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琴断口监狱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监狱,在法律健全的人类社会是制裁犯罪人的场所,也是犯罪人悔过自新、洗心革面,从新做人,弃恶从善的立命之处。

然而,中共邪党在一九四九年窃取国家政权至今几十年间,为维护其专制暴政,发动多次整人的运动,将邪党的“假恶斗”流氓本性贯穿到社会的每一角落及全体中国人中,使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八千万。中国的监狱则成为中共暴政的专政机器,关押中共异类人士、害死民众的场所。在监狱里中共邪党的“假恶斗”的流氓本性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犯人称狱警叫“政府”,狱警用黑社会的手法培养自己的打人凶手来管治其他犯人,以恶治恶,用最坏的犯人整治人。而犯人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或舒服一点就向狱警“进贡”或成为向狱警“打小报告”的小人,被狱警象狗一样唤来使去的。狱警也非常阴险、狡猾、歹毒,常常利用犯罪坏人整人,监狱每年还有死人“指标”,如果打死人做个报告上去就了事了,如遇有正义人追查时,狱警就把利用打人的犯人交出去当替罪羊或受加刑处罚或赔偿钱财。在那里知法犯法,执法违法,已经是上下心知肚明,司空见惯的事,没法律可言,打死人象打死一条狗一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灭绝人性的镇压法轮功及其学员,中国监狱又成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把几十年积累成的整人经验、打人的手段,非人的酷刑都用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身上。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城区西郊。是直属湖北省监狱管理局管辖,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成为邪党迫害湖北省大法弟子的黑窝。九年来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此惨遭迫害。

湖北琴断口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由政委恶警邓开亮具体组织实施迫害大法弟子的方案。

十七分监区又称入监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第一站。恶警刘文胜正在十七分监区任指导员,主要工作就是迫害大法弟子。因迫害大法弟子而立功受奖的。此人一副皮笑肉不笑、阴险狡猾的嘴脸,犯人私下称之为“牛魔王”。他手下培养了一批穷凶极恶的打手。那时被非法判刑送到琴断口监狱的大法弟子(在湖北省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一般被关在三个监狱:琴断口监狱、湖北沙洋的范家台监狱、女的是关在位于汉口汉西的女子监狱)都要从刘文胜手中经过,几乎无一例外的被毒打、折磨。刘文胜很阴险,看人的目光都是阴毒的。他躲在背后发号施令,贩毒犯梅剑锋(已刑满释放)、杨梦祥(此人现在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等是他迫害大法弟子的忠实恶狗,打人、整人的方法狠毒,下手重:用木头凳子去狠打人的背部,只三、二下凳子就七零八落散架了;私藏钢管,一棍子能把人打的背过气去;巴掌、拳、脚、膝肘齐下,将人打得鼻青脸肿,浑身青紫;冷不防当胸飞出一脚窝心脚,把人踢个仰面倒地,喘不过气来,还命令你快点爬起来……大法弟子被打得整个胸口、背部青紫,呼吸困难、胸闷肺疼、严重内伤,躺下痛的翻不了身。即便这样每天还得照样参加劳动。

被非法关进来的大法弟子,在入监队遭受迫害后又分到各个监区继续迫害。每个人都被一名或多名刑事犯人控制,日夜24小时监控着,连上厕所都不例外。他们长时间利用抢劫犯、杀人犯等控制、折磨、毒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有时没有水洗脸、漱口、洗涤,还要被强制服侍牢头狱霸。

琴断口监狱限定时间要达到所谓“转化率”。恶警强制大法弟子写什么“悔过书”。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便被施加酷刑;或长时间劳动、体力上折磨,如:早晨4点钟起床,一直干活到晚上9点,中间吃饭只给5分钟。晚上9点之后,大法弟子还要写“思想汇报”,如果达不到邪恶的要求,写出了他们害怕的法轮功真相,就要受罚。或罚站,面壁而立,到11点、12点,甚至站到下半夜2点、3点。站,是要人“金鸡独立”,让你抬起一腿,落地的一脚还只能脚尖点地,后脚跟下放大头针,不让落地。有时几个人并排着“金鸡独立”,把一块厚木板放在另一只腿上,若木板落地,就拳脚相加或用木棒乱打。或罚在太阳曝晒下“挖到”(狱中黑话,即两手反剪在背后,人体成90度角或更小,头顶在墙上,度数越小越折磨人)。或长时间惩罚性“军训”,并不时用棍棒乱打。

