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的腰疼病好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大哥今年五十七岁,家住农村,二零零零年冬天在城里下班后喝酒过量,在回家的路上摔成颈椎骨损伤,整个头不能自由活动,腰也不能直接弯下。这么多年一直用西药、中药、仪器按摩、拔罐等等各种方法医治,都没有治好,只能说是维持着。

几年来,我们每次回农村都给他讲真相,有一次他说:“九九年前我去北京,整个北京城的人都知道有个李大师,可厉害了。这我相信,我相信法轮功好,我也不反对。也同意退团、队。我也看过大法书。但是我也不反对共产党,因为我吃共产党饭……。”每次都是不欢而散。还有一次他说:“现在共产党镇压法轮功,共产党不让的事你就别干。‘六四’天安门镇压学生时我亲眼看见的,太可怕了……。”再一点,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在城里经商,一个在部队当官,他怕给孩子带来麻烦等等顾虑。一直在病魔中煎熬。每次给他真相资料、护身符、真相光盘他都不要,他就是怕。

今年新年过后,他的病有点加重,四月份他腰疼的自己不能翻身,他要翻身、起床都得让人帮助。五一前几天我回农村去看他时,在他家呆了一天,给他讲大法真相,给他真相资料、光盘。他说:“现在的药也不治病,只要不让我腰疼,让我干啥都行。”我说:“不用你干啥,你只要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慈悲的大法师父就管你了”。当时他就诚心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我离开他家时,他自己试探着能起来了。第二天他就能到外边小园干零活了,腰也不疼了。后来又给他请的大法护身符,还有不同的真相光盘、资料和《九评》。护身符整天不离身,真相光盘、资料和《九评》都认真的看。

前几天(七月十九日)早上,他和我大嫂从家坐一个多小时公交车到城里客运站,又坐两个多小时大客车、下车又坐半个多小时公交车才到我们这,办了一下午事,一直到晚上零点才休息。第二天上午又上街买了些东西,中午在饭店吃饭时我妻子问他,腰还疼不疼了。他说:“不疼了。”还随便摇晃着脑袋说:“脖子也不疼了。”下午近两点钟他俩又坐车返回去,六点多钟到家来电话说什么事都没有,吃完饭直接上夜班打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