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转折——从右派到局长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明慧记者王枚温哥华报导)当法轮功历经九年迫害与反迫害、又一个“七二零”到来之际,七十五岁的郑老先生感慨的说:得法三年,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转折。如果我没有走进法轮大法,我这一生真是白活了。

来自大陆的一对老年大法弟子——郑彦先生和太太,在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郑先生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生活了七十二年,做了中共五十三年的党员,从一名省报编辑,到贬成右派,二十年后又擢升副局长、一级作家,最后在暮年成为法轮大法修炼者。一生中的坎坷,酸甜苦辣,令郑老夫妇感慨万千。

* 在迫害中走进了大法

郑先生说:在国内时,女儿、女婿就已经修炼了,我们老俩口也看过大法书,但没有动心。后来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我们目睹了大法弟子受到迫害,再加上自己过去受迫害的经历,很害怕,不想“惹麻烦”,虽然也帮助法轮功学员保存书籍、资料,收留无家可归的法轮功学员,但没有想过自己要走进来。

二零零五年,郑先生夫妇到了温哥华女儿家里,在女儿女婿的引导下,真正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在二零零七年当地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上,郑老太太感慨的说:“我常常恼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迟才得法?”

郑先生说:我先静心连续读了三遍《转法轮》,三遍《九评共产党》,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读后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当了半个世纪的党员,所谓的老革命,原来这个党是这样一个党!首先我把这个党退了。

“我得出一个结论,我要不看九评,不炼法轮功,这辈子就白活了。”

* 往事不堪回首

一九五七年中共反右的时候,就是所谓的整风运动,郑先生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工作在××省报的编辑部,党内担任一个小头目,是该单位负责整风的领导。

年轻的他,相信了邪党要老百姓帮助整风的“诚意”,当然也想不到这是毛泽东的一个“阳谋”。所以他在单位里动员大家积极发言,帮助党整风,同时自己身体力行,给中共提改进意见。结果可想而知,邪党把一顶右派的帽子莫名其妙的戴到了他的头上。

从此郑先生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厄运、魔难,做苦工,称为劳动改造,动不动拉去批斗,受人白眼。郑先生说,我受的处罚还是比较轻的,降了三级工资,开除党籍,在单位内做体力活,没有贬到边远地区、偏僻农村,但那种受熟人白眼的滋味是别人难以体会的。

郑太太补充说,那时,为了划清界限,连我的亲弟弟都不敢叫他姐夫,对别人介绍他时只说他的名字。

* 邪党说迫害是“娘打孩子”

中共在中国建政后,一次次搞运动,把专政手段施加在无辜的民众头上,迫使老百姓由于恐惧而臣服,所谓的反右斗争,就是不惜以五十万知识份子的青春和生命为代价,达到降服知识份子的目地,致使中国知识份子的软骨病至今未愈。

同时,中共利用舆论工具,制造一套维护它利益和专制的话语系统,真正的歪理邪说—党文化,麻醉和毒害中国人。

一九七九年,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郑先生和全国五十万“右派”一样,得到了所谓平反。郑先生恢复了工作、工资,先在县文化局当副局长,后调省里一个大单位,但郑先生说,自己不想在那里,几经要求,最后到了某某省市文联,在一家文艺杂志当主编,写过数本小说、散文、评论,被评定为一级作家,直到离休。

郑先生说,当工作、待遇都恢复后,回想二十年里受过的一切,心里也常常冒出不平,那二十年,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啊!可是,共产党怎么说?“娘没有不打孩子的”,“你看那时打你,现在不是又把你搂回怀里了吗!”在这种歪理的教育下,慢慢的也就麻痹了。

共产党的说教把人心都扭曲了。郑太太也不无遗憾的说,我那时在一间中学当教导主任,为了表现“积极”,不至于加重他(丈夫)的“罪过”,我组织过学生斗老师。说到这,郑老太太一脸悔意。

* 得法了,这辈子“没白活”

郑先生说,这辈子我有过两次“总算没白活”的感觉,境界却是天上地下。

一次是在前几年,看着自己“功成名就”,房子有了,名也有了,儿女也很好,家里一切有保姆照顾,什么也不用操心,物质上的,精神上的,都不缺,心里有一种这辈子没白活的感觉。

现在想想这些算什么,三年前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才透彻心扉的感到:这才是真正的不虚此生!如果在共产党里混一辈子,错过了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白活了这辈子。

郑先生说,开始看《转法轮》,觉得这是一本叫人做好人的书,又能祛病健身,为着祛病健身,为了做一个好人,我也得炼功。随着学法的深入,认识也在不断的提高,逐渐的改变了世俗的观念,去掉常人心。

郑先生体会到,修炼是个“减法”,要把人间的名利、个人的得失放弃,清除不好的东西,才能真正升华上来。虽然难,也要逐渐做到。

郑太太说修炼前后的最大区别是,以前想的都是自己,自己的家,现在是把大法的事放在第一位。

* 修炼前后 判若两人

两位老人修炼后,外观内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女儿Maple说,在国内爸妈每天家里有两个保姆照顾,在这里,他们帮我照顾两个男孩,一个现在才两岁。因为自己忙于一个证实法的项目,先生也是,还要天天上班,家务和孩子基本都交给了老人。

一天,他们家来了一个几年未见面的老同事,看到郑先生夫妇俩吃了一惊:身体这么好,简直变了一个人!

郑先生说,再忙,也天天坚持学法炼功,做三件事,心里感到很充实。

郑太太在国内时,曾经因为类风湿关节炎在床上躺了一年,医生预言她只能在轮椅上过日子。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郑太太说,我们不仅身体很好,而且心里很清爽。

两位老人有时间还给国内亲戚打电话、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现在除了一个亲戚没退,其他的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