大法弟子王林峰有次晚上11点后,被罚站,成80度角,几乎是平着身体,头顶在铁床上。许思俊则被罚在地上做俯卧撑,直到动弹不得,趴在地上起不来。夏世龙年近六旬,长时间遭受拳打脚踢,有一次竟被两个刑事犯人打倒在地。杨盛松长期遭受折磨,不让睡觉,日日夜夜被迫在矮桌上写“思想汇报”、抄写“罪犯行为规范”直到晚上11、12点,或者更晚。

有时几个刑事犯人围着大法弟子劈头盖脸的乱打,用铁尺,前后开弓。周建武被打得口鼻流血,被逼得要跳楼、撞墙,邪恶害怕了,慌忙擦掉他脸上的鲜血。周建武、杨盛松、黄选林还被放到严管队“严管”,晚上罚站。周建武被戴上脚镣长达两个月,不能洗澡换洗衣服。还有的大法弟子被关“小号”。有的被逼的跳楼摔伤内脏(应该指出的是,此类做法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应是正念否定邪恶的)。

琴断口监狱里的恶警一般他们自己不打人,背地里却叫刑事犯人那些流氓恶棍残酷毒打大法弟子,出了事又把责任推到无知的流氓身上。但有时恶性大发,有的恶警连最后的一层遮羞布都不要,赤膊上阵,亲自动手打人。如,一个姓刘的副队长,强迫大法弟子许思俊去医院打针吃药,许不配合,恶警就大打出手。恶警连金文和几个刑事犯人半夜里把杨盛松拉出去强行打针。这帮恶人压根就不是为了照顾大法弟子的身体,他们把大法弟子殴打、折磨得伤病累累,却对大法弟子的吃药打针感兴趣。他们是要毁掉大法弟子的意志。他们检验大法弟子是否“转化”,就是要你象他们一样吃喝嫖赌、干下流事、说下流话,他们就高兴的不行,认为你是“转化”了,真的放弃大法修炼了。他们最害怕的是洁身自爱、道德升华。追腥逐臭的丑类、下三滥,看到金光灿灿的大法徒,就怕得要命,就拼命迫害。这还不邪恶吗?足见××党纯粹是流氓政党,其政府纯粹是流氓政府。

更残忍的是将人置于死地,迫害致残、致疯。想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转化”了,这是最邪恶的。下面几个迫害案例,揭开湖北省琴断口监狱灭绝人性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仅冰山一角。

一、恶警指使邪恶坏人围殴置人于死地

湖北钟祥市大法弟子闵长春于二零零二年七月被抓,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被汉阳区法院以曾试图参与有线电视插播这一莫须有的罪名对闵长春非法判刑四年,被关进湖北省武汉市汉阳琴断口监狱遭受迫害,直到二零零六年七月三十一日获释。

在非法关押期间,监狱警察郑毛指使刑事犯人多次殴打闵长春,造成重伤。二零零五年元月二十二日晚,为强迫转化大法学员闵长春,四队郑毛队长和连金文指导员以“年终评审”答题不合格为由,安排了十几名服刑人员对闵进行殴打。

闵长春多次向有关干部反映被打情况,结果招来的是更残酷的迫害。犯人张斌华两次纠聚张高攀、柴昆、熊军华等服刑人员对他进行毒打。二零零四年元月二十三日上午,张斌华又叫人把闵拖进寝室殴打,熊辉、熊军华、祝振华等服刑人员对闵长春进行第四次殴打。闵长春对迫害进行抗争,张斌华叫昌慎把他拖进五号寝室。昌慎将他双脚提起,倒拖进五号寝室,扔在地上,随后喊一声“你找死!”,并在闵长春小腹部猛踩一脚,疼得他在地上翻滚。张斌华在闵长春腰部踢两脚,熊军华用脚踩他的头,祝振华也在闵长春背上踢了几脚。

由于张斌华、张高攀、柴昆、熊辉、熊军华、祝振华、昌慎等服刑人员对闵的多次殴打,致使闵长春身体多处受伤,人已变形,小腹疼胀,吃不下食物,腹内器官感觉严重受损,生命垂危。为掩盖真相,恶人不得已于2月22日将闵长春送出救治。整个迫害是在监狱政委邓开亮指使并亲自督促下进行。

闵长春被送到琴断口监狱医院检查后,即送往湖北省监狱总医院诊断:胰腺严重受损、脾脏受伤、胸腔、腹腔大量积水,双腿和脚水肿(具体详见医生诊断书)三月四日,闵长春在湖北省监狱总医院手术抢救,昏迷数十小时方醒,捡回一命。住院期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治疗医生后来对闵长春说:你这是捡回的一条命。伤未愈又被非法关入琴断口监狱继续迫害,调入十五分监区。

