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熟悉的同修们(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整理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沉重的,因为我要告诉人们一个很沉重的话题,法轮大法在中国受到的迫害,这场迫害已经持续了9年,它毁掉了无数人的生命以及他们幸福的家庭。

我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大学所在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我的家乡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我的工作地点辽宁省大连市,非法关押中我认识了众多坚定的大法弟子,我更加觉得这部大法的伟大,他让生命在危难中无比的坚强,用无比的正信建立起永远的丰碑,我则在震撼和感动中走过了人生一次次的劫难。

我是一介书生,从小没吃多少苦,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的时候,我开始体会另外一种人生,在北京的街头拾起别人扔下的盒饭,在室外多次露宿。我被非法关押过四次,最后一次被辗转了三个教养院,最后一次被绑架是在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之后,中共邪党在整个中国疯狂的肆虐,辽宁省大连市南石道街恶警陈金居然从大连跑到黑龙江省抓捕我。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他曾经在酒后告诉我:“你知道我抓你为了什么吗?为了立功。”多么赤裸裸的一句心里话!


2002年6月,郭居峰绝食24天后被释放后的照片

在大连教养院我第一次经历了电刑,当电棍放到我脖子上的时候,伴随着哒哒声响,我的全身痉挛,我闭上双眼拼命的挣扎着,突然间我闻到空气中皮肤烧焦的气味。后来我被严管4个月,再后来就和20名大法弟子被送到辽宁省关山子教养院,在那里我因为声援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戴手铐100天,因为拒绝迫害,被两次关在小号里。后来我又被送到了辽宁省葫芦岛教养院,在那里我和大法弟子曹玉强一起绝食,最后获得自由,上面这张图片就是我绝食24天后被释放一小时之后的照的。这场迫害导致我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以至于我被释放后躺在回家的卧铺上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双手被铐在铁床上。

我庆幸我还活着,来到了自由的世界,拥有了言论自由的权利,我有嘴可以说,有笔可以写,还可以为那些逝去的同修代言。我知道中国大陆还有更多的迫害被封锁着,当所有的受害者有一天能够象我一样可以自由表达的时候,海面下95%的冰山将会浮出水面,那将带给人两个结论,一个是在道德沦丧的年代,那么多法轮大法修炼者为了维护真理坚持着,甚至付出了生命,他们是那么的坚韧,未来的人类永远都会传说大法弟子如何用生命维护真理的故事。另一个结论是在这种疯狂的迫害中人们更加直观的感受到了共产邪党的血腥罪恶。

自从99年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之后,在不同的处境,不同的心态,不同的阶段知道了同修去世的消息,每一次听到这种消息后,那种冲击真的让人很难过,难过为什么那么好的人被迫害致死?为什么坚持真理这么难?要知道那是你熟悉的朋友啊!那和你从文字去了解这场迫害是截然不同的,它会让你更加直接的感到迫害就在身边。经历了这场迫害你才知道什么叫惨无人道,什么叫做令人发指。

我所了解的这些被迫害致死的同修,许多我们在99年之前就认识,有的是我家乡的同修,或者是我工作地区的同修,还有一些是我被非法劳教的过程中认识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本应该活在这个世上的,却无一例外的被迫害致死,我要说的是这只是我知道迫害致死案例的一部份,我挑了有照片的整理了一下,目地是希望善良的人能够通过我的描述,了解到邪党对法轮功学员做了些什么?

希望看过我文章的人们想一下,当一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的许多同修也被迫害致死,那么中国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是什么样子?邪党这些年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一种什么状况?法轮功学员又是在什么样的压力下坚持着讲真相?而我一个受迫害的当事人,为去世同修的代言人,在这个本不属于自己的国家里获得言论自由后揭露迫害又是一种什么心情?愿我的这篇文章还能够告慰那些去世的法轮功学员的在天之灵,愿他们永远安息。

1、 法轮功学员王秋霞,女,48岁,辽宁省大连市人,个体经营者,2001年6月10日被辽宁省大连市教养院迫害致死。在中国没迫害法轮功之前,我们同在一个炼功点炼功,那时我经常去她家学法。她被非法关押的时候我曾去大连戒毒所看望过她,她向我描述警察用烟头烫法轮功学员面部的酷刑。在她被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的时候,我曾经给她和她的姐姐(残疾人)送去过冬的棉衣。后来我也被绑架,在她被迫害去世的时候,我和她关押在同一个教养院——辽宁省大连周水子教养院。


