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难关 走出自己的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自从一月初以来,新唐人电视台开始在大纽约地区一个有五百万订户的有线电视台播出每晚一小时的节目,这是新唐人落地一个较大的突破。我有幸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的当地新闻制作,在几个月做记者的过程中,在修炼上,在技术上,突破了一道道难关,逐渐的走出了一条以前从没有尝试过的证实法修炼的路。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几个月以来的心得体会。

一、克服安逸心 来到纽约

去年底,当同修来电话希望我做纽约社区记者时,我没有马上答应。在相对安逸的环境呆久了,一想到以后自己要做全职记者,扛着摄像机和三脚架坐地铁去采新闻,心里不免发怵。但又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电视台非常的缺人,同修不会打电话来求助,修炼人遇到任何事情也都不是偶然的。

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的经文中说,“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

我反复考虑了两周,终于鼓起勇气对自己说,既然大法需要你,那就做好吃苦的准备,出发吧。

二、师父看护下过关

几个月来,做记者的过程中,在师父的看护下,突破了好几个关。正如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的,“一步一步的,随着时间的变化,越来越近,所以呢大法弟子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不用管将来怎么样,自己做到心里有数就行,心中有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第一关,剪辑新闻。之前我仅有的经验就是采访和写新闻稿,拍摄和剪辑都是别人的事。由于人手紧缺,电视台对纽约记者的要求是独立完成新闻制作。所以第一天我心里直犯嘀咕,以前只看过别人剪辑,自己行不行啊?但是每天的新闻量压在那,我不做谁做?就硬着头皮凭着以前的记忆开始剪辑,不懂的地方就请教别人,就这样剪出来了第一条新闻。从中悟到,做大法的事不要有太多顾虑,大法需要,会赋予修炼人应有的智慧。

第二关,英文采访。我们通常事先不知道新闻的详情,到了现场才知道。这就需要现场应变快,采访时才能问出适当的好问题。我怕自己英文不够好,加上对纽约情况不熟,不熟悉新闻背景和被采访者的背景,所以每次采访前把自己搞得很紧张。做了几条下来发现,不知怎么的,到时候脑中就冒出个问题,或者冒出几个单词,觉得自己好象一下变聪明了,英文也听明白了,采访的问题也都在点子上。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看到自己有一颗要做好记者的心,师父就赋予智慧。

第三关,独立拍摄。从没摸过摄像机,也觉得自己扛很重的摄影机和三角架出去拍摄难为情。所以虽然有人指导过两次如何拍摄,我还是以各种理由拖了很长时间。有一天正在拍新闻中,摄影师突然说她要赶回电视台,扔下我就走了。我当时愣了很长时间,心想,这条新闻这么重要,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自己慢慢摸索摄像机的各个键,也進行了采访,没想到自己拍的也能用上,那以后总算有了点突破,也开始有点自信。也许师父看到我一直迈不开这一步,就用这种方式去掉自己那颗“依赖心”。

第四关,在期限前完成新闻。有几次很重要的新闻都发生在傍晚,我们回到电视台都已经七点了,一次为了拍四·二五烛光夜悼,回来都九点了,通常最晚九点半图像编辑就截止收新闻了。每次我都想放弃了,等第二天再出新闻。每到这时,同修就鼓励我,新闻能及时播出是最重要的,一定能完成。我就沉住气,最后在同修的共同配合下,把新闻做出来了。

三、考验面前 坚定正念

来到纽约的第二周,我身体开始出现不适,表面上像感冒发烧,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很明显的,就是不让我继续做新闻。我首先找自己,为什么给邪恶钻了空子? 是因为刚来纽约心里还不稳,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还处在观望的状态。邪恶可是看的很清楚,你不是不稳吗?就让你身体出问题,让你放弃。另一方面,干扰越大说明我做的这件事情越重要,邪恶实际是很害怕的。找到问题后,我加强学法和发正念,不管怎么不舒服,还是坚持每天出去采新闻,一周后身体又恢复正常。

做记者每天都要面对新人、新事,过程中也有很多考验。下面仅举两例。

一次我报道前美联储主席来纽约发表金融危机的演讲,全程听下来我竟然没听懂两句话,这我以前还没遇到过。可能是因为对方已经八十岁了,口齿不清,用的几乎都是专业术语。所以回来我花了五个小时反复听录音,中间剧烈头痛,真有点想放弃了。但又想到当晚的节目还等着播这条新闻,就咬牙坚持着听完,把演讲内容总结出来了。

由于我对纽约的情况不熟悉,做新闻时需要查找很多中英文的背景资料,我负责的是主流社会的新闻,覆盖政治、经济、医学、教育等很多领域,所以每天要花一定的时间学习新的知识,包括一些专业术语。只有对所报的新闻的背景和历史事件准确的掌握,才能报道出有深度的新闻。因为要看大量的英文资料,有一段时间看到英文就发怵,开始头痛,知道这是干扰,就发正念消除它。

