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给乡亲们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我的老家基本属于空白区,我以前是搬到别的地方得法的,99年以前老家就没有炼功点,当时有几个炼的,后来不知怎样了。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三退、大法真相。我觉得亲朋好友我也应该救度,也觉得我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

通过这次地震真相比较好讲,人们都改变了以前的看法,好多人都说今年灾大。以前我有很多病,脾气也不好,学法后,病全好了,脾气也改了,尽管我变化很大,连续的非法关押,婆家人都认为炼法轮功把家炼的妻离子散,耽误挣钱了,耽误过日子了;就不说邪党迫害的。这回没人说了、也没有劝了,也没人怨了。

而且亲戚朋友都很热情,到谁家都给做丰盛的饭菜(不能到哪就走,人不一定都在家),走时有的抢着给付出租车钱,还有给钱的,我都没要。我姨婆婆说,我是为大伙回去的,不能让我一个人掏钱,大伙分担点,叔伯小姑子说,过年过节,想你一个人在外边,还得挣钱生活,还得躲着警察多不容易啊。叔伯、嫂子说,我们全家谢谢你。大娘婆婆说我是积德行善呢。以前我打过工的老板娘,给他们三退后,她说我们家多亏认识了你。现在众生真的明白我们在救他们,看到人们这样对我,我心里热乎乎的,他们理解我,知道为我着想了,人们终于理解了,我们修炼不是光为自己,我们不自私,我到哪家基本都买些礼物,虽然我是去救度他们的,但我也不想让他们为我白花钱,坐车再加上买东西,十来天就花了一千多块钱。

我出生在乡下,去之前和母亲商量,我说屯子就咱家炼法轮功,就咱们知道怎样才能使人们躲过这场大劫难,我们不告诉家乡的父老乡亲,将来他们都没了,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啊,那将会留下多么大的遗憾哪。母亲说要不她回去吧,我怕母亲讲不清,母亲为我安全考虑,我说还是我回去吧。一想回屯子心里又有些顾虑,心想在城里去谁家坐车,别人看不见,也不认识。屯子里有点事传的可快了,师父知道了我的顾虑,晚上梦见屯子人都保护我,心里有了底才放心回去了,现在我更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真的是跑跑腿,动动嘴啊,没有师父我啥也做不成。到屯子我逢人便讲让大家三退告诉大法多么好,见到我的都三退了,走在路上就碰见三个小学同学,怎么这么巧啊,找都找不到了,就那么一会就碰上了,都是师父的安排,我所见到的基本都三退了,除了两个党员没退还有两个有钱的同学没退,其中一个有几百万,剩下基本全退了,我让退了的同学,以后再劝劝他们,我想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要救度她们,这次回去总共退了不下120来个人,由于考虑安全问题并没有久留。

在回老家的火车上,我的座靠窗口,对面坐着一对夫妇,他们让我找个长座说能躺着,我看出他们想坐我靠窗口的座位,我特意让给了他们,他们说待会你再回来,座还是你的,我就随便找了一个长座。不一会来了一位大姨,见我特别亲切,唠了一会嗑,我发现她很善良,她说她虽然没有信仰,可她什么也不反对,还说别人咋坏她也不跟着坏。本来火车上我不想讲真相,后来又说起今年灾大,我看她人挺好,我说下车前我告诉你怎样才能躲过这场劫难,她说太谢谢你了。后来车上人多了,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我一看人这么多没法讲,我想起我带了纸和笔,就开始给她写三退和大法真相,并告诉她回家告诉她的亲朋好友,写了两张纸。她问我咋不睡呢,我说送你下车我再睡,下车前我把信给了她,她握着我的手说谢谢你,坐在我身边的人,我把他们送到车门口,小声告诉了他们怎样三退和大法真相,我还给退了两个。

现在众生都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当告诉他们真相三退后,他们都发自内心的说谢谢。同修们你们都在家在本地,认识人多,都出来讲真相吧。别怕奥运会之前如何如何,邪恶已经少之又少了,别受假相迷惑,邪恶在我们的执著中,没有执著,哪来的邪恶。不是邪恶想怎样就能怎样,有师在有法在,做好三件事,师父会保护我们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