监狱恶警对打人凶手他们不但不予处理,反而对打人主要凶手:昌慎、熊军华、张斌华、祝振升等犯人给予减刑奖励。该事件发生后,恶警“郑毛”四处活动,极力掩盖、扼杀真相,妄想把这桩暴行压下去。恶警“郑毛”一是贿赂上司、减轻处罚;二是通过本监狱的医务人员和洪山监狱医院治疗闵长春的医生联系、活动,极力掩盖闵长春受伤的真相,要让他提前出院。更流氓的是,“郑毛”把四处活动的几万元钱,叫打人的凶手出。罪犯熊军华因家里无钱,只好为恶警“郑毛”做替罪羊,遭受严管。(这是监狱故意袒护,这些罪犯应该是加刑的,这也是对那些愿意被恶警当枪使、肆意迫害大法弟子的犯人的嘲弄和警告,如不悔改,更大的报应在等着你们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可是天大的罪业啊!)

恶警“郑毛”何许人也?他一贯利用职权,大肆收受犯人的贿赂,为他们减刑或提供好处。任意违犯监规、无恶不做的犯人,只要塞他钱,就能在“劳动”时做优待事、舒服事,甚至不干活,还能大幅度减刑。如若不“进贡”,犯人即使表现再好、真心悔改,也只能望减刑而兴叹。恶警“郑毛”可谓××党的真实代表。

二、残酷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 造谣惑众摧毁意志

蔡子东是十堰东风汽车公司工厂设计院设计师,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今年四十岁。

蔡子东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是十堰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二零零零年,蔡子东被湖北十堰市法院非法判处八年徒刑,先后被非法监禁在湖北省琴断口监狱、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八年地狱般的生活,使蔡子东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给其家庭也带来很大的磨难。

蔡子东二零零零年十月被公安机关非法逮捕的。他们公然践踏《宪法》,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对蔡子东严刑拷打。因为多次长时间“背宝剑”,两臂都吊坏了(不是骨头断了,是筋坏了),左臂尤为严重,两臂失去知觉,不能抬举,像废了一样。在看守所里蔡子东强化炼功两个多月才逐渐康复,要不然真就残废了。

蔡子东于二零零二年四月被押送到武汉琴断口监狱,在那里更是遭受了骇人听闻的残酷迫害。那个残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魔头、中队指导员陈××丧心病狂的公然指使5个犯人,把蔡子东单独关在一个小屋,并用铁器、棍棒、钢条等进行暴力毒打。长时间不让睡觉(两、三天才能睡一次),各种体罚用尽。他们用邪恶至极的手段对蔡子东进行残酷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妄图把他的意志摧毁。虽然他被打成重伤,生不如死,但头脑还很清醒。在被迫害得严重时,只要身体稍有恢复,在关键时刻舍身出击,彻底挫败了他们的阴谋。

期间湖北省琴断口监狱与十堰市610相互勾结。一方面监狱恶警毒打外还多次谈话给予精神压力与摧残,弄虚作假编造假材料,妄想用减刑来欺骗中共内部高官和广大的民众,以达到继续维持他们邪恶的迫害;另一方面十堰市610在洗脑班一直欺骗大法弟子说蔡子东已“转化”,已在武汉市当“帮教”等谎言。同时十堰市610多次派恶人到监狱妄图“转化”蔡子东。

也就是二零零三年七月份,十堰市“610”派人来琴断口监狱找蔡子东谈话。其目地就是想从精神上摧残他,要他放弃法轮功。他们当时来监狱要他提供一名纽约大法弟子的情况,均被他断然拒绝,他们立即就原形毕露,恶语威胁,蔡子东不为所动,严词拒绝。

最后他们妄想用减刑来安抚蔡子东,用弄虚作假的材料呈报减刑,他们的所作所为被蔡子东一概否定。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十堰市“610”办公室来监狱审查,在这事关大法原则的关键时刻,蔡子东和其他几个大法弟子直接对邪恶势力上级机关劝善,完全正面的向“610”的人弘扬大法,坚定的卫护大法。蔡子东对他们说:“修炼是我一生的追求,大法就是我的生命,我怎么可能改变呢?”。对邪恶的弄虚作假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给了他们当头的一棒!“610”的恶人气急败坏。

在二零零四年三月份,监狱纪委书记找蔡子东谈话,实质是给施加精神压力,要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蔡子东向纪委书记全面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表明了大法弟子的态度和立场。

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上旬,监狱政委恶警邓开亮找蔡子东谈话,给他施加强大的压力,妄图“转化”蔡子东从达到向他们妥协的目地。却遭到蔡子东针锋相对的揭露邪恶迫害、严正声明了大法弟子的立场和态度。

