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八年冤狱 沈阳李冬青又被关入精神病院(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2008年5月24日左右,中共邪党首恶周永康窜到沈阳,数十名沈阳大法弟子被绑架,据说这次绑架邪党恶警是使用了所谓的“内线”,事前有抓人“名单”;同时,有些长期被跟踪的沈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沈阳法轮功女学员李冬青被关进沈阳市东陵区精神病院迫害。

当时恶警威胁李冬青的家人,如果不把李冬青送精神病院,他们就把李冬青抓走,最后,恶警逼迫家人合伙作了假证,强行把李冬青送入沈阳市东陵区精神病院关押迫害。


沈阳法轮功学员李冬青

2007年,李冬青8年遭受冤狱回家时,就被派出所恶警逼迫李冬青的家人把李冬青直接送入精神病院迫害达一个月,强迫注射药物,致使李冬青全身发黑,腿部静脉鼓起,又黑又粗,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8年来,李冬青遭受了无以言表的迫害与侮辱,饱受恶警恶徒的折磨、虐待:关小号、毒打、电刑、人身侮辱,其中有一年半中的百分之九十七的时间她是被关在小号中,身上经常是伤痕累累。她的经历与遭遇充份的体现了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的邪恶与凶残,她的案例也在联合国立案。

李冬青,女,一九六二年生,1.70米多匀称的身材,人长得纯秀甜美。冬青家住沈阳市和平区遂川路,曾在沈阳新城子化工厂做化验员工作,约于九十年代因单位效益不好下岗。 修炼法轮功前,一身是病:肾炎、浮肿、胃病、肢体麻木、手脚冰凉,走路困难,上楼困难。大额的药费加上下岗没有工资收入,使她的家庭生活很困难。一九九六年,李冬青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全身疾病一扫光,生活也开始好转。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丑及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谣言、诬蔑铺天盖地而来。冬青本着修炼大法后自己受益的事实,去北京上访。可人还未到信访局就被警察截至沈阳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次日由遂川派出所去人将冬青带回沈阳,直接送关入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到期后,又被直接转入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期间没有通知家属。

在马三家教养院,冬青经常告诉恶警和不明真相的犯人法轮大法真实情况,拒绝恶警们对大法弟子无理的要求和规定,遭到女二所所长苏境为首的恶警百般的刁难、体罚、谩骂、毒打、人格侮辱。在二零零一年十月至二零零二年五月间,几乎百分之九十的时间冬青都是在小号度过的。那是正常生活下的人们永远无法想象的,大法弟子是如何在暴力压制、极尽侮辱的恐怖环境下艰难度过每一天。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年非法劳教期满,马三家教养院又罗织罪名非法起诉李冬青,八月二十二日,沈阳市邪党中级法院、检察院直接到马三家教养院开所谓审判会,非法判冬青五年徒刑,不准辩护、不准申诉、不准上诉,不通知家人。那天和李冬青一起被非法判刑的还有大法弟子李黎明、宋彩虹。她们三人在被劫持到沈阳大北女子监狱之前,被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地址在沈阳市城南苏家屯区王士村),当时三人就一直绝食抗议。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末,冬青在大北女子监狱患急性肝炎,为活动开放期,有传染性,大北女子监狱有关人员曾想让冬青保外就医,但和平区遂川派出所以“这个人回来我们看不了”为由拒绝接收,致使冬青继续被关押迫害。二零零三年初时,冬青曾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她不承认自己有罪,拒穿狱衣,拒盖监狱的被褥,拒吃监狱伙食(吃的是其家属存钱买来的饭菜),诉说“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监狱有两至四名犯人看管冬青,因冬青不服从他们对大法弟子无理的规定,经常遭到打骂,电棍电击。冬青身体非常不好,伴有浮肿,时好时坏。

据曾经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讲述和揭露,受到迫害最深的一小队的李冬青经常遭受犯人毒打和各种惩罚,她从不配合狱警,在从大北往马三家搬时,她高喊“法轮大法好”,而被恶警及邪恶的犯人围打,用东西将嘴堵上没头没脑的毒打,每天被关在监舍最后面的屋子里,派专人看管,已被折磨的失去原貌。邪恶怕暴露真相,每当李冬青上厕所时,都不准其他人同时去,以免靠近她看到她的状况。

据悉,冬青的父母三年前就已是八旬高龄的老人,冬青的女儿在她一九九九年九月被抓时年纪尚幼,在漫长的八年中,一直在没有母亲的环境下成长。