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灵欺软怕硬

近期另外空间所见之三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

(三)邪灵欺软怕硬

昨日看见许多共产邪灵如疯了一般,聚成一堆,浩浩荡荡大喊着四处搜查大法弟子。遇见单个的大法弟子,或者没有它们能力高的(它们自己衡量),就蜂拥而上一顿暴打后绑架走;遇到大面积的大法弟子不敢动手,就跟在后面等有落单的了再上去暴打;遇到单独的能力强的弟子,就打一阵,打不过就跑。反映到这层空间就是共产邪灵是欺软怕硬的,如果大法弟子连成一片它们是不敢动的,而退一步讲,如果有的地区大法弟子没形成整体,但是每个大法弟子正念都很强,它们也不敢动,它们专门挑它们认为软弱的下手。

在另外空间它们就找到了我,因为我落单了。看见它们数量众多,我就东躲西藏,奇怪的是无论藏在什么地方,它们总是能找到我,于是我再躲换到另一个地方,最后还是被它们发现,而就在它们得意的围了上来的时候我的正念出来了,被逼的,我就无法再忍受一个大法弟子居然被它们追着躲,于是我想到了消灭它们而不是束手就擒。那一瞬间正念真的是惊天动地,顿时身上发出万丈光芒,硬是把它们熔化了一大半,剩下的也四处逃窜。看来它们最怕我们形成整体,二怕我们强大的正念。

还有一件事情要说的就是国旗的问题,它们能从邪灵国旗上汲取能量,因此一定要多对国旗发正念,让我们周围的学校不升国旗。

(四)关于活体解剖大法弟子的卑鄙行为

其实在一九九九年前后,我早已看见过另外空间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经过,甚至在另外空间亲身体验过那个痛苦的过程,那时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到近年来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并非法出售牟利这件事情被曝光后,我才知道原来我在另外空间见到的情景是指的这件事。记的还是在迫害的刚开始,我经常会在睡梦中(即另外空间)看见自己置身于医院当中,并躺在手术台上,周围有好多戴口罩穿着蓝色衣服的人正在看着我,它们用手术刀划开我的前胸,然后我会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元神无法忍受有时从那空间挣脱出来,但是出于好奇我又闭上眼睛继续進入那层空间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受着它们用一些器皿在我的体内搅来搅去,旁边还有一些外国人说着英语在指点着,然后它们取出些什么,因为太疼我实在坚持不住就醒来了。

从这件事发生后,我变的坚强了起来,为什么呢?我是个很怕疼的人,从小就恐惧扎针,长大了亦如此,但是从那个被解剖的梦以后我就再也不怕任何疼痛了,因为和被解剖的痛苦比起来,一切疼痛都变的微不足道了。所以当邪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这件事情被曝光后,我是很愤怒和难过的,写到这都心里难过的想流泪,因为我深知那种痛苦,然而我还可以从那层空间解脱,只要一睁眼睛就行了,可是那些无辜被害的大法弟子该有多么痛苦与绝望啊,手不能动,口不能言,身上承受着万般魔难,所以我只要发正念,是一定要铲除另外空间操控恶人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一切邪恶的,并让与其相关的恶人遭现世现报。

另外,我天目也多次看到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邪恶基地,具体在哪无法确认,只能说出一些特征。一共有这样几种地方:一是农村的样子,但是所在的地方很隐蔽,例如一排排的平房,那邪恶基地就位于紧里面的平房,而且是有一层层的围墙的地方,象迷宫一样。二就是工厂。这是我看到最多的地方,看上去是有好多大集装箱,还有吊车之类的,实际是用来掩盖的,里面就是一个小型医院,还有直升飞机,运输工具居然还有摩托车,一个个保温那种小铁箱子里面装的都是内脏之类的。那里戒备很严格,都是带枪的,戴头盔的军人层层把关,它们都戴着口罩,外面有人進来,都有暗号、口令之类的。还有就是医院本身了,但都是非常大的豪华的医院,医院内部我看的很清楚,详细,但就是没看见外面的牌子,否则早就曝光了,这里比较恐怖一些,好多大法弟子的身体是用来做实验的,很血腥,有的泡在水里,我看了几眼就害怕了,谁也想不到外面绿草遍地、里面人来人往的大医院居然有这样的罪恶发生着。当然它们是有专用通道的。我记的有家医院是有电梯和滚梯的。再有一个地方让我很难相信,是个书店,书架后面有机关可以打开个通道,里面就是个小型基地,平时倒卖器官的时候以运书作为掩盖。尽管我有的时候能看的比较详细,甚至连周围的建筑名称都能看的很清楚,可我总是想多记几个,等一睁开眼睛就都忘了,再想仔细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种力量给我往回推,不过既然能看到这些也不是偶然的,还是写出来吧。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