王秋霞

2001年6月9日,王秋霞在教养院三楼被工作人员包围,暴徒们用尽各种手段毒打、折磨,在长时间的迫害折磨下,王秋霞在神智不清时写下了“悔过书”。第二天,即6月10日早上,当她清醒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做错了,马上去要回“悔过书”,却遭到暴徒们更恶毒的殴打,连续不断的毒打、折磨直至中午左右,王秋霞已奄奄一息,在被送医院的途中她离开了人世。到晚上9点左右教养院才通知家属,家属看到当时王的整个头脸肿大变形,整个身体成黑紫色,双腿肿大呈黑紫色。大连教养院对女法轮功学员迫害得非常严重,主要迫害方式有用棒子捅阴道、灌辣椒水、开水烫肢体等。

2、法轮功学员刘永来,男,36岁,出租车司机,曾六次被非法拘留,于2001年3月被非法劳教三年。我们是在集体炼功和学法的时候相互认识的,在迫害发生以后我们也有所接触,在大连姚家看守所我们曾经被关押在不同的监舍,后来我们被送到大连教养院。他是在我之前一批被警察酷刑折磨的,当时他被连续折磨了7个小时,上板子、坐老虎凳、警绳勒嘴、8根电棍同时电击身体。2001年7月7日他不幸去世,当时他的嘴被警绳勒伤不能闭合(嘴角两侧向外裂开5CM,以至他长时间内不能进食,只能靠其他学员帮助喂食),身上被电棍所伤,已经没有一处好肉。当时他的妻子王永梅(法轮功学员)正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家中14岁的儿子无人照顾。


刘永来

3、法轮功学员陈勇,男 ,34岁,辽宁省大连开发区大法弟子,于2002年1月30日被迫害致死。陈勇善良、正直,周围邻居都很喜欢他,他也是一名非常优秀的银行职员,处处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95年至98年曾连续4年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他于2000年被非法劳教三年,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教养院和辽宁省关山子教养院,关山子教养院是省级教养院,是辽宁省所有普教最恐怖的地方,我们是在2001年8月一起从大连教养院被送到关山子教养院的,他曾经向我亲口描述了在大连教养院他受到老虎凳酷刑折磨的经历。他去世后家中只有一8岁男孩,而我当时正被非法关押在关山子的小号里面。


陈勇

4、法轮功学员曹玉强,男,40多岁,辽宁省普兰店市人,普通工人,于2004年4月8日被迫害去世。他曾经被4次非法关押,我们是在教养院中认识的,我们曾经被共同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大连教养院、关山子教养院、葫芦岛教养院,在葫芦岛教养院我们被关在同一个房间里面,相互鼓励。后来我们共同绝食获得了自由。记忆中他行囊很简单,总是穿一个浅蓝色的外套和淡蓝色的背心,高大的个子,浓重的大连口音。他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耿直,无论恶警怎么迫害他,甚至用脚踩着他的脑袋,还是在和其他普通犯人的交谈中,他说的最多的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关山子教养院的一次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计划中,我们多名大法弟子被分别送到各个大队,当警车一路呼啸开到最后一站——温庄子砖厂(6大队外役点)的时候,大法弟子全部下车,曹玉强走在最前面,当时在场的有关山子教养院的院长高雷等众多的恶警,但是在邪恶下了“跪下”的命令后,他依然高昂着头,奋力的抵抗,最后邪恶的命令失败了。他后来告诉我说:“我不能倒下,因为我在第一个位置上,现场有那么多恶警和常人,我要为大法赢得尊严。”


曹玉强

2003年他又被非法绑架,以下是他的一段自诉:“我开始绝食抗议3天后他们给我灌食。犯人强迫给我灌食盐和开水,灌下后我觉得天旋地转,全部呕出便晕倒,当时他们已有7天没让我睡觉了,那次他绝食了95天,他去世的时候被折磨的只有40多公斤。得知他去世的消息的时候,我真的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心情非常沉痛。曹玉强去世之后,妻子改嫁,身后留下未成年的9岁幼子曹晓东,他的妈妈张金荣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曹玉强的去世,使曹妈妈受到巨大创伤,不幸于2005年8月23日去世,儿子曹晓东只好和66岁的爷爷曹洪玉相依为命。每次当我看到曹玉强大哥和他儿子的照片的时候,那种心痛是无法用语言能够表达的。


