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次被迫害中得到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晚,我和一同修到城郊旅游区喷了“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返回时,发现公路上有警车在巡逻,怕心一起便往村庄躲避。進村时见到一辆警车停在那里(后得知,当地变压器多次被盗,为此警察来巡逻),我俩就近蹲在屋侧边。此时屋里的狗叫声很大,我俩急忙趁黑夜冲出这村庄。刚上路就被警车发现,恶警察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说没干么,没抓住我跑掉了,还向我跑的方向开了几枪。

我和同修跑散后,他不理智的打手机叫我妻弟开摩托车来接人,此时恶警在公路旁发现了他。随即妻弟赶到,他俩先后被抓。恶警当晚即突击审查并毒打他们。次日恶警逼妻弟用手机引我从家中出来,我被绑架,并被非法搜家。恶警抢走了我的两台录音机,印章及真相资料。

我被非法关押在城关派出所,第二天傍晚被转送到县看守所。

几天来,邪恶在没有得到我任何“口供”的情况下又采取了更加残酷的手段迫害。以县610邪恶头目为首,国保大队恶警为打手,非法把我转移到县城外派出所一间阴暗警备室,押上老虎凳,把我的手和脚用特大的铁链锁上。恶警审问我家的东西哪来的?还逼问原辅导站几位负责人的姓名,问我认不认识,我都理智的做了回答。因没达到他们所要的,一个个打手就轮流出场。

我坐上老虎凳后,就连续发正念,让邪恶停止行恶。第一个只打了我一巴掌就不打了。第二个打手身高体壮,一上来就不停的用警棍打、用脚踢,打一阵停下来再审问。他打累了,换上另两个打手接替着打、踢。从上午十一点多到晚上七点多钟,打打停停,此时的我已是全身血肉模糊,奄奄一息了。

在邪恶毒打的过程中,我想起师父《正念制止行恶》的话,发正念让邪恶打在自己身上,因思想不集中没起作用。不管邪恶肆无忌惮的行恶,我保护大法、保护同修的心不动摇,很坚定,并请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以后又非法审问我几次,但再没敢动手了。可能怕我死在那里,还说要打就叫610头目来打。

这个邪恶头目见到我的第一句话说:“象你这样的人要枪毙”,还说别人告密我发了许多大法资料等。我没理睬他,他们又要把我送到看守所。这时我连站的力气也没有了,被拖到室外晕倒了。恶警强拉我上车,还说我装死。

看守所的恶警见我脸已变色,伤成这个样子,怕担责任,将我身上的伤痕拍了照,又把我铐起来送到了医院检查。得知没有生命危险后,回到看守所把我扔在一无床二无被的监房。这时我全身疼痛难忍,天气又冷,躺在水泥地上。这时我身上虽有多处伤,但脑子很清醒,除不停的发正念外,就背师父的经文。直到天亮也不觉得疲倦。

第二天早晨,我被转移到刑事犯的监房里。以后的一段日子里,除审问迫害外,每天强迫奴役劳动十六小时以上,回到监房还要遭到犯人的打骂。但我以祥和的心态向他们讲真相。一个犯人明白真相后“三退”了,还学会了炼功。同年底我被非法送到省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

回家后我才知道,我地区首次出现喷真相字,又是旅游区,邪恶很震惊,也很害怕。他们断定是“有组织”、“有谋划”的,且作为大案来抓。对我残酷迫害的目的是要我供出他们所要的人。他们的计划是永远不会得逞的。

我回家半年多了,经常和同修一起学法,切磋交流,向内找。在交流中,我悟到应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恶警曝光,使大家明白邪恶就是邪,也要让他们自己明白,虽然他们现在可以疯狂一时,若不悬崖勒马,等待它们的将是毁灭。同时,也警醒了自己:主要是学法少,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带着各种人心,如怕心、干事心等;在和同修一起做真相项目时配合不好,未做到正念正行,才会被黑手、烂鬼、共产邪灵钻了空子,给大法、救度众生造成损失,也给自己修炼中留下最大的遗憾。

总之,那段遭受邪恶迫害的经历,给我最切身的感受就是平时要多学法,学好法,在任何时候信师信法的心都不动摇,我们就没有闯不过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