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是解体一切邪恶因素的关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来自欧洲的学员。二零零五年和二零零八年,我经历了两次新唐人的欧卫事件。尽管此次欧卫事件还没有最后结束,但身在其中的我,最大的体会是整体配合是解体一切邪恶因素的关键。

我想从以下四个方面谈谈修炼的体会。

一。新唐人在正法时期的作用

新唐人建台的宗旨就是让受中共邪党毒害最深的中国大陆十几亿人,能够看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从而得到救度。新唐人对大陆的播出,是唯一一家不受中共官方过滤的海外独立电视媒体。新唐人的大陆观众群,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大陆有一亿多人。这些观众的分布,不仅在中国的城市,而且广泛分布在大陆的边远山区和广大农村,同时还有广播媒体以及网络媒体通向中国大陆。从新唐人《热点互动》直播节目的热线电话的数据显示,在大陆除了西藏和新疆之外,其它省份均有观众打進热线直接参与我们的节目。也就是说,新唐人的观众遍布大陆各地。

几年来,新唐人以敢言而著称,新唐人已经成为大陆观众的依赖。正像一位大陆观众形容的那样:“看不到新唐人,就象人呼吸不到新鲜空气一样。”

在每个重大的历史时刻,新唐人电视台为中国广大民众及时报道了事实真相。五月十七日,中共有预谋有目地的制造了法拉盛事件,事件发生后,新唐人在第一时间组织人力,对此事件進行连续报道,请专家评论,使中共想利用这一事件攻击法轮功、進一步毒害中国大陆老百姓的卑鄙阴谋破产。正像一位中国大陆的观众反馈说,当看到央视的法拉盛事件的新闻后,一头雾水,深感困惑,怎么国外也开始反法轮功了?但当看到新唐人的相关报道后,才真相大白。新唐人的真实报道,无疑是给邪恶的中共以巨大的震慑。

新唐人在正法时期起到了巨大作用,小小平台,凝聚了成千上万观众的心声。小小平台,成了亿万观众的希望。正因为如此,新唐人成了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些年来,中共从未停止过对新唐人的打压。欧卫事件就充份的说明了这一点。

对于此次的欧卫事件,一些欧洲学员在交流中悟到:邪恶利用欧卫公司总裁的利益之心,关闭新唐人对中国大陆播出信号。其目地很明确就是不让中国人民知道在中共的暴政之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而進一步毒害众生。这一事件的性质和法拉盛事件是同样的。可以说是“欧洲的法拉盛事件”。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坏事。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我们就一定有能力否定旧势力的因素在这件事情上的安排,把这件事变成好事:利用这件事讲真相,救度那些能够被救度的众生。还有的大法弟子说,能否恢复新唐人的对华广播完全取决于我们的正念有多强,我们的正行是否到位。

二。欧卫事件的结束必须靠整体的力量

随着正法形势的不断推進,在证实法中,我越发感到现在几乎是所有的大法项目,只靠几个人做是很难做成的,很多时候是靠大家的配合。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明示道:“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个人理解,越到最后,法对我们的要求越高。在整体的配合上必须达到法对我们要求的那样,才能圆满。

二零零五年第一次欧卫事件我们的整体配合至今仍记忆犹新。我们不断学法,在法上交流,我们知道,从地理位置上看,欧洲自然就是这次战役的主战场。我们打破了国家的界限,法国的学员、英国的学员、比利时的学员、德国的学员、瑞典的学员,很多欧洲学员不约而同的走到一起。我们明白,这是给我们讲清真相救人的好机会。通过交流,很快所有欧洲学员都动起来了。当时我们欧洲的全体学员,在各自的国家,去给政府打电话,向媒体发邀请举办新闻发布会,在民众中征签讲真相揭露中共在背后操控的阴谋。并且写信发传真,向欧卫的工作人员讲真相,让他们觉醒制止公司上层的错误决定。信像雪片一样寄给欧卫,有来自学员的,有来自民众的,有来自议员的,当时北美学员也作了大量的工作,最后在美国政府的施压下,欧卫与新唐人续签了合同书。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深深感到整体配合是多么重要啊。那股势不可挡的气势,来自哪里?来自于宇宙更高层次的神的力量,他能让一切邪恶胆寒。

此次的欧卫事件,自六月十六日至今已过去一个月了。欧洲佛学会在接到新唐人紧急事件处理小组的通知时,立即召集学员开会,交流讨论如何行动,找政府议员、大众媒体、人权组织讲真相共同向欧卫施压,尽早恢复播出信号,以满足大陆观众的要求。特别是在七月十五号,在记者无疆界公布了欧卫公司切断新唐人信号的调查报告后,一些学员立即投入到了向欧洲议员,向本国政府,向欧卫的员工讲真相的工作。

以英国为例。英国的新唐人协调人和员工们不断向英国大法弟子们通报欧卫事件的進展情况,与大家交流欧卫事件给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所带来的困难。交流之后,有西人大法弟子站了出来,担任在欧卫公司英国分部前讲真相小组的协调人。在伦敦,街头讲真相已经有两个小组了:中共使馆前的二十四小时抗议和唐人街的三退服务中心,而且还有很多的大法弟子每周还要帮助大纪元发报纸。这些项目已经牵扯了一些老年退休和一些不工作的同修的大量时间和精力了。如果再加上一个欧卫事件项目是不是人力上能排得开?但是,经过和有关同修的交流与协调,大家都认为欧卫公司前的讲真相是必须做的,只是我们再多吃点苦而已。其实,这正是我们扩大容量的一个好机会。担任协调人的西人同修也说,如果需要我去做,我就去做。他想办法克服了与不会讲英语的同修的沟通困难。从六月底到现在,由于大家的齐心努力,我们的这个项目没有一天中断的。除此之外,很多平时不能参与欧卫公司前讲真相的一些同修,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全体议员会议期间和巴黎欧卫总部新闻发布会之日,很多英国大法弟子克服了家庭和工作方面的各种困难,奔赴欧洲大陆参加与欧卫事件有关的活动,有的甚至在一周中两次奔赴欧洲大陆。