曹玉强的儿子曹晓东

5、法轮功学员王哲浩,男,27岁,辽宁省大连人,电脑绘图员,于2004年12月25日含冤离世。王哲浩1995年修炼法轮功,1999年之前,我们既是老乡又在同一个炼功点炼功,同时年龄又相仿,彼此非常熟悉。他曾经被6次非法关押,其中2次被非法劳教,最后一次被非法劳教3年,先后被关押在四个教养院,大连教养院、关山教养院、本溪教养院、葫芦岛教养院。我是被大连教养院送到关山子教养院的第一批法轮功学员,他是第二批,在大连教养院他曾经手脚都被铐在床上;在本溪教养院他曾经被打得浑身是血;多次被关在小号。


王哲浩

2003年5月他在葫芦岛教养院抗议无理迫害而绝食时,恶警用6根电棍将他后背,两肋电的全是水泡,然后将他双手绑在床上,插胃管灌入大量药物及啤酒。第三天一早,王哲浩休克过去,被抢救过来后,恶警继续插胃管灌食,并派人轮班看他不让他睡觉。在长期的迫害中,他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不幸于2004年12月25日含冤离世。他曾经向我说有一天离开这个地方到国外去,没想到今天我在国外,他却已经离开了人世,在关山子教养院被迫害致死的4名法轮功学员中,我居然认识三个。

6、法轮功学员潘兴福,男,31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人,邮局干部。他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七台河监狱、牡丹江监狱,2005年1月含冤去世。妻子张力被非法判刑9年,现被非法关押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潘兴福和我同岁,我们是在99年以后认识的,他在当地是少有的优秀人才,小学跳了两级,16岁的时候就上了华中理工大学的少年班,毕业后他在双鸭山市邮电系统工作,担任过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1998年他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全省只有50名,双鸭山只有一个)。在同龄人中他是一名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工作业绩无人能及,技术过硬无人能比。


潘兴福

2002潘兴福被非法判刑5年,被迫送到七台河劳改队,后来被送牡丹江劳改队。他曾经向我描述他被迫干过的活有:喂猪、揉面、擦过地板。一个如此优秀的人才在监狱中干如此低劣的工作,真的让人心痛。2004年6月,他在走廊行走的时候突然晕倒,经检查是贫血,之后病情恶化,后来监狱怕承担责任把他送往双鸭山市传染医院。在那里兴福妈妈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儿子,当时儿子已经被疾病折磨得脱了像,不能走,起坐都得有人扶着,整个人骨瘦如柴,人只有80多斤,64岁的妈妈都能将他背起来。2005年1月末,兴福的身体突然恶化,不幸于2005年1月31日含冤离世。第二天小城飘起了片片雪花,又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在中国发生了。潘兴福去世后,他的妻子正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家中剩下妈妈和5岁的儿子壮壮相依为命。


潘兴福的儿子壮壮

7、法轮功学员吴月庆,黑龙江省双鸭山人。在我离开中国的时候我亲自去看望过他,然而让我难过的是,一个月后当我来到国外后我就收到了他去世的消息。照片中眉目清秀的小男孩,名字叫做吴英奇,是吴月庆的儿子,十四岁,然而花季年龄的他却过早的饱尝了人世间的苦难,现在在佳木斯孤儿院,吴英奇小时候母亲因车祸去世,父亲吴月庆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吴英奇唯一的监护人——姑姑吴月霞,因修炼法轮功现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2001年12月份,吴月庆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邪党恶徒绑架,受到残酷折磨,并于2002年1月被非法判刑12年,关押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十一监区二十三分监区。牡丹江监狱生活条件极差,传染病泛滥。五年多的关押迫害,使吴月庆的身心受到巨大的损害,不幸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消瘦如柴。就在他肺部烂了一个大洞,体重下降到只有七十多斤的情况下,牡丹江监狱对吴月庆还百般刁难,直到最后人不行了怕担责任,才让家人接回。