十堰市610运用邪党的一贯造假骗人的伎俩,利用蔡子东湖北省十堰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之名编造谎言,摧毁他人意志。自二零零二年蔡子东被非法关押起,十堰市610在他们办的洗脑班上一直欺骗大法弟子说蔡子东已“转化”,已在武汉市当“帮教”等谎言,致使有学法不深的学员受到蒙骗而“转化”。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蔡子东托出狱难友带出一封信,充份揭穿了十堰市610的邪恶骗术。此信在十堰市学员中已传看。﹙此信附后﹚

三、整死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三月,万继祥被关押在琴断口监狱(在监狱所用名字为“周成健”),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医院检查患有鼻癌,但狱政科不法警察仍在拖延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超负荷体力劳动的双重迫害下,头发花白,左耳根部疼痛加剧。万继祥保外就医后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

郑捍东,男,四十四岁,湖北省蕲春县漕河镇人,自一九九八年修炼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去北京上访,被迫害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二月被绑架,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刑讯逼供,同年被当地“六一零”非法判刑七年,送往湖北琴断口监狱继续迫害。

被非法关进琴断口监狱的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被一名或多名刑事犯人控制,日夜24小时监控着,连上厕所都不例外。恶警们长时间利用抢劫犯、杀人犯等控制、折磨、毒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有时没有水洗脸、漱口、洗涤,还要被强制服侍牢头狱霸。包夹的犯人可以随意强行要大法弟子不仅仅完成自己的劳动任务,还要替包夹的犯人完成劳动任务等。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被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各分监区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到十五分监区,恶警美其名曰:给大法弟子一个宽松的环境,其实是害怕《九评》在监狱内的流传和害怕更多的犯人明白法轮功真相和邪党本质。七月,二十二名大法弟子联名致监狱民警一封公开信,劝民警善待大法弟子,并劝他们退出邪党组织,从而被监狱恶警严重迫害。监狱恶警政委邓开亮从其他分监区抽调最恶毒的犯人到十五分监区包夹大法弟子,不愿干的将被取消当年的行政奖励并关禁闭。通常都是两三名犯人包夹一名大法弟子,不让大法弟子互相接触。大法弟子郑捍东、齐青松带头不理囚头,被调到二分监区隔离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左右,郑捍东等大法弟子被邪党人员从琴断口监狱转至沙洋范家台监狱继续非法关押。六月初以来,范家台把部份从琴断口监狱转去的大法弟子关在房间里不允许出门,勒令从早上五点起床到晚上十点,并把电视机打到最大声音,并扬言这样下去是没有好结果的。

二零零七年五月,郑捍东因心脏病、高血压危重,被送入监狱医院治疗。二零零七年八月病情告危,监狱通知家人前去探视。郑捍东八月六日昏迷一天,眼睛不能睁开,八月七日,能睁开眼睛,还能认识哥哥等人,和亲人清楚交谈。谁料当郑的家人于八月八日在返回家的途中,接到监狱电话,说郑已经死亡。家属重返监狱,在火化场见郑捍东面部微肿,衣服穿着整齐,未作尸检,警察匆忙将郑遗体火化。

八月十一日中午二点左右,在郑捍东的家乡漕河镇下了约五分钟的雪,六月飞雪,必有冤案,老天震怒了。

四、摧残人致疯

法轮功学员王玉超,男,三十岁,被非法判刑五年,湖北省十堰市郧县南化塘镇人,是一名出色的武警消防队员,毕业于南京警校,有扑火专业证书,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北京天安门上访,二零零四年八月被非法关押于琴断口监狱。

当他入监上楼就开始额头顶墙、顶铁床角铁,被拳脚相加的逼其悔过,写揭批“五书”。夜晚就进行精神攻击,同时叫其背监规队纪,还要逼他写思想汇报、写“五书”要他放弃对大法的信仰。白天强令他从事劳动,长期惨无人性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致使王玉超这个清秀健壮的小伙子一天一天没了人样。

他零四年八月被非法关入琴断口监狱,零七年三月被转到沙洋范家台监狱至今人已经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生活各方面不能够自理。现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医院。邪党恶徒们称,为了所谓的不伤害其他人员,把法轮功学员王玉超关押在铁笼子里。偶尔出来晒晒太阳,几乎不怎么管他的生活。

法轮功学员王玉超家住湖北省十堰市,家人去接见一次路途遥远,再加上父母已经年迈,家人想见见儿子都很难,现在儿子的处境垂危,可怜天下父母心。年迈的父母多么想让饱受凌辱的年轻的儿子王玉超早日恢复神智,远离苦难。

