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火”传宁夏 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奥火”六月二十八日开始在宁夏中卫市、吴忠市、银川市传递,当地中共恶党徒犹如惊弓之鸟,对法轮功学员监视、骚扰、跟踪、绑架等迫害。在此前后,有的是恶警直接到法轮功学员家,有的是到单位,有的是利用居委会,个别恶警还强行进入法轮功学员家中强抢物品。

一些法轮功学员家周围每天有十几人换班盯梢;有的学员家的楼道被公安恶警装上了监控器;有的只要出门,盯梢的人就跟上了,走哪跟哪。据悉,这些参与盯梢的人,有一些是“六一零”恶徒指使居委会的人在辖区找的,每人每天可领到三十元钱的报酬,其中还有一些是中学生。

六月三十日中午,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郑永新被银川市富宁街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先是被非法关押在富宁街派出所,恶人说七月一日放人,理由是恶党邪火七月一日在银川传递结束。之后,邪恶之徒不但没有放人,反而又把郑永新非法劫持到银川市看守所。郑永新原来是银川供电局职工,大学文化,因坚持信仰被开除,分别被宁夏劳教所、宁夏固原监狱非法羁押八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非法羁押期满,被宁夏“六一零”恶徒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二零零八年新年前回到家中。目前他妻离子散、居无定所,在朋友的服装店打工,又遭此次迫害。

银川市大新乡派出所恶警六月二十日,闯到法轮功学员刘燕家,将刘燕及一岁的孩子强行绑架,晚上又哄骗孩子的父亲小张到派出所接她们母女,但当小张到派出所后,恶警却只把孩子交给了他,连一句话都没让他和刘燕说。刘燕被非法拘押在大新乡派出所,后来又转到银川市兴庆分局。六月二十六日她的大儿子去看了她。刘燕的丈夫在无法照料孩子的情况下,将两个孩子送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置之不理,恶警让刘燕大儿子将年仅一岁的小孩子领回家,仍然没有释放刘燕。目前两个孩子在家由刘燕丈夫照料,生活十分困难。

宁夏固原市隆德县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何向龙,六月十七日在沙塘镇中学上晚自习期间,被国保大队恶警伙同沙塘镇派出所恶警闯入学校,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抓捕。何向龙曾在二零零七年荣获“优秀教师”称号,深受学生尊敬。

银川市法轮功学员、工程师谢毅强被非法判刑四年,六月十一日邪党法院非法二审后至今没有结果。

六月下旬,银川市金凤区女法轮功学员张芳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窦建勇在宁夏平罗县被绑架,后被平罗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六月四日中午,银川市法轮功学员王丽芳在家中,被陕西省靖边县国保大队的十一名恶警(其负责人:任宝川、赵凌勇)绑架,带到靖边国保大队。

银川市兴庆区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已经七十多岁,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

因为开个运动会,连一个七十多岁、手无寸铁的老太太都害怕,中共恶党的强盗行径引起老百姓的强烈愤慨。宁夏当地有许多人公开讲:奥运给老百姓带来的不是喜悦,而是灾难;北京奥运展现给世界的是人权和人类的尊严可以被肆意践踏。这也充份彰显出恶党徒末日前的疯狂,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完全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因二零零八年奥运在北京召开,全国已有一千八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有的地方抓人后,不经任何法律途径直接就判刑,刑期至奥运会结束。恶党徒践踏法律、泯灭良知,以奥运为借口对手无寸铁、一心向善、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是对奥运精神和平、友谊的亵渎。

再次奉劝宁夏“六一零”恶徒乔成恩、姚迎利、王满等被邪党利用的行恶者,赶紧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将功赎罪,立即无条件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及家人选择美好未来。如果继续这样伤天害理、迫害好人,必遭天谴。同时劝告那些为了区区三十元钱,盯梢、跟踪法轮功学员的世人:不要助纣为虐,犹大出卖耶稣得到了血钱,却遭了恶报。

纵观历史上的残暴统治者,不管是商纣王、隋炀帝,还是上个世纪的中西方法西斯份子,作恶多端的,都没有逃出历史的惩罚;古罗马帝国曾经多么不可一世,因残酷迫害基督教,在强大的瘟疫面前灰飞烟灭。中共违背天理干尽坏事,天理不容,气数已尽。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延续了近九年,早已是力不从心、骑虎难下,如今已把自己拖向了苟延残喘、即将覆灭的境地。

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安排,也是不久即将到来的现实。古今中外的著名预言都预言了中国的朝代更迭、中共的产生与灭亡,及人类此时将有大劫之忧。今天,在生与死面前,神给人们选择的时间与机会越来越少了。尽快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相信 “法轮大法好”,才能拥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