吴月庆

回家后的吴月庆身体非常虚弱,生命危在旦夕,好在有双鸭山宝山中学当教师的姐姐吴月霞(法轮功学员)经常鼓励他、照顾他,他的身体才开始渐渐的好转。然而2007年9 月28日,灾难又一次降落在这个本就弱不禁风的家庭。在邪党统一对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的骚扰中,宝山区警察赵魁、方小明、李富闯入吴月霞家,谎称有情况核实,将吴月霞强行带走,没有实施任何法律程序,直接将她送到佳木斯非法劳教。吴月庆刚刚回到家中,姐姐是他主要的依靠,姐姐突然的被抓促使他病情加重,不幸于2007年12月23日去世。姑姑的被抓,爸爸的去世,家中只剩下吴英奇一个人,可怜的孩子由于无人照顾他,被迫送往佳木斯孤儿院。


吴月庆的儿子吴英奇


吴英奇唯一的监护人、姑姑吴月霞

8、法轮功学员吴玲霞和纪松山,这两名法轮功学员都是我家乡的人,我虽然不认识,但是他们的故事我却很清楚。2001年吴玲霞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送进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无理的关押促使她的精神、身体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最后导致肝硬化腹水,被送回家。2002年7月27日,年仅37岁的吴玲霞带着溃烂的疮口和满腹的渗出液,怀着对法轮大法的无比坚信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她年仅十几岁的孩子和她已年过7旬的双亲。有一次在国外弘法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吴玲霞的照片,当时现场正放着一首歌曲《天安门广场你可否告诉我》,现场的气氛非常庄严,这让我记起了这两张照片背后的故事,这是吴玲霞生命的最后一张照片,而谁又能知道这两张照片是同修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呢?拍摄照片的这位同修现在已经去世了,他的名字叫做纪松山。2003年6月18日,年仅27岁的小伙子纪松山,仅在被非法绑架5小时后,就被双鸭山市恶警酷刑致死,恶警凌清范威胁纪母,并强行将纪松山的遗体按照无主处理。


吴玲霞被关进劳教所前与儿子的合影


吴玲霞被绑架进佳木斯劳教所遭迫害导致肝硬化腹水和双下肢溃烂的照片

默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历史。有的时候看从大陆传出来的消息,我太清楚那些信息有多珍贵了,我太清楚那迫害的每一个细节和维护信仰的艰难,每一个字的背后又有多少令人悲伤的故事呢?信息经过层层的周转到海外是多么艰难啊!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公正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大法弟子更是与历史以往的修炼不同。我们在艰苦的环境下,在恐怖的迫害下,我们还会继续坚定地站出来讲真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邪党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9年的迫害中,受到伤害最大的就是儿童,他们被迫和父母分离,被迫无家可归,被迫辍学,失去双亲,甚至被迫害致死,他们的眼泪你是否看到?他们的哭泣你是否听到?自从1999年7月至2008年7月间,据不完全统计,通过民间途径能够详细核实的已有316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们舍业别家、前赴后继的和平上访请愿,用省吃俭用的生活费印发传单,舍生忘死的插播电视,把真相送到千家万户……;在海外,法轮功学员们孜孜不倦地给国内同胞打电话、寄邮件澄清真相,走遍世界呼吁关注和制止迫害,运用法律手段起诉迫害首恶以匡扶正义,克服重重困难开办说真话的自由媒体,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将真相传遍世界,唤醒世人的正义与良知……。

法轮功,这是怎样奇特的一个群体啊!当「真善忍」的真理遭到诋毁和践踏,当世人被谎言毒害而面临大劫,面对世上最为残暴的中共邪党长达近九年的灭绝性迫害,面对谎言、暴力、酷刑和虐杀,法轮功学员没有妥协屈服,也没有带着仇恨揭竿而起,而是义无反顾的站出来,理性持久的讲真相、救世人,坚守、实践着「真善忍」的崇高信仰,顽强的走着一条「以至真揭伪,以至善止恶,以至忍止暴」的反迫害之路。令人欣慰的是,法轮功学员无私无我护卫着的「真善忍」真理之光,正指引着越来越多的心灵踏上觉悟与回归的旅途。

2008年7月20日,在迫害法轮功的九周年纪念日里,我要燃起蜡烛,唱起《烛光》悼念那些因为维护佛法真理而去世的法轮大法弟子:

一点点烛光,一曲曲悲歌,讲述着修炼者的英雄悲壮。
一点点烛光,一首首史诗,讲述着修炼者的慈悲坚强。
一点点烛光,一座座桥梁,连接起世间的正义和善良。
一点点烛光,一份份希望,把「真善忍」的美好传播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