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陆公安安排台湾病人换肾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七月二十日晚上,参加追悼同修的烛光晚会后,我搭计程车回家,在车上自然就和司机说起法轮功在大陆被迫害的真相,并提到了活摘器官的事。司机恍然大悟的告诉我说,他昨天载了一名乘客,这乘客的朋友去大陆换肾,说是由公安安排的,而且很便宜,才花了十七万(应该是台币)。我一听大吃一惊,关于活摘器官一事,之前根据秘密证人透露,我知道到的是军方主导,关押单位和医院勾结(之后也看到一些报导,除了邪党高层之外,其实勾结的还有检察院、法院),没想到邪党竟明目张胆的从公安开始一贯作业的杀人,但仔细想来,其实我早就该想到这一点,公安抓了人,人死了或不见了,公安怎可能置身事外?我赶紧追问其它有关细节,司机就不知道了。

这也让我想起一件事,很多同修在曝光迫害案例时,常提到不知被非法抓走的同修关在哪里。据我了解(我是电话小组),一般关押地点其实就是被抓时所在地(市、区、县)的看守所(刑事拘留),如当地没有看守所,就会往上面送,例如某区没看守所,就会送往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治安拘留)的很少。一般我们按照这个方向去找,大都可以找到同修,除非有些直接送往洗脑班或特殊的送往某地去迫害。所以大家一定要尽量告知被抓同修的家人去要人,如公安不告知去向,就去公安局要人,并说活摘器官的事,让公安局的每个人都知道此事,再不行,就去检察院、法院控告,也让他们每个人知道活摘器官的罪恶。

有次,我打电话去某检察院控申科,控告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致死一事,当时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她听了义愤填膺,叫我写控诉书。她说她可以等我传真给她(当时已经快下班了),所以迫害单位中也有正直敢说话的人;我也曾经打去某公安局查询同修被关押的看守所,后来因为看守所说没有关押同修,所以我又回头打电话问公安局,是否有其他看守所的电话,那个热心正直的警员不但帮我打电话一个个的问,还说如果找到了,会请他们照顾同修。事实上,按照邪党欺世的法律形式而言,公安如果不告知被抓者家属关押地点是为违法的(至少我打电话问他们要人时,他们都对我说他家人一定知道,否则这是违法的。)

另有一件事,两个月前,我曾梦到活摘器官的手术房,当时觉的很恐怖,也就没再多想,现在看来这是有原因的。不仅如此,仔细想来我直接或间接知道的就有七个人需要换肾,有三个已经在大陆换肾了,(有一个是2002年左右换的,后来听说她得癌症了,另两人是一对夫妻,丈夫的是台商,妻子是大陆人,两人都换肾了,这些人的器官都是一个月之内搞定的),其他的人,有的我直接或间接说了真相,还有的失去了联络。以上种种都说明活摘器官这件事似乎并没有因曝光而收敛,还仍在热络的進行。

今年二月,我曾看到台湾一篇报导,说是台湾尿毒症发生率自二千年以来,已连续七年居全球之冠,这说明台湾有可能是大陆在海外器官移植的最大市场,然而台湾民众对大陆活摘器官的事绝大多数的人并不知道,一则是台湾媒体为了自身的利益也出卖了良心,不予报导,再则是我们台湾弟子讲真相真的讲到位、做到位了吗?我们和媒体的经营者、有关负责人以及医院从上层到至少有关科别医生讲真相,讲到像大陆同修那样,每天他们都接到一篓一篓的信吗?这不是哪个小组的工作,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前几个月,我还看到一篇报导,大陆(好象是东北)有个四岁的小女孩急于换肝,因为家人比较相信台湾的医术,所以赶到厦门新开幕不久的台湾长庚医院去做换肝手术,并传为两岸合作的美谈。从表面的报导看这里面都存在着许多问题。

谈到讲真相的事,之前我有个想法,就是认为海外知道大法的人并不是那么多,所以不知道的人也就谈不上对大法存有负面的思想,也因此还谈不上被淘汰的问题,因此对海外世人讲真相的事在心中也就不那么急切,虽然师父在法中曾提过世人迟早是要知道的,在关键时刻人人都要表态。现在我想这个关键时刻已经逼在眼前了。

不仅是目前台湾病人仍热络的到大陆换器官,最近由于纽约法拉盛的事件、台湾景点讲真相被干扰的问题,以及中共邪党极尽邪恶之能事的在世界各地散毒、搞破坏的种种表象,甚至连台湾开放大陆观光后,有关的利益团体都被收买,或为自身利益而选择了靠邪恶的一边站的情况来看,其实我们世界各地的海外大法弟子早该有和邪恶抢时间、“抢”人的认知了。

我发觉到目前世人选择的未来,很可能是决定于“先知道真相”还是“先知道谎言”。大家都知道要改变一个人先入为主的观念不容易,尤其邪党的造谣、破坏之能事无能出其右。

记的在2004年我去纽约曼哈顿讲真相时,我发现附近有许多卖小吃的摊贩都被邪党先灌了毒、洗了脑,以致我后来怎么说他们就是不认同我说的,虽然他们就在酷刑展旁边。此外我身边还有个例子,我父母有一个朋友经常回大陆常住。有次我母亲和她在电话中聊天,聊到我的身体状况时,我母亲告诉她我现在炼法轮功,身体可好了。对方一听竟然说“你怎么让她学那东西?!”言下之意可想而知,我母亲(常人)就和她讲大法真相,怎么说她就是不入心。后来,她有机会到我家来玩,我就和她说真相,直觉上,她还是有些敷衍,由于当时没想到对她发正念,因此也没彻底清除她思想中的负面因素。这也说明改变一个人先入为主的观念不容易。

其实,对大法一无所知的世人几乎都是喜欢知道真相的,甚至是心存感激的,我呼吁海外同修出门时务必随身带着真相资料,随时制造机会说真相,现在仍是说真相的好时机(只是去告诉人一些消息,而不是去改变人的观念),而且也不需占用我们正在做的讲真相的工作时间,只是把真相(资料)留给身边一走一过的人。

与邪恶抢时间、“抢”人这也是当前很重要的问题,因为这些人都会影响他身边的一些人,而这些人又会去影响一些人…。我们不要认为全世界七十几亿人口,这个所谓的关键时刻不会那么快到来,不要忘了“天安门自焚”案一夕之间就传遍了全球。

让我们所有大法弟子赶快拼出生命的力量,抓紧时间做到位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