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党开奥运 真是害死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我叫韩军红,今年45岁,家住河北省石家庄市桥东区华平胡同14栋3-504,是原河北纺织工业学校(现河北科大理工学院)实验师。

1996年夏天,我因身体多病跟同事学会了炼法轮功,从此我告别了疾病,告别了医药,至今十二年了,我再没得过病,再没吃过药。法轮功、“真、善、忍”不仅让我做到了不花国家一分钱医药费,同时做到了不占国家一分钱便宜,我还学会了善意的理解别人。

然而这样一个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却遭到了残酷打压,在1999年7月20日开始至今的这场邪恶浩劫中,我因不放弃信仰、不愿做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而屡遭迫害。曾被非法停职检查、非法开除公职、非法绑架、非法关押、非法抄家、非法罚款等等,曾在石家庄驻京办事处被警察打,曾在石家庄第三刑警中队被警察吊,都只因我不放弃炼法轮功。

九年来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真是度日如年,我与家人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与压力。可是未曾想到的是中共邪党开奥运也要祸害法轮功,害得我有家不能回。

2008年7月3日下午5点多钟,我正在家做饭,石家庄建安路派出所的干警王殿亮、张瑞旭(女)、李中和、指导员薛建军等7名警察着便装上门骚扰,并拿着十来张打印好的文件,其中一张叫检查证,盖有石家庄桥东分局的印章并有分局副局长的名字,其上捏造罪名,让我在其上签字,并要抄我的家、把我带到派出所。

我耐心的给他们讲道理,问他们我真的做了这种坏事了吗?他们说没有。我说那你们干嘛叫我签字呢?他们说是领导叫签的。我说你们得分清善恶呀,文化大革命中的造反派都是领导支持的,等文化大革命结束了,造反派就成了领导的替罪羊了,你们干嘛要给领导当棍子使呢?一直僵持到八点多钟,天都黑了,我丈夫和儿子也吃不成饭,干跟我着急。

楼下桥东区分局和石家庄建安路派出所的干警又来了一大帮,得有十几个,其中有桥东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赵××和副队长赵永强,他们强行将我绑架到建安路派出所。次日清晨五点左右看着我的人睡着了,我趁机从派出所跑了出来,被迫流离失所。

事后我才知道那天我市绑架了二十多名大法弟子。全国已有两千多名大法弟子因奥运被绑架。

开奥运会本应该是高兴的事,怎么一到了中共邪党开奥运会就这么恐怖呢?拥有先进武器的中共居然害怕手无寸铁的?打杀成性的中共居然害怕“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拥有众多武警军警的中共居然害怕炼法轮功的老头老太太、大姑娘小媳妇?只有中共邪党才会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来,只有中共邪党才会做出这么祸国殃民的事来,只有中共邪党才会把善良百姓当敌人!

失民心者失天下,中共邪党已到了穷途末路、剩下的日子屈指可数,所以它才会如此的胆小如鼠、草木皆兵,它才会如此的丧失理智,才会与真、善、忍为敌。

善恶有报,人不报天报。善良的人们赶快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吧,赶快声明退出中共邪党,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千万不要给中共邪党当替死鬼,实在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