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应该堂堂正正的活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祖先遗训中记载了太多的悲壮与凄凉。其中有兴有衰,有善有恶,起落沉浮,扣人心弦。印象深的,大到岳飞的忠孝、杨六郎精忠报国的历史纪实故事,小到平民百姓不畏强暴保善良和正义的可歌可泣的故事。他们不惧生死、大义凛然的浩然之气时时鼓舞着我。从那时我就常常告诉自己:人,应该堂堂正正的活着。

当历史走过这一页,辗转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个貌似科学很发达但实质却物欲横流的时代。道德标准随着时代的变革,当权者的腐败似乎变的一点都不重要了。共产邪党的历次运动: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它制造的恐惧就象瘟疫一样快速的传播到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每一个角落。人们无知的享受着这个道德下滑的所谓精神刺激,只重视眼前的私利。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与利益不惜出卖自己的良心,在阴暗下苟且偷生的活着,完全失去了那份铮铮铁骨中华儿女的骨气。良知与本性被渐渐的淡忘。有好的当然也有不好的,这表现在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

记得一次和一位老人的谈话。

路边的一个小公园石凳上坐着一位驼背的老人。只见他微微的皱着略白的眉头,手里夹着一支燃着的香烟,眼睛直直的望着远方,似乎有着无尽的言语要去诉说却又有口难讲。岁月沧桑中,霜白的雪色悄悄的爬上了他的双鬓,深深的皱纹道尽了生活的苦难与生存的艰难。我怀着最祥和与慈悲的心态,缓缓的踱到这位陌生老人的身边。

“大爷,在这待着哪?”我微笑着说。

“嗯。”老人深深的应了一声并吸了一口手中的烟。浓浓的烟气向四周散发,又极有韵调的袅袅的飞上上空。

“岁数大了,少吸点烟对身体好,您应该尽量少吸烟。您好象有什么心事?”我说。

“我家里有烦心的事啊,抽点烟解解闷。”老大爷看了我一眼,又将目光转向路边来回穿梭的车辆与人群。

“有什么事,大爷可以和我说说。”我眨着眼睛,耐心的等待着。

“我老伴有病摊在床上十多年了,儿女也不孝顺。经我强制让他(她)们每个星期轮流照看六个小时。这不,趁这个时间我自己骑自行车出来坐会儿,散散心。”说着又使劲的吸了口烟。

“大爷,您要想开点,儿女们都是惦记父母的。只不过有时他(她)们工作很辛苦,表现上会有点不情愿而已。您就多替他们考虑一些,自己也可以宽心一点。用最宽容、善良的心去想和对待每一个人,这样您自己也就会感到每天都活的平静和相对的开心。如果您自己都愁或气得病了,那我大娘谁来照顾呢,而且自己有病不也很难受吗?一定要想开点,自己也要注意身体。”我真诚的说。

这时大爷已经把手里的烟吸完了。 “你可真是个好孩子,这么小就知道重道德。我能再抽根烟吗?跟你在一起,你有发言权,如果你不让我抽,我就不抽了。 ”

“这次抽吧,不过记得以后要少吸烟。”我笑着答。

“我跟别人不爱说话,咱爷俩倒能说到一起。”大爷说。

“这都是缘份啊!您想这世界有这么多人,两个人一走一过都是难逢的缘份,更何况我们能坐到一起聊的这么投机呢。”我说。

“是啊,呵呵。”大爷年迈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丝丝的微笑。

“我有个办法可以让大娘试试。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爸爸和姥姥都是得了不治之症学大法学好的,没吃一粒药,没花一分钱。而且还有许多人有念大法好出现神奇的事呢。要不是我亲身经历的还真不敢相信,您让大娘念念,如果诚心念一定会有奇迹的。”我望着他那说深邃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

“唉,前几天有个人,忘了是什么了,叫我念他们那一套东西,不管用的,我不相信这些东西。”说着,还是将凝重的眼神望向远方。

“大爷,法轮大法和别的不一样,这是不求名、不求利的。他教人向善,让人以真、善、忍为准则去做人,而且奇迹的例子很多呢。我也只希望我大娘能尽快好起来,让世界多一个幸福的家庭。完全为了您好,古人说的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您说是这个理吗?”我说。

“你小小年纪,宣扬好的道德这是非常好的事,但可别跟别人提法轮功,否则对你有危险啊,孩子你可千万要注意,现在共产党是不讲理的。要把你抓起来怎么办?可千万别和别人说啊!”说着,眼睛还扫了一下四周。

“正是因为学法轮大法,我才知道人活着应该重道德呀,是他教我做好人,所以我才要说大法好。您也知道共产党坏,它迫害好人,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用坦克枪杀大学生,九九年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害死多少无辜善良的人啊!现在数以千万的人都在退出中共邪党,在海外很多人都自由的炼呢,只有中国大陆邪党统治的地方没有人权和信仰自由。您若是党团员也得退出来,对您的生命与未来有好处,到将来天要灭它的时候就与您没有关系了。”我继续耐心和善的说。心里期待着他能郑重的考虑我说的话,为自己选择好的明天。

“我入过……不过现在早不是了。”老人继续环顾了一下四周淡淡的说。

“不行,当它做坏事的时候,它会说:我党怎么怎么样,其中包括您呀,而且加入的时候,曾宣誓要为它奋斗一生,所以必须声明退出才管用。”我的表情转为严肃的说。

“那你说为什么那么多人上访?”大爷仍然疑惑的问。

“举个例子来说吧!你比如说在生死攸关、病痛折磨之时,有人无条件的帮了您。不求任何回报,而且教您做好人,您是不是非常感谢他?就比如现在有人把瘫在床上十多年的大娘救好了,您是不是很感谢他?”我问。

“那当然,俗话讲: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更何况救人一命呢。”大爷中肯的说。

“那当救人的人受到了不公的对待,受到了极大的无辜诬陷。您会为了自己的安全,不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吗?这是人的最基本道德呀。人,应该堂堂正正的活着!”我坚定的说。

大爷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深的点了点头。此时,他似乎明白了一切。并点头同意退出中共邪党。

“大娘跟您夫妻一场。记得人们常说千年修得共枕眠,您一定要耐心得照顾好她。时间只是对你们俩人彼此搀扶到老信念的考验而已。”我最后叮嘱着。

“好,我知道。你也要注意安全啊,现在社会乱。时间到了,我得走了。”说着大爷起身,并关心的嘱咐着我。

“嗯,那您慢走。记得让我大娘念‘法轮大法好’啊。”

“好。”大爷笑了,应了一声便离去了。望着这位只敢点头同意退出党组织老大爷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重复着那句话:人,应该堂堂正正的活着!

最近有一地区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抓捕、劳教。平时受益知道大法好的很多不修炼的人害怕自己受到牵连和伤害也表现的淋漓尽致。面对这些人,我想对他(她)们高呼:“正义将永远在人间展现辉煌,人,应该堂堂正正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