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残忍的迫害我不能坐视不管”(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记者杨思源瑞士报道)“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你怎么了?”四岁的缘缘看着脸上“伤痕累累”,身上“血迹斑斑”的林女士不停的问。“妈妈现在要演在中国受迫害法轮功学员。”林女士轻声的回答道。在瑞士出生的缘缘不用担心他妈妈会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或受到迫害,但是九年来,很多在中国的孩子们不停的在问:妈妈你怎么了?爸爸你在哪?有时他们得到的不是爸妈的回答,而仅仅是一个骨灰盒,更有甚者,什么也得不到,不知道爸妈的下落,不知道爸妈的生死。仅仅因为他们的爸爸妈妈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自己“真善忍”的信仰,而被中共非法关押,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


九年来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各地向民众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什么是法轮功。


中共系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从中牟取暴利。


人们被眼前所演示的正在中国发生的罪行震惊了


“我们不能对如此残忍的迫害坐视不管”

为了让那些孩子不用再担心自己父母的安危,为了制止九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在瑞士第三大城市巴塞尔(Basel)的Clara广场上展示功法,并演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受到的酷刑。

因为当天正好有巴塞尔军乐表演节的游行,所以路人纷纷来到游行必经之地——Clara广场。当他们从公车上下来的时候,很多人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一个矮小的笼子,坐在里面的人似乎被拦腰折叠着,因为根本都直不起腰来。长板凳上的林女士看上去受了重伤,手被反扣在身后,身上还“绑”着一条粗的铁链,在长条凳的左边是一位老年妇女,看上去也是伤痕累累的样子,被吊在木架子上。再往左看,情况更为严重,在帐篷里手术台上似乎正在进行开肠破肚的手术,旁边还站着一位“中共警察”手里摇着大把的钱。手术台前的横幅上写着:“中国军医证实:在中共的集中营里,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在反酷刑展的后面,法轮功学员Andre通过大喇叭告诉路人:“我们是来自瑞士和德瑞边境的法轮功学员。在九年前的今天至明天的一夜之间突变,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法轮功是一种中国传统的功法,教人以‘真善忍’做个好人,曾经在中国大受欢迎,也得了政府的褒奖,但是因为‘真善忍’不符合中共的理念,九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血腥的迫害。您现在看到的还不是最残酷的酷刑……”“另外,在我的身后,您也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正在演示五套功法,现在是第五套功法,盘腿打坐……”

法轮功学员的功法演示,让人们感受到了法轮功的平和,酷刑和活摘器官的再现,让人们看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忍,法轮功学员讲述自己的体会,进一步揭露中的迫害,让人们更了解了法轮功学员从修炼中的身心提升。人们纷纷签名,呼吁立即制止这场迫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原因

对于很多人而言,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令人非常不解。但是Schmid先生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Schmid先生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关系的,对法轮功和中共施行的迫害,他也有所了解。他认为:“法轮功有很悠久的历史,甚至还曾经受到过政府长期的支持。但是当中共政权开始妒嫉人们从新找回自己文化的根时,它就开始斩草除根,它可是一个独裁政权,这就是迫害的原因。”

同时他认为应该让更多的人了解迫害的真相,让瑞士各种公司企业知道,让瑞士的州议会、联邦议会,甚至让欧盟议会了解这一切。

看着图片,我落泪了

Linda女士表示自己对中国很感兴趣,也曾经写过关于中国的报告,这是她第一次听说法轮功。“说句实在话,看着那些图片,我落泪了。我觉的这(迫害)非常糟糕,我希望这一切能够尽快的结束,能够制止(迫害),不再发生迫害。”谈到自己签名的原因,她表示:“对这些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我感到很伤心。我想我们也不希望这一切在我们身上发生,看着这些我感到非常伤心,我希望这些(迫害)能够不再发生。”

摘取器官——毫无人性

Roland在退休后成了一位摄影师,他在法轮功学员的摊位前认真的拍着各种照片,他告诉法轮功学员杨小姐,要将这些照片展出,或放到网上去,并附上自己了解的法轮功的真相。

他还告诉杨小姐,自己曾在广播里听说过关于法轮功的消息,但是当时他也听到了中共关于法轮功的污蔑之词。为了了解更多的情况,他上网查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却发现根本就不象中共所言,而是一种类似打坐的功法,同时他也了解到法轮功遭到中共的严酷迫害,甚至还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发生,当时他就觉的这样的罪行非常严重。今天看到了法轮功学员演示的功法和揭露的酷刑,他认为,“中国(中共)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法轮功对中国没有造成任何危险。(中共)仅仅因为个人的观点、生活方式,而如此虐待法轮功学员,这(迫害)是无耻的。”

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罪行他谈到,“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中共)就把人关押,开肠破肚,摘取器官,这是毫无人性的,我只能这么说,就是对动物都不能如此血腥的对待。我认为这是不对的。”为此,他签名希望能早日结束迫害。

对残忍的迫害我不能坐视不管

Thoma先生练瑜伽,他也听说过法轮功。但是这场迫害却让他非常不解。对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他认为:“残忍!这就象在其它方面一样,(一些人)当涉及到经济的时候,就对所有的都不闻不问了。我不能再坐视不管。我必须做些什么。”他表示也正是因为想做些什么表示对反迫害的支持,他签了名,而且也将回去阅读法轮功的真相材料。

同时他也认为反酷刑展很震动人,可以让人们设想,思考正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这至少会让人受到触动。”

反酷刑展能够真正引起人们的关注

年轻的瑞士姑娘Sarah曾经为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签过名,她也常常听说法轮功,因为她认识一位法轮功学员:“我所了解到的是,法轮功决无坏处,法轮功修炼者只是想提高自己。我觉的(法轮功学员)因此而受到迫害,真是太可怕了。”

虽然以前对迫害有所了解,看着反酷刑展的场景还是让她觉的:“非常震惊,惊恐。人们知道,有这场迫害,但是当人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会觉的更加震惊,更加严重。”她认为反酷刑展是一种好办法让人们能够更直接的了解真相:“很遗憾,当人们仅仅在谈论着这一切,读到这一切时,很多人会不愿读,不愿认真的听。但是现在人们无法一走了之,因为人们看到了这一切。这(场景)直入眼帘,让人不得不看。我想这样真正可以一切引起人们的关注。”Sarah再次在最新的百万签名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征签表上签名,因为:“我觉的迫害非常可怕,必须做些什么制止。我觉的签名是一个正确的方法。”

还有些路人甚至立即就用自己的行动来制止这场迫害:一位路人走到笼子前,要掀开笼子救出里面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位老妇人走到演示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林女士面前说:“我刚才签名了,就是为了你。”并对演警察的法轮功学员说:“(迫害)没有人性!”

一位印度女士长时间严肃的看着法轮功学员的演示,当一位法轮功学员向她征签时,她表示:我已经看了一个下午了,了解了很多的信息,谢谢你们所做的这一切,谢谢你们让我了解了这么多真相。

还有一位曾对自己约定不为任何人权征签签名的越战老兵在和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的交谈后,也破例签名表示自己对法轮功的支持。

一群参加军乐节演出的军乐团员们签名表示自己对法轮功的支持,并表示:我们向来支持人权。

有人仔细看过铺在地上的各种揭露迫害真相的签名板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有人在和法轮功学员交谈后,签名了,有人看到了平和的功法演示和触目惊心的反酷刑展签名了……他们都希望能够尽快制止这场已经持续了九年的对好人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