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师尊来郴州传法十四周年之际,回顾这些年的修炼点滴,特书面呈上,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切磋。

一、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炼

我是九四年有幸得大法的,当时患有顽固性头痛病,每当头痛时,在地上打滚,真是生不如死。老伴的身体更糟,患有肾下垂、腰痛、痔疮、肝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三天两头感冒发烧。两个小孩尚小,全家生活琐事全部落在我的身上,当时工资低,上班路远任务又重。好几次回到家中,他们三人都高烧躺在床上,我不知所措,精神简直要崩溃了。为了使身体好起来,我和老伴开始寻找祛病健身的气功,也没有找到好气功,心里感到非常失落。

九四年七月喜闻师父来我市传法,终于,我们找到了梦寐以求的好功法,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二、在魔难中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遭到了破坏。因为我们都亲身受益了,为了给大法讲一句公道话,我和老伴分别去过北京和平上访,加上我们单位是个学法点,我们都被邪恶非法迫害了。我曾两次被关進拘留所,二零零零年被关進看守所,后被送株洲白马垅劳教一年半。老伴也被关進郴州第一看守所,遭到了残酷迫害,在寒冬腊月被恶人用冷水浇。因老伴身体差,出来后精神压力大,身边又无人照顾,加之公安三天两头到家骚扰,学法放松了,心性也随之往下掉。

有一次,一商家事先没和我们商量,就在我家窗户下安广告牌,儿子、老伴都反对,与商家交涉几次后,他们仍继续施工。后来老伴拿着锤子去敲,并让我帮忙,当时我敲了几下就感到自己小腹部位异物往下坠,象妇女流产一样。我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这是常人的利益心、争斗心,于是我赶紧向师父道歉,并对老伴说:“算了,随他们去挂吧,我们不要执着这些小事。”“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事后商家买来了东西,对我们的支持表示谢意,但我们都善意的谢绝了,并告诉他们,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

在平时生活中,我们也是按《转法轮》中说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在我们小区中,邻居有什么事和矛盾都喜欢找我们商量、解决,都说我们真是好人。

二零零四年,我和老伴去走亲戚,随身带了很多真相资料。第二天,老伴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手、胳膊都不会动了。我知道是旧势力在迫害,企图干扰我们讲真相救人。亲戚急的硬送老伴去了医院,经检查,血压很高,收缩压超过200mmHg,必需住院治疗。我坚决反对老伴住院,亲戚没办法,但他还是主张在家里打点滴。两天后,老伴状态越来越差,最后昏迷。当时我正念很强,没再允许亲戚给老伴做任何治疗,每天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帮忙,就是背法给老伴听或让老伴听mp3、喊老伴记住师父,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三天后老伴开始好转,能说话了,并能自己下地上厕所,十一天后还能上户外自如的活动。这期间一天晚上,我似睡非睡时,听到魔对我说:我就是要搞死他(我老伴)。我说:不可能,他是修炼人,是修大法的。魔接着说:搞不倒他,就搞倒你儿子。我说:我儿子也是修炼人。

当时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可邪恶烂鬼与旧势力真是无孔不入,几个月后老伴出现病情加重的状态,心里开始动摇。总是把自己当作病人,觉得手脚不方便,不好意思出门。所以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做不了,同时还牵着我不能出去。那时正好师尊发表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要求“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怎么办呢,我很着急。邪魔还经常利用家人制造各种矛盾,闹得很不安宁。特别到了晚上,老伴总是烦躁、疼痛,睡不了觉,搞得全家都无法休息。但无论怎样,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照顾好全家的生活,还要挤出时间讲真相,做大法弟子该做的。老伴压力过大,加上有些执著放不下,一年之后还是被旧势力夺走了生命。

失去亲人的痛苦,来自双方亲人的压力,真是让我感到天昏地暗,甚至有想随他而去的想法。但一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还有那么多事等着自己去做,多少众生等着自己去救度,我就把心放下,做自己该做的,逐步的在师尊的法理中归正了自己。

就在一切又恢复平静时,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的两个亲属遭了非法绑架,家里被监控。这时我外出正要回家时,外面摆摊的好心人告诉我,不要回去,好多警察要抓你。就这样,我辗转到外地和其他流离失所的同修住了一段时间,他们都叫我别出去,也就在这时,身体出现病状,咳嗽、发烧、全身疼痛,还看见魔要害我,几次和我打架。我悟到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得堂堂正正证实法。我每天利用各种机会给世人讲真相、劝三退,不为眼前发生的迫害所动。

三、跟上正法進程,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

救度世人,是大法赋予每个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几年来,我采用各种方式讲真相、救世人,《九评》发表后,开始了讲真相、劝“三退”。首先在熟人中劝“三退”,一些人不理解,有的认为我“搞政治”,我都不放在心上,每天只按自己既定的目标去做。不论刮风下雨,还是朋友聚会,甚至各种丧喜事,我都不忘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经常和其他同修到外地讲真相,有时一去就是几天,在街上发资料、贴不干胶,每天都这样做。晚上回到住处,脚上满是血泡,做完一地又换一地,血泡磨了一层又一层。心里牢记师父的教导:“目前大家就是怎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师尊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对我震撼很大,我感到时间更紧迫了,更要抓紧救人、与旧势力“抢人”。我每天把时间安排的紧紧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做家务,尽量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从初期每天只劝退几个、十几个到现在每天劝退几十个。每天接触的大量世人,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有骂人的,要举报的等等,但绝大多数是明真相三退的。

