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湖北武汉汤逊湖洗脑班对我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我叫雷永莲,女,今年52岁,家住湖北省公安县城关镇,于99年12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因为向民众讲真相和去北京证实大法,曾三次遭到邪恶的非法关押和判刑三年的残酷迫害。这次是在2008年5月13日早晨七点多钟被公安县“610”、国安和斗湖堤镇政府、原种场居委会联合绑架劫持到湖北武汉汤逊湖洗脑班的。

我现在就把在汤逊湖洗脑班遭受的迫害情况写出来,意在揭露迫害,制止被邪党利用的世人对大法的犯罪。

汤逊湖洗脑班在武汉江夏区,从江夏大学往左到警官学校附近的汤逊湖边,在四面高高的围墙里面有一座三层旧楼房,这几年来,邪恶人员一直在那栋楼房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洗脑迫害。那里阴森森的,极其邪恶,大门有保安把守。被邪恶迷惑而暂时妥协了的法轮功学员住三楼。

我被劫持到汤逊湖洗脑班的当天下午(五月十三日),警察和所谓的“陪教”把我带到二楼进行洗脑迫害,一个女犹大叫代先春,是黄岗的,还有一个是男的姓季,不知是什么地方的,他们把《转法轮》、师父的讲法、经文都摆在那儿,断章取义歪曲师父的法,企图用大量谎言误导、迷惑我。犹大每读几句法就讲几句谎言,他们经常骂师父骂大法,真是邪恶至极!

五月十四日清晨,就是大法弟子集体炼功的时候我起来炼功,两个所谓的陪教把我的手扭住不让炼,我说你们不让我炼,天亮后我就到大厅里去炼。八点多钟,警察和陪教带我去二楼,走到一楼大厅我就炼第一套功法。一个帮凶自我介绍说:我就是你们在明慧网上曝光的铁杆犹大丁星樵,并连续四天对着我散布大量邪理,我一概不动心。

到第十二天的晚上,一个姓刘的男警气势汹汹的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就耍招要我写“坚定书”以便充作迫害“证据”。我正念抵制,他就狠狠的打我头部,边打边骂一些下流话。刘姓警察走后,犹大又接着逼我写,都被我坚决抵制。那天晚上十点钟下到一楼后,又连续四天时间没叫我上二楼。

到了第十七天,邪党不法人员又将我带到二楼,而且换了房间,也换了人。由十堰的肖梅和一个姓伍的(男)两个犹大灌输邪理,肖梅问了些问题。我有近九天没吃饭,被罚站近九天,实在站不了,我就坐地上,警察就对我拳打脚踢,打的我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打我的有三个警察:姓刘的、姓何的,还有一个不知道姓什么,他说他是当过兵的,打过两百多个人也没见有什么报应,他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

绝食第五天,邪恶人员对我强行灌食,将我手脚绑住,从鼻子插管灌食,每天一次一共灌了四次,十分难受。从插管一开始我就呕吐不止直到灌完,从灌食后的第一天,两腿就肿的更加厉害,脸上也肿的厉害。如此迫害了九天,大概他们也觉得腻了。那天下午,姓何的警察拿出笔和纸要我写什么“决裂书”,我不写,他说我代你写。他写完拿给我看的时候我就给它撕了,他后来又找来印油把那个东西写好后就强行让我按手印,我又飞快的拿过来撕了。他逼我向邪恶妥协。

直到回家前两天,丁星樵还对我说:你是回不去了,直接送到监狱去,还假惺惺让我给家人写信,说他帮我想办法送回去。我心里十分清楚他说了不算,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这绝对没有错。见我也不写信,丁星樵就胡说我自私,只顾自己、不顾家人的感受,他又设圈套要我给里面的警察写信,说要给警察讲真相,我一概不配合。那天晚上他给监狱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陈志(音)打电话,说要他给我把铺板留着。

结果,邪恶的阴谋彻底败露,我凭着对师对法坚定的正信闯出了洗脑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