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的孩子们(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公开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进行迫害以来,至今已是第九年;迫害依然在继续,还没有停止。据明慧网资料,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学员至今就有三千一百六十八人,致使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失去工作、被迫流离失所,并且家庭破碎,令许多孩子沦为无家可归的孤儿,使他们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

要是爸爸妈妈都在家多好啊

壮壮,家住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一个才五岁的孩子已经饱经爸爸、妈妈、奶奶等亲人一个个被绑架关押的苦难。可怜的孩子常常自言自语道:“要是爸爸妈妈都在家多好啊……”。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那天,壮壮的期盼被彻底的扑灭了。爸爸被迫害致死的时候才三十一岁。


壮壮在爸爸去世前两天照的

壮壮的爸爸潘兴福是一位德才兼备的青年才子,自幼聪颖,非常勤奋,十六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武汉华中理工大学电子与资讯工程系少年班,攻读电磁场与微波技术。一九九三年,他在大学三年级时有幸亲耳聆听李洪志师父在武汉的传法,从而走上了修炼的道路。随后,年轻守寡饱经风霜的老母亲也走入大法修炼,长期卧病的母亲从此精神焕发。

壮壮的妈妈张丽也是大法弟子,毕业于辽宁省邮电学校,工作非常出色,曾去国外进修过。壮壮原本应该拥有一个温馨快乐的家。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壮壮的爸爸、妈妈、奶奶、伯伯、伯母一家人多次被抓。二零零二年初爸爸被非法判刑,受到酷刑摧残、被强制做奴工,壮壮的妈妈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五年一月壮壮的爸爸病情恶化,因无钱去医院救治含冤离世,年仅31岁。

小马凡的梦想


马凡

马凡是个聪明快乐的小姑娘,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的微笑。但是从二零零五年三月开始,笑容从这位九岁的女孩儿脸上显现的越来越少;因为只有在梦里,她才能和妈妈爸爸在一起。

二零零五年三月,妈妈爸爸相继被警察抓走,原因是他们帮助一位被警察毁容的阿姨脱离了监禁折磨,那位阿姨叫高蓉蓉,她和爸爸妈妈一样信仰“真、善、忍”。

(注:据明慧网报导,高蓉蓉在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为法轮功进京上访,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及非法劳教;在零四年,遭到恶警电击脸部,导致毁容,于零五年被虐杀。)


出生不久的小马凡和爸爸马玉平、妈妈张立荣在一起

「真善忍可好了,法轮大法可好了」,马凡总爱说这句话;因为小马凡的妈妈以前身体不好,患有胃病、头痛、生下她时又得了产后风,腰直不起来,汤药吃了几个月也不见好转。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病痛不翼而飞,看照片上小马凡的妈妈健康,而且笑的多开心。

九九年七月,一场铺天盖地的镇压开始了。自二零零零年开始,小马凡的妈妈爸爸数度被关押。从大人们的谈话中,马凡知道,警察为逼迫妈妈放弃信仰,对妈妈百般折磨:窝墙角、罚跪、蹲小凳、野蛮灌食、窝球定位、一周不许睡觉、送男性教养院(张士教养院)等。


马凡的手工贴画:妈妈爸爸坐在月亮船上

小马凡总能梦见妈妈爸爸。在学校的手工美术课上,她作了一幅贴画,她说,在梦里妈妈爸爸就象画里这样,坐在月亮船上,自由的信仰“真、善、忍”,坏人抓不着,妈妈爸爸再也不会离开她了。

希望好心的叔叔阿姨帮助我爸爸回家

张家瑞现在已经十岁了,在大庆石化总厂第一小学上小学四年级。小家瑞长的眉清目秀,善解人意,是个人见人爱、非常懂事的孩子。


张斌与儿子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想念爸爸的张家瑞

张斌儿子写的求助信

家瑞的父亲张斌曾任职于大庆石油化工总厂化工三厂。张斌由于在家里娇生惯养,从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懂的照顾、体贴他人。妻子剖腹产手术的当天,他玩乐至半夜十二点以后才赶到医院。此外,他还染上了抽烟、酗酒等恶习,一天两包烟的量可谓不小。

一九九八年初,张斌接触到法轮大法,在短时间内戒掉了烟、酒,身心变的健康,还处处为他人着想,与他相处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善良、平和,从他身上再也看不到一点先前生活颓废的影子。他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儿子生活,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日子过的安稳平静。

但是,由于修炼法轮功,他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遭到绑架,目前被关押在绥化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在那里被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影、被施用酷刑,双手手心双脚脚心均被电焦糊……

“希望好心的叔叔、阿姨帮助我救爸爸回家,我想爸爸!”这是大庆石化总厂第一小学上小学四年级学生张家瑞心底的强烈渴望与期盼!