一次在街上发资料,有个年龄稍大的,接资料时问:“是法轮功的吗?你真是胆大包天,还在这明目张胆的搞。”接过资料就摔在地上。我一边笑着对他说:“你看看吧,对你有好处的。”一边从地上把资料捡起,他又从我手上打掉,嘴里还骂着:“抓起你,几十岁了到外面干什么?在家过安稳日子不行?”这时,我眼里含着泪水,感到一阵心酸,为这个生命而惋惜。

有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看着斯斯文文的,我笑着对他说,送本书给你看……,话还没说完,他瞅一眼,嘴里骂了句脏话转身就走。这时我想,不能让他就这样走,我得救他,一个善念打过去,追上他,这时,他不那么凶了,我知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我问:你知道“三退”吗?他说:不知道。我就告诉他,为什么要三退,谈到九评,还讲了预言和贵州藏字石等。听后他说入过团、队组织,那你也给我退了吧,走时还要了资料,说谢谢阿姨。

还有的人边接资料边摸你的手,说着低俗的语言。我依旧不动心,一如既往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现在我看着不同的人,就跟他讲不同的话,顺着他的执著去说。和年长的讲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等等;和年轻的一般讲六四,香港五十万人大游行,预言,贵州藏字石等。给真相资料也是这样,年轻的、有知识、干部模样的就送他九评和配相关的光盘。年龄大的、农民等一般就送小册子和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等光盘。有的不想要,我就告诉他:看看吧,对你有好处,这些都是用钱买不到的,国内看不到的,你了解真相后好做出正确的选择,希望你有个美好的未来,同时也希望告诉你的家人,祝你们全家幸福平安。有个人接了“九评”和光盘看了看说,我找了好久,就是找这个东西。还有人要我留电话号码,也有人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我,说以后有资料还送给他。

碰上居委会和社区的我也不回避,都是主动给他们打招呼。有次在我家门口碰上他们从楼上下来,我问他们来干什么,他们说找人,我说要找我的话有什么就直说,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们也知道。你们不要听江××的,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北湖区幼儿园的园长张胜辉,因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摔死了,才四十多岁,好惨呀。他们匆匆走了。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来查新唐人电视接收器的。还有一次在街上碰到居委会主任,还有社区的以及干警,我也是主动和他们打招呼,告诉他们不要干坏事。主任一时语塞,问我现在干什么?我说干法轮功的事。这时居委会主任赶快推我走,说:“你走吧,以后再跟你说,有些事我们也没办法”。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邪恶的因素越来越少,明白真相的世人越来越多,有时给“的士”司机资料时,车上的乘客也要,接了资料还说谢谢。

在一小区发资料,一个大个子保安向我要资料,还叮嘱我要注意安全,并对我竖起大拇指。一个司机接了资料后高声喊:“法轮功万岁!”又一次,在大街上,我把资料递给了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他问是什么,我告诉他《九评共产党》。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另一个人快速冲上来与他打招呼,并拿走了他手上的资料,对他说:你先走吧,我以后再跟你说。那人把他支走后,转身追上我,问我,你知道他是谁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是政法委的,是武装部长,他会把你送去六一零的,会把你关起来。他还叮嘱我以后要注意安全。这时我热泪盈眶,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同时为这明真相觉醒的生命感到欣慰。还有一次在马路边给两个卖西瓜的讲真相,一辆警车开来停在我边上,下来一男一女,我也没看,还在大声讲着真相,其他人真为我捏把汗。那两个警察好象根本没有听到,买了西瓜就上车走了。

除了面对面讲真相送资料,还一直坚持用真相币,而且我每次有意把有字的一面朝上,让有缘人看到,有时还要他念出来给我听,也有人不敢要,当告诉他接此真相币有福报时,一般都很乐意的接受了。我每天这样做,也克服了许多困难,自己没文化,写三退的姓名时,不会写的字就画图表示,如“邓”字,我就画个小凳子,“陈”字,我就画个橙子。现在我感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都是很自然的事了,其实都是师父在做啊,关键是自己做时心一定要正。

一次在梦中,我背了一台好大好大的电视机上楼,也不觉得沉,因那楼上坐了好多好多的人,黑压压一大片,我把电视背上去后,对他们说:“法轮大法好!”就放师父的讲法录像给他们看。好多的众生,层层叠叠,我看见了他们明白真相后的喜悦。

还有一次讲完真相回家,看见前面一团好大的、五颜六色的光,一直跟着我直到我的住处,当时,那儿有几个学生,我叫他们看:天上多么漂亮。他们看见了都感到惊讶。我知道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在呵护我、鼓励我、鞭策我。其实自己做的很不够,离法的要求甚远,还有很多执著心,有待今后修去。

通过实践,我悟到只要我们心系众生,心中装着大法,遇事向内找,心怀慈悲、正念正行,旧势力就不敢动我们。同修们,精進吧,让我们都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度更多有缘人,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