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修炼的反思

读《不精進的从今天做好》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看了明慧网文章《不精進的从今天做好》,引起我对自己修炼的诸多反思。

我是二零零五年走入大法的。之前我看过有关法轮功的小册子。母亲学法后,我在她的引导下开始学法,每天吃着早饭看一张讲法光盘,看完就去上班,也不炼功。不久后,单位裁员,我这个自认为兢兢业业,很得部门经理赏识的员工,居然被分管经理炒了。我忍着泪打车回家哭了一场。晚上做梦,一位高大的男子把我带到一根柱子上,象坐电梯一样往上升。自此,每天在家看大法书,心中的屈辱时不时也冒出来。过了不几天,和丈夫在一起经营三年的合伙人又把丈夫踢了出来。因为一切设备在那位合伙人的家里,丈夫只拿着大打折扣的资金回了家。

就是修炼到今天,丈夫的许多地方我还是自愧不如。他老实忠厚,不善言谈,在个人利益上很少与人争。为了生活,我们用有限的资金,建了一个小小的庭院加工厂。由于几个关系户只和以前的合作人联系,所以丈夫从零开始,从低利润或没有利润中建立新的关系户。也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我的许多执著心暴露出来。

那时我也能看到另外空间,师父指点我要多学法,可是在切身利益面前,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我不时守不住自己的心性,私心杂念太多,很少静心学法。在一次以我的过错为起点的微不足道的言语冲突中,我尝到了无法挽回的悔恨。丈夫進的货价高了,结算一看没有利润,或许还要贴上加工费。我就嫌了他几句,他没言语,我认为他理亏,就提高了嗓门又说他。他瞅了我一眼,说:算个什么事儿,至于吗。我的火就大起来了,认为他应该服软才对,就人为的把事情扩大化,好象我很委屈,等着他来哄我,道歉。我在家里使惯了性子,心想,这次就得要个尖儿。结果他仍一言不发,默默的去洗漱,准备睡觉。我等来等去,觉的虚荣心要泡汤了,哭了起来,魔性的一面促使我歇斯底里的舀了三瓢凉水,劈头盖脸的朝他泼了过去。寒冬腊月,他打着冷战说了一句:“你爱上哪上哪去吧”,就去睡觉了。我翻开《转法轮》,看见师父一脸悲伤的看着我。晚上,我在梦中从很高很高的楼上掉下来,那种身心俱沉的感觉终生难忘。早晨起来,我知道自己白修了,又气,又恨,又悔,但还不知醒悟,上前踢他一脚说,都赖你。他又没言语,出去了。接着,我梦中看到自己流产了,看着一寸来大的小婴儿死去了,我却无多少惋惜。

由于学法少,不实修,致使自己在矛盾面前还不如常人。记得丈夫曾说我:在外面像只羊,在家里像条狼。师父看到了,让我在家中实修,可是……唉!我对丈夫说,你学大法吧,像你这样的人不学法真可惜了。他说:我不学,你师父就让我看着你,让你时刻记着,你连我这个常人都赶不上,还算个修炼人吗?有几次,我添枝加叶的在孩子面前说些不修口的话,他就说:这里不只是我们三个人六只眼,你头上还有你师父的一双眼,他在那看你怎么说。我立刻承认错误。

掉下来之后,我的天目就看不见了。我仍然看书学法,但有时也想,我这么不争气,师父还管不管我呀?有一次,我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您让弟子再看一次,让我知道您还管弟子。不过即使不看,我也不会放弃的。结果,我真的又看了一次,我站在曾经见过的那片无边的地方,只不过原来那种生机勃勃的景象变成了满目秋草。

第二年,丈夫想买台电脑。我随口说,好啊,我也试试在上面讲真相。他一下不敢买了。过了一个月,收购我们产品的客商为了表彰我们的产品质量好,突然奖了五千元。他说:这钱是额外给的,那就买吧。电脑就这样买回来了。可这又让我执著于常人聊天一个多月,也没勇气讲出一点真相。

随着借阅《九评共产党》与《明慧周刊》,我知道了救人的紧迫性。自己不善言谈,平时很少出门,和邻居都少聚,怎么讲啊,很着急。甚至炼功的时候都在想怎么讲。头一回和亲戚讲,脸涨的通红,一股脑把自己想说的都说了,然后叫他“三退”,他不退。第二次和小店的店主讲,讲完了,他说他早退了,我的心却连怕带紧张的都快跳出来了。隔几天我到邻村,回来时转迷路了。顺着河边走,一个老太太在洗衣服,她先开口和我搭话,我就停下和她聊了几句。她看着我后背说,你的衣服太紧了,再松一松就好了。其实我那天穿的运动裤,上面着一件夹克式羽绒服,哪里谈得上紧。我回家一想,是师父借她口提醒我别太紧张,放松一下就好了。

最近,我又陷入一种安逸心当中,不时贪玩,懒魔与困魔干扰的厉害。而自己又苦于三件事没有做好,时时自责,却无法突破。我也很少看到师父对我笑了。有许多天都不敢看师父法像,觉的无颜面对。师父还是在时时提醒我,让我坚定正念,指点我如何讲。有几次在梦中,我在和别人讲真相,一言一句清清楚楚。第二天,准会遇到相似的人,可是在顾虑心与怕心的干扰下,常常错失机缘。

师父曾说,大法弟子有三种。我总觉的自己就是那第三种。如果是前两种,我想是绝不会这样不知精進,正念不足,让师父操碎了心。但不管是哪种我都是为法而来的。师父给了我好的身体,好的家庭环境,好的一切,所有的都安排的那么水到渠成。面对这浩荡佛恩,我做了什么?我有时想,如果师父说,谁能从这山上跳下去,就能回家,我一定会跳的。但这又何尝不是自己用狭隘卑琐的妄念来掩盖不想修去执著的私心。连真相都不敢去讲,三件事都没有做好,又何谈放下生死呢。

做的好的地方我就不说了,少的我都写不出手。我想写的只是,无论我做的多差劲,师父从没有放弃我。写出这些,一是与不精進的同修共勉,我们在最后的时刻真的不能毁了自己,否则就再也不会有机会了。师父不忍心放弃任何一个弟子,我们也要珍惜这份机缘;二是找出自己诸多不足,从今天做起。既然我是大法造就的,那么正法结束的时候,我也要跟师父回家。

所悟所写若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