在学员们的努力下,欧洲议员们发出了正义的声音。瑞典驻欧洲理事委员代表团团长及欧洲理事委员会(PACE)副主席林德布劳德先生(Lindblad)致欧卫总裁的亲笔信中指出:“(欧卫)必须遵守国际和欧洲的协议,以及自己公司的准则──不歧视、平等对待和尊重媒体多元化的经营,立即恢复新唐人信号的播出。”

通过整体协调与配合,在过去的两周里,欧洲学员征集到九十名欧洲议员的签名,法国学员征集到了一百八十多位议员的签名。在比利时多党派欧洲议会议员就此事与欧洲新唐人和记者无疆界、国际记者联盟在欧洲议会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到场的多位议员表示他们将本着欧洲之人权、民主、法治的理念,向欧洲卫星公司施压,尽快恢复新唐人信号。

三。利用欧卫事件讲真相,并在此过程中得以升华

一位西人学员说,在斯特拉斯堡向欧洲议员们讲真相中的最大收获是,要对着他们的心,他们明白的、正义的,也就是正的一面去讲,而只有我们的心纯时,我们的念正时,我们的正念强时,我们才能做到这一点。在做讲真相的事情时,修好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保持正念也是非常重要的,就象师父说的那样,“金刚不动”。我还悟到,旧势力的因素时时刻刻都在盯着我们,只有我们走出人,才能真正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

英国的Rob得法只有三个多月,也参加了对欧洲议员讲真相。他在离开斯特拉斯堡后说:我看到了我在很多方面的变化:我的态度、我的信心、我的层次和我保持内心平静的能力等等都有了改善。我相信这些变化的产生是因为我决定在我面对我的一些不良个性和心态时我决心要承受和忍受,并且请师父帮我,我也从师父那里得到了鼓励。说实话,因为我修炼的时间不长,我还时常在对师父的信这个问题上挣扎。这次(斯特拉斯堡)经历大大的加强了我对师父的信,也教育了我,使我相信只要有正念,心态平和,我什么事情都能做。

还有一位西人学员在交流中说:第一天在议会里我们的工作好象不好,我觉得有压力、怕,不知道应该怎么向议员们去讲真相。在回旅馆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个华人大法弟子。她自己一直在议会外面发正念。她告诉我们,她看到一些BBC记者在等车,她就和他们谈话。她还给他们一本《九评》,但是他们不要。她又对他们讲真相,他们接受了。我问她,“你对他们说什么?”她说,“我就告诉他们中共杀死了八千万中国人”。我能感觉到她那强烈的正念和慈悲之场。在此之后,我悟到,她的心态很纯,她的信息很清晰---就是要救度他们。我知道我第二天应该如何做了。心中抱有一念:我是来救你们的。这就足够了---师父和宇宙中的正的生命都会帮我的。第二天就大不一样了。我不去担心欧卫事件的技术问题了。我悟到向议员们讲真相是最重要的。我告诉议员们,“这(新唐人)是唯一不经过滤的向中国播放的电视台。我们的信号被切断是因为我们的卫星发射商受到了中共方面的压力……。我们到这里来是来寻求你们的支持。”“中国人民能看到我们的电视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是他们唯一能看到的独立电视。”

四。欧卫事件進展缓慢的思考

在此次欧卫事件中,通过学员的努力,虽有了一定的進展,但个人觉得这个速度还远远没有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冷静下来认真思考,就感受到我们整体的气势还没有起来,整体的配合还没有达到无漏。据一位在第一线讲真相的学员说,我们去欧洲议会外请愿的人太少。一位议员告诉我们的学员说:“我很想帮助你们,可是你们的力量太弱,发出的声音太小,不能引起其他议员的足够重视”。或许是这个原因,欧卫事件在欧洲议会上没有通过决议案,而有关西藏的决议案就通过了。一位远道去布鲁塞尔的学员,在欧洲议会结束前一天找欧洲议员讲真相,效果非常好,但遗憾的是,还有一天欧洲议会就结束了,接下来那些议员要休假一个月。这位学员遗憾的说,不是难做,而是我们来晚了。

在这一过程中,或许是由于我们每个人太忙,而无法顾及到欧卫事件。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忙,而不自觉的在我们中间产生了间隔。这种间隔成为我们不能形成整体的阻碍,更为严重的是我们丢失了难得的讲真相的极好机会。如果我们整体的配合出了问题,我们没有形成强大的正念之场,仅凭一些人的努力,是达不到整体升华的效果,所以,欧卫事件就象我们今天感受到的進展缓慢。

这段时间,当我看新唐人网站登出的观众留言,特别是大陆观众期盼新唐人那急迫的心情,我的泪水忍不住流下来。为了那一方水土的众生,我们无法停下讲真相的脚步。

欧卫事件不是新唐人自己的事,是对我们整体配合是否达到圆容不破的一个大检验。不管怎样,欧卫事件还未结束,接下来我们将以怎么的心态去面对?这的确值得所有同修思考。在我们修炼结束前,大法会不断的给我们修炼的机会。希望我们能抓住每一次机会。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