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师信法是正法修炼的根本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

有惊无险过死关

今年正月初四早上,我骑着摩托车在上班的途中,進入人民广场环形道时,稍一犹豫,撞在绿化带边缘的条石上,我被抛到六、七十公分高的铸铁护栏上。左侧腮部重重的撞在护栏顶端的小圆球上。当时头脑中一瞬间的反应是:腮不能穿,牙不能掉。我是师父的弟子,没有事。我强忍左侧肋部和膝盖,腿部的疼痛站起来,看到护栏上面的小圆球从小手指粗细的铁栏杆上折断下来。

虽然在十来天的时间当中整个左侧身体没有一天好受的时候,可单位的工作一点也没耽误。

有一个挺热心的大姐,是我们单位采购员,看到我走路一瘸一拐的,知道我受伤不轻,第二天在家里拿来虎骨膏让我贴上。我告诉她,不用贴了,虽然有些肿也不那么痛了,走起路来比昨天强很多。通过这件事她也亲眼目睹了修炼大法的超常表现,同时進一步明白了大法的美好和受迫害的真相。

父子同感师恩

在历史的今天,我荣幸的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可身边的亲人由于种种原因,未能走上修炼的道路。虽然我知道大法的珍贵,大法的美好,那么家人要不动修炼的这颗心,你还真没招。作为一个常人来讲,生老病死是正常规律。可是家人的病也是我们修炼人要过的关,能不能把坏事变成好事,看成好事,关键在于我们能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还是用常人的理来对待、来解决。

我父亲在去年冬天,因左腿静脉曲张,到医院拍片检查,发现病灶部位的血管里已经形成血栓。必须马上手术,据医生讲血栓如果随血液跑到心脏或头部,后果不堪设想。手术要住院十五天,不能下床,医疗费初步估计要五、六千元,就此事我与同是大法弟子的弟弟做了交流,完全站在修炼人的角度看问题,具体做的时候又要符合常人的处理方式和接受能力。

1、从我们炼功人来讲,在内心中不承认他是病人,“曲张”也是有原因的。2、对待家人发出的是纯正的慈悲心,不被人情所困、所累。3、放下看病花钱遭罪、炼功省钱、得福的肮脏利益之心。

在电话中我告诉父亲:您到我们这里来看看,感受一下大法弟子的生活和修炼氛围,你用来做手术的钱,无论你炼不炼功,做不做手术,我们都如数拿给你,何去何从您自己选择。

父亲在我这三天的过程中,我先安排他在一个农村同修家呆了两天。然后又在一个生活条件好一些的同修家呆了一天,听到同修们不同的得法经历和心得体会,也看了大法弟子无论贫穷富贵都积极向上的生活风貌,以及修炼人特有的平易近人,善良真诚、亲如一家的表现,这是我父亲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感受。也许六十年的等待,机缘到了。前四套功法父亲在几个小时内就学会了,动作出奇的标准,真做到了师父要求的缓、慢、圆。

回来家中以后,父亲每天早、晚炼两遍功。白天下地干活,忙完农活家务之后看书学法。作为真修弟子都是有考验的。当时我母亲,还有我妹妹,都逼他去做手术,到第三天的时候,我母亲把做手术的钱给我父亲,告诉他你爱哪去哪去,简直要赶出家门了。可贵的是我父亲把法真学進去了,悟到了如何做才是真修大法弟子。

那时我父亲的腿肿的很粗很亮了。上午经历了这一心性关的考验,中午以后腿就不痛了,也在慢慢的消肿。为了证实修炼大法后给身体带来神奇的变化,我父亲居然跑了五公里的路程,感到身体轻飘飘的,象有人推着跑。回来后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家人以后再也没有阻碍他修炼。那时他得法仅仅五、六天。现在腿上的血管疙瘩完全消失了。

去年春耕时,父亲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回家打“吊瓶”。今年春耕时,父亲身体也比去年好了,干活有劲。