小家瑞经历了他这个年龄不该经历的一切,多了些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沉默,还时常默默流泪。

以前这屋子里有好多人

二零零一年的初冬,二岁多的小天昊回到姥姥家,看着落满灰尘空荡荡的屋子,小天昊想起了妈妈、姥姥、小姨和姨夫……他含着眼泪对爸爸说:“以前这屋子里有好多人,现在就剩下咱们两个了。”

当时,小天昊的姥姥马廉晓正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被警察铐住双手、用绳子绑在铁床上野蛮灌食;小姨董敬哲正在龙山教养院遭受酷刑,眼睛被打出血;妈妈董敬雅从警察的围堵中走脱,正在外流离漂泊……从此警察三番五次去家里搜捕妈妈,有时半夜突然闯进来,把小天昊从睡梦中惊醒,吓的他哇哇大哭。在他的童年里,充满了对警察的恐怖记忆。

小天昊姥姥马廉晓在辽宁省建设科学研究院工作,是同事和邻里公认的好人。小天昊的妈妈董敬雅是辽宁省建筑设计院的建筑设计师,姨夫孙士友是广告公司的专案经理,小姨董敬哲是位广告设计师。妈妈、姥姥、小姨和姨夫信仰的是“真善忍”,处处做好人,天昊的爸爸不修炼,但他真切的看到了家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道德升华,也见证了这场迫害的荒唐和残暴。

转眼到了二零零五年,小天昊的姥姥家依然空荡荡的。小天昊已经四年多没和妈妈在一起,小天昊想象不出遭受折磨的妈妈变成了什么样子。他真希望这场对好人的迫害尽快停止,希望妈妈早日回家,希望姥姥家的屋子里,妈妈、姥姥、小姨和姨夫都在。


天昊

在中国大陆,还有多少像他们一样的无辜孩子在这场迫害中深受其害,还有多少个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相比之下,仅有一峡相隔的台湾,却也有无数孩子因学炼法轮功而家庭美满、身心健康!


陈鼎为

现在快满六岁的陈鼎为,得法已经四年多了。鼎为虽然年纪小,但整本《转法轮》都能读,《洪吟》也会背。鼎为说:「书里面教我做好人,我现在身体有变健康,不容易感冒。」

鼎为最喜欢将法轮大法的书签送给许多叔叔阿姨,他说:「我知道那边有许多小朋友因为爸爸妈妈炼功被抓去关,我觉得他们很可怜,我想把真相告诉他们。我也会跟我朋友说,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将书签递给往来的行人

今年十岁的廖映筑和十二岁的哥哥廖冠勋在看到妈妈的改变后,也一起走入修炼的行列。映筑和冠勋的妈妈是国中老师,以前身体很不好,一年的健保卡一年都要看到K,整个身心觉得绝望又空虚,试了很多气功中医都没有用,后来学生的家长介绍法轮功给她,妈妈想那就姑且试试看吧!结果这一试,不但身心转变极大,也让外公、外婆、舅舅与两个孩子一起得法。

映筑说:「师父教我们要真善忍,所以跟别人吵架我会克制自己,学会忍。以前小时候因为肺炎住院过,现在学了之后身体比较好,不会不舒服,感冒也比较少,我想对大陆的小朋友说,希望你们可以坚定,我们会为你们加油。」

哥哥冠勋则表示:「很多小朋友都会玩电动玩具,但我知道那是不好的,我会尽量不去玩。之前我有皮肤病,很痒就一直抓,学了两个月就完全改善了。法轮功很好,我会跟同学说这是一套非常好的功法,可以来试试看。我知道大陆那边有很多小朋友流离失所,我会去征签,我想替他们加油。」[none1]