四、广结善缘 推广新唐人和新年晚会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说,“三界之内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成、为法而造就的”。我理解,现在人类社会发生的任何新闻事件,都与大法有关,从这个方面来讲,每天的新闻不都是为负有救度世人重任的新唐人这样的媒体存在吗?别看现在的主流媒体多么的风光,能走入未来的寥寥无几,其实所有的人和事还不是在等着我们来报道吗?我们才是大戏的主角啊。

我也悟到,“电视台媒体”是正法進程到一定阶段大法赋予弟子的独特的法器,如能如意的运用这一法器,必然发挥其独特的救人的作用。记者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每天都能广泛接触到社会各领域各阶层的人,这不是一个和众生结缘讲真相的最好方式吗?记者代表着新唐人的形像,同时也是最好的公关。每次采访完,我都会向主办人或被访者交换名片,介绍新唐人在有线电视的播出时间,做完新闻后,我会把相关的网站链接通过电子邮件给对方,同时介绍新唐人,并请对方将新唐人的中英文网站发给其会员或相关人士,让更多的人能看到我们的节目从而被救度。现在一些政府机构和团体都开始定时给我们发新闻线索。

做记者同时也可以推广晚会。纽约晚会的前夕,我每次采访都带着晚会的传单,很多人当时就表示很感兴趣,会买票去看。一次我采访完一位华裔后送她一张晚会的传单,等下次再遇到她时,她说已经给全家买了票。还有一次采访一个大陆留学生,向她介绍了新唐人和新年晚会,后来看到她和一位同学看完晚会还接受了采访,对晚会评价很高。

五、互相配合 和大纪元共享资源

大纪元日报也是纽约很重要的项目,当地的每日新闻是吸引读者的主要原因,但有时也因为人手不够不能覆盖所有的重要新闻,所以每天我做完电视新闻后,会将稿件发给大纪元,让有限的资源得到最大的利用。

六、学法背法 提高效率

因为做新闻,每天都要接触常人社会的各种信息,有时学法就很难静下心来,发正念时脑子里反映的都是新闻里的内容。师父《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说,“所以不管怎么忙,你们学法的时候,什么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虑其它的,就是学法。”

于是我和一位住得很近的同修约定,互相提醒早起炼功学法两个小时。我发现,早起炼功学法效果好,可以保持一天都比较精神的状态。“也许你在学法当中,你所思考的问题都能给你解决了,因为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决什么、你眼前正在着急要做的是什么,他们能不清楚吗?” (《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以前曾尝试背过《转法轮》,但没坚持,来纽约后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又恢复了背法,因背法时思想必须非常专注,很快就能静下来,感觉自己真的溶于法中。恢复背法后,感觉法赋予我更大的智慧,做新闻的效率越来越高。

七、向内找 提高心性

在纽约,周一至周六每天要做当地新闻,周日往往又有重要活动需要报道,所以一周下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一次我们去波士顿参加人权圣火集会,来回八个小时车程,回到纽约后我还要连夜赶新闻。新闻辛辛苦苦做出来了,却因为两个出镜镜头没拍好被好几个同修说了一顿,当时就觉得很委屈,心里不是滋味。

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说,“你们是大法弟子,碰到事情都找自己,保证很多是你自己的问题,无论你想不想去考虑自己,无论你想到和没想到。”

是啊,那个不能被人说的毛病又犯了,法讲的这么清楚,为什么不能找自己呢。静下心来向内找,当时确实是光顾自己出镜背新闻词了,没有考虑到整体。向内找后,那颗不平的心很快平服了。

八、兼顾其它项目 圆容整体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说,“大家知道,我们现在人力很有限,证实法中大家不要光顾了这个就不管那个。就是说我们不要把力量都集中在一点,尽量要顾全整体。”

纽约的天国乐团自全球第一个成立以来发挥了巨大的救度众生和清理邪恶的作用,这次来纽约我有幸加入乐团,成为了一名小鼓手。我很珍惜手中这个威力巨大的法器,所以不管多忙多累,我都尽量参加每周末的合练。能和其他乐团成员在一起演奏是每周最快乐的时光,感觉思想中的杂念都被清理掉了,自己的空间场也得到了净化。

一次在天国乐团参加“人权圣火”活动时,在耶鲁大学校园里游行,当时大批的中国留学生跟着我们走,有的还跟着乐队的节奏打节拍,有的喊“法轮大法好”。我们一遍遍不断的演奏“法轮大法好”,感到强大的能量场在溶化着一切不正的东西。

天国乐团参加“人权圣火”活动较多,有时还需要分两批去不同的城市,而参与人数又不够。我就多准备一套衣服,打完鼓,就换上另一套去做新闻采访,兼顾了两个项目,圆容了整体。

回顾自己走过的这段路,虽然只短短几个月,无论是修炼上,还是技术上,都有提升。

感谢师父给我这个机会,引领我走出自己正法修炼的路。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