五、灭绝人性的迫害致人以多处骨折、内脏俱损

大法弟子洪维生,是早期得法并多次有幸参加过师父传功讲法班的学员。因身心受益,洪维生对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自二零零一年初被恶人抓走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武昌区青菱看守所关押期间,在610指使下,狱警对他软硬兼施,逼他放弃修炼。可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环境下,洪维声都能做到坚修大法心不动。后来610恶警便抓走了其妻(炼功人),让他十多岁的女儿过着流浪的生活。恶警竟又以此为筹码逼他放弃信仰,说“只要你不炼这个功,我们马上可以让你自由,让你夫妻团聚,全家团圆,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当即遭到洪维生有力的驳斥,并指出他们这是无法无天的可耻行为!邪恶之徒无计可施,恼羞成怒,将洪维生非法判刑四年。

大法弟子洪维生在湖北省琴断口监狱受到残酷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冬天恶警往他身上浇水直到自然结冰,长时间不让睡觉,并逼迫从事重体力劳动。

二零零三年过年后,监狱恶警扬言:“洪维生太顽固了,不怕他硬,要整他总是有办法的,要让他吃够亏。”随后,便由610安排派来专人对他“攻坚”。一个陈姓的指导员是从外单位调来的,此人心肠歹毒、手段下流,专门对洪维生制订迫害方案。在江罗集团的高额悬赏和晋升的诱惑下,610恶警丧心病狂,对洪维生进行恶毒迫害。一切仅有的生活权利被剥夺了,亲友传去的钱物被扣下来,连一张手纸都不让他拥有!整天逼着干超强度的体力劳动,累得汗流浃背都不给一滴水洗漱。一连三个星期,竟然连一点食物都不给他,别人吃饭时,他只能喝水!每时每刻还要专人包夹着,不时毒打、推撞、责骂……善心尚存的知情人说:“不能谈,听了会受不了的,那是非人的,比纳粹还要纳粹!叫人很难相信这是一个政府工作人员干的。”

洪维生在琴断口监狱被迫害得先后两次住院

二零零三年五月洪维生处境非常艰险。由于坚强不屈,邪恶之徒采取种种手段折磨,头被打破了,不给饭吃,得了阑尾炎也不给医治,后导致满肚子是脓,差点导致生命危险,才送到武汉市第四医院普外科给抢救,并且不让通知家人,也不让接见。四十多岁的人被折磨得满头白发,皮包骨。每天还要做体力劳动。特别是三中队新来的指导员陈传洪丧尽天良,为了自己的名利而不顾一切迫害善良,执法犯法,人性全无。

二零零三年七月,监狱狱警为强制洪维生放弃信仰,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洪维生逼迫他写所谓的“三书”,洪维生被逼从楼上跳下,造成半边身体骨折、肋骨断了五根、手臂骨断了三截,半身瘫痪。被关押在琴断口监狱的医院里,监狱对内谎称洪维生已保外就医。洪维生这样身体瘫痪,不能自理的完全应该保外就医,但琴断口监狱对外掩盖迫害真相,仍然将洪维生关押在监狱医院。严密封锁消息。

六、残害六、七旬的老人

琴断口监狱在迫害法轮功的几年间曾先后惨无人道的关押过六、七旬的老人。

夏世龙年近六旬,长时间遭受拳打脚踢,有一次竟被两个刑事犯人打倒在地。

彭闯六十多岁,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大法弟子。生性耿直善良豁达。他在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因常见大法弟子受辱受欺而鸣不平而遭受邪恶坏人的攻击,他们经常故意设陷阱害他而大打出手。一次白天在监室内,其他的刑事犯故意把另外犯人的小灶砸了,还告诉他犯说是彭闯砸的。致使他犯大打出手,恶警还装模作样的迟到现场,还说彭闯无视干部监规什么的。晚上有门岗把他叫去说是什么干部找他谈话,结果回监室进门时被门岗揪住打骂不止,仅一墙之隔的恶警却充耳不闻。六十多岁的老人只因信仰“真、善、忍”晚年还受如此奇冤侮辱,中国人之不幸,仁义礼智信无存,悲哀!