妈妈和映筑、冠勋

幼稚园大班的方微真用软软的童音说:「我从一出生的时候就开始学了。」微真一家七口,包括三个姐姐、爸爸、妈妈、外公、外婆都学了法轮功。在这样的修炼环境下,微真虽然小,但却真切知道法轮大法好。


幼稚园大班的方微真

微真笑着说:「师父教我不能有妒忌心,不能说谎话,我坐计程车的时候,我会跟计程车司机叔叔说你有没有学过法轮功,有空的时候可以来学法轮功。我也会在纸上写法轮大法好,然后发给大家,让大家都来学。」


(前排左)和三个姐姐与妈妈

听话的士恩

目前六岁的林士恩,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跟着妈妈一起打坐了。所以士恩从妈妈怀孕生产到现在,一直都是个乖巧又听话的健康宝宝,没有生过病看过医生。

目前带着他的外婆说:「他从小就非常好带,不会闹。没炼功之前睡觉都要从床头翻到床尾,没有好好睡着,现在是一觉到天亮。而且他虽然小,但很懂事,会跟小朋友说不要去看打打杀杀的影片。也会跟爷爷说你不要生气啊,这样不好,为什么要大声呢?士恩还会用国语、英语发传单告诉路人,这是很好的,来看看喔!」


外婆和士恩一起炼功

八岁的宋佳彦和十岁的姐姐宋佳欣目前已经修炼两年多,妈妈表示以前他们身体毛病不断,生活习惯也很不好,爱看电视、玩电动,姊弟俩常常会吵架,但学法之后改变很快也很大,身体变得健康,许多不好的生活习惯也都改善了。学校老师都说感觉他们比较会为人着想,个性温和,不会跟同学抢东西,也不会粗暴对待同学。

佳彦说:「我会摺莲花给同学,很多同学都会跟我要。」佳欣说:「以前常常跟弟弟吵架,有争斗心,但师父教我们要去执著心,所以现在不会跟弟弟吵架。我会把法轮功介绍给同学和老师,会写日记介绍给老师,因为我不想再让他们(中共)迫害法轮功了。」


妈妈和宋佳彦、姐姐宋佳欣

9岁的黄暄筑是老师口中有礼乖巧的好学生,看到老师会很主动地打招呼、帮忙提东西。妈妈说三个孩子都修炼三年了,个性都很乖巧,不会跟同学争东西、抢东西,会比较礼让,有时排队也会主动排在后面。

暄筑说:「我会发书签,也会用网路讲真相,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目前他们一家三姊弟和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共有七个都在学炼法轮功。妈妈说有时去旅游的时候都会让小朋友带着书签,走到哪里发到哪里,想把珍贵的大法分享给每一个人。


暄筑(右二)和妹妹暐筑、弟弟奎历以及外公、外婆、妈妈

13岁的曾映筑与妹妹曾怡宁、曾钰婷跟着妈妈一起学炼。妈妈表示以前他们很会感冒,现在炼功之后身体变得很健康,感冒次数也减少很多。妹妹怡宁表示:「我们都会去故宫、淡水发资料,我会给同学看法轮功的资料,跟同学吵架的时候,我会先跟同学道歉。我知道大陆的小朋友没有办法像我们一样自由地学炼,我会为他们加油,帮助他们。」


映筑、怡宁(右)、钰婷和妈妈

五岁的张恩绮学法轮功三年,身体比一般小朋友都还要强壮。之前常会感冒,而且久久都不好,自从修炼后,感冒次数渐渐很少,很长时间都没有生过病、看过医生。妈妈笑着说:「我常觉得我们应该是良好市民,虽然都在缴健保费,但我们都很少用到。」

妈妈说恩绮很乖、听话又善良,不会爱玩也不会吵,有时还会帮忙讲真相,当她看到学员被迫害的照片时,会显得难过而且伤心,觉得为什么他们要欺负好人。恩绮用细细的声音告诉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妈妈和恩绮

如果人们都明白了真相,都来谴责、制止这场迫害,在大陆的孩子和家人团聚的日子就不远了!但愿有更多人一起站出来护卫着「真、善、忍」的真理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