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震区讲真相劝三退见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二十多年前,我在被病魔折磨的极度痛苦中认识了平(化名),他当时只有20多岁,是以“因公负伤英模式”人物的身份在疗养。据说他是烈士子弟,没有多少文化,却挂了个“共产主义大学”的牌子。平为人特别憨厚、老实,不善言、不善表现,却很实干也很乐于助人,是个很实在的人。我在疾病的折磨中常常受到他生活上的帮助。他也常常有许多思想上、工作上、生活上的问题来问我,我也像爱护自己孩子一样的尽量的帮助他。

后来我从A市迁入千里之遥的B市,他也从A市返回他的工作地C县,我们相距千里。20多年断断续续中过年过节,他也打个电话,发个贺卡。有时心头上的重大问题还是讲给我听。如今他的孩子也到了他昔日的年龄,我也進入古稀之年。

97年我在生不如死的熬煎中喜得大法。师父救了我,救了我的一家,从此我们一家七口先后走入修炼,沐浴在佛光下,倍感幸福。99年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全家除两名小弟子受学校环境影响外,成人无一人掉队,在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中精進实修。

深知大法弟子的使命,对救度众生的事情不敢懈怠。我一直觉的平可能是个有缘人,始终有一个要向他讲真相,劝三退的念头。几年来也多次给他写过信,他总在回避,也声言去看他,他多是沉默。但他始终没有因为我曾多次被迫害关押,而歧视或疏远我。我也因为多次的被迫害或这事那事的干扰或因人心,想到他“烈士子弟”、“英模”人物,老实、憨厚又有些固执,极易被洗脑。山区县城的闭塞,邪党几十年的一言堂禁锢等等和我自身的事情的干扰,始终不能成行。

今年雪灾过后,我更觉的时间的紧迫,加强了我“千里走一程”的念头。不幸的是:此时我的儿子、媳妇被绑架。稍事处理,急急买票。恰恰三日无票,次日便是汶川地震,C县是必然被波及地。我的心未动,不仅没有一丝缓行的念头,反而更下定了立即前行的决心。我想:如果平是个有缘人,由于我的失误,没有做好,平在震中出了问题,使这个生命没有得救,我将来怎么面见师父,怎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和这个生命。决定买到票就走,越震越应该抓紧去。尽量不要给修炼路上留遗憾。

我一上车就被登记了身份证。车上十分拥挤,几乎都是外出打工的年轻人,有的因地震回家看看,有的因思念留守子女,不再返程。同行的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讲,他已在外打工七年未回过家,他大包带了好几个,是准备回家开个修电器的档口。他讲他在外七年,当过爬杆的电工,也修过电器,烈日酷暑顶风冒雪,他们收入很少。因为工人是分档次的(农民工、合同工等)。我一下想起了那些讨薪的工人和那雪灾等灾害中每次参与抢险的工人和战士们,最苦的是他们,上镜头的是干部,成绩、赞歌是邪党和领导的。

他还讲他们单位昨天组织他们献血,每人200毫升,他还捐了100元。昨晚他在车站上呆了一夜等车,想省点钱,因行李太多不便住招待所。他最难过的是无法方便,他多次求助过警察、保安,帮他照看一下行李,方便方便,就这样一个刚刚帮助过人的人,此时就这点小事竟无一人帮助。我一下想起来广场上流动的(公安)播音:“有事找我们。”那只是说而不做,这也是邪党统治下的“中国特色”。难怪这么壮的小伙子一上车,大汗淋漓,面色发黄,简直象要虚脱。

C县确确实实是一个山区小县,道路曲曲弯弯,上上下下,沿山的建筑把人象锅一样闷在其间。高大的宾馆与峡小的车站,崎岖的小路怎么也无法协调起来。吹了20多年的“改革开放,经济搞活”,也只不过是旅游,滥挖滥采自然资源,黄、赌、毒拉动下的泡沫经济罢了,街上人不多,年轻人也是露脐装、低腰裤,头发染的五颜六色、四方乱翘。走入市场,物价比我所在的与“国际接轨的大都市”还贵,售货员本来就不多,也远远多于顾客。一般人月收入也不过数百元,失业者不少,但街上仍有一千元的烫发,超高价的衣服及豪华的酒楼。麻将?不少,这是被邪共洗脑、败坏了近60年的特色社会主义。我无法想象正派人在这种环境中如何生活,不由得一阵心酸涌上心头──神州啊,西来幽灵要把你变成魔州。