吴明安大法弟子,湖北麻城人,七十多岁的老人走路都走不稳,还得人搀着走,全身摞摞病耳聋眼浊牙又不好,还每天被强迫出工做事,时不时的就被吼过来骂过去的。

七、迫害致残高位截瘫 生不如死仍被关押

周建刚,男,一九五九年六月十日生,法轮功学员,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96-5号。修炼法轮功不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升华,并使原本已经破裂的家庭开始变的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迫害后,周建刚因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先后数次被非法抓捕、关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以十年重刑,关押在湖北省琴断口监狱。

目前周建刚被湖北省琴断口监狱迫害致高位截瘫达两年之久,除其眼睛和嘴能动以外,其他肢体部位已完全失去了知觉,生不如死。

私刑重管、毒打致残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日,在湖北琴断口监狱搞的所谓“揭批”会上,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冯震、周建刚等仅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当即便被关到监狱重管队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已被戴上手铐、脚镣的周建刚被迫面壁而立,狱政科狱警肖卫华(绰号“肖黑皮”)、重管队副指导员秦林(绰号“秦胖子”)等对重管队留用的事务犯(所谓管犯人的犯人)李敏、王忠华等说:“要修理修理他们(指周建刚和冯震)。”十一队留用犯特意问了问:“打哪里?打出了问题怎么办?”肖卫华狠狠的说:“除了腰子(肾脏),别的地方都可以打。”于是,犯人们蜂拥而上,在周建刚的身后用重物对他进行猛烈的击打,造成周建刚第六、七节颈椎粉碎性骨折,当场昏死过去。主要打人凶手为监狱留用犯人王忠华、朱勇和李敏。据目击者说,那一天,周的头、面部肿如水桶。

当日下午三点,周建刚先被送往武汉市第四医院,该院见此状不愿接收,后周建刚被转送同济医院抢救,确诊为其脊椎骨被打断两节。仅几天时间,治疗费就花了三十多万元,可想他被毒打的严重程度。昏迷几天后,周才逐渐清醒,能够讲话,揭露有关迫害内幕。

伪造现场、编造谎言

狱方为了掩盖犯罪事实,伪造打人现场。先是拿来一个桶放在地上,说是周建刚站在桶上从高低床的上铺拿东西,意外倒地。但后来发现这个说法站不住脚,周建刚站在桶上意外倒地怎么可能造成第六、七节颈椎粉碎性骨折,于是监狱又开始编造新的谎言,说周建刚是因在重管队承受不住,自己从高低床的上铺跳下来,导致粉碎性骨折。

上下串通、杀人灭口

为了逃避杀人罪责,监狱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开会研究了几套方案:

一是指派重管队的队长厉国周带领五个狱警在同济医院对周建刚进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监视,目的是不让周建刚向旁人说出被迫害的实情。据目击者透露:在医院抢救时,发现周建刚背后和大腿都有宽度在二公分左右紫色的瘀伤,疑是用重物击打所致。

二是当周建刚伤势稍有所稳定,但神智还不太清醒的时候,监狱又迫不及待的派了一女两男三个狱警带着录像设备到医院给周建刚录像,诱骗周按他们要求回答问题。狱方威逼诱骗周及其家人说:“如果按照监狱的要求做了,就放周建刚保外就医,否则……”恶警还蒙骗周及妻子在一份写有“周建刚系自己畏罪自杀”的材料上签字、按手印,以此推卸责任、掩盖事实真相。

周建刚及家人不知道这是阴谋。因为按照相关法律条例规定“自伤自残不得保外就医”,监狱妄图把一个邪党恶警滥用职权致人伤残的恶性事件构陷成一起自伤自残的事件,以此来断绝周建刚的保外就医之路,为下一步将周建刚活活困死在监狱做准备,从而掩盖他们的犯罪事实。

在同济医院抢救期间,监狱恶警还曾要求周建刚妻子不能将其被毒打致残的事情告诉其孩子和年迈的老父亲。其中一个人竟唆使周建刚妻子与周离婚。

撕下伪装、继续关押

当周建刚及妻子在那个所谓“畏罪自杀”的材料上签字后,监狱立即撕下伪装,降低周建刚伙食标准,并于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将周建刚转移到洪山监狱医院,从此再不让家属见面。

在洪山监狱医院期间,监狱还惨无人道的停止了对周建刚的治疗。此时周建刚每天只能吃一点流食,除了眼睛和嘴巴能动外,身体其他部位没有知觉,大小便失禁。由于是夏天,得不到必要的护理,周建刚身上长满褥疮,大的有碗口大。

后来,由于海外媒体揭露了周建刚被迫害的经过。琴断口监狱为了封锁消息来源,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又将已成高位截瘫的周建刚押回琴断口监狱,丢在监狱医院的监护室内(用于监视那些有自杀倾向的犯人,二十四小时有监视器监视),除了给犯人看病的狱医,和几个写了保证不得泄露周建刚任何情况的犯人(专门用来管周建刚的)外,不许其他犯人接近。整个迫害过程显示狱方极其奸诈、狡猾和老练,表明他们早已练就了一套完整的整人方法。

目前周建刚已被琴断口监狱迫害成高位截瘫达两年之久,除其眼睛和嘴能动以外,其他肢体部位已完全失去知觉,生不如死。把人整成这样,监狱还单独将周建刚秘密关押,双脚用绳子系住。有良知的犯人和狱警谈起此事都情不自禁的伤心落泪。

