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州市邪党“六一零”对泮玉军的残忍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山东省莱州市中共邪党人员伙同土山分局七、八个便衣,开两辆车到土山环日公司,把正在上班的土山镇北庄村大法学员泮玉军绑架到土山分局,并直接带人非法抄家。邪党人员问泮玉军要家里的钥匙,泮玉军不配合,他们就破门而入,砸碎门上的玻璃,把门和锁都砸坏了,抢劫走了泮玉军家的DVD放像机、光盘、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土山分局有武尚东等三人参与此事。

下午两点半,邪党人员把泮玉军劫持到莱州市店子洗脑班,当天就把泮玉军两手平直展开铐在墙上。到了晚上,姓秦的恶警问泮玉军吃不吃饭?泮说不想吃,他们就开始给泮玉军灌啤酒,一开始没灌进去,又叫来一个人,那人拽着泮玉军的头发、捏着他的鼻子还是没灌进去。他们又来一个叫大成的恶警,用力猛击泮玉军的小腹,往里灌。在这期间,钉在墙上铐泮玉军双手的铁链子被挣开两次,还是没有灌进去。最后邪党人员们又换了一根粗的铁链子从新钉在墙上,还是被泮玉军挣开了。恶人们打泮玉军时怕留下伤痕,用抹布塞住泮玉军的手铐。

邪党人员们还气急败坏的用了下三烂的流氓手段:扒去泮玉军的上衣和内裤,在泮玉军的脸上、身上乱涂乱画;还对他进行性虐待。其中,三个恶人轮番对泮玉军进行殴打。姓秦的恶警用力专打两肋及腋下,造成了内伤,使他时常咳嗽,咳嗽时两肋内部疼痛难忍。有一个叫王大成的恶警点了一支烟放在了泮玉军的鼻孔里让他吸烟。迫害完了之后,施斌涛还邪恶的说,我们没有打你吧。简直是流氓。

土山分局武尚东拿来铁链子捆住泮玉军的双腿,不让他动。邪党人员们又抓起捆绑双腿的铁链子象荡秋千一样的来回游荡,使身体的重量全部都落在两只水平展开铐在墙上的胳膊上,那种痛苦真是用语言无法表达,导致泮玉军双手麻木失去知觉。在这期间,泮玉军要求与在洗脑班做洗脑的宋尚国谈话,对他讲不要再参与所谓的转化工作,与邪恶为伍了,赶快回头,从新走入大法中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当时泮玉军想:如果能用我的生命换回他们的良知,我情愿承受这一切。但是事与愿违,当泮玉军告知宋尚国要走时,宋尚国百般阻挠不让走。当泮玉军跳上窗户时,宋尚国向前抓住他的脚,抢去了一只鞋,并大呼:大成快来啊!泮玉军跑了!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泮玉军已安全脱险,现在被迫流离失所。

泮玉军曾经在二零零六年五月被邪党人员绑架迫害66天。当时泮玉军正在环日集团建筑工地干活,由土山公安分局的武尚东带领四个人,突然不由分说将泮玉军绑架到莱州店子洗脑班,三天后转到看守所。610恐怖组织的人,对泮玉军进行了精神的折磨。泮玉军不配合,遭到的是电棍电击。而后泮玉军以绝食抵制邪恶迫害,被莱州看守所狱警李克成给强迫灌食。泮玉军被迫害66天,被非法劳教。往劳教所送的时候,由于人被迫害得不象样了,只剩下一副骨头架了,1.7米高的人,体重只有40多公斤,劳教所不敢收,610组织的恶人才放了泮玉军。泮玉军被邪党人员绑架时,家被抄,翻的也不象样,妻子和孩子被迫跑回了娘家。由于邪恶恶警的威胁、恐吓下,泮玉军妻子提出了离婚,一个好好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了。

中国广大正义善良的人们:信仰自由,天赋人权,是受宪法保护的。法轮大法已洪传80多个国家,主要著作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发行。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讲清真相是为了揭露谎言,维护正义,制止迫害。请您伸出援手,与我们一道制止这场对无辜民众的迫害,你的每个善念,每句真话,每个义举,都在匡扶正义和捍卫我们的共同价值、道义与尊严。

在此正告:六一零和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党恶人:天灭中共在即,退党大潮风起云涌,截止到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三退的总人数,已超过三千九百三十万人。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充当邪党的陪葬品,给自己及家人和子孙后代留一条后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