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师尊洪恩 生命永远的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一直想记载下生命中四次亲见师尊的荣耀。修炼中已经风风雨雨走过了十四年,因为有过坎坷、有过很大的痛苦和魔难;有过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所以一直没有写,总怕自己配不上师尊的洪恩。但今天我还是禁不住拿起笔来,记载下这些永恒的回忆。

修炼的这个缘啊,现在回头来看就是这样安排的。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师父在长春开始传法,我于一九九三年被保送上大学,来到了长春这个地方。一九九四年五月,在校园里接触到法轮功(那时师父正在大连办班,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大连讲法光碟)。我在炼功点看他们炼功时,一阵微风吹来,挂在树上的法轮旗就徐徐的冲我转过来,天上还出现了彩虹。我平时总想我来在世上是要寻找东西的,小小年纪学了几种气功,总想找个师父。还很有意思的从小到大在本子上总写两句话:“总觉得有一只悲天怜人的眼睛在看着我(并画一只眼睛)”和“历史会告诉人们一切”。所以当时我站在那里就想,这会不会就是我来人世间要找的?!其实我是关着修的,到现在天目什么也看不见。

第一次亲见师尊

大学一年级暑假,一九九四年八月,我孤身一人去哈尔滨参加了师父的传法班。说起来简单,人得法就是在表面这一层都是很不容易的。那个暑假,我被学校挑选参加一个全国性活动,表面看绝对不可以离开。而且因学校放假我已联系不到校园炼功点的人,无法确定给没给我买听课票,车票、住处也无法定。

我想办法电话联系上总站一工作人员,对方问我:你有病吗?我说没有;你为什么学?我说我想学。最后,她答复我:据她所知票早已卖完。现在买不到了。当时我觉的怎么这么冷淡啊,学别的气功可不这样。现在当然知道就是这样表现来干扰的。我在面临一切都是未知的情况下,進行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选择:向学校请假去听法,保证回来不耽误活动。当时我想也许这就是我来世上要找的,所以下定决心一定要去,而且也坚信只要我去,没有票我也肯定能听到,我也一定、必须要听到,如果这就是我来世上的目地,绝对不能错过。

来到哈尔滨,下了火车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一眼就看到我们炼功点的人来接站,他们告诉我,什么都安排好了,票也有。就这样,我终于开始踏上了回家的航程。

有同修写过的哈尔滨班的回忆,我就不写了,哈尔滨从师父传法开始接连下了很大的雷雨,都是魔在干扰,师父在清理。天气非常阴冷,不象盛夏,记忆中好象雷雨大到出现了雷劈树等现象。我们在听课中也出现了杂声干扰,哈尔滨班的干扰很大。后来师父说到“我说四千多人坐在这里,有多少人能修出来,将来有多少人得道,我说我还不乐观”(《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这些事都让我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也想到作为一个学员,师父的巨大付出不要让师父难过。在哈尔滨办的班,长春去了五百多人,都住在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每天大家炼功、学法交流、听师父讲课,那真是一段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

第二次亲见师尊

一九九四年年末,师父结束广州班后到大连办了一个报告会,那时我已开始期末考试,从大连听完课,坐夜车赶回长春,刚刚好;但如果火车晚点,就会耽误,同学都不让我去,就象参加上一个讲法班一样,我下定决心去,其实修炼的路上确实就是选择,你选择了大法,什么也不会耽误。那个报告会几个小时里,师父讲了好多好多,并清理身体,参加过班的学员就给家人做,我的家人因此受益。师父在结束时,绕场一周并转动大法轮,神圣、壮观的场面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回来的考试一点都没有耽误。正正好好。

第三次亲见师尊

这次见到师尊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一页。因为是近距离,师尊的音容笑貌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回忆。

一九九七年五月至六月,长春举行了纪念师父传功讲法五周年书画展,我们校园炼功点的学员发自自己最真诚的心与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最本份的事,因为马上就将毕业走向全国各地,所以一个负责人请我们聚一下。