事后狱方除将重管队队长厉国周停职外,未对其他有关责任人和打人凶手作出应有的处罚。尤其恶劣的是琴断口监狱将周建刚迫害成高位截瘫后,以所谓“周建刚系自己畏罪自杀”为由至今拒不放人,也不作任何赔偿。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之所以敢于这样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绝不是少数干警素质太低的表现,而是从上到下秉承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及“六一零”办公室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的真实写照。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将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秘密转移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继续非法关押。唯独只留下周建刚一个法轮功学员继续在此非法关押。

监狱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多次阻挡不让其妻见奄奄一息的丈夫。还非法对其妻摄像。一次其妻去监狱要求见周建刚,监狱恶警不但不让见,还非法扣押她几个小时,威逼、恐吓弱女,妄图强迫其妻写一份所谓的“情况很好”的假证明。监狱恶警遭拒绝后,竟用警车将合法公民周妻非法押送到其所居住的街道办事处要其“看管”,不让周妻有合法的伸冤、求助的行为

为丈夫被非法迫害成高位截瘫伸诉冤情,中共邪党的琴断口监狱为掩盖其罪行,变本加厉迫害其家人。天理不容!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从二零零一年至今几年来对一百多名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迫害,此文例举的几个案例仅是迫害黑幕的冰山一角。随着世人的觉醒,更多的内幕和迫害的黑幕以及迫害手段、非人的酷刑将被揭露出来。中共邪党的残暴将使全世界人感到震惊。

附件录

﹙一﹚、湖北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二﹚、闵长春控告湖北琴断口监狱暴行
﹙三﹚、蔡子东托出狱难友带出的一封信
﹙一﹚湖北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名单(包括已满期的),每个人被迫害的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还有一部份已满期,因不知姓名没有收录。

在一中队遭迫害的:蔡子东(7年)、付路临(10年)、全东、龚华涛、朱志进(8年)、王劲松(3年)。

在二中队遭迫害的: 邹明鹰、石磊、周俊杰、江正旺(已满期出狱)、屠巍蓝(已满期出狱)、刘世进(已满期出狱)。

在三中队遭迫害的: 周健武(06年5月3日满期)、胡志刚、张庆民、刘水生、洪维生(已满期)。

在四中队遭迫害的:杨盛松(4年)、周健刚(10年)、夏世龙(4年)、冯震(7年)、闵长春(06年7月满期)

在五中队遭迫害的:张冶民(06年3月满期)、吕睿(06年5月3日)、方隽胜(保外)、施伟(已满期)、张辉(已满期)、周肖军(已满期)、何志强(已满期)、杜子国(已满期)、李铮(已满期)、周成见(保外后不久去世)

在九中队遭迫害的:朱定敏、曹振国、姚永樊、韩善和(满期日期06年12月31日)、袁庆(已满期出狱)。

在十三中队遭迫害的:彭闯、李国华、吴志强(3年半)、王玉超(7年)、朱锋(7年)、黄若虚、张瑾、徐旭东、张国亮(4年)、王陈红、杜华初、江文涛、李明、黄方标、魏春平、陈佑鼎、徐建君、王泽伟、郑捍东、张旭明、张家英、谢勇刚、黄建全、张波、李黄林、季协堂。

﹙二﹚闵长春控告湖北琴断口监狱暴行

湖北钟祥市大法弟子闵长春于2002年7月被汉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关进湖北省武汉市汉阳琴断口监狱遭受迫害,直到2006年7月31日获释。在非法关押期间,监狱警察郑毛指使刑事犯人多次殴打闵长春,造成重伤。以下是闵长春的控告信。

控告人:闵长春,男,32岁,湖北钟祥市人

控告原由:2002年7月17日被武汉市公安局非法抓捕,由汉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市汉阳琴断口监狱,至2006年7月31日才放人。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期间,监狱警察郑毛指使刑事犯人:张斌华、熊军华、昌慎、祝振升等人对我多次群殴,致成重伤,诊断为:胰腺巨大假性囊肿和身体多处致伤,危及生命。然而琴断口监狱对当事凶手不予处罚,反而对凶手犯人减刑奖励。

