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市中心声援三退集会 揭中共黑色暴力(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二零零八年六月八日,在退出中共的三退大潮即将突破三千八百万前夕,墨尔本市中心的城市广场举行了「声援三千八百万勇士三退」及揭露美国纽约法拉盛中共黑色暴力的集会活动。


墨尔本声援三退集会现场的图片展吸引不少华人驻足


民众踊跃在呼吁北京奥运前停止迫害法轮功的百万征签书上签名

进入二零零八年以后,中华大地灾难连连不断:

一月:南方暴雪肆虐。据民政部公布:二十一省市不同程度受灾,一零七人死亡,八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一千一百亿元人民币。

二月:股市开始暴跌。全体股民被集体套牢,一天就蒸发掉一个广东省。

三月:安徽瘟疫初现、藏民罹难。

四月:T195海之情号奥运第一列山东淄博脱轨与对面正常行驶的列车相撞,造成七十二人死亡,四百一十六人受伤。

五月:四川汶川大地震接踵而至,遇难人数已逾七万……

集会现场的图片展在告诉来往的人们,这一桩桩、一件件,是天灾,它更是人祸,在灾难面前,中国人民精神上的觉醒才是最可贵的!阅读《九评》、传播《九评》,认清中共政权的伪善和草菅人命的残暴,越是在危难时刻,越不能放弃精神自救,只有保持精神上的正义、清醒和理智,走出中共这个邪灵带给中华民族的灾难,才能真正的得救。

若发生类似法拉盛事件 警署要求立即报警

墨尔本退出中共服务中心每当三退人数增加一百万,就会举行一次游行或集会,声援三退勇士。维省法轮大法佛学会会长肖中华先生说,「当维省警察总部获得了法拉盛事件的信息后,相关的警官主动打电话找到我们,要求我们跟他们会谈,他们问了我们很多问题,最后他向我们确保,我们和平抗议游行这些权利他们一定会保护的。如果受到来自中共的任何压力,如果在墨尔本发生任何相关的事情,要第一时间告诉警方,警方一定会制止这些事情的,而且也会通报给其他警察和相关部门,让他们有所准备。」

据悉,通过奥运火炬在堪培拉传递,中国留学生在澳洲大地上演了一出文革时期红卫兵小将的闹剧,让澳洲警察震惊。警方表示,现在仍然在搜集资料,但很明显中国大使馆和领馆是主要的背后支持者。其中施暴者已经被逮捕,面临被遣返的境地。正如警官们自己所说,「很多从独裁国家出来的人,他们看到警察害怕,因为在那些国家警察都是替政府说话的,在这里,我们警察是为了保护人民的合法权利不受侵犯。」

在墨尔本有八个退出中共服务中心,二零零五年春成立以来,一直秉承「传九评,促三退」,帮助华人认清中共强加的苦难,尽快退出中共,从中共的枷锁中解脱出来。

百万签名获民众支持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发起的百万签名活动,呼吁中共在奥运之前停止迫害法轮功。集会时,征签义工吴建国说,「征签已经搞了好几个月了,今天的效果是挺好的,我们征集了好多签名,很多人都是自己主动走上来给我们签的,我们不需要做太多的介绍,因为他们已经了解情况。我们争取在奥运会之前交给国际奥委会。」

「中共内部的人也知道中共的末日快到了,但是他们自己还不愿意清醒,他们不去为自己找些后路,还在这里做些垂死的挣扎,这是最可悲的。」

追查国际维省发言人:建议华人不要听信谎言

追查国际维省发言人樊先生在发言中表示,中共在纽约法拉盛导演的黑色暴力,让他想起早在二零零零年年初,当时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为了配合大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在墨尔本华人社区散布法轮功谣言,威胁各华文媒体不要刊登来自法轮功团体的消息和文章,并且要刊登有他们提供的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报导。

他说:「导演法拉盛事件,将国人对地震的关注转移到法轮功学员身上,这是文革在海外的翻版,用一部份人打击迫害另一部份,这是国家恐怖主义,我们坚决谴责这样的行为。」

他建议海外华人,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快快退出中共。

三退集会受到各界人士的支持

潘永代表中国民主运动墨尔本联盟的全体成员,对于近来中领馆操纵特务在纽约法拉盛破坏退党服务点,暴力围攻、殴打退党义工一事,表示极大的愤慨和强烈谴责,坚决抗议中共这种流氓行为。

他说,「二零零八年是一个不寻常的一年,在中国至今为止灾难不断,但如何避免更大的灾难是每一个人应该关切的问题,可是专制的中共政府却不顾人民的生死存亡,不是积极组织抢险救灾,挽救那些生命受到威胁的民众,反而为了转移人民的视线,把矛头指向退党服务中心。天灾虽然不可以抗拒,但这次天灾一大部份出于人祸。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置灾民的生死与疾苦于不顾,指使特务嫁祸法轮功,挑动海外华人把仇恨转向法轮功。这是中共邪恶的本质一贯伎俩。」

「中共的罪行注定了它将被彻底解体的命运,中共的继续存在是中华同胞受难的延续,退出中共是历史的需求,是全体中国人民的需求。」

「我们坚决支持退出中共运动,支持维权正义行动!所以,我们在为死去的人哀痛时,不要忘记告诉那些活着的人,退出中共邪党,换一个有人性,真正爱民,负责的社会。」

共产党解体命运不可扭转

Simon Vereshaka来自乌克兰,他在发言中讲述了在苏共统治下,自己一家的经历。他说,「乌克兰受共产党统治的时候,我母亲的舅舅被苏共杀了,因为他们怀疑他。苏共摧毁了乌克兰的语言和文化,屠杀了很多人民,许多乌克兰人就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家园。我母亲一家逃难来到澳大利亚,我的外婆由于目睹了屠杀的惨状,精神错乱了,她老是担心苏共会来到澳大利亚把她杀掉,她处于极度的恐惧当中,不得不依靠电击治疗。」

来自前罗马尼亚的Juliana说,退出中共,这是中国人能做的最受鼓舞的事情了。「我一生中四十多年都是在共产主义国家度过的, 八十年代中期当我来到澳洲时,我曾和中国人一起工作过,我发现我们有更多共同的地方,因为共产党在世界各地都是一样的(残暴)。我们离开自己的家园,背井离乡来到这里都是为了孩子们,让我们的后代不再受到压迫、贫穷和饥荒。《九评》我在四十年里在东欧受到的遭遇都在《九评》这本书里有详细的披露,所以来自共产主义国家的人一定要看,我们能对共产党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才能避免悲剧不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