其实,我父亲在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也曾反对我和弟弟修炼,在饱经家庭各种变故魔难时,也有过对大法、对师父失礼,把家中的一切不幸都归罪于我们。他现在之所以能走入修炼,那也是慈悲的师父给足了众生一切希望。父亲明白真相后用真实姓名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对师父、对大法一切不好的言论声明作废,从此坚修大法。同时声明退出共产邪党一切组织。由此可见,我们能真正的站在修炼角度把问题看透、悟到,在修炼中所遇到的事情,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是好事,都能成为好事,因为我们修炼了才会遇到。这是师父讲的正法理。

明理老板添正义

七月份,我来到一个新的工作环境,老板是个小个体户,在短暂的合作接触之后。我的工作方式和负责的态度,给他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印象。以至于说,我给他不景气的生意带来了希望,在此基础上,和老板讲清了大法真相。看过《九评》、《江泽民其人》后,他心中最大的期望就是这个邪党赶快灭掉。

有几次,老板和我谈到;“你们讲真相的力度还是不够,你拿来的真相资料在前几年都没见过。《九评》发的也太少了,这么多年来也是头一次看到。”听完他的话我的心里沉甸甸的。有时我们也互相配合给顾客讲真相,揭露共产邪党的罪恶。

几个月来,在老板的带动下,他的家人也在看《九评》、《江泽民其人》,大法真相光盘、小册子。老板八十多岁的老父亲,是跟邪党扛过枪的人,也曾立过很多“战功”。前些日子,老人在去医院的客车上,胸前挂着数枚用生命和伤残换来的军功章,一车人都听他大骂“江泽民”这个魔鬼,揭露在伤残鉴定中,如果不给医生钱(红包),就给往轻了写。据说鉴定是为了涨工资,一个级别每个月涨五十元钱,最多能涨两个级别,可人情费、差旅费却花了三千多元。拖了四、五个月还没有结果,共产邪党的邪恶统治在此也可见一斑了,却给我们救度世人提供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依据。头一个月给我开资的时候,强塞给我一百元奖金,作为对我工作的肯定嘉奖。第二个月开资时又拿出一百元钱,告诉我这是对你们法轮大法的支持,你们天天做资料,也需要奖金,这也就尽一点心意吧,等以后挣了钱一定多拿一些,我也尽一份力。

值得一提的是,老板的善举和正义,也给他带来了生意上的转机。上午员工离职了,下午就有人上门应聘。(我们是服务行业的,近年来招工很难)员工个个踏实肯干,处处为老板着想。跑单的顾客都能把钱送回来。

师父在今年的每一次讲法中,经文中着重强调的就是:大法弟子如今最大的责任就是救人。在各种救人的方式中,让众生明白了真相,看到了希望。全民反迫害的序幕在全球拉开了,在反迫害中众生选择了自己该选择的,做了自己觉的该做的事,为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来。

表里如一敬师尊

就供奉师尊法像和有这方面做法的同修交流一下。在前几年或“七·二零”以前,大法弟子出于对师尊的敬仰、感激,有的就在自己家中挂起了师父的法像,常常焚香叩拜。那么有的家人能理解、接受,有的同修家人就未必能理解的了。特别是“七·二零”以后,有的大陆同修家人把这视为家庭生活安全的隐患。那么我们应该怎么解决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愿,给身边的家人造成一种不好的印象,在救度众生紧迫的今天,我想这是师父不愿看到的。

我在以前敬奉师父时,也存在有形的形式,每年的除夕至初五,中秋节,每逢此际都是我妻子把水果、糕点买回来,然后我来洗净摆上。基本上不点香,因我妻子是常人,闻不了香味。

我们究竟怎样敬师信法?达到表里如一,那就按师父要求的做,做到是修,做到是信,做到是敬。

敬师信法也体现在学法、炼功、发正念上,通常在学法、炼功、发正念时尽是穿的严肃一点,学法前洗手、洗脸,端正坐姿或双盘,有时靠在沙发上看《明慧周刊》,当读到同修引述的师父的经文讲法时,马上就正襟而坐,每次都是如此,就好象形成了机制一样。

在做真相资料时,发现带有师父经文的小册子,轻易不制作,不往外发。

让我们共同按照师父的要求走好最后的路。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不辜负下世众生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