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许好人存在?

告兰州家乡父老乡亲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

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你们好。

我原本有个温馨幸福的家。但是自今年的六月十七日开始,家已名存实亡:丈夫被抓走了,孩子也不知去向,已经流离失所七年之久的我不知何处安身,受伤的心灵怎样才能修复。无奈之下,我只能求助于家乡这些还有良知和正义感的善良人士。

事情是这样的:

我丈夫王玉清,今年四十五岁,是兰州市西北师大实验中学(原兰州市第四十五中学)教师。八七年,他被查出得了乙肝,九二年开始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我为了照顾他和有病的公婆,还有年幼的孩子(当时孩子只有两岁),只好停薪留职。九三年丈夫在一年之内痛失双亲,在这种打击下,便一病不起。九四年七月,丈夫因阑尾穿孔动了一次手术,九五年因肛瘘动了四次手术,而且肝已出现了局部的肝硬化腹水。病痛让他绝望。我又没有经济收入,每月仅靠丈夫一百多元的工资生活,经济、精神的压力使我本就羸弱的身体也累垮了,好几次我都想毁灭这个家,一了百了,甚至付诸过行动。可是每当看到年幼、懂事、乖巧的儿子,我终不忍下手。我只有咬紧牙关,死撑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家。为了活下去,我曾经给那些所谓的父母官们下过跪;为了活下去,我曾去卖过血,可是那些人民的公仆没有伸出过援助之手。

一九九六年,一位好心的朋友引领我丈夫修炼法轮功,从此我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仅一年时间,折磨了他十年的肝病好了。九七年学校为老师进行体检,丈夫的一切指标正常。同事都认为是个奇迹。身体好了,丈夫上班了,心情开朗了,人变得勤快和善了,他不仅勤勤恳恳的干好自己的工作,还支持我考上了夜大。一家的生活终于有了朝气和希望。从这开始,一直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这是我一生最幸福、快乐的日子。

可是不幸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下令开始了全国性的镇压法轮功,灾难也就又一次落在了我这个不幸的家庭中。因丈夫信仰“真、善、忍”,不愿放弃法轮功(你想救了他命也救了我们全家的功法,他能放弃吗?)而被多次非法关押、抄家,不断的被骚扰。四次非法抄家后,本不修炼的我愤怒了,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带领全家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没想到招来的是更残酷的迫害——拘留、劳教、关押和酷刑。就在依照 《宪法》赋予公民权利的上访中,我接触了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我被他们纯真、纯善、宽容、博大的境界所震撼、感动,也被当权政府的卑鄙、暴虐所惊醒,从此我坚定地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

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的高德大法,主要以修炼人的心性为根本,以“真、善、忍”三个字为修炼标准,再加上辅助动作炼功,使人在修炼中明白人为什么要当人?当人的目的是什么?怎样做一个好人?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修炼后能使人的思想境界得到升华,能遇事向内找。这样的功法对社会、家庭和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现在大法洪传八十多个国家,获得各国及各级政府和组织的褒奖三千多项。然而在中国他却经历了长达九年的残酷镇压,造成成千上万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仅兰州市的这些监狱里就已有四十多人被酷刑迫害致死。中共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这种比德国纳粹都残暴的事就发生在你的身边,发生在我们号称“人权最佳时期”、所谓“依法治国”的共产党执政的中国。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被绑架到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关押达半年之久(没有任何手续)后,十二月三日再次遭到以书记芦福全为首的城关区临夏路街道办事处一些人的绑架,后因我走脱而流浪在外至今。为了抓到我,二零零二年九月兰州市公安局绑架了我丈夫王玉清,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达十五个月,家中留下十一岁的孩子无人照顾。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他们以保“奥运”安全为名,再次将我丈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十七岁的孩子也遭无辜殴打。经多方打听,才知道丈夫被关押在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但未见到人。我为丈夫的生命安全甚为担忧,因为在那里已酷刑迫害死了几位法轮功学员,致残多人。

乡亲们,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法轮功学员是无罪的,也没有犯法,他们是不追求名、利、一心只按“真、善、忍”这个标准做好人的人,为什么在共产党执政的中国就要遭到这样无辜的迫害?为什么就不允许人们做好人?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呢?他们身体好了,对这个国家的建设有什么不好?为什么政府宁可允许贪污腐败、吃喝嫖赌、烧杀抢劫横行,却不允许安分守己的好人存在?乡亲们,想一想吧,这是为什么?

当我读了《九评共产党》这本奇书后,我才明白,从这个邪党夺取政权后,它就没有停止过杀戮:土改杀地主,工商改革杀资本家,宗教改革杀异己,文化大革命杀知识份子,六四杀爱国学生,到了今天则杀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贩卖。这一切都是中共邪党嗜血的本性所决定的。那么明天它还将继续杀戮,这中间也许就有你和你的家人,你的亲朋好友或者你们的子孙。共产党从起家就是以谎言为基础,以暴力为手段,以恐惧为保障来奴役中国人民的。当谎言一次次被揭穿时,它们就以一次次的杀戮来掩盖它们的罪恶,同时再制造新的谎言以平民愤,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维护它们残暴的统治,继续杀戮下去。还美其名说是“为保社会安定”,“为人民服务”。真正社会不安定的因素是谁?哪一次震惊全球的政治运动和骚乱不是由共产党制造的?它们才是中国社会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我流离失所这么多年,一直在默默忍受着一切痛苦,我总想:到二零零八年奥运会,这个西方国家递给中共改善人权的橄榄枝,或许能促使中共停止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可是我错了,奥运会到来了,而中共对中国人民的迫害随之更加残暴了,看着每天都有那么多无辜的生命被抓、甚至致死,我今天不得不写出这封信,呼吁善良的父老乡亲们,不要再对这个恶贯满盈的恶党报任何期望了,赶快退出党、团、队,平安保命吧!同时也希望还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能站出来,伸出你的手,制止这场迫害,中华民族再也经不起这种浩劫!为了中华民族、为了炎黄子孙,将共产邪灵赶出华夏大地,恢复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美德。

最后祝福善良的乡亲们幸福 、吉祥 、平安!

一个历尽艰难的好人 赵婷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