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拉多们千万别重蹈覆辙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彼拉多何许人也?就是那个判耶稣死刑而又自称耶稣的死与自己无关的人。根据《圣经》记载,大致经过如下。

随着耶稣传道足迹的广布,信者日众,引起犹太教祭司和长老们的妒嫉与怨恨,他们收买了叛徒犹大,抓捕了耶稣,捏造了伪证,并对耶稣进行了非法审判和殴打。然后把耶稣捆绑到巡抚彼拉多那里,要求彼拉多判处耶稣死刑。彼拉多此前知道耶稣:他的独子彼罗一条腿瘫痪且枯干,又染怪病卧床不起,四处求医无果,却被耶稣用神力治好。彼拉多审问耶稣后,不愿判其有罪,但又不想得罪犹太长老们,就想了一个圆滑的办法:把耶稣交给罗马帝国分封的犹太王希律处置。希律让耶稣行一件神迹给他开开眼,耶稣不答。希律戏弄耶稣后,下令把耶稣送回彼拉多那里去,暗示彼拉多一定要处死耶稣,这样做对彼拉多前途有利。彼拉多再次审问耶稣,当然还是查不出什么罪来,就打算释放耶稣:当时正要过犹太教逾越节,犹太人有一个惯例,每逢过节,随众人的意愿,可以释放一个囚犯。可是犹太民众宁可释放一个出名的强盗、杀人犯,也不愿释放耶稣。迫于犹太教长老们胁迫,以及民众被煽动了的“义愤”,彼拉多胆怯了,拿水在民众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随后,彼拉多就命令鞭打耶稣,并钉十字架。

并不因为彼拉多洗手宣示“罪不在我”,上天就真的将他归为无辜。以后的事实表明,包括彼拉多在内的所有参与杀害耶稣的人都遭到可怕的报应,此处略去不谈。

“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但有时会惊人的相似。”历史走到今天,又一场针对正信的迫害发生了,且持续了近九年,范围几乎波及东西方世界的每个角落,在中国大陆,为祸之烈,惨绝人寰!

然而,迫害正信,注定是要失败的,而且失败的速度往往与迫害惨烈的程度成正比。在中共即将解体、法轮功反迫害必胜的日子临近的特殊时刻,重提彼拉多,是因为我们发现在中共体制内很多党官身上有“彼拉多”的影子,我们希望这些今日彼拉多们能够鉴古知今,辨正邪,明善恶,知天理,顺天意,为自己选择好的未来。

下面以当今“彼拉多”的典型代表胡锦涛为例,看古今形势异同。

一、对正信的了解与判断:明确而清晰

彼拉多目睹了耶稣用神力治好儿子的不治之症,并从与耶稣的对话中了解耶稣来世间的目的,知道耶稣是个“义人”,也知道他遭人陷害是因为犹太长老们的妒嫉,因此,直到最后也不愿承认耶稣是个“罪人”。

二、对迫害发生(和延续)所持的主观态度:放任

彼拉多知道耶稣是个义人,不愿意杀害他,并为阻止判耶稣死刑多次做了努力和尝试,但是最终屈从于恶势力的压力,宣判了耶稣的死。那么,彼拉多对于耶稣的死显然是持放任态度的。

三、选择懦弱的原因:对权力的欲望和对恶势力的屈服

犹太王希律命人把耶稣送回来的时候,暗示彼拉多处死耶稣,这样他就会在罗马皇帝面前说彼拉多的好话,帮彼拉多升官,否则就在皇帝面前告他。犹太长老们甚至给彼拉多扣帽子说:如果不处死耶稣,你就不是皇帝的忠臣。再加上被煽动了的犹太民众的“义愤”,彼拉多最终选择了懦弱,向希律、祭司长和长老们代表的“恶势力”屈服。

《圣经》里还记载,希律把耶稣又送给彼拉多后,“从前希律和彼拉多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可见,即使是善良人,因为懦弱,也可能成为邪恶的帮凶和同盟。

四、正邪不分:纵容强盗和杀人犯,迫害良善

耶稣临被钉十字架时,“那同钉的两个犯人,有一个讥诮他说:你不是基督么,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那一个就应声责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神么?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

正和邪的分辨,并不是多么复杂的难题,因此一个死刑犯也能够看清耶稣的无辜。但是,在这之前,犹太民众出于仇恨,宁可释放一个出名的强盗、杀人犯,也不愿释放耶稣。对于这种明显的正与邪的颠倒,彼拉多置之不顾,却顺从了犹太民众,释放了坏人,杀害了义人。

“信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是接触过法轮功学员的包括囚犯在内的任何一个不带偏见的人的评价。但是,在这场针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多少人被虐待致死、致残,多少人被活摘器官,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无辜幼童街头流浪。这起迫害中,手沾鲜血的恶警、党棍、活摘手术的执刀者、狱吏、“六一零”特务,有冲锋在前的,有藏匿于后的。这些“强盗、杀人犯”一直在“×××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庇护下,不但逍遥自在,而且还可根据迫害法轮功卖力程度论功行赏,用贩卖活摘器官暴富的钱财花天酒地、置房购车。这个流氓政权的邪恶,已经远非当初迫害耶稣的那伙人所能比,悬殊之大,难以衡量。

五、“劝善”:一个并非大奸大恶之人,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选择时,上苍会借助他人之口给予点化

《圣经》记载,彼拉多“正坐堂的时候,他的夫人打发人来说:这义人的事,你一点不可管。因为我今天在梦中,为他受了许多的苦。”这是一个真心关心丈夫命运的、正直善良的贤德妻子,在关键的时候拉丈夫一把,以免他作孽。可惜彼拉多既屈服于恶势力,又唯恐失去官职地位,就埋没良心,拒绝了妻子的劝告。

六、今非昔比:彼拉多们千万别重蹈覆辙

中共对法轮功“斗争”,无论是当初的锣鼓喧天,还是今天的外松内紧,都是一样的紧张、严重,被迫由明转暗而已。在这场“斗争”中,几乎每个党官都被历史放在了彼拉多的角色上。

今日彼拉多与昔日彼拉多之不同在于:昔日彼拉多或许能够决定耶稣的生死,但时下之局面,即“中共迅速解体、法轮功反迫害必胜”,这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

希望今天的彼拉多们能够尽早找到真相,洗净尘垢蒙蔽已久的灵魂,复苏良知,与邪恶势力划清界线,协助体制内外正义力量将犯下滔天罪行的江氏恶势力及爪牙绳之以法,尽快结束这场亘绝千古的暴行,为自己和中华民族选择美好未来。千万不要企图用彼拉多“用水洗手”一样的政治伎俩,营造迫害法轮功与自己无关的、自我安慰的、实则自欺欺人的假相,到头来受害的只能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