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我们分头来到了这个学员家,他们都在屋里,我一个人到客厅里看卡通书。一会,有人推门進来,我抬头一看是师父。师父把随手带的兜子放在桌上,我惊呆在那里。这时我虽然学法已近三年,但从来也没想过会幸遇师尊,所以眼睛看到是师父,心里却不敢相信,嘴里喊了起来!师父笑了,告诉我小点声,回身找拖鞋。

那天屋里有二十来个人,师父找不到另一只,这件事也是我永久的痛,自己也去和师父一起找,不知道把自己穿的鞋敬给师父,这其实不是个小事,旧宇宙生命的私是那么根深蒂固,细微入骨,而师父对带着这么多不好本性的生命,以慈父对孩子般的宽容与慈悲在救度。

当时没有人知道师父会来,那时师父已经开始了大法在海外的洪传,我们看了师父在海外传法的照片,以为师父还在海外,其实师父刚刚回来,没人知道。师父和几个工作人员谈话,我们规规整整在另一个房间地板上坐好等在那里,有的学员已泪流满面。师父走过来,高大魁梧的身躯坐在床边,给我们讲了一个多小时的法。师父知道我们即将走向全国各地,说我们是大法的种子。那天很多是新学员,对慈父提了一些很幼稚的问题,师父都给予最关心、宽厚的解答。

我坐在最前边离师父最近处,师父的穿着是那样的朴素、简单却又慈悲威严,很普通的白衬衫与长裤,我低头看见师父穿了一双尼龙丝袜子,这种袜子很结实、耐用,但也过时,当时穿的人也不多,师父的袜子不新,但很整洁。因为当时的自己已知见师父一面太难得可贵,所以我坐在那里看不够的看,一分一秒都不想错过。

讲完法后,师父与我们二十几人合影留念。很有意思,那天我们去的毕业生里,是我照毕业照的日子(各系安排不同),我常人中的毕业照没照,神圣的机缘与恩师留下了我更珍贵的毕业照。我们都是为了大法而来在这个世上的,是啊,我为了得法以上大学的形式来到这里,大学毕业照这天,我和恩师照了我最珍贵的毕业照。一切都如此的明晰。

师父要走了,我们都站在那里送师父,我就象一个孩子就要离开总不常见的父亲,心里又难过又不舍,那个时候是个人修炼阶段,哪会想到仅仅两年之后会发生了在宇宙中都是惊心动魄的巨大魔难,而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

当时的自己心里想的就是个人修炼的圆满,我站在师父身前,仰着头对即将离别的师父说:“很难得见师父一面,我向师父发愿一定要修成圆满。”师父当时对发自内心的最真的愿望的我是那么的慈悲,笑着说:“我相信你!也相信你们大家!”(记忆中的原话)不要说以前在天上的洪愿,真修的大法弟子在这一世中可能在内心深处都这样想过,也曾对师父说过,就是这一世的誓约和师父的信任与期待,我们也一定不要愧对啊!

第四次亲见师尊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师父为长春辅导员解法,又一次见到了师父。师父为了让大家看的清,把椅子垫高,坐的很不舒服。中间休息时,很多学员留恋的围在师父身旁,师父一直解答学员的问题,连一口水都没喝,就又开始讲法。那天结束时,师父说希望大家再勇猛精進。

转眼已是过去了十年,这时间真的太快了,已经有十年没有再见恩师,在被邪恶绑架的时候,身处在黑窝中、反迫害中,那时就更加想念师尊,想起师父,我会流泪,内心平稳的更加坚定。

我能有缘得遇无比慈悲伟大的师父,赐予我无比神圣庄严的大法,在宇宙正法时期能做师父的弟子,这份幸福、荣耀在宇宙的开天辟地从未有过!我们都是最幸运、最幸福、最被羡慕的生命!

走过了九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实践着自己的史前大愿,创造着有史以来最大的辉煌。我们就是大法最好的见证。更加感念师尊的洪恩,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心与救度。我们一定勇猛精進,不负师尊,不负众生,也不负自己发出的最纯真愿望与宇宙中走过的无数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