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大法弟子近期遭绑架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近来明慧网数次刊登有关河北省涞水县恶徒非法劫持大法弟子并进行抄家抢劫私人财产等犯罪事实。现就该县恶警的最新罪行再做一些补充。

张玉兰被绑架、抄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下午二点三十六分,县610头子王福才、王村乡派出所、乡政府等七、八个恶警、恶徒,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将涞水县王村乡代家庄村法轮功学员张玉兰(女,58岁)的家门砸开,气势汹汹的冲进屋内,其中一人手指着张玉兰及丈夫代泽海说:“你们好好的在这呆着(西南角)别动。”接着这些人就翻箱倒柜,房屋、厕所、猪圈、宅墙内外每个角落都没落下。一连翻了三次。非法抄走大法书籍四本、笔记本电脑一台(属于未修炼的大女婿的)、小电视机一台(二女婿的)、师尊法像二张、MP3二个、电话本二个、卫星接收锅一套、炼功磁带二套、师尊讲法光盘一套、还有部份真相资料、光盘、《九评共产党》等等,邪恶还把张玉兰和代泽海的身份证扣押。最后二恶警(一男一女),一人抓住张玉兰的一只手对她强行搜身二遍。后把张玉兰带到派出所,做完笔录后劫持到涞水县派出所。

现张玉兰出现病状(心脏病复发),全身麻木,610仍不放人。

恶警从医院绑架了刘秀红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下午四点左右,三个恶警和二个便衣,突然闯入居住在涞水县西关菜市场的法轮功学员刘秀红家,并要求她出示身份证和户口本。恶警接过刘秀红证件后便说:“我是公安局的。”不由分说开始抄家,非法抢走师尊法像一张,讲法录音带一套、还有未修炼女儿的台式电脑和MP3也被抢走。

恶警们强行要把刘秀红塞上车,刘秀红拒不上车,恶警们便打她、揪她的头发,后因刘秀红心脏病复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恶警没办法只好扔下刘秀红走人。五点多钟,刘秀红在不太清醒时被送往医院住院。十四日下午,城关镇派出所从医院将刘秀红非法抓捕,关押在拘留所至今。

刘汉宇被非法抓捕 1500元现金被抢

涞水县涞水镇三里铺法轮功学员刘汉宇,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下午三点多,来自610、公安局、涞水镇派出所等处的恶警非法闯入刘汉宇的住处进行非法搜查,刘汉宇不在家中,家中只有妻子贾文芳和四个多月的女儿被吓哭。后来刘汉宇在三姨刘秀红家中被非法绑架,被恶警抢走1500元现金和MP3一个。

恶警对刘汉宇大打出手,逼刘汉宇带恶警们到法轮功学员刘秀凤的住处去。现刘汉宇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

李秀玲领取工资遭恶警劫持

法轮功学员李秀玲在涞水县北雄玻璃厂上班。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李秀玲刚从单位值班室领取了自己的960元的工资,就被一开红色轿车的人拦住,说有人找她。不一会便来了两辆警车,从车上下来的是义安镇派出所的恶警。恶警们夺过李秀玲的自行车扔到她单位的门口,硬扯着李秀玲往警车里塞。李秀玲被带到义安镇做了笔录,被强行照相。女所长李储从李秀玲的包中翻出她家的钥匙,到李秀玲的家进行非法抄家。被抢劫的物品有:MP3一个,卫星接收器一套、《转法轮》两本、《明慧周刊》数份、法轮大法福字近十张。后把李秀玲劫持至公安局,让她签字,被李拒签。两名恶警拉起李秀玲强行从她的裤兜里掏出那960元工资,恶人们又把60元钱塞给了李。女所长说:“罚她一千元。”意思是把这900元作为“罚款”扣留。

信树芬、袁瑞芬被从家中绑架

七月十日上午十点,610、公安局、涞水镇派出所内的十几名恶警,开三辆车非法闯入涞水县义安镇西义安村信树芬的家中,将信树芬绑架,并抄走几份大法真相资料和一本大法书籍。现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

下午三点多,610、公安局、涞水镇派出所内的十几名恶警又非法闯入涞水镇三里铺村袁瑞芬家将其绑架至拘留所至今,并抄走电脑一台、师父法像、《转法轮》和卫星接收器。

刘贺敏心脏病复发仍被非法关押

七月十一日上午九点钟,涞水县石亭镇派出所和镇政府一行五、六个人把石亭镇板城村刘贺敏绑架到镇政府,并抄走《转法轮》一本,师父《新经文》。现刘贺敏被关押在拘留所,她的先天性心脏病复发,610拒不放人。

李书洪被绑架

七月十一日下午五点多钟,涞水县公安局和王村乡派出所七、八个恶警非法将王村乡吴各庄村的李书洪劫持到乡政府,并抄走讲法光盘一套、录音机两台、师尊法像两张、五本大法书籍等,现被关押到涞水县拘留所。

儿子下跪恳请免抓母亲 恶警无动于衷 张洪然被从家中劫持

七月十一日早九点,两辆警车和两辆摩托车载610头子王福才、公安局戴春杰、石亭镇派出所等一行二十多恶警、恶徒,非法闯入张洪然的家中,抄家将师父法像一张、大法书籍二十余本、讲法录像带、卫星接收器等抢走。

当时张洪然的两个儿子(大儿子正在读大学,小儿子刚刚考上技校)见邪恶要抓自己的母亲,当场给石亭镇长跪下,大儿子恳求道:“张镇长求求你,我们没有父亲了,我们不能再没有母亲。你们要抓就抓我俩(指他和弟弟)吧,就是枪毙我俩也别抓我妈……”两个儿子边说边磕头。没有人性的镇长和610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竟然将张洪然绑架到拘留所至今。

刘秀凤在临时居所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夜里十二点多,610、公安局、涞水镇派出所等一行二十多人,开三辆警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刘秀凤的临时住处(涞水镇东关家属),进行野蛮搜查。派出所一名恶警踹开屋门就翻,据不完全统计抄走的物品有:师尊法像一张、笔记本电脑两台、手机一部、MP3一个、大法书籍十几本、《明慧周刊》二十多本、法轮大法讲法录音带、《九评共产党》六本等。在恶警野蛮抢劫之际,刘秀凤因心血管和脑血管病倒在地上抽搐。见此情况,恶警们不是将其送往医院,而是往刘的脸上泼水,用强光照她的眼睛。610头子王福才见刘还是闭着眼睛抽搐,才找来两名医生给刘秀凤注射了两支不知名的药物,依然黑心的将刘秀凤抬上车送到了拘留所。

十五日上午九点多,天下起了大雨,刘秀凤再次倒在地上抽搐,拘留所管教人员向公安局和610请示,但他们迟迟不到。刘秀凤在雨地里泡了好几个小时,因为怕刘秀凤血管破裂,没有人敢抬她。雨下的太大时,值班干警这才找来男监室的在押人员将刘抬到屋内。

刘秀凤至今已经绝食七天,610拒不放人。如今刘秀凤和外甥刘汉宇及妹妹刘秀红同时也被关押在拘留所。

早于2006年12月份,国际追查就发布了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刘秀凤凶手,包括涞水县委书记孙金博、王福才、原公安局长等人。目前孙金博、王福才不顾国际追查组织的警告,继续迫害刘秀凤和涞水全体大法修炼者。望国际追查组织继续追查涞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孙金博、王福才、县委副书记和现任公安局长刘国庆等人的罪行,早日结束这场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