事情经过:2004年1月23日晚7~8点钟左右,琴断口监狱四分区犯人张斌华以我“年终评审材料”不合格为由对我进行粗暴殴打,致使身体多处外伤。我要求当时值班狱警连金文处理凶手,从寝室走到大厅,这时张斌华将我从大厅拖回寝室,并伙同多人(柴昆、张高攀、熊辉等人)将我打倒、打晕在地,致使我身体多处严重受伤,这是他们对我进行的第二次殴打。张斌华传来值班干警连金文的话说:“连指导说他没有时间。”(连金文是该分监区指导员)。随后我又要去找连金文处理打人事件,走到门口,张斌华再次将我拖进寝室殴打,跟他一起动手的有一、二十人,我看出手最重的有张高攀、张斌华、冯长文、胡幼平(均为该分监区刑事犯人)等人。被他们三次群殴后,我已经浑身青紫、口鼻出血,脸部伤肿变形,身体内部受伤严重。但对于监舍内打人之事闹的沸沸扬扬,值班干警连金文依然置之不理。当天夜里,张斌华让犯人邓小波、毛剑波看着我,整夜不让我睡觉。

第二天(元月24日)早上7点左右,在大厅点名时,我对值班干警喻某说:“张斌华打人。”喻某不理睬,犯人熊辉、熊军华、祝振升、张斌华等人再次将我拉进寝室殴打,熊辉出手最重,致使我第四次被打后受伤多处。犯人出工之后,该队队长郑毛安排我调换寝室,并安排犯人孙国国对我进行折磨。当时我感到自己快被他们整的活不下去了,就当众从寝室冲到大厅,一头撞在墙上,撞倒在地。张斌华走过来说声:“拖过去!”犯人昌慎将我倒拖进寝室,丢在地上,随后用穿着硬皮鞋的脚在我的腹部猛踢一脚,说声:“跟老子装死!”这一脚对我造成了简直是致命的伤害,也是造成重伤的最主要的一脚。犯人张斌华、熊军华、祝振升对倒在地上的我仍然拳脚不停……。由于连续五次被多人毒打,对我身体造成了严重伤害,遍体伤痛、青紫,特别是昌慎在我腹部最重的一脚,使我腹部胰腺严重受伤,后经医院诊断为:胰腺巨大假性囊肿。同时脾脏、胆囊及多处内脏均受损伤,咳血、便血。我多次找狱警郑毛要求其处理凶手并带我去医院就诊,也找了该队的指导员熊立、连金文要他们处理,但是他们均置之不理。

随后的日子里,我身体的伤情日益恶化,整个腹腔内被内伤积水环绕性淹没,胸腔积水,吃不了东西,体重由120斤骤减至70~80斤,行动、呼吸困难。即便是这样,张斌华仍常指使犯人熊军华、昌慎、孙国国等人经常对我进行折磨、殴打。直到2月23日,我已感到身体腰部以下日夜冰凉,小腿部份严重水肿,生命垂危,才被送到监狱医院。直到这时发生在四分区的伤害事件才予以曝光,我随之被送去监狱医院作B超检查、心电图检查,当日下午被送往洪山监狱的湖北监狱医院,诊断为:胰腺巨大假性囊肿及其他多处伤病。有住院病历记录可查。

3月4日,我血压降为(40/60),只感到有出气无进气,命将不保,被紧急手术。在我尙有意识时就知道被抽出体内积液(就是内脏受伤的积聚肿血)3000多毫升,术后昏迷几十小时,输血、抢救方苏醒,省监狱医院已向琴断口监狱下了病危通知。治疗医生后来说:你这是捡回的一条命。经过近三个月的卧床治疗,伤未愈就被接回琴断口监狱继续迫害,调入十五分监区。

在我住院期间,琴断口监狱特警队干警何某、原四监区教导员黄建明入院调查,我出院后又多次找狱政科长张劲松、刑法执行科长魏某、政委邓开亮、胡茂华、监狱纪委书记高某、监狱检查组代小平等人多次如实反映了我在琴断口监狱被殴打成重伤的事实,递交了文字材料,他们均不予处理,反而对打人凶手:昌慎、熊军华、张斌华、祝振升等主要凶手给予减刑奖励。

鉴于以上实情,参与迫害我的所有人员已构成犯罪。诚请有关部门依法处理此事。

至今我腹部仍然留下3x15cm的伤疤,腹部胰腺切除伤口部位时常疼痛,身体严重受损。

控告人:闵长春

2007年8月20日

附:2004年我在湖北省监狱医院住院时的治疗医生

入院手续:邓主任
胃镜检查:杨主任
B超检查:王军(犯人)等
手术医生:康进(犯人)、阳慧中(犯人)、喻院长
日常注射:王伟(犯人)
日常换药:付明波(犯人)
其他参与诊疗医生:詹院长
日常陪护人员:陈连胜(犯人)、桂金(犯人)、王习武(犯人)
入院时间:2004年2月23日
手术时间:2004年3月4日
出院时间:2004年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