把问题解决了,丙同修还说同修丁也遇到了这个问题但没有解决,(丁和我年龄差不多,我们还曾一起学过电脑技术)听了感觉心里美滋滋的就走了。回家的路上,我向内找,发现“美滋滋的”的背后隐藏着很强的显示心、欢喜心、还有妒嫉心,都是后天的观念,它不是我。

前一段时间,听同修甲说同修乙近段出现病状,我就和甲商量当天晚上七点左右去乙家。晚上我带着五岁的孩子和同修甲一起去了乙家,由于切磋,忘记了时间,八点半左右我丈夫打过一次电话,催促我赶紧回家(孩子每天八点半洗漱睡觉),但由于乙家在农村,得走出很远的路才能到路上打到车,所以到家时就已经九点多了,一進家门就看到丈夫非常生气的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我也没说什么就赶紧给孩子洗漱,带孩子睡觉。

边陪孩子睡觉,边向内找自己:首先我去帮助同修这肯定没错,那为什么丈夫会生气,一定是我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向内找,第一有怕心,怕回来晚丈夫生气,他打完电话后就着急了;第二对丈夫有情,怕他生气影响夫妻感情,追求常人的幸福生活;第三有争斗心,以前发生矛盾经常会常人式的和他争论,挖其矛盾根源我发现在家时经常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被后天的观念所支配着,很投入的去演常人那个角色。意识到,我知道这些人心都不是我,都是后天形成的。我马上告诉自己它不是我,一下子我知道那些个东西在我身上已不起作用了,我也马上意识到丈夫的气已经消了。孩子睡着后,我去主动和他说话:“怎么了生气啦?对不起啊,今天回来晚了。”还没等我话说完,人家就说:“谁敢生你的气呀!”

修炼十个年头了,但在夫妻生活方面在近一个月才有了突破,我是一名年轻的女同修,丈夫不修炼,在去色心上,自觉自己在这方面没有什么执著心,所以一直没有刻意的去它,但始终还抱着一个观念,丈夫是年轻人,他不可能会在这方面看淡的,如果真减少或没有了可能会影响夫妻感情的,在我脑子里还形成了一种观念“几天一次”。最近接触一位外地懂技术同修,在我们平时的切磋中他给我增添了很强的正念,我也是搞技术的,接触的同修很多,大部份是协调人或资料点的同修,我就想如果我也能象他那样给我所接触过的同修那么强的正念,那我们的整体将提高的多快,所以就更坚定了我一定要修好自己的决心,修好自己救度的是无量众生,修不好时不但毁自己的无量众生,还会影响到其他同修。那段时间感觉自己满脑子是正念,心中想的都是整体是众生,那个“几天一次”的观念都不知忘到哪里去了,结果十多天了丈夫没有任何行动,而且我们的感情还和以前一样好,这时我一下惊醒了,是我的问题呀,是我没有真正的放下色欲之心,才导致“几天一次”。

有一次,在单位领导让报一个表,我告诉领导党办的工作我已经不管了,交给谁谁了,这个表让她来做吧,领导同意了。结果几天后,领导打电话非常严厉的批评我说:“××表怎么还没报,上面打电话就咱们没报了,你工作怎么做的?”我当时心里不太舒服,说我已经把这个工作交给××了,领导说:交给她就完了,你就不管了是吧?我没再说什么,不管事情表面对与错,只有无条件找自己,向内找发现自己不喜欢听不好听的,就喜欢听别人夸自己,虚荣心强,别人一批评或否定自己不管对错都不爱听,再有责任心不强,在证实法上有时救人的责任感不强、麻木、懈怠、面对同修被迫害也没有做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好象“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写到这我发现这是一颗非常肮脏的私心,找到了马上分清它,是后天的观念。当我能分清它和我的时候,我感觉师父已经在帮我往下拿这些物质。一会,领导没事似的進我办公室来了,我笑着说:“下次一定催她早报,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了。”他也笑了。

我深深的感受到只要我们真正能达到法的标准,大法是无所不能的。当我能正确的面对修炼中的矛盾时,有时自己还觉的很高兴,现在想来,这都是我们修炼人最基本应该做到的。修炼十年了,才知道真正去实修自己,真是惭愧,愧对师尊!愧对众生!

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没有多少时间再容我们去浪费,失去的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让我们抓住每一次矛盾、每一次刺激我们心的话、每一次自己不正的思想念头勇猛精進的修自己。师父要我们大圆满,回归到我们的最高位置,那里有我们的众生在期盼着他们的主的回归!精進吧,同修们,别再给自己以后的修炼路上留下遗憾!

层次有限,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