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力救乾坤满载苍穹》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读同修的文章,几次掩面痛哭。生命深处那些记忆,象打开了闸门的洪水,恣肆奔流。原来,那肝肠寸断,那痛彻骨髓,那千娇百媚,那生死追随,那文韬武略,那大智大慧,那英武刚烈,那百折不回……那一切曾经穿透时空了然于胸的场景,那不期然撞击心肺的感觉,那自幼年时就如影随形的极端热情与冷漠,都是自己生命中最真的历史。

象同修一样,孤独,似乎是我永远的个性。曾经,多么想象其他人一样,有闺中好友,可以畅所欲言。可是,每当有人离我很近,我却突然拒人于千里之外。不属于任何一个家庭,不属于任何一群朋友,更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多重的矛盾性格,倏忽而来倏忽而去的莫名情绪迸发,让我心力交瘁。从小,向往远方,无来由的认定远方有我等待的人,有最真的信赖。为此,曾经追寻过,荒唐过,绝望过,放弃过。冥冥中,多少次我仰望苍穹,呼唤我的守护神:你在哪里,这心里身外的重重苦难,求你点化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在此生的最低点,我遇到了师尊。是的,我遇到了师尊。虽然,我从未见过师尊,可是,我知道,每时每刻,我都在师尊身旁。曾经,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捧在手心,洗净放到莲花宝座之上;曾经,师尊一眼看透我的心底,于无声处,我泪流满面,跪倒在师尊法像之前,忏悔生生世世的罪过;曾经,师尊与我对面而坐,看一个跌倒了又爬起的弟子吃着最简单的饭食,义无反顾放下生死,在最简陋的小屋里打印资料兑现史前的誓约;曾经,师尊给我拿开铁锁,让我体验无所羁绊飘飘欲仙的舒畅;曾经,师尊在我面对邪恶选择大法正念坚定时,轻拂衣袖顿时天清日朗,弟子从此无惧无畏,因为,我的生命已经从新由大法造就……师尊啊,您知道弟子的心愿:哪怕,我是您衣带拂过的那一粒尘埃,我也要开放成一朵绝尘的净莲,再不给您带来一点操劳与麻烦。

生生世世所有的那一切,都是我,可是,我都不要!我对着历史大喊,对着时空大喊:走吧,那一切恩怨情仇,那一切纠缠不尽的孽缘,走吧,永远埋在过去的尘土中吧!我都不要!自此,人神永隔离,仙凡两分开。欠我的,我不再追偿;我欠的,我给最好的补偿。这一个留在人中的真我,只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兑现当初对师尊立下的誓约: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师尊,我是您不争气的弟子中的一个,那么多的彷徨无措,那么多的思量琢磨,都是放不下人啊,都是不相信您啊,师尊。您静静的看弟子苦修,修的苦,修的难,修的慢,您慈悲的眼神里,竟然有泪光充盈。师尊,这是弟子的罪过啊,再难以挽回。

再次炼功,弟子站如山岳,摩天抵地。低头看,恶浪翻滚,却只在两脚之上;抬头远望,在山的那一边,金光迸射,立刻将扫尽寰宇。头顶抱轮,擎起宇宙苍生,见无数众生欢呼雀跃,涕泪奔流交相呼告:“王者归来!王者归来!王者归来!”我的泪水,早已滚滚而下,滴落尘埃。

多少次,看到那么多同修被欺凌,我压抑住发自心底的愤怒,以为那是不善。可是,今天我明白了,那不是不善,那是来自生命本源的金刚之志,那是神清除邪恶保护大法救度苍生的本性。如果,我们每一个师尊的真修弟子,能同时发出这样强大不可摧毁的神的正念,邪恶还能在哪里遁形,所有空间,从最宏观到最微观,从最最大粒子到最最小粒子,看哪个还敢对大法不敬,看哪个还敢对大法弟子不敬!

时间,在此刻静止。今晚,属于我,一个觉悟了的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师尊的真修弟子。永远,永远,我溶于大法之中,为法而成,为法而生,为法而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