我到C县的当日,就去拜访平的母亲,给他们一家人讲真相,从我自身得到一个健康身体、美好的心灵给他们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真善忍”的美好,师父的慈悲,迫害的真相,以及法轮功在世界的洪传。从“九评”讲到“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劝他们退出党、团、队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幸运的是这一家人没有被邪党扣给他们的“光环”虐杀,他们在几十年中慢慢觉醒。交谈中我才知道,所谓“烈士家属”,昔日只不过是每月每人可领4元的生活费。所谓的“烈士子弟”只不过16岁让你有个工作,月收入18元的一个童工罢了!给你头上加一个光环,给你的工作是所谓的党的“机要工作”,只有“根正苗红”的人才能干的,让你心甘情愿的去为它卖命。小小年纪扛上大包的“机要文件”爬山、钻洞、不分昼夜上送下发,20岁那年差一点送了命。如今30年过去了,也只不过所有的补贴加在一起,月收入不足1000元。30年中还有因“犯错”几年只干活不拿工资的时候,连孩子读书都供不起,还欠了一屁股债。悲哉!我的同胞。在那个一切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全被邪党控制的社会,有饭碗可端,还得感谢邪党的“关怀”。共匪!共匪!十足的土匪。

好在这几十年他们母子觉醒了,在场的五人三代,全部退出党、团、队,连那个长眠于地下的“烈士”,平的妈妈也给他退了,让他的灵魂安息,有个好归宿。平的母亲希望我给她大法看,我把带的《洪吟》、《洪吟二》手抄本送给她,要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她慢慢的身体也会好起来。

我在平家住了三日两夜,他愿意学功,我教了他第一套功法(回来才寄了《转法轮》及有关光盘),在他送我去车站的路上,我再告诉他,我们是修善的,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是从根本上救人。“三退”保命是神对人的慈悲,只要从内心确确实实退了党团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灾人祸就可以保命、保平安。我是来劝善的,当然会有神的呵护,不会出问题。我给他讲了许多我从明慧网上看到的或我亲身体验过的“三退保命”的例子。我给他讲修炼人的善,恶警在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还是讲真相,目地还是救人。这种舍己为人的事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到。我看他被感动,他说他会记住我讲的话。

返程的列车上挤满了从震区出来的人,几乎都是老人和孩子。车挤的象文革时一样,移动一下都困难。许多人因此几小时的车也甘心买个远程卧铺,(卧铺有路程规定)以便求得在卧铺车厢坐一下,列车上也乐的一铺多卖,以增加收入。但却增加了卧铺车厢的拥挤和混乱。

同车厢有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他是送他母亲离开震区,他讲了一件事令人深思:几年前陕西汉中地区佛坪,一次夜间人们在熟睡中突然天黑地暗,山洪暴发,三镇十数乡遭受洪水。洪水漫过县城大桥,供电、通讯和道路中断,死亡的人如退潮后滩上的鱼一样,遍地都是。温家宝到了汉中,把气象部门训了一顿,后来拨了一台高级的仪器给汉中。中国人的命在邪党眼里不值分文,这回温家宝有没有哭,反正媒体上没有报导,更不知那些草菅人命的贪官们,有没有受到处理,这一训,拨一部机器就划上了句号。文革中河南驻马店水库突然垮坝溃决,一夜之间就淹没无数村庄,横尸遍野,也只落个封村封路,封消息,也是事发20年后才在媒体上看到。

共产邪党是幽灵,是万恶之源,是毁灭生命的根本,只有解体邪共,才能救度众生,净化宇宙。

回到B市,从明慧网上看到了许多地震地区学员们写的,在地震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心得体会,很受鼓舞。